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吴玉琴:屠夫吴淦的荣誉“颠覆国家政权罪”]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贵阳警方胡作非为
·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秦永敏——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虽被排除仍将积极参选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4名独立候选人被抓 8日选举难定夺
·贵阳独立参选人吴玉琴等多人被限制自由(图)
·选举结束,贵州人权捍卫者陆续获自由
·“民权橱窗”比生命还重要——记在中共高压下的贵州人权捍卫者(图)
·警方阻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集会(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祝陈光诚先生生日快乐!(图)
·强烈抗议当局再次迫害民主党人秦永敏(图)
·贵州公民糜崇标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黄燕明——挑战“选举法”的独立参选人
· 吴玉琴——我的参选经历
·黄燕明——被操控的投票——贵阳独立参选人参选遭遇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官员欺压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拘留/贵州毕节胡银珍
·贵州着名人权人士陈西再次被强制“失踪”
·贵州陈西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已被神速移交法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第7届2号公告:告全省公民书(图)
·廖祖笙:中共再次自认是非法组织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严格监控部分被旅游(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施行政治迫害抓捕陈西(图)
·陈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庭审实况(组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案庭审中律师与陈西的辩护均多次被打断(图)
·糜崇标 ——我与陈西同“罪”
·紫电——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判决书(图)
·卢勇祥——陈西何罪之有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2012年贵州民权活动
·张群选:我为我有陈西这样的丈夫感到骄傲
·卢勇祥——苦难历程,豪迈人生
·欧阳懿——红朝大战陈西
·贵阳异议人士 “寻找陈西”,陈西关押地点成谜(图)
·欧阳小戎——若为自由
·陈西被送到贵州黔西南州兴义监狱服刑
·砸碎黑暗的枷锁,迎接黎明的太阳
·陈西母亲因思念儿子而生病住院
·黄燕明——悲哀的中国 苦难一生的父亲
·贵州卢勇祥创作《自由在召唤》声援陈西
·多名贵州异议人士受打压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喜结良缘
·中国民主党人胡明君先生即将出狱
·“六四”临近,贵州民众要求停止政治迫害释放陈西(组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纪念六四、勿忘六四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民因拍摄纪念“六四”活动被带走抄家
·六四前夕,多名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抄家传唤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大部分被带走的异见人士陆续回家,糜崇彪仍无消息
·贵州异议人士:今年六四监控力度更大
·黄 翔——绝不能制造第二个李旺阳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吴玉琴夫妇被软禁40余天后获释
·贵州民主维权人士卢勇祥等一批人士被严密监控
·异议人士及访民被打压 陈西狱中健康突恶化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遭严密监控,陈西疑遭虐待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遭严控
·18大前贵州异见者被严打 24小时跟踪通讯网络被控(组图)
·贵州刑讯市民致死 抬尸示威拘留7人逮捕2人
·吴玉琴——中共当局肆意践踏人权,残酷打压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3年贵州民权活动
·2013年元旦献辞
·廖双元被贵阳国保非法绑架后审讯
·贴身盯梢禁止互访 贵州人权研讨会仍遭严控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全部被控制,陈西母亲灵堂周围封路戒严
·难报三春晖——痛悼陈西母亲
·贵州人权研讨会:难报三春晖——痛悼陈西母亲
·贵州上访维权者胡银珍及周岁孙儿遭毒打关押(图)
·陈西——中国杰出的民主志士
·贵州残疾人被取消低保,上访遭殴打关押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唁电和敦促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唁电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致陈西先生张群选女士的唁电
·陈西被带回贵阳看母最后一眼
·贵州异议人士廖双元遭殴打 浙江民主党人被禁出门
·沉痛悼念许良英先生
·焱文:中国人应该夺回自己的人权、民主与尊严——贵州人权研讨会2013年新春
·政法委在贵州暴力横行
·贵州国安公然践踏人权还振振有词
·贵州维权人士电话拜年遭监听
·吴玉琴母亲去世,贵州民主人士遭到软禁
·极其沉痛哀悼伟大而善良的母亲彭登庆老人
·黄燕明——逐级“作恶授权”与中国式的道路
·吴玉琴——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
·贵州毕节以每亩1550元强征土地,信访局长打伤72岁老人(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李任科被绑架抛于野外
·贵州人权研讨成员陈德福“被旅游”23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桂林警方违法打人并强拆房屋的恶劣行为
·“六、四”24周年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全部被控制
·母亲被公安迫害死亡,为封锁消息全家被监控围堵
·贵州桐梓县要求土地赔偿的村民被刑事拘留(图)
·贵州毕节李元龙到成都拟学习圣经被抓回
·李元龙—— 到成都上神学院,抗议被公安强行押回毕节
·贵州农民李祝先被官员殴打致残,多年诉求无果
·黄燕明——我的人权遭侵犯,信仰也要被剥夺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吴玉琴、廖双元被禁止外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玉琴:屠夫吴淦的荣誉“颠覆国家政权罪”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6/2018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吴玉琴:屠夫吴淦的荣誉“颠覆国家政权罪”

   
   作者夫妇与吴淦(本刊资料)
   
   
   2017年12月27日上午,天津二中院依法对被告人屠夫吴淦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公开宣判,认定吴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屠夫吴淦在《开庭前声明》中写道。“我将被判有罪,不是因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师,不认罪,不上媒体配合宣传,揭露他们对我的酷刑和虐待。” 他说,“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我与屠夫吴淦相识于2010年10月,2010年10月3日是山东大学已退休的教授孙文广先生76高寿的诞辰日。之前的9月下旬,我们夫妇受贵州人权研讨会委托,代表贵州人权研讨会到山东去为孙文广先生贺寿。一路辗转到了济南与众多友人为孙教授贺寿后。我们夫妇就北上到了北京。在北京我们见到了众多的北京友人,赵盺、胡石根、刘京生、赵常青、王国齐等。10月8日在与大家游历了西单民主墙和天安门广场后聚餐时,大家开怀畅言,各自谈了对民运时局的看法与见解。
   
   
   席间赵常青说下午在旧鼓楼大街凤凰竹餐吧可能会有一次“饭醉”活动,问我们是否有兴趣参加,当我们得知是网友们准备在那里聚餐等候有关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如果晓波得奖了,我们就庆祝一下;如果晓波没有得奖,就搞一次常规“饭醉”活动,时间是下午5点左右。大家都表示有兴趣参加,于是3点左右我们便乘车前往旧鼓楼大街。下午四点,当我们到达时,只来了一位网友,该餐吧紧闭大门,上面张贴了一张纸条,说是“因为停电停业一天”,而在餐吧附近却游荡着几位形迹可疑的便衣,他们时不时地望着我们。不言而喻,我们也知道所谓停电的原因了。一会儿,王荔蕻大姐也来了,大家便商量着该怎么办,赵常青当时就提议说当局不让我们在室内搞活动,那我们就在露天搞,并问这附近哪里有公园,一位网友说,这附近有地坛公园,赵常青说:“那好,我们就去地坛公园吧”,王荔蕻大姐等人也同意并在推特上发了消息,于是大家便去了地坛公园东门外,来参加聚会的人很多,赵常青、刘京生、王国齐、许志永、阿尔、张永攀、吴淦、徐小路、天天、赵枫生以及我与丈夫廖双元等等,还有两位外媒记者。(胡石根老师因为片警数次电话催逼,不得已而回去了)。这也是我们夫妇与屠夫吴淦的初次相遇。
   
   
   吴淦是一个特征特别明显之人,剃着光头,留着山羊胡,很好辨认。
   
   
   在此次聚会活动中,由于参加和围观的人比较多,而荔蕻大姐及友人们又准备得非常充分和周全。致使活动一开始就进入了高潮。大家欢欣鼓舞,系上了黄丝带,并当街打出“庆祝刘晓波获诺奖”的广告牌,我们同声高唱《国际歌》,赵常青激动地带领大家一块呼喊“民主万岁!”、“自由万岁!”、“和平万岁!”、“释放晓波!”一类的口号。我们的庆祝活动也引来了一些路人的围观。这次活动后屠夫吴淦曾失踪了月余,而荔蕻大姐、赵常青、许志永等都被拘留,我们由于北京朋友的照顾才免受其难。
   
   
   与屠夫吴淦相识后,在网络上就一直关注着他的行踪。2011年10月,刘萍等30多名访民为声援陈光诚,屠夫为此而发起网络募捐,这使得他倡导的公募公用,线上线下,跨区围观,正面抗争的维权抗争形成模式。2011年12月25日,浙江乐清钱云会被碾死案爆发,网络舆论一片哗然,屠夫再次前往当地,并成功取得相关视频。随后,屠夫也开始尝试转型,更多发挥后方资源募集者和舆论协调人的作用。从2011年开始,屠夫发布许多微博,介绍自己的维权经验,称《杀猪宝典》,该宝典认为,维权成功不能指望明君,或所谓体制内健康力量,而是要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对当事官员造成心理威慑,并因此获得问题的解决。这一观点内在地包含了对抗和抗争更有利于当事人福利的立场,摆脱了长期的青天期待,受到相当的推崇。
   
   
   从声援“福建三网民”诬告陷害案”(2010年4月),声援“福州晋安马尾拆迁补偿案”(2012年4月),声援 “徐孝顺(自己父亲)职务侵占”案(2012年9月),声援“建三江黑监狱案”(2014年3月),声援“怀化麻阳黄雨慧扰乱社会秩序案”(2014年5月),声援“郑州十君子案”(2014年5月),声援“北京程海律师行政处罚听证会”(2014年9月),声援“云南大理陆勇民事申诉案”(2014年12月),声援“苏州范木根抗强拆案”(2014年1月至2015年1月),声援“保定满城某敲诈勒索案”(2015年3月),声援“黑龙江庆安徐纯和案”(2015年5月),声援“江西高院乐平冤案”(2015年5月)。所有这些后来都成了检察部门对吴淦颠覆国家政权罪提出的证据。这也成了屠夫遭受当局打压的佐证,并使得当局不惜动用体制所有的宣传资源,来对他进行抹黑。
   
   
   2015年5月19日,屠夫吴淦在江西高院前被拘留。 中国新华社几天后报道说,吴淦因“扰乱单位秩序和公然侮辱他人”被行政拘留10日。但是吴淦在10日内被福建警方以寻衅滋事及诽谤罪指控刑事拘留,先是关在福建,然后被转移到天津,成为“709”大抓捕中第一个入狱的人。
   
   
   迫害吴淦,对他的重判,显示了中共的内在虚弱,和面对潜在威胁的风声鹤唳,也以一种毋庸置疑的方式,肯定了吴淦本人和他所从事的工作的价值。也让我们再一次认识到,中共当局动用了央视、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国家力量,颠倒黑白,抹黑正义的行为是多么的卑鄙和无耻!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对言论的管控等血雨腥风更甚于其前任,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所有人,自从陈西被重判10年入狱以后,国保对我们大家的监控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今年因各种原因,我们已经被软禁两次了(3月7日——3月20日)(4月27日——5月6日),而“六、四”到了,我们明天大家就要被带走,何时回来还未知。这是今年的第3次。今年也是“89、六、四”29周年,因为害怕我们举行任何方式的纪念活动,我们大家的电话相互都是打不通的,而监控基本上成了常态。我们大家就是在如此艰难的处境下,步履蹒跚的走着,但我们始终坚信心中那一缕永不灭的信念,我们必将迎来中国民运的春天。正如陈维健先生说的那样:“民主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民运是一颗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六、四”临近,心情惆怅,29年了。29年来,中国的许许多多仁人志士,民主异议人士,他们投身立足于人类需求和平与自由的普遍正义。追求人权、自由、民主、法治。他们在与专制极权政府的抗争中,被冠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强制打压和迫害而身陷牢狱,基本上就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都有过数次入狱的经历。可是他们并没有被吓倒。他们基于自己的理念和固有的善愿,不管在怎样艰难的处境下,都在以各种方式极力的与专制极权政府抗争着!
   
   
   
   仅以此文纪念“六、四”29周年!
(2018/06/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