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藏人主张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曹長青:袁紅冰太會編了,說那個空檔還與習近平兩個討論你是教授你是當官的,有這種可能嗎?】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袁紅冰:
   所以,曹名嘴的這些質疑(是)俗不可耐、市井鼠輩的質疑。回答這些質疑,我再強調一遍,當我回答這些質疑的時候,我請朋友想一想我們十四億人中產生的名嘴,他就是這樣一種低俗的思想水平,這樣一種意識形態,這到底是因為什麼?我們的民族什麼時候墮落到這樣的程度?像曹長青這樣的人居然能夠被稱為大師、名嘴,這是我們整個民族人格墮落的一個經典的例子。
   
   6月19日袁紅冰教授在《自由中國之聲》以〈重建反抗運動文化之魂——曹名嘴為何如此墮落?——訪談袁紅冰〉為題的【訪談逐字稿之二】。
   
   逐字稿繼續「1小時32分鐘,曹長青用了將近一個小時來講『與習近平喝酒的十一個質疑』」的部分,袁教授的回應。
   【逐字稿之二正文】
   
   主持人:好的,關於軍用飛機我們再看視頻,再看他是怎麼說的。
   (曹:而且每次,你說每次習近平正常民航不坐、火車不坐、特快不坐、軟臥不坐,就坐軍用運輸機,那習近平是什麼呢?炸彈呢?手榴彈呢?軍用物資呢?)
   主持人:
   這個我有話要說,因為我剛好了解這個事情。
   我怎麼了解呢?2006年的時候,那年我從廣州調到天津工作,我那個時候有個女朋友,她那個時候在廣州當小學老師,剛好他的一個家長就是在廣州部隊裡面空軍的一個少校,他知道我女朋友放寒假要到天津來看我,這個少校剛好不但是我女友的家長,跟我是老鄉,是我們岳陽人,他就極力的推薦說:「沒事,坐我們部隊的軍機過去。」
   第一,我們部隊軍機便宜,當然便宜,他沒有服務啊、沒有給你送個早餐、送杯水,這些服務都沒有。便宜到什麼樣子?從廣州到天津只要一百三十塊錢這麼便宜,也要買票,只要你部隊裡面有熟人的、家屬之類的都可以買票上去。
   當時這個軍機是在軍用的機場裡面起飛,也是在北京的南苑機場,我去接她,我從天津開車到北京的南苑機場接她到天津去的。這個可以證明坐軍機,第一並不是要什麼特權才可以坐,一個小小的部隊裡面的軍官都可以安排熟人進去坐。
   第二,它確實快,比一般民航機,民航機要安檢、要這個那個要等候,很多麻煩,軍用飛機在這個方面可能有些快捷、方便。
   然後我這裡有一個網友在我這個帖後面跟了一個帖。「習近平必須釋放劉霞」這個推友說:「我有個同學家在空軍基地,甘肅某地,暑假回家都有他家裡打聽好有沒有部隊飛機順道捎一下…省了火車票的錢還快。」確實又便宜又快,這個問題我們就過了……
   袁红冰:曹長青剛才講了為什麼不能做什麼軟臥等等,當時的火車還沒有今天這種高鐵,還不能一日到達,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坐火車。
   主:對,福建到北京不知道要轉幾次。
   袁:廈門,廈門到福建要轉很多次火車,兩次至少。
   主:好,後面十一個問題,我們到第七個問題了。
   第七個問題「習近平和彭麗媛剛剛結婚,結婚這個日子怎麼可能每個星期都跟您跑到北京去喝酒?怎麼不陪他的新婚妻子?」
   第八個問題重複了我們就不說了,還是說軍用飛機,說他利用特權這樣是不對的,說他戰戰兢兢要當好官不可能耍特權給人家抓到小辮子。
   第九個問題:「最少兩個星期跟您喝一次,怎麼沒有一張照片?沒有一個證人?證人你說有谷開來,這個不對,谷開來(現在)坐在牢房裡面,怎麼作證?網友沒辦法驗證,能不能找個牢房之外的?」
   並且他舉了一個例他說我跟江澤民,江澤民腦袋裡,說江澤民還是誰,說腦袋上打了一個疤,這個由誰證明?由薄熙來證明。他是諷刺您的。關於七、八、九這三個問題,您回應一下嗎?
   袁:
   這個首先說明一點,習近平那時候常去北京,直接的目的是去替他父親說項,我也曾經把習近平帶到鄧樸方的辦公室,帶進去以後我就走了,他們自己單獨談話,內容我不清楚。
   他去那的第二個目的就是為了自己的調動工作進行說項。
   像我剛才講的白恩培,他當時是延安地委書記,在中央黨校學習,他根本就不學習,他床下堆滿了一小瓶一小瓶裝的、一箱子的西鳳酒,他到那的主要目的就是活動、跑關係,所以當實習近平去北京並不是為了跟我喝酒;而是為了他自己的目的,只是他去了以後,由於王震、白恩培和另外一個朋友的介紹,他跟我成了酒友而已,而我恰恰在某些事情上能幫助到他。
   比如,當時我還把他介紹給當時好像已經退休了的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陳野苹。
   我做這些事,我再強調一下背景,就是我們一批北大的中青年教師在胡耀邦事件後,決議向共匪的高層進行滲透、竭盡全力,力爭能夠實施一次宮廷政變,讓胡耀邦和朱厚擇這樣的開明派領導人重新回到權力的中心。
   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們展開了這項活動。
   我剛才跟你展示的是我和王震副主席的相片,當時我和國家主席楊尚昆也有照片,只不過那個照片旁邊還有人,而且背景比較特殊,我不好展示,一旦展示會把其他那些朋友……我怕會對他們有所不便,因為現在還在中共的體制之內,有很多人還處於高層。
   我剛才之所以把李書磊點出來,那是因為他已經背叛了我們北京大學校友的初衷,他現在已經完全甘心情願的做共匪的鷹犬,所以我把他點出來。
   至於他說的證人,谷開來那些,那只的是另外一回事。是我和李克強之間的關係、糾紛,那個事情實際上是不值得一提的,就是在一次吃飯的過程中,那個具體背景我在《文殤》裡都寫得很清楚。
   由於發生了爭執我打了他一啤酒瓶,打在他腦頂上,當時滿臉流血,兩、三個女同學要給他包紮、擦血,他把女同學全部推開,血在手上一塗,到北大的校長那去告我,當時晚上八點多,校長早就下班了,他用了很長時間才把校長找來,後來,是因為我當時走了很大的後門,才沒有被北京大學開除。
   要我找證人,我只會說谷開來,我還會說別人嗎?別的同學現在都在共產黨的官場中,處於很高層的領導了,如果把這些人說出來會不會影響到這些人的仕途呢?做為同學我能做這樣的事情嗎?
   所以,曹名嘴的這些質疑(是)俗不可耐、市井鼠輩的質疑。回答這些質疑,我再強調一遍,當我回答這些質疑的時候,我請朋友想一想我們十四億人中產生的名嘴,他就是這樣一種低俗的思想水平,這樣一種意識形態,這到底是因為什麼?我們的民族什麼時候墮落到這樣的程度?像曹長青這樣的人居然能夠被稱為大師、名嘴,這是我們整個民族人格墮落的一個經典的例子。
   主,那我們再看這個提問的最後兩個問題,我們來看視頻看他是怎麼提問的。
   (曹:你說剛上了一盆湯、熱湯,你們喝完酒了,一看完了、女服務員回去了,把廚師、大廚、二廚、三廚都叫出來了,要找你算帳,你就把桌子嘩的掀起來了,做盾牌抵擋住。大家想一想那個場面,腦子想一想、動動腦筋,那一盆熱湯不就啪的一下砸地上了嗎?那習近平兩個腳不就全燙了嗎?他怎麼抱那個桌子呢?桌上的剩盤剩菜不都砸地上了嗎?而且這袁議長太會編了,他說什麼?「近平你先跑,你是官員。」習近平說:「你是教授你先跑,你被抓住不行。」你說那個空檔還兩個討論你是教授你是當官的,有這種可能嗎?)
   主:好,說沒有這個可能,你描寫的故事是您編的,您怎麼說?
   袁:
   首先,曹名嘴顯然沒有真正的進行過肉搏戰。我上次好像在哪個視頻理講過,我從少年時候開始就是知識青年流浪漢,當時那種特殊的歷史環境,我身經百戰,幾乎是戰無不勝,因此得到一個綽號叫做「野蠻人」。
   像他剛才講的那些細節,我其實在上次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我們把桌子當作盾牌,豎立起來然後抵擋住廚師的進攻,這有什麼不可想像的?而且當時我喊了一句:「你先跑,你是市長。」他說:「你也要跑,你是教師。」所以我們才一起跑了,這有什麼像他那樣值得驚訝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以他自己的想像來規範現實,為什麼他一定要讓現實和他的想像一致?誰給他這個權力?誰給他這種自我中心的權威感?所以對這些事情進行反駁都是很可笑的事情,因為他提的問題就很可笑。
   主:好的,最後一個他的質疑,第十一個質疑說您「當時逃到蘆葦叢裡躲起來,北大怎麼會有蘆葦叢呢?」路德當時也提到這點,在推文裡面說您講謊話,不可能有蘆葦叢。真的有蘆葦叢嗎?您說說。
   袁;
   我當時說得很清楚,我們從長征飯店逃了以後就一直向北跑,沿著北大校園的西牆,北邊一直跑到「一零一中學」的附近,也就是圓明園的附近,當時還有一個華家村。
   圓明園在八七年到八八年之間還沒有全面修復,那裡過去的城牆還在、蘆葦也都在,我們就一頭鑽進,因為跑了有將近六百多米,很累了,就鑽到蘆葦叢裡躺在那裡休息一下。這有什麼值得質疑的嗎?
   你們說北京大學附近沒有蘆葦,你們有我對圓明園熟悉嗎?我在北京大學十多年期間經常去圓明園,你們怎麼可以又以你們那種,可以說是對事實完全不了解的狀態下來確認你們所說的就是真實的呢?
   主:好的,我們下一期就是休息五分鐘以後,我們會講到曹先生講到成利國際法庭,保衛台灣自由的志願軍這兩個大問題,以及其他質疑袁教授作品的解釋,五分鐘以後我們再見,謝謝大家。
   
   (待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aF-2Q73JOQ
   重建反抗運動文化之魂——曹名嘴為何如此墮落?——訪談袁紅冰(6/18/20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TA3wztTUFc&t=2395s
   曹长青:袁红冰要做“人民圣殿教教主”吗?他涉嫌多少项造假?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照片來源:擷自網路)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2018/06/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