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逐字稿之四]
藏人主张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逐字稿之四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逐字稿之四】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所以你們這些人搞什麼志願軍的,無非就是自作多情、庸人自擾、、、、、、
   
   【中共確實想不靠一兵一彈,靠恐嚇、靠政治經濟文化的全面滲透就征服自由台灣;他們最大的成效之一就是把國民黨變成他們在臺灣的第五縱隊──假借統一之名想要征服台灣的第五縱隊】
   
   6月8日袁紅冰教授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自由中國之聲》接受專訪,由主持人馬可及現居加拿大賴建平前律師,針對袁紅冰呼籲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提出敏感尖銳的問題。袁紅冰教授闡述、分析、釋疑的【「逐字稿」之四】。(續昨)
   
   【有人認為中共根本不會打台灣,只是嚇唬,就算現在有什麼說法也是虛張聲勢,他們不敢打、打不起,沒有能力打,也打不贏。他們知道一打他們就死了,他這個政權就不存在了,所以中共不可能真的打台灣,所以你們這些人搞什麼志願軍的,無非就是自作多情、庸人自擾。】
   (續昨)、、、、、、如果是對的,雖萬千人而吾往矣;如果是錯的,六十億人都做的事,我袁紅冰也絕不做。而且我相信只要我和真理一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原則就會發生作用。
   賴:但是袁老師,我可沒那麼樂觀。話說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但事實是,人因為是自由意志存在,經常會顛倒是非黑白,沒有什麼公平正義,正如中國現在被共產黨統治,共產黨這麼邪惡的統治本來它是「失道」得應該「寡助」,但是它仍然得到最少是相當一部分中國人心悅誠服的承認。
   為什麼會產生這個原因呢?
   通過洗腦、恐嚇等等,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但是,我從現實角度來說,邪惡也可以經常勝出,不一定說邪不壓正,我們現在所從事的,包括我們協調中心這幾十個人,這一次所做的事情也是一樣,我們覺得很正義、很對,但是在別人看來,甚至很多人看來又是這個、又是那個,今天就不說了,被批得一蹋糊塗、被黑得一蹋糊塗。
   我的意思是,您剛才說的「失道寡助,得道多助」,我覺得有的時候還不一定,如果總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話,很多邪惡、不公不義就不會存在了。
   也就是說,我們確實要面對很多的挑戰。
   很多人本來是支持中國自由民主的,但有的人說:不行,如果會導致台灣分裂、導致中華民國消亡,那麼我寧願中國不追求自由民主,我寧願中國一如既往的統治下去,我也不要這樣的自由民主,因為他會導致國家分裂。
   國家分裂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不可接受的,你又沒有辦法把他的腦袋給揪掉,一時半會你又沒辦法改變他錯誤的觀點,他就是那麼想、那麼認為、那麼堅持,所以很大程度上他卻確實實會成為一種阻力,或者說我們會引起很多的反感。
   不好意思這個問題我問得太長了,我接下來問下一個問題。
   有人認為中共根本不會打台灣,只是嚇唬,就算現在有什麼說法也是虛張聲勢,他們不敢打、打不起,沒有能力打,也打不贏。他們知道一打他們就死了,他這個政權就不存在了,所以中共不可能真的打台灣,所以你們這些人搞什麼志願軍的,無非就是自作多情、庸人自擾。
   你們有什麼證據和跡象說中共就要打台灣?這個您剛才很大程度上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不知道你有什麼補充沒有?袁老師。
   袁:
   這個問題其實應該很認真的回答一下,就是:
   中共確實是想兵不血刃就征服自由的台灣,但是現在很多的分析家只看到了中共一個方面的意志,中共確實想這樣不靠一兵一彈,靠恐嚇、靠政治經濟文化的全面滲透就征服自由台灣;他們當然想這樣做,而且他們也取得很大的成效。
   他們最大的成效之一就是把國民黨變成他們在臺灣的第五縱隊,假借統一之名想要征服台灣的第五縱隊。
   我曾經講過,我2005年第一次去台灣,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尋找一個還堅持反對中共暴政立場的國民黨人。我在此之前就說過一句話,十多年過去了,我可以說我即便在台灣可以找到一個會跳脫衣舞的蟑螂,也難以找到一個繼續堅持反抗中共暴政理念國民黨人。
   國民黨權貴家族幾乎無一例外的變成中共的坐上賓,無一例外的被中共所收買,無一例外成為中共征服台灣的鷹犬,包括蔣家的後代、孫中山先生的孫女都是如此。
   國民黨已經徹底的墮落,他們背叛了自己的歷史、背叛了自由的台灣、背叛了民主的理念,他們已經墮落為中共暴政的政治走狗,這就是中共多年來統戰滲透臺灣所取得的重大政治成果。
   在國民黨徹底背叛之後,台灣國格的獨立意志,就是對抗中共暴政征服自由台灣唯一的意志能量。
   我們都知道,人是意志的存在,人的一切歷史都是意志的展開;如果臺灣喪失了國格獨立的政治意志,那今天的台灣就再也找不到對抗中共暴政征服自由台灣的意志能量。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充分的意識到台灣民間正在崛起的獨立意志,是對抗中共暴政唯一的政治能量,因為國民黨已經徹底的頭共賣台。而這種能量崛起的最近的標誌,就是喜樂島聯盟的成立。
   喜樂島聯盟的成立,本身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個別事件,他所宣示的要正名公投、公投入聯,也就是通過公投改變他的國名。這樣一個口號他實際上代表了台灣的國格獨立得意志。
   這種台灣的國格獨立意志並不是說說而已,他們公開宣布的計畫在明年的4月6日,也就是台灣的言論自由日,他們要實行這次制憲正名,入聯公投的運動。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看到什麼現象?就是中共征服自由臺灣的意志和台灣人民崛起的這種國格獨立意志,這兩種意志之間要發生一種不可避免的碰撞,臺灣會徹底擊碎共產黨企圖兵不血刃──僅僅通過政治經濟文化滲透就征服自由台灣──這個戰略陰謀。
   當台灣民間崛起這個意志和中共征服意志發生正面相撞的時候,我想現中國共產黨為了保持它的存在會做出一個它不得不做出的選擇,那就是用「準軍事」的方式、或「軍事」的方式武力犯台。
   這個危險是已經現實存在的。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賴前律師剛才所提出的那些分析就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只知共匪不知臺灣人民,只用共匪的思想去一廂情願的想這問題。
   共匪不敢打,為什麼不敢打?因為它沒有力量,因為它一打就死、一打就敗,軍隊也不能作戰等等,但是他沒有意識到臺灣人民的意志是按照他自己的邏輯運行的,他不會照中共暴政的眼色,所以這種意志的碰撞不可避免。
   中共暴政和臺灣之間關係的緊張激化也不可避免,而且這個激化點就在2019到2021之間。
   賴:抱歉,馬可,是不是我變成主持人了?你有什麼高見要發表一下?還是我們先休息一會?
   主:好的,我們現在先休息十分鐘,賴先生你也可以休息一下,我會把一些我所收集得資料給大家做一個簡單的評說,現在我們請賴律師跟袁教授你們先休息一下。你不要客氣,因為這次是你們的對談,我只是做為主持人。
   
   (上半場結束,待續)
   
   (影音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zPlpCnu_ao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6/8/2018)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照片來源:本社資料)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
   
   -----------------------
(2018/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