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藏人主张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逐字稿之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臺灣人民……沒有權力搞台獨,我們做為大陸人不管是生活在大陸還是生活在海外……怎麼樣都沒有理由去支持台獨,這是一個犯紅線的行為,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6月8日袁紅冰教授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自由中國之聲》接受專訪,由主持人馬可及現居加拿大賴建平前律師,針對袁紅冰呼籲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提出敏感尖銳的問題。袁紅冰教授闡述、分析、釋疑的「逐字稿」之二。
   
   【逐字稿】〈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6/8/2018)〉
   
   【逐字稿之二】(續昨)【統一是個偽概念】
   
   賴:謝謝袁老師。下一個問題我想問一下,我們為什麼不說保衛中華民國,而要說保衛自由台灣?因為很多人都認為這一舉動它實際上是在搞台獨,它會分裂中國、有背於民族大義。
   任何分裂言論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維護中國的統一是所謂神聖不可侵犯的中國人民的集體價值,也是集體利益。
   所以,臺灣人民他們道義上沒有權力搞台獨,我們做為大陸人不管是生活在大陸還是生活在海外……怎麼樣都沒有理由去支持台獨,這是一個犯紅線的行為,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袁:對,你這個賴前律師確實提出了一個很大的問題,確實有很多人也這樣理解。關於這個問題我想從幾個角度來回答。
   
   首先,我們當代的中國人要搞清楚我們自己祖國處於什麼狀態、我們自己處於什麼狀態。
   
   整個共產運動侵入東亞大陸以後,特別是在69年前以中國共產黨的名義創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我的眼光中,中國從那一刻起就淪為源自西方的極權主義的現代經典理論,也就是共產主義運動的政治、精神、文化和思想的殖民地。
   
   中國人已經淪為共產主義的奴隸,他們真實的地位,或者說中國真實的地位,就是一個當代的共產主義運動的殖民地。
   在這個意義上,中國人在文化的意義上已經亡國滅種。
   
   中共暴政統治東亞大陸以來,對東亞大陸上各個民族實行文化性的種族滅絕,以共產黨的名義對各個民族實行文化性的種族滅絕。如果我們還相信人本質上是一種心靈的存在、一種精神的存在,那麼我們就不得不講在文化的意義上中國已經亡國滅種,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文化整肅、思想整肅、政治迫害,中國的文化已經被摧殘殆盡。
   
   所以,中國共產黨本身是一個背叛了自己文化的祖國、精神的家園,背叛了自己心靈故鄉的這樣一個賣國賊集團,最兇殘的賣國賊集團;它是源自德國猶太人馬克思的共產主義運動,也就是西方極權主義文化傳統的現代經典表現的政治代理人、文化代言人。
   
   它以來自西方極權主義文化傳統的名義對中國人民實行政治奴隸的統治,中國人民的真實政治地位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奴隸,這就是中國現在真實的狀態、這就是中國人所處的真實的地位。
   
   在這樣一個文化性的亡國滅種的狀態之下,還要奢談什麼統一?你統一誰?
   有人說台灣的命運不能由臺灣人民自己決定,而應當由全體中國人民決定,這是多麼荒唐。2300萬臺灣人民經過幾十年堅苦卓絕的奮鬥,為自己贏得了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為自己贏得了自由人的權力和榮耀;而中國大陸上的十五億人現在處於中共暴政政治奴隸的地位,在整個東亞大陸上沒有人民的意志,只有中共狗官的意志。在這種情況下,所謂由全體中國人決定台灣前途的命運,意味著什麼?
   
   我們想,中國人現在可以分成兩類,一類就是普通的民眾,普通的民眾是被中共暴政剝奪了最起碼的政治人權、思想自由、文化自由、精神自由的一群政治奴隸,一群政治奴隸有什麼資格去決定自由人的前途和命運?我們中國人如果還有一點做為人的尊嚴感的話,我們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像臺灣人民學習,用我們不屈不撓、前仆後繼的努力去徹底的催毀中共暴政,從中共暴政手裡奪回本來就應該屬於我們的自由人的權力;而不是跟著中共的政治節拍起舞,想要去決定自由臺灣的前途。
   
   中國的另一類人,就是千萬貪官汙吏。如果由這千萬貪官汙吏的政治意志來決定自由台灣的前途,那整個台灣的命運將淪入政治地獄。
   
   我們允許這種情況發生嗎?
   
   所以,在現在這種情況之下,所謂的統一就是一個偽概念。
   
   海峽兩岸的對抗、抗爭根本不是什麼統一還是分裂的問題,自由的台灣已經獨立於中共暴政很長一段時間了,而且還會繼續存在下去。而中共暴政想要征服自由臺灣的政治意志也從來沒有取消過,所以海峽兩岸衝突真正的政治結點在於極權專制和自由民主的衝突、中共暴政和自由臺灣的衝突,所以在這裡根本不存在統一的問題。
   
   統一是個偽概念。如果按照中共的政治意志統一了臺灣,那意味這什麼?意味著2300萬的台灣人也和東亞大陸上的十五億人一樣淪為中共的政治奴隸。自由的臺灣將淪為中共暴政下的一個行政特區,這是多麼可悲的前景?
   如果這種前景實現的話,做為一個中國人,或者說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都不願意在中共暴政下生存,實實感受到在中共統治下自己權力被踐踏的苦痛,你們怎麼忍心讓2300萬的台灣人也淪為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
   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們為什麼要幫助中共暴政實現他們的政治意志,實現他們征服自由臺灣、奴役自由臺灣人民的政治意志?
   
   賴:但是袁老師,我剛剛的問題是有一個方面說到的事為什麼不用保衛中華民國,因為他們現在正式的名稱還是中華民國,如果我們用保衛中華民國這個概念,不是能夠更好的團結民國派嗎?為什麼非要叫保衛自由臺灣而不叫保衛中華民國呢?中華民國雖然只是在台澎金馬實施實際的管轄,但是他在國際法上畢竟還是有效的、健全運轉的政府,名稱沒有變、憲法也沒有變,雖然國際上現在承認她的國家很少,大概二十個國家左右,前幾天不是有一個小國家,連名字我都說不上來,跟他斷交了?所以很多人認為保留中華民國這個概念就還有一個希望,整個台灣就還有可能和大陸合再一起,以後把大陸改成整個恢復中華民國。這個政治理念您能不能解釋?謝謝。
   
   袁:這套政治理念,基本上是在歷史的陰影中徘徊的孤魂野鬼。它和現實的政治生活幾乎沒什麼關係。
   你所謂的民國派無非就是分為三類人:
   
   第一類是與其稱他們為民國派,不如稱他們為辛亥革命派。這一部分人他們想要繼承的是辛亥英烈的獻身精神、理想主義情懷。這樣的一批人在我看來確實是當代中國革命黨人中的中堅力量。我在相當程度上也屬於辛亥一代英烈精神繼承者的範疇。
   另外一種民國派我把他稱為非理性的懷舊派。他們還懷念海棠葉、還懷念46年的憲法,他們想把中國的國運再回到46年的憲法中、七十多年前的那個歷史的廢墟中。他們認為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仍然應該成為中國人的主導思想,他們現在仍然認為中國現在需要以一個人的思想做為根本的指導思想,他們神化了蔣介石先生。所有的這一切給人的感覺他們就是活在歷史的陰影中,是在歷史的陰影中徘徊的孤魂野鬼,跟現實沒有任何關係。
   
   那麼為什麼要用自由台灣這個名詞而不用中華民國這個名詞?因為中華民國這個名詞已經不能夠自由真實的表述現在台灣的命運,而自由臺灣是對當代台灣政治命運的一個真實的表述。
   
   為什麼說中華民國這個概念已經不能準確的表述台灣的命運呢?按照中華民國的憲法,他的主權的範圍及於東亞大陸,甚至包括外蒙古,他們要讓2300萬現代的臺灣人對東亞大陸上十五億人組成的各個民族承擔主權責任,賴前律師不覺得這種要求對2300萬臺灣人民是難以承受之重嗎?不覺得荒唐嗎?
   
   自由的台灣,臺灣人民經由自己多年艱苦卓絕的奮鬥已經贏得了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可是現在中華民國的國歌仍然是國民黨的黨歌,仍然是威權專制時期遺留在台灣命運上的政治陰影,它的國旗仍然以國民黨的黨旗做為政治圖騰,仍然在堅守著威權專制的政治特徵。
   所以,中華民國這個詞在我看來根本就不能夠準確的表述現在台灣的政治命運;而自由台灣這個詞才能準確的表述當代台灣的政治命運。
   所以,我就用自由台灣這個詞,而不用中華民國這個詞。
   
   中華民國在台灣實行的是長期的威權專制的統治,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在台灣逐步發展他的民主的過程中,臺灣人民一定會逐步消除他國體、國號、國格上威權專制的殘跡,這是個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所以我奉勸第二態的民國派,所謂非理性的懷舊派,能夠正視現實。
   
   當然民國派中還有一種第三類人,那就是共產黨進行統戰的工具,這一派人做為共產黨的政治思想走狗我們就不多做評論了。(待續)
   
   (影音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zPlpCnu_ao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直面最尖銳的質疑《訪談袁紅冰之三》(6/8/2018)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照片來源:網路擷取與本社資料)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
(2018/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