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新时代之新、旧社会乱弹琴]
石三生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时代之新、旧社会乱弹琴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九百七十九
   看到网友qingtingwei的“第一条新闻: 早晨起床后,手机滴地一响,打开一看,是扬州广电的扬帆APP新闻,标题是:执法中,价值千万厂房强制腾空。大意是说一个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赖帐人的厂房,法院帮他讨得公道。 我在想石三生就不会遇到这种好事”后,不由得苦笑:
   
   石三生我当然不会遇到这种做白日梦都不敢梦到的好事!山东高院的终审判决,虽然也认定了土地转让不是我的真实意思,并判决撤销了潍坊市政府和国土局的登记与颁证。但我在要求国土局依法恢复我原有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时,它们却说一没法撤销,二也没法给我恢复。再找潍坊中院,他们说我拿到的判决结果属于没有可执行内容的。简单说:就是他们说我赢,我就赢了。你赢了,还想作甚?
   


   于是,石三生我十八大前就赢了官司。至今,我依旧是手握这个形同草纸的终审判决惶惶不可终日。这感觉,借用顾晓军先生的那首《今夜,你是新浪,而我不是新娘》表达,就是“今夜,我是新郎(有民政部发的结婚证),而入洞房的却是潍坊市政府与国土局”。潍坊市政府与国土局,看起来是上诉并输了官司。但经山东高院如此葫芦僧判葫芦案,潍坊市政府及国土局在变更土地的过程中的一系列贪赃枉法的勾当,就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人都说输了官司的窦娥冤、小白菜冤,可谁知道这中共领导的新社会,我这赢了官司的冤呢?中共领导下的伟大政府坑民,真的是让你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伸啊!
   
   所以,所以啊,qingtingwei网友无论如何做白日梦,都是无法梦到石三生我会遇到法院雪中送炭的神话的。就这形同草纸的判决,那还是托了“大多数法官都是好的”(潍坊中院行政庭庭长语)的福呢。
   
   如此这般,别说qingtingwei网友想不到了。石三生我也是想了十年,都想不通为何在中共信誓旦旦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中,会是如此荒谬的现实。
   
   最近,又看到顾晓军先生的《糟蹋鲁迅》时,我就在想,如果新、旧社会换个位,鲁迅的《祝福》或许就是篇上乘之作:潍坊市政府与国土局好比鲁四老爷,山东高院就是“我”,而石三生自然就成了那祥林嫂。当然了,鲁四老爷要比潍坊市政府与国土局善良一万倍、干净一万倍。不管怎么说,那鲁四老爷还知道给祥林嫂一五一十的结算工钱。不管怎么说,那鲁四老爷除了假模假式,到底是没有伪造过坑害祥林嫂的任何文书。
   
   如果新、旧社会掉个位,第一夫人喜欢的《白毛女》又何尝不是一篇佳作呢?可叹的是,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虽好比那黄世仁,可它们盗亦有道的的道德情操,却远不及黄世仁。黄世仁垂涎白毛女的美貌,依仗的是杨白劳亲手画押的卖身契。而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没有石三生我的文书,就干脆自己动手伪造。
   
   真的,石三生我绞尽脑汁也想不通,中共是如此推崇莫言的魔幻与三少的穿越。为什么不试着自己穿越到万恶的旧社会来个换位思考呢?扣除“时代指数”(顾晓军先生的经济学理论)的因素,毛泽东真的比蒋介石做的更好吗?中共真的比满清做的更好吗?
   
   反正啊,石三生我想不通,也感觉不到。
   
   (后注: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至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email protected]
   
   【石三生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76:22 雷阵雨】
(2018/06/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