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藏人主张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人家臺灣有政府、有國際社會、有美日聯盟、有臺灣人自己,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按:曹長青先生6月14日再次以刻薄口吻對「國際志願軍」的質疑,其實袁紅冰教授6月8日的專訪中早已清楚駁斥,當天專訪的〈逐字稿〉之五,正好紀錄這一段。
   
   另:6月19日台北時間早上6:30,《自由中國之聲》將直播袁教授專訪,敬請關注。
   6月8日袁紅冰教授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自由中國之聲》接受專訪,由主持人馬可及現居加拿大賴建平前律師,針對袁紅冰呼籲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提出敏感尖銳的問題。袁紅冰教授闡述、分析、釋疑的【「逐字稿」之五】。(續6/15登出的之四「上半場訪談」)
   主持人馬可:我們來開始我們的下半場。上半場有賴先生和袁教授精彩的評說,下半場首先我給袁教授提一個問題,網友們都很好奇說做為一個中國人,袁教授怎麼會去關心一個台灣是不是自由的問題。袁教授您來給我們說一下這個問題。
   袁紅冰:
   在我的理念中,保衛自由臺灣和保衛中國自由民主的希望是息息相關的。
   我們大家都知道在由十六億人組成的華文世界裡,2300萬臺灣人民是唯一自由的族群,臺灣是唯一的自由民主的聖土;整個東亞大陸仍然處於中共集權專制的統治之下,中國人民仍然承受的政治奴隸的命運。
   在很多年前黑格爾說過一句充滿種族歧視的話語,他說:東方民族是只適於做奴隸的種族。
   如果沒有2300萬臺灣人民自由民主的實踐,我們中國人的命運到今天還在詮釋著黑格爾那句斷言的正確性,是2300萬臺灣人民為東方的族群贏得了自由的榮耀,這難道不值得我們珍惜嗎?
   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真的我們任由中共暴政征服自由臺灣而無動於衷,中共暴政征服自由臺灣所必然產生的「強化中共一黨獨裁專制統治」的政治能量,將使我們中國人民百年的自由民主之夢,變成更為遙遠的歷史地平線之下的夢幻。
   所以,從這個角度講,保衛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獨立於中共暴政外,就是在保衛中國人民的百年自由民主之夢的可能性。
   如果說有什麼更多原因的話,那都是屬於個人範疇的原因,那不能夠決定我的政治立場的依據。
   比如說,我所有的作品在我的祖國都是禁書,我的絕大部分文學和哲學的作品都是在台灣第一次出版的,這個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的土地上;但是自由臺灣和我個人的這種聯繫,並不是我個人政治理念的依據。
   我剛才講了,從一個特定的角度講,保衛自由台灣的存在就是在保衛中國人自由民主的希望。
   主持人:轉到賴先生那邊。
   賴建平:袁老師是不是這麼一個概念?您覺得台灣現在成立一個喜樂島聯盟,他們已經做出了一個決定,明年4月勢必要進行制憲正名、入聯公投這麼一個公投,這個公投結果有可能通過,通過以後勢必會引起共產黨不打也得打。
   這個時候共產黨不管用哪種方式,它要把自由臺灣給征服了,那就意味著大陸的自由民主希望更加的遙遙無期。
   所以,您就認為我們現在有必要介入勢態,我們用普通人的身分組成國際上道義的力量,來進行跟共產黨的抗衡,是不是這個意思?
   袁:
   對,當然不僅僅是關係到中國的命運,如果我們整個人類任由共匪征服自由的台灣,那麼自由台灣,做為自由民主一個具有支點意義的存在,一旦被共匪所摧毀,整個人類世界將面臨著重大的危險。
   我剛才講中共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已經成為世界的主題,與之相應,以美國、印度、澳大利亞、日本等自由民主的國家為核心力量所實際形成的反制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力量也正在崛起。
   自由臺灣,就是這種反制中共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力量的一個不可缺少的支點,如果任由這個支點被中共暴政所摧毀,整個反制中共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國際同盟,就會陷入土崩瓦解的境地,中共的集權主義全球擴張很可能會因此氾濫全球。
   所以,台灣的命運直接關係到中國自由民主化的希望,也直接關係到整個人類未來的命運,人類能不能逃過這次由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帶來的大劫難,相當程度上取決於,整個國際社會是不是有決心保衛自由的台灣不被中共暴政征服。
   賴:
   袁老師,有朋友認為說,提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這個概念去折騰這樣的事情,是把臺灣人、把中華民國往火坑裡拉,它會給中共製造戰爭藉口,會把臺灣給滅了。
   很多人認為,台灣的策略應該是苦撐待變,等到時機成熟了由中華民國去統一大陸,如果現在去做這麼一個事情,或是去幫助臺灣喜樂島聯盟、獨派力量,等於是把臺灣往火坑裡面拉。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袁:
   這是一個很奇特的觀點。首先我們要看清一個事實,就是中共征服自由台灣,是中共政治的一個天性、政治本能,中共出於兩個理由一定要征服自由台灣,它不需要別人給它藉口,因為征服台灣的意志是從它的內心深處、政治本能中產生出來的。
   第一個就是,自由臺灣的存在,已經構成了對中共暴政最致命的政治威脅。
   為什麼這麼講?
   因為東亞大陸上的十五億政治奴隸看到自由台灣的存在,他們會思考一系列的問題:
   臺灣自由了,我們為什麼不可以自由?台灣民主了,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民主?臺灣人可以有選舉自己總統的權力,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有選擇自己政治命運的權力?這一系列迴盪在中國十五億政治奴隸心底裡的質疑,就構成了對中共暴政最致命的政治威脅。
   中共暴政就用一個方式來回應這種威脅,就是他們要征服自由台灣,然後告訴中共的政治奴隸們:
   你們不是想要學習自由的臺灣人嗎?你們不是想要自由嗎?你們不是想要民主嗎?我們現在把台灣也征服了,我們把台灣人也變成了我們的政治奴隸,我們把台灣也變成了我們統治下的一個行政特區,我們已經讓它香港化了。
   他們就用這樣一個強權的方式來回答十五億中國政治奴隸的質疑,所以這是他們一定要征服自由臺灣的一個理由。
   他們一定要征服自由臺灣的另一個理由,就是極權主義全球擴張。
   這點我剛才已經講過了,習近平這個腦殘型的共產帝王竟然組織政治全體成員來學習共產黨宣言,而共產黨宣言的主題就是以共產黨的名義征服全球。
   因此,中共暴政征服台灣是它的政治天性所決定的,有藉口,它要去征服;沒有藉口,他要製造藉口去征服。
   所以,那種以為我們做一些什麼舉動就給中共製造藉口的這種見解,完全是庸人俗物之見,不值得過多做更為認真的審視。
   賴:我也這樣覺得,如果、、、、、、
   袁:
   至於賴前律師剛才講到的要中華民國統一大陸,你問問現在所有的臺灣人,各個黨派的臺灣人,你去問一下他有這樣的政治意願嗎?
   你跟國民黨人談論三民主義統一大陸、重建中華民國統一大陸,國民黨人會避你如避蛇蠍、避瘟疫,這就是台灣的現實。
   國民黨的政治排泄物──新黨,那更跟共產黨是同仇敵愾。
   至於台灣的其他民眾,他們只對自己的命運負責,他們不願意對中共暴政統治下的人們的的命運負責,因為他們明白一個道理:
   對於東亞大陸上的十五億人,這十五億人如果自己不去拯救自己,上帝也拯救不了他們,更何況臺灣人民。
   臺灣人民既沒有義務也沒有責任更沒有願望也沒有可能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再去統一大陸,所以用中華民國統一大陸這種說詞,還堅持這種說詞,那是在蔣介石先生的棺木中──他是一個歷史的殭屍,他不是一個現實的政治可能性。
   至於說,要求臺灣人民苦撐待變,你要等待中國大陸民主自由以後,你就可以好了,沒有威脅了。
   我們要知道命運是不會等待任何人的,命運之輪的轉動不會等待任何人,臺灣人民要根據他們自己對生命的理解、對命運的理解,去決定自己的未來、去決定自己政治行動的節奏;不會根據別人的要求、別人的願望來決定他自己的政治邏輯。
   命運不會等待任何人,你有什麼資格要求臺灣人等待大陸的自由民主呢?中國的自由民主如果是百年之後再實現,人家會等待嗎?歷史會等待嗎?
   所以,所有的這些邏輯都產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思想方法,對於這樣的提法、觀念,我想,做為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都不會接受。
   賴:
   袁老師,有人就說了:就算是要打,共產黨要征服自由台灣跟你沒有關係,你們算老幾?
   人家臺灣有政府、有國際社會、有美日聯盟、有臺灣人自己,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你有錢嗎?有槍嗎?有砲嗎?你會真的出兵嗎?你的軍長在哪?你的司長、團長在哪?你這個叫做不自量力、是小孩子過家家、是鬧兒戲、是嘩眾取寵、是笑話。你怎麼理解這樣一個觀點?
   袁:
   我昨天已經講過,對於任何的批評和建議,哪怕是尖銳的批評和建議,我們都會認真的思考、虛心的接受,但是對於那些詛咒、攻擊、汙衊,或者嘲笑,我們一概拒絕接受。
   剛才賴前律師講的這種人,說我們有沒有軍長、師長等等,那是一個叫曹長青的名嘴對我們做的指控。
   他們在還不清楚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將要以怎樣的理念來進行組建、運作、對臺灣人做出援助。連這些都不清楚的情況下,什麼軍長、師長等等這一系列的攻擊性的語言,讓人覺得這個人他所說的話如果我們也很認真的對待,說明我們自己也很愚蠢。
   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是一種民間的組織。
   為什麼要組建這個民間的組織?因為我們看到了保衛自由台灣這個事業和人類的自由事業息息相關,和中國的自由民主的前途息息相關。
   更重要的是,對於我們中國的民主革命黨人來說,組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有可能使我們走上跟中共暴政直接對決的政治戰場,甚至是軍事戰場。
   首先,當然是政治戰場的對決。
   我們要以民間的能量、名義召喚起國際社會對自由台灣命運的關注;我們要向國際社會不斷揭露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政治陰謀;我們要向國際社會不斷的說明自由臺灣她獨立於中共暴政存在的政治經濟文化的價值,她對於人類自由事業的價值,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當然,我們也做好最壞的準備,如果中共暴政一旦武力犯台,我和我的戰友們將奔赴台海最前線跟暴政決一死戰。(屆時)我們的軍長、師長、團長都會出現的,因為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曹長青一樣缺乏理性和良知,我們周圍的很多朋友已經清楚的意識到保衛自由台灣這一戰直接關係到我們中國自由民主的希望,直接關係到整個人類自由事業的未來,我們不會在這個命運的挑戰前退縮、、、、、、
   
   (待續)
   
   (影音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zPlpCnu_ao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6/8/2018)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