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勿苟誉梁漱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勿苟誉梁漱溟

   请勿苟誉梁漱溟

   梁漱溟先生有一定的儒学修养,且敢于为民请命,犯颜进谏,值得敬佩。但称之为 “一代大儒”、“新儒学开创者”、“中国最后一位儒家”,与熊十力、马一浮并称为“现代儒家三圣”,都是不着调、不靠谱的妄誉瞎捧。对任何人的评价都应该实事求是。恶言苟毁固然缺德,浮词苟誉亦非所宜。

   熊十力、马一浮确实是真正的儒家,梁先生则不是。 1949年后,马列主义狂潮席卷,马一浮给熊十力去信说自己“确乎其不可拔”。熊十力马上回信说自己也“确乎其不可拔”。而梁漱溟与冯友兰、陈垣们则主动学习之。梁先生虽认定儒家精神最适合于社会大众,但同时信奉马列,又认为佛家的宇宙观最正确,学术驳杂,思想混乱,正邪夹杂,是典型的杂家。

   对于1953年在中央政府扩大会议上对毛氏的直谏,梁先生晚年有所检讨,他说:

   “当时是我的态度不好,讲话不分场合,使他(指毛泽东)很为难,我更不应该伤了他的感情,这是我的不对。他的话有些与事实不太相合,正像我的发言也有与事实不符之处,这些都是难免的,可以理解的,没有什么。”(群学书院公众号文章:《梁漱溟逝世三十周年:人格上不轻易怀疑别人,见识上不过于相信自己》)

   这个检讨做得可怜可悲,充分暴露了梁先生的思想糊涂。到了晚年,对毛氏的罪恶和反动依然毫无认识,可谓中毒不轻,已经人魔不分。西人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可耻的;东海曰,文革之后,依然肯定毛氏,是可耻的。1986年,毛氏去世十周年,有人问梁漱溟感想,他说:我感到深深的寂寞。东海则为梁先生的寂寞感到深深的悲哀。

   传梁漱溟先生生平所见最后一位客人是台湾学者韦政通。韦先生认为,梁漱溟的逝世成为充满忧患意识的儒者在历史上的休止符,向他那样能身体力行,为儒家精神做见证的人物,今后可能很难再见。(同上)

   这与西方人称梁先生为“中国最后一个儒家”不谋而合,同样轻浮。梁先生之后,充满忧患意识、能够身体力行的儒者越来越多,东海认识的就又数十位。儒家此伏彼起,永远生生不息,新新不已,永远没有“最后”。广毅说得好:“只要我还活着,儒家就不会灭亡”!这也是所有真儒共同的心志。

   浅而言之,只要有儒生在,儒家就不会灭亡;深而言之,只要有儒经在,儒家就不会灭亡。更进一步假设,即使全部儒经被焚所有儒生被坑,只要人类还在,儒家的真理终将历劫归来重现人间。盖儒学就是仁学良知学,只要良知不灭,儒学就有机会死而复活。2018-6-24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北京之春

(2018/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