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按:恋爱是人生的灵丹妙药;活到老,恋爱到老;生命不息,恋爱不止。
   
   
   
   
   
   我无诗才,却也于恋爱中赶鸭子上架,完成情诗一束。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訴衷情 和XX女士 毕汝谐
   
   
   
   
   六旬年华未虚度,笑看人生路;
   
   
   
   
   仰天长啸歌哭,剑笔随身拄。
   
   
   
   
   发犹在,志更堅,龙虎步;
   
   
   
   
   遥呼知己,揽君入怀,夕阳共赴。
   
   
   
   
   
   
   
   
   巫山一段雲 和XX女士 毕汝谐
   
   
   
   
   
   华章寄千里,恍若九重天。汪洋恣肆化春雨,沁入某心田。
   
   
   人生惜苦短,岁月催红颜。明诚学士勤招手,叩问李易安,
   
   
   
   
   
   
   
   
   
   口占致XX女士之一
   
   
   
   
   汪洋浩渺人不见,
   
   
   
   
   沁园荒芜究可哀,
   
   
   
   
   我自捻花仰天笑,
   
   
   
   
   瞥视多城小盆栽。
   
   
   
   
   
   
   
   
   
   
   
   口占致XX女士之二
   
   
   
   
   枉读诗书不知礼,
   
   
   
   
   智商少许情商衰,
   
   
   
   
   君若执迷行旧路,
   
   
   
   
   兀自飘零就寿材。
   
   
   
   
   
   
   
   
   
   口占致XX女士之三
   
   
   
   
   苦海无边君且去,
   
   
   
   
   野尼何苦窥宋玉,
   
   
   
   
   与人为善我信仰,
   
   
   
   
   睚眦必报亦有趣。
   
   
   
   
   
   
   
   
   
   
   
   
   口占致XX女士之四
   
   
   
   
   老来结伴少夫妻,
   
   
   
   
   头角峥嵘无枝依,
   
   
   
   
   劝君重温孔孟书,
   
   
   
   
   夫为妇纲不相欺。
   
   
   
   
   
   
   
   
   口占致XX女士之五
   
   
   
   
   
   
   
   温言细语我怜卿,
   
   
   
   
   小姑独处踽踽行,
   
   
   
   
   梁山不打不相识,
   
   
   
   
   谁人迎娶一丈青?
   
   
   
   
   
   
   
   
   
   
   
   
   附言:女人不乖不听话,庄稼汉抡鞋底,酸秀才写歪诗,异曲同工——展示男性威严,令其就范也。
   
   
   
   
   
   
   
   口占致XX女士之六
   
   
   
   
   竹简短短意长长,
   
   
   
   
   孤枕冷被细思量,
   
   
   
   
   我乃梁山矮脚虎,
   
   
   
   
   XX可是扈三娘?
   
   
   
   
   
   
   
   
   
   
   口占致XX女士之七
   
   
   
   
   阴阳交错自有缘,
   
   
   
   
   一时口角一时欢,
   
   
   
   
   君乃多城苏小妹,
   
   
   
   
   我是纽约秦郎官。
   
   
   
   
   
   
   
   
   
   
   
   
   口占致XX女士之八
   
   
   
   
   
   
   褒贬从来是买家,
   虽有口角亦牵挂,
   
   五旬XX应回首,
   
   岁月无多夕阳斜。
   
   
   
   
   
   
   
   
   
   
   
   口占致XX女士之九
   
   
   
   
   
   屡叩心扉久不开,
   XX柔肠谁能猜,
   不劳高攀我迁就,
   
   遥掷飞吻亦快哉。
   
   
   
   
   
   
   
   
   
   口占致XX女士之十
   
   
   
   
   秋月依序替春花,
   
   
   
   
   XX今夕落谁家,
   
   
   
   
   我欲安眠就高枕,
   
   
   
   
   梦中与君共唇颊。
   
   
   
   
   
   
   
   
   
   
   
   
   
   口占致XX女士之十一
   
   
   
   
   短歌求欢已成十,
   
   
   
   
   XX无语赛聋痴,
   
   
   
   
   纵然守身如美玉,
   
   
   
   
   也难题名烈女祠。
   
   
   
   
   
   
   
   
   
   
   
   口占致XX女士之十二
   
   
   
   
   失而复得逐笑颜,
   
   
   
   
   手持绣球舞翩跹,
   
   
   
   
   XX从此不孤寂,
   
   
   
   
   汝谐刺骨笔如椽。
   
   
   
   
   
   
   
   口占致XX女士之十四
   
   
   
   
   庐山真容怀中藏,
   
   
   
   
   苏秦佳配已成双,
   
   
   
   
   妙女拭泪心奉我,
   
   
   
   
   X氏洒水后从王。
   
   
   
   
   
   
   
   
   口占致XX女士之十五
   
   
   
   
   七步成篇少年才,
   
   
   
   
   文思枯竭晚景哀,
   
   
   
   
   XX多水应惠我,
   
   
   
   
   双峰自有甘泉来。
   
   
   
   
   
   
   
   
   
   
   口占致XX女士之十六
   
   
   
   
   上官婉儿今又见,
   
   
   
   
   人海得珠亦称奇,
   
   
   
   
   我唱X和是一景,
   
   
   
   
   床头变幻霸王旗。
   
   
   
   
   
   
   
   
   口占致XX女士之十七
   
   
   
   
   斯文娴静我心仪,
   
   
   
   
   身心交流两相宜,
   
   
   
   
   手抚玉照口探前,
   
   
   
   
   惜乎不能合为吕。
   
   
   
   
   
   
   
   
   
   
   口占致XX女士之十八
   
   
   
   
   奇男落单为旷夫,
   
   
   
   
   妙妇无偶是怨女,
   
   
   
   
   三生有幸XXX,
   
   
   
   
   联袂遨游比双翼。
   
   
   
   
   
   
   
   
   口占XX女士之十九
   
   
   
   
   XX矜持我热忱,
   
   
   
   
   梦里几番度红尘,
   
   
   
   
   小妮出生我十六,
   
   
   
   
   将来可是未亡人?
   
   
   
   
   
   
   
   
   
   
   
   口占致XX女士二十
   
   
   
   
   
   
   
   凤冠霞披鼓乐响,
   
   
   
   
   XX与我拜花堂,
   
   
   
   
   醒来方知是春梦,
   
   
   
   
   可惜未及入洞房。
   
   
   
   
   
   
   
   
   
   
   
   
   
   口占致XX女士之二十一
   
   
   
   
   
   
   
   中秋临近月将圆,
   
   
   
   
   冷寂空旷是广寒,
   
   
   
   
   
   
   
   我邀XX去彼处,
   
   
   
   
   天褥地被好缠绵。
(2018/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