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自由民主人士方家华被贵阳警方传唤
·TF:方家华——祝贺贵州响应“世界人权年”活动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下)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TF:吴玉琴——《世界人权日》体验中国特色之“人权”
·TF:方家华——中国呼唤民间社会组织
·TF:李元龙——南辕北辙抓胡佳
·TF:方家华——中共官员日常生活中的霸道
·TF:李元龙——我的惭愧和荣幸
·中国人权专题报告:贵州当局定世界人权日为非法,维权人士就此呼吁国际关注
·马晓明先生在贵阳合影留念
·赵昕先生在贵阳的合影留念
·民 主 之 神
·TF:黄翔——为一个时代立此存照
·TF:吴玉琴——中共在人权年制造社会危机
·TF:廖双元——城管——恶劣社会形态的象征
·TF:方家华——物价疯涨:中国社会动荡与革命的前兆
·TF:贵阳市“瑞花广场”被拆迁户再次向两会代表呼吁
·TF:贵州维权人士"315普法",被强行绑架软禁
·TF:3月15日廖双元、吴玉琴遭到非法绑架
·贵阳维权人士散发人权宣传材料遭拘留
·贵州民间人士致中共党魁的公开信
·自由亚洲电台:一批贵州人权活动人士发表致中共中央领导联署公开信
·TF:莫建刚——雪山雄狮的反叛
·TF:吴玉琴——贵阳暴力绑架事件真相
·TF:莫建刚——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
·TF:张菁——争取人权之路.任重道远
·TF:张菁——香港人眼中的“新中国”
·践踏人权的事又在贵阳发生
·TF:李元龙——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汶川灾民献爱心(图)
·TF:张菁——镇压藏人栽赃达赖中共亏大了
·陈西去北京 在贵阳机场被国保强行押回
·TF:评陈西被截:中国人哪有基本的自由?
·TF:祭“六四”英烈文
·TF:最强烈的抗议当局严重践踏人权!
·TF:李元龙—— 永不熄灭的烛光
·TF:吴玉琴——六.四”19周年 ——我们的心在泣血!
·TF:吴玉琴——民众贵阳纪念“六四”19周年纪实
·TF: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TF:谴责成都警方绑架黄琦
·TF:黄燕明——黄琦不求名利,只为耕耘的老黄牛
·TF:李果——“十年书”与“一句话”能相提并论吗/
·贵州成立民间瓮安事件调查组
·“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给林树森省长的紧急报告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作者:陈西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陈泱潮
·贵州瓮安“6.28事件”民间真相调查组公告
·TF:强烈抗议成都警方非法逮捕黄琦
·TF:陈西——瓮安真相民间调查组叩关瓮安城
·紫电 : 强权下的瓮安“6.28”
·美国之音:中国承认警民冲突有地方吏治原因
·美国之音:贵州当局罢免瓮安公安局书记局长
·TF:吴玉琴——贵州瓮安群体性事件——强权压迫下的必然
·TF:张菁——夜狼拒做順民與中共對美情結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胡石根先生出狱
·TF:吴玉琴——奥运与我何干
·TF:吴玉琴——“奥运”使我们失去了基本自由
·陈西与访民见面被公安强行驱散
·《世界人权宣言》被贵州公安以“非法”没收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见人士于中秋聚会
·贵州第四届人权研讨会:贵州人权研讨会对杨佳事件的立场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专题讨论英雄杨佳
·TF:贵州异见人士于中秋聚会
·TF:列车长带头捆绑人致死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反感中共党内学习运动
·张尤森:拼上身家性命,也要为流失的国有资产讨说法!(贵州)
·辛栋:瓮安暴动的深层原因-(贵州)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声明
·TF: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邀请函
·大纪元:缅街只剩几帮凶丢丑 周永康在法拉盛死撑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继续禁止普通居民安装卫星设备自由亚洲电台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尊重和保障人权才能国泰民安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发起人遭传唤与警告
·"人权知识培训班"并非只准官办,而不能民办!?
·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响应记者无国界24小时网上示威
·自由亚洲电台:山西封口费事件给中国记者节蒙上阴影-记者安培
·自由亚洲电台:瓮安事件首宗开庭 评论认为起因不单纯-特约记者方华
·TF:李祝先请求人权理事会帮助农民呼吁求救
·贵州公民纪念人权公约签署十周年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给《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出一道题
·美国之间:贵州维权人士拟纪念人权宣言被阻
·中国人权报道:贵州维权人士举办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活动遭警方打压
·自由亚洲电台:举办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纪念活动遭打压
·TF:政府放火,法院“违法” 申冤加冤!!!
·TF:李果 ——推广言论自由网.共享言论自由权倡议书
·TF:贵州人权研讨会正被中共当局强力打压
·TF:贵州人权研讨会最新消息
·数百警察包围贵州人权会日期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获释回家
·记者无国界 :政府逮捕异见人士庆祝《世界人权宣言》发布六十周年
·家人担心廖双元因签署《08宪章》被拘留
·TF:李果——请用爱心赠送你多余的衣物和用品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零八宪章》的声明
·申有连:论人权是国家权力的渊源
·李元龙: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TF:刘新亮——人权从哪里来
·TF:张道南——《世界人权宣言》花甲记
·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李果
·2008年中国人权状况的“民间报告”—黄燕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4/2017
   
   
   


   作者: 欧阳小戎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征文)
   
   
   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网络图片)
   
   
   在贵阳城的一个半坡上,密密麻麻遍布着陈旧的楼房和平房。弯弯曲曲的小道在房舍之间蛇形迂回,有的铺了水泥,有的是土路,还有极少数保持着多年以前的形象,中央铺一溜石板或者石块。外乡人根本不晓得这些小路通向何方,两条相邻的道路,很有可能通往山的不同两面,或死或活蛛网一般,走岔一条将迷失进无助之中。大部分小路汽车根本开不进去,极少数可以通车的,对头车要错上很久。骑摩托车的人们经常在这些爬坡的弯道上摔倒,小贩们在小路交汇摆摊设点,步行是这里最好的交通工具。
   
   
   山坡上住了一户人家,女主人名叫张群选。有一天她带我走那些弯弯曲曲的小路,好教我辩清从各个方向去往她家的道路。附近有好几个出售廉价商品的“民工商场”,路上接踵摩肩,好不热闹。她用一种似乎担心因自己不够殷勤而使人冷落,却又不由自主地收敛着,不使自己表现出过分殷勤的语调,提醒我留心身上的手机:“我的手机就被偷过,后来贼又把它还给我了。”
   
   
   我有些许诧异,很快又觉得此事当在情理之中,也许贼被她身上安逸平和的气场所打动:“也许是个没钱回家的民工,偷了又觉得不好意思,就拿来还你。”
   
   
   “才不是呢?”在贵阳人里,她算得上是个“人高马大”的女子,但说起话来从来都是放轻声,比很多身量不如自己的人还要多出三分怯色,与她的丈夫非常相似。“我感觉有人戳了我一下,一摸手机不见了。然后有个人告诉我说:‘你手机掉了。’肯定是他偷了以后发现不值钱,就把它扔了。”于是她掏出手机来给我看,果然,和我的一样,都是好几代之前的古董。
   
   
   和楼下脏乱喧闹的世界相比,她的家整洁有致。每到贵阳,她若得知,必邀我去前去家中当“厅长”(睡在客厅沙发上)。“小戎么,你们就别管了,跟我走就行。”
   
   
   在沙发上整整齐齐地铺上床单,备上好几个不同类型的枕头供我选择,被褥换来换去,问我喜欢那一套。我说“都很好。”然后见她忙来忙去,铺好了,怕薄;又换一套,又嫌太重;再换一套,又嫌太小……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铺盖都拿出来试一遍。
   
   
   若问她何以如此殷勤待我,盖因其夫陈西,与我交厚之故。陈公原名“有才”,因慕西学而更名单字“西”。亲朋故旧,仍以“有才”呼之。其人目光温良,少言寡语,虽年过五旬笑容依旧腼腆,两番因政治迫害入狱,共一十三年。
   
   
   那些景象恍如昨日,那个家好象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波折。陈西在家中写作,并编辑一些人权档案。经常邀我给他做“技术指导”,因为他于电脑操作方面并不十分在行,妻女早出晚归。“毛毛”是他们的女儿,在医院当护士,常常需要值夜班。虽然我和“毛毛”一辈人,口中却称她母亲为“张姐”。每天早晨离家上班前,张姐都要交代下“有才”,如何安排好我们俩的午餐,如果没有其它原因,她就要“有才”无论如何要将我带回家吃晚饭,待她下班回来再为我们准备丰盛的晚餐。
   
   
   她似乎从不忧伤,也不大喜过望。无论发生任何事,都用坚定而心无旁骛的态度照看着家人们,教他们吃好饭,穿好衣,收拾好仪容。那好象是一种顽固信仰,除此之外家人一切际遇皆属次要的。所谓“视荣华如梦幻,视死辱为常事,无悲无喜,听其自然。”陈西经常被软禁,家门口时不时有大汉堵门。每逢此时,她处之如常,谈笑自若,不愠不忿,无怨无尤,每日仍以家人衣食为务,早出晚归,行色泰然。
   
   
   到了2010年底,陈西第三次被捕,随后获刑十年。她又象以往那些年景一样,奔波于探监路上。这一次,陈西被关押在黔、桂、滇三省交界的兴义。那里是大名鼎鼎的张之洞故乡,100多年前,张之洞屡屡暗中将黄兴、宋教仁等人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放跑。虽然革命党们威胁着自己的权势,但张总督明白:这些人是忠义赤忱之辈,不可妄生相残之心。
   
   
   兴义去贵阳八百多里,她每次带着好几十斤给陈西的准备的行李,往返奔波,为了每月二十分钟的见面时间。
   
   
   两年后,我又到了贵阳,她如以往一般,听说我来了,便邀我仍旧去她家当“厅长”。因为陈西已不在家中,见我又犹豫之色,便说:“毛毛也在家,明天我要去给有才寄书,太重了,你帮我提。”教我无法拒绝,便随她前往。次日我们提了好几袋书,辗转几趟公交车,去警方指定的邮政点寄发。她仍如往日,我们行了一路,她并无悲愁,便好象是去给某位在远方游学的子弟寄书一样,要助他一臂之力,教他学业有成。无论身在何方,夏避蚊蝇,冬添寒衣;无论何故,莫要废食忘寝,收拾好仪容,看管好身体,切切勿忘。
   
   
   我一本本从书脊上看见书名,都是些严肃而不俗的学术书籍。就算勤学的研究生,仔细研读其中任何一本,皆可获益终生。我问书单是否陈西所开?她点头复摇,又流露出寻常见惯的那些许自怯之状。自陈西被捕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她流露过了。
   
   
   “有些是有才点的,有些是我自己估着给他买的。”
   
   
   我细细又细细打量了一番那些书,大部分系她自己定夺买的,而且书的品质普遍比陈西点的那些更加不俗。
   
   
   我想象着她为了买这些书,跑来跑去在各个书店寻觅徘徊的景象。我不知道她每购得一本称心如意的书时,心头是何滋味?还是如同面目所流露出来的那般,无悲无喜,听其自然,注意力仅仅单纯地放在精心挑选一本好书上?
   
   
   看到是寄往监狱的东西,邮政所的工作人员眉头一皱,沉下脸来。对已经习惯于把高低脸色作为一种特权来使用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他们显示自己权威的机会。如果我们是把书寄往某某政府机关,他们一定笑脸相迎,服务周到。检查完毕,那些人不让我们用牛皮纸把书悉数包好,说是“不和规定”一类。不包起来的话,很可能会在路上损坏了书,无论我们是分辩还是说情,办事的人一直拉长着个马脸,一概不允,甚至连理都懒的搭理我们。她似乎不愿让我卷入到和邮政所的纠纷中,轻轻笑着对我说:“算了,反正寄到那头他们还是要拆掉。”
   
   
   我分明感到那一笑之间暗自咽入腹中的沮丧,多年来竟从曾未见过。她多想把书包得整整齐齐地寄到夫君那里。更加教人羞愧地是,自己身为一个大男人,竟然连这点用场都派不上。
   
   
   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贵阳了,从云南一路向东的铁路沿线,我的朋友们走的走,坐牢的坐牢。离乡和返乡,我又习惯了走另一条线路:自成都走成昆线回云南去。时代正在渐渐变迁,良心犯的数量正逐月增长。在分析家们眼里,这是民间社会逐步觉醒的一大标志。我们民族的救赎之日,正在随着这凝重的增长曲线,努力向地平线上攀爬。
   
   
(2018/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