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完结篇]
藏人主张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完结篇


   【袁紅冰:我和曹長青完全不同。曹長青是一個用他自己的信念來換取飯碗的實用主義者,我不是。我是一個、、、、、、】
   (續前)專訪〈逐字稿〉之五(完結篇)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6月19日袁紅冰教授在《自由中國之聲》以〈重建反抗運動文化之魂——曹名嘴為何如此墮落?——訪談袁紅冰〉為題的【訪談逐字稿之五(完結篇)】。
   主持人:
   轉到我們的畫面來看,這是維基百科裡面所列出來的,曹長青的作品有九個,其中他自己單獨創作了六個作品,另外三個作品是與他人合作的。
   我們還看看袁紅冰先生的作品,他的作品分為:文學類大概十來個、哲學類三個、法學類兩個、藏學新著兩個、政論類十來個吧,這是他們兩個作品的對比。我們來聽聽曹長青先生這段話,他說的是對其中一個的討論,來聽一聽。
   (曹长青:但是有一條他的寫作風格我喜歡、或者說我認同。)
   主持人:這是他說的他喜歡、他認同。我們找到了一段他原話的說法,我們來看看。2010年8月2日,曹長青在自己的網站撰文批評作家李敖與陳文茜是「文化流氓」」,他喜歡的是文化流氓,找到一篇文章,裡面說的很多就不念了。說了「李敖做人是極端的缺德,認認真真讀了那麼多古書,吸收的全部是惡」。
   這篇文章是誰寫的呢?我們可以看到是曹長青先生寫的。前後的矛盾我們不知道是怎麼,一個是認同;一個是喜歡。一個在文章裡寫說是壞的人、道德很差,李敖各方面都很差不值一談,各方面都是問題。我們開始有對比了,袁紅冰教授的風格和曹先生的風格,我們再接著我們開始的出版社有關於於這個文章的評價,現在是第六段,我來念。(文章第六段略)……
   (按:文章內容略,請參閱本出版社Facebook專頁6/16貼文【曹長青先生以自身的「硬傷」評袁紅冰教授作品「硬傷」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posts/1757252417685947】
   以及【关于袁红冰教授作品“硬伤”的几点说明http://www.botanwang.com/node/110575】)
   主要是說明不是印1000冊、印500冊,印十版都是一萬冊,就是說印一次的再版就是印一萬三千冊,第七段我們請袁教授來念。
   袁红冰:
   (文章第七段略)……【袁紅冰作品是寫作者的反面教材】這是曹長青給我的定論。
   主:
   這是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寫的一篇有關於駁斥曹先生對袁紅冰教授評判的一段文章。剛才我給大家展示了曹長青先生的著作總共九本,與人(合著)著作三本,自己著作六本;然後再展示袁紅冰教授的著作,這個著作應該有多少,應該有三十本吧?我想請袁教授來評判你們兩個的著作,他怎麼評判、您怎麼評判?
   袁:
   我就很間單的講,在社會中有一個很常見的現象,就是讀者會因為很喜歡某人的作品,因此愛屋及烏也對書的作者產生敬佩之意,這是一個經常出現的現象。
   但是,由於對一個書的文風、一種寫作風格不喜歡,就要對一個人產生切齒的痛恨,就要用極其惡毒的語言、尖刻的語言、刻薄的語言進行詛咒和攻擊,就像曹長青現在所做的這樣,這確實是一個很奇特的現象。
   對於我的文風,你可以喜歡也可以不喜歡,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都是正常的。但是我不知道曹長青先生對我的切齒的痛恨是從哪裡產生的?
   我從來就沒有要求你一定讚美我的作品,我沒權力這樣做,我更不屑於這樣做,我也從來沒有邀請你曹長青一定來讀我的作品。在這種情況下,你僅僅是因為不喜歡我的文風就對我進行這樣的尖酸刻薄、毒液四濺的、惡意四濺的接近於人身攻擊性的詛咒,你原因到底何在?
   在這裡我再次強調,我之所以願意回應曹長青,不是因為對他個人的重視,而是我希望以曹長青這種墮落人格的典型,引發社會、特別是華文社會的一種思考,就是在中共暴政統治我們將近七十年以後,在中共暴政對我們、對中國文化、對東亞大陸上各個民族的文化進行種族滅絕性的摧殘之後,我們中國人的族群人格在相當程度上奴性化、謊言話、物性貪欲化、政治投機化;面對這樣一種族群的大悲劇,我們不應該認真的思考一下更為嚴肅的問題嗎?
   這個更為嚴肅的問題就是,我們如何重新找回我們內心的道德良知?我們反抗運動如何才能成為高尚的、追求理想的運動?
   我和曹長青完全不同,曹長青是一個用他自己的信念來換取飯碗的人,我不是。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實用主義者那是曹長青;實用主義者重是飯碗,理想主義者注重情操。
   有的人諷刺理想主義者,覺得理想主義者不可能在現實中成為一個成功者。
   那又怎樣?
   即便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堅持理想主義,我也願意做那唯一的人。
   所以我所說的這一切,最後歸結到一點,就是我們中國所有的反抗運動,因為曹長青他也自命他是反共人士,但是以如此墮落的人格、尖酸刻薄、偏執狂的個性,你在追求反共事業的過程中,你卻表現出如此俗不可耐到讓人無法容忍程度的人格,那麼你投入的這個運動能把中國的國運引向何方呢?
   所以,我一直講中國的反抗運動必須重建高貴的文化之魂。
   我完全知道一個追求中國自由民主的運動,是所有中國人的責任,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參與的天職。但是做為這種運動的中堅力量,必須是一批擁有聖徒情懷的理想主義者,必須是一群有先烈精神的理想主義者。
   所以,我希望通過這次對曹長青這個墮落人格的回應,來達到一個更深刻的思考:
   那就是,我們如何能夠成功重建中國反抗運動的文化之魂?
   主:好,那我們轉到視頻來欣賞曹先生對袁教授的話語。
   (曹:為什麼?原來由於挺郭文貴、支持郭文貴爆料,很多人就把袁紅冰的名字弄到一起、連到一起,我很煩,很不高興,我很不喜歡跟他的名字連到一起。郭寶勝就說了……所以我跟他是敬而遠之,不喜歡。人不可能根不喜歡的人在一起,跟他對談,我不可能。)
   主:曹先生左一個不可能、右一個不可能、不喜歡。那你喜歡嗎?袁教授。
   袁:
   我上次其實就已經說過了,曹長青他不必如此故作多情。因為這整個事件,你既然如此的不喜歡我們,你為什麼要展開對我們攻擊?我不喜歡你我就遠離你,我們從來沒有主動的對曹長青所做的事情或者他的人格進行過任何攻擊,甚至任何批評都沒有。
   為什麼?因為我不想做。我為什麼不屑於這樣做?因為我在台灣和很多台灣朋友交往的過程中,我聽到了很多關於曹長青為了他個人的物質利益而在台灣演出的狗血劇。
   當然說到這裡,曹長青請你安坐,我不會從這個角度揭你這些隱私的瘡疤的;我跟你不一樣,我不會把你隱私的瘡疤揭開再灑點鹽,像你不斷的對所有你認為對你不喜歡的人做的那樣,我不會對你做這種事。
   但是,我願意告訴你,我們也不屑於跟你發生任何的關係。這次我們之所以和你發生交集,是因為你首先做出了攻擊。
   你不是不願意和我們在一起嗎?你不是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對話嗎?那你為什麼要通過這種攻擊、詛咒,創造出一個我們不得不和你對話的這樣一種場景呢?你不是言不由衷嗎?所以曹長青我再跟你講一遍,我跟你不存在什麼文人相輕的問題,因為你根本不配被我輕。
   主:
   好,這裡我們再重申一次,剛才袁教授說不是說這邊袁教授他需要去反駁誰、攻擊誰、打擊誰,他只是在回應對方的話,因為整個話題是對方先引起來的。
   《自由中國之聲》也是,有觀眾打電話給我們說不要做這種節目,沒有意義,我們要說的是:「如果沒有攻擊的話,我們也不需要回應。」因為《自由中國之聲》不是主動挑起這個話題的人,既然有人在汙衊《自由中國之聲》被藍金黃了,汙衊《自由中國之聲》不是在追求民主自由,那我們一定要把這種聲音駁倒,因為我們確實在追求自由民主的路上。
   所以,有人再想打電話告訴我們,叫我們不要繼續這種話題的時候,請你把電話打到對方那裡去,叫他們立馬停止,不要挑起這個話題。
   他們是挑起者,我們只是回應者;是他們先開始,我們必須要把輿論扭轉,所以不要再勸我們,要勸那個挑事者,誰挑事,你去勸誰去。
   我們進入最後一段視頻,聽了以後我們請袁教授給我們回應一下。
   (曹:那郭文貴會被遣送嗎?不可能的嘛,因為他已經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了,正在一個process進行之中了,在這個進行之中就連美國總統川普都沒有行政權力可以把郭文貴以引渡回到中國。)
   主:
   那這段話您還記得上一段視頻中曹先生不是這麼說的,他上個視頻是說:「幸好現在是川普當總統,如果是歐巴馬、希拉蕊當總統,那早就把他送回去了。」那這段視頻是說:「川普總統都沒有權力……」這個前後矛盾,您怎麼去評判?
   袁:
   我的評判就是曹長青的內心深處只有物性貪慾,只有一顆被忌妒燒焦的心,只有個人的私利,所以他所有對外的表述都是圍繞著他那顆被忌妒所燒焦的心來改變,隨著他對私慾和物性貪慾的渴求而改變。從這個案例中我不會再相信曹長青的任何表述,我只相信他的胸膛裡有一顆極端自私、極端物慾化、極端投機化,而且被忌妒的黑色火焰燒焦的心。
   所以,對這樣的一個靈魂我只有悲憫,我連鄙視都沒有了。
   主:好的,在節目的最後我想問一下袁教授,您有需要補充的哪一方面的話嗎?
   袁:
   我只有兩句話。我希望朋友們不要以為我和馬可先生的這次節目僅僅是對曹長青的回應,我是希望通過這次節目引起我們中國人、華人對我們當代民族個性的一種反思,進而去思考一個更深層的問題:
   如何找回我們民族的高貴的靈魂?如何以自由的名義重建我們這個族群的文化?我想這才是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嚴肅的問題。
   關於這個問題,由於今天節目的時間已經夠長了,我也比較疲勞,所以關於這個話題,我相信以後有機會我願意再接受馬可先生的採訪,我們專門來討論這個問題,謝謝。
   主:好的,謝謝袁教授。轉到我們的網頁頁面,有網友在問袁教授的書在哪裡買?我們轉到頁面上看,除了這個頁面以外,您還可以在其他的網上銷售的網頁都可以看到很多。
   剛剛袁教授講的,我們表面看只是一個回應,或者是人家說的辯論,或者人家說做的這些是無用功,實際上整個節目之中袁教授已經表露出了他的對民主自由追求的情懷和思慕。
   通過這個辯論,也可以讓大家去分辨究竟誰在追求民主自由;而誰在向中共示好,在打擊海外的民運活動。
   今天的訪談節目到這裡為止,非常感謝袁教授給我們帶來精彩分享。
   袁:感謝馬可先生。
   (逐字稿全文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aF-2Q73JOQ
   重建反抗運動文化之魂——曹名嘴為何如此墮落?——訪談袁紅冰(6/18/2018)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