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石三生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九百七十四
   
   大约是在去年的此时,看到刘刚大师惊呼什么“黑名单”之时,还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若没有黑名单,当初伊们也又何必借助什么黄雀鸟桃之夭夭了呢?
   
   然而,话虽如此说。却万万没有想到石三生我自己也会与什么黑名单扯上关系。尽管当初那伙冒充潍坊市政府工作人员诱骗自己留下案底的人们,也说他们是受命于中宣部。可那茉莉花之乱,却与自己没半毛钱关系啊!那八十杆子都打不着的《若要富贵花不开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即便在满清,也难做成文字狱吧?


   
   本以为,那帮子冒名顶替、后来连手机号都消失了的秘密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石三生连自己的冤案都推翻不了,又哪来来的本事,能借茉莉花之乱兴风作浪、危及中共的核心利益呢!再说了,人家刘刚大师,不是已经公开承认他就是茉莉花的始作俑者吗?以刘刚大师之盖世的智商,数十次呼风唤雨,终究是开花无果。中共再疑神疑鬼,也不至于天真到像混帐的洋人共产党员杨恒均一样----认为石三生是中国少数几个搞政治的人吧?
   
   连中国最瞎眼的老天爷都知道,石三生我是多么的讨厌政治。若不是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弄虚作假,害得我家破人亡。自己又怎么可能上网写这些所谓的文字呢?万恶的旧社会是逼良为娼。什么都好的新社会,难道不是在强迫哑巴说话吗?
   
   多么荒唐啊!石三生我做白日梦、也梦不到自己能成为杨恒均设计的“中国少数几个搞政治的人”。却再也想不到,自己竟进入文化部的黑名单、被国家博物馆拒之门外。
   
   去年岁末,因事不得不去北京。因为预定了晚间返回的车票。所以,一早去茶马南街的衙门办完了事,就无处可去了。于是,决定到天安门广场逛逛。
   
   一晃,又是近十年没到过北京了。在王府井附近下了公交车,又到肯德基消磨了两个多小时。最感慨的,莫过于王府井的冷清了!依稀的印象中,这里的人们不应该是密密麻麻,一不小心、丢了孩子都难寻的样子吗?
   
   从肯德基出来,沿着长安大街北侧西行。老远,就看到一座牌楼横在人行道上。走到牌楼之前、遇到了两次拦路盘查---查证件和有无携带危险品。等到了大牌楼跟前,才知道这是进入天安门广场的一道关口,就跟坐飞机的安检差不多。所不同的,安检人员还要求出示包内的文字材料。
   
   排队通过了牌楼,抬眼望去,或许是因为那些新增的栅栏,或许是因为见过了潍坊市政府广场的宏伟,感觉天安门广场好小啊!心里还感慨----中共若三十年前就如此草木皆兵,也就不至于发生了那场被世人诟病至今的灾难了。
   
   囊中羞涩,进故宫、怕太多收费。就远远的隔着金水桥看了看。随后,到什么海隔壁的的劳动公园消磨了一个多小时。从公园出来,穿过长安街的地下通道,又在广场上转悠了一圈,直走的两腿疲软了,离发车的时间还早着哪。心想、还是到北京站里等着吧。
   
   沿着长安大街南侧往车站走,虽然也有座大牌楼,但离开广场,却是不需要再过安检的。刚走不远,发现路边立一告示,曰:“国家博物馆免费游览”。
   
   正所谓人穷爱占便宜。如今,自己也会像顾晓军先生小说里写的一样:但凡听到“发票,免费领五斤鸡蛋”,就会忙着去排队了。跟随着不多几个游客,沿着一道道栅栏圈引,走进了博物馆的入口。学着别人的样子,掏出身份证、放到扫描器上。接着,也伸手去机器的吐口里去摸,空的。以为这台机器坏了,又去别人已经摸到入场券的机器上试,还是空的。来来回回,把所有的机器都试了一遍,都没有给我吐出来一张入场券。有一次,还拿到了一张别人没取走的券。反复试的过程中,不只一位好心的游客提醒我:“你的身份证可能消磁了”。
   
   没拿到入场券,也就没能进到免费参观的国家博物馆里去。当时,也以为自己只是走霉运---喝凉水都塞牙!身份证消磁了,也不是不可能的,是不?虽然进北京时,车票、身份证被机器检查过多次。虽然几个小时前,在茶马南街的政府衙门被,自己的身份证被用机器扫描过。虽然刚才通过北侧的大牌楼时,自己的身份证也还好好的。。。。。。
   
   因为出北京,安检时极为松散的。所以,知道自己的身份证没有消磁,而是很可能被国家博物馆列入了黑名单,已经是一个多月后。
   
   还是去政府,还是消了磁就无法读取身份证的机器。才知道自己的身份证完好无损。北京之后,又经历过十多次身份证被扫描。每一次,都是一次成功,没有任何已消磁的迹象。
   
   北京之行,除了自己的身份证被文化部所属的国家博物馆莫名其妙的消磁。大概要算在天安门广场上、手机无法翻墙了。而在北京站却可以!
   
   对了,在火车站候车时,饥肠辘辘中、吃了习总爱吃的庆丰包子。说句实话,真的不怎么好吃。那面,没有麦香。唯独大葱的馅料,透着一点点胡辣。
   
   (后注: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至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email protected]
   
   【石三生2018年6月13日 星期二4:35】
(2018/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