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事师之原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事师之原则

   事师之原则

   或问:

   “未来儒学的弘扬要不要讲求严格的师道尊严?如果讲求,师弟之道应严格到何种程度为宜?(比如说,牟宗三先生就明讲师弟属于“友道”。)倘若师德师学流露出破绽,门弟子应作何种态度观想?”

   答:师道尊严,首先,老师要有道,师尊严源于道尊严;其次,学者要尊师。《礼记•学记》说:“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将师弟关系等同于或从属于友道,肯定是不对的,那会对师道造成贬低和伤害。

   弟子如何事师,如何对待老师的过失,《礼记•檀弓上》提供了一个原则:无犯无隐。其原话是:

   “事亲有隐而无犯,左右就养无方,服勤至死,致丧三年。事君有犯而无隐,左右就养有方,服勤至死,方丧三年。事师无犯无隐,左右就养无方,服勤至死,心丧三年。”

   这段话说明了事亲、事君及事师的原则和办法。隐是隐讳其过失,犯指犯颜而谏。对于双亲的过错,可以为之隐讳,不能犯言直谏;对于君主的过错,可以犯言直谏,不必为之隐讳;对于老师的过错,不可直言冒犯,不必为之隐讳。

   君臣、父子、师生三种关系,伦理角色定位各异:君臣间以义为重,为了明义,对君主之过,应正言直说,有犯无隐;父子间以恩为重,为了全恩,对父母之过,隐而无犯;师生间恩义并存,故无犯无隐。无犯以全恩,无隐以明义。

   郑玄注:“事亲以恩为制,事君以义为制,事师以恩义之间为制。”孙希旦说:“几谏谓之隐,直谏谓之犯。父子主恩,犯则恐其责善而伤于恩,故有几谏而无犯颜;君臣主义,隐则恐其阿谀而伤于义,故必勿欺也而犯之;师者道之所在,有教则率,有疑则问,无所谓隐,亦无所谓犯也。”

   所以,对于师德师学之过,门弟子不必为之隐讳,应该委婉地指出。委婉则无犯,指出师之过失,则是为了明理明义明道,为了维护道之尊严。2018-6-26

(2018/06/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