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东海荐语:阅罢《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不由得击节叹赏,好一篇驱除马列、重尊孔孟的雄文。能言距马列者,圣人之徒也。程颐曰:“礼,一失则为夷狄,再失则为禽兽。”马家社会,礼何止一失二失,人何止为夷为兽。

   反儒尊马是百年来最大的文化、政治双重罪恶。而今拜习先生所赐,反儒恶潮得到了有效遏制,但尊马恶习依然颇为深重。公开尊马信马者不用说了,即使不以马列为然、或以马列为敌的有志之士,往往对马列之邪恶认识不清,或者思想心灵深处仍然残留着唯物主义社会主义的毒素。兴儒辟马,实为救民救国、重建华夏第一要务。愿与陶君和同仁们共同努力!2018-6-26余东海于南宁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甚矣近世之以夷变夏也,毁中国之圣教以从西洋之物教,汉初之尊黄老,黄老犹中国之所产,齐梁隋唐之佞佛,然未舍儒道也,至于本朝,何其裂变之极也!孔孟之道坠于地,骂烈之术尊如天,至今未复也。昔孟子斥陈相曰:“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於夷者也。陈良,楚产也,悦周公、仲尼之道,北学於中国。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也。彼所谓豪杰之士也。子之兄弟事之数十年,师死而遂倍之!昔者孔子没,三年之外,门人治任将归,入揖於子贡,相乡而哭,皆失声,然后归。子贡反,筑室於场,独居三年,然后归。他日,子夏、子张、子游以有若似圣人,欲以所事孔子事之,强曾子。曾子曰:‘不可,江、汉以濯之,秋阳以暴之,皜皜乎不可尚已。’今也南蛮鴂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子倍子之师而学之,亦异於曾子矣。吾闻出於幽谷迁於乔木者,未闻下乔木而入於幽谷者。鲁颂曰:‘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周公方且膺之,子是之学,亦为不善变矣。” 古人用夏变夷,今人则率举国之人而变于夷,古今之度量相去,何其远哉!若以骂烈可以救国,用其术可也,若赵武灵王之以夷之术制夷,然未尝以为教也,中国礼义之邦,自当尊尧舜文武周孔之道,岂可舍夏就夷,去乔木而入幽谷哉!楚犹先王之所封,俗近夷狄,故斥为南蛮,孟子且以为不善变,若夫德俄,与中国异种异文,相去也远,风俗语言迥异,乃以之为师,奉之为教,而殚残中国圣智之法,群化于夷狄,呜呼!得罪于先王圣人,莫有大于是矣!岂不虑为后世之罪人哉? 或曰:“骂烈,西方之圣人也,圣人不分东西,孟子言之,子何拘于夷夏之分哉?”引孟子之言曰:“舜生於诸冯,迁於负夏,卒於鸣条,东夷之人也。文王生於岐周,卒于毕郢,西夷之人也。地之相去也,千有馀里;世之相后也,千有馀岁。得志行乎中国,若合符节,先圣后圣,其揆一也。”余曰:“舜为东夷乎?文王为西夷乎?皆同为黄帝之裔也,史记可考。孟子以圣人不分东西,故言之不审耳。雍正帝引此言以驳夷狄不可治中国之论,君亦以此为文饰乎?且舜与文王之治中国,皆循中国之道,未用夷狄之法变中国。舜无为而治,泽及鸟兽;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义动蛮貊,夫骂烈可及乎?以骂烈为圣人,尤妄誉之甚也。骂之不容于故国,而求资于恩格斯,烈虽当权,而革命惨烈,既覆沙皇,乃负信枪杀沙皇全家,斩艾生民亦多矣,何其不仁,岂汤武伐罪吊民之义哉!孟子曰:‘杀一人而取天下,仁者不为也’,况杀千万人哉!且成苏联之极权,民犹困苦,亦非拨乱反正也。”以教,孔孟为中国之教,骂烈为夷狄之教;以人,孔孟为中国之圣贤,骂烈为夷狄之小人。弃中国而就夷狄,舍圣贤而师小人,岂非悖之悖者耶?岂能免于孟子所斥哉!愿有真主兴,罢马列而尊孔孟;圣人出,作礼乐而兴华夏。辛亥革命为国家之光复,今当为文化之光复。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扫除蛮风,恢复华风,今虽不能,俟之后王!

   韩愈《原道》叹佛之充斥,而曰:“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 ,进于中国则中国之 。经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诗》曰:‘戎狄是膺,荆舒是惩 ’,今也举夷狄之法,而加之先王之教之上,几何其不胥而为夷也。”呜呼!今则胥而为夷狄矣,吾等皆为夷狄,后有作春秋者,必谓今之中国为新夷狄,读孟子之书,韩愈之文而不愧者,尚有人心哉!亟当去夷狄而归华夏,勿以辱祖宗,勿以害子孙也。古人用夏变夷,贵夏贱夷,孰意今之用夷变夏,丑夏媚夷至于此乎!须明华夷之辨,耻愧国人之心,则华夏文化可复兴矣。

(2018/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