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槟郎文集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记班主任张老师
·翻越鹰嘴山
·半汤镇抗日传说
·游览天生桥
·假药的背后
·小时候的蚂蚁
·明媚的清晨
·无人之地
·村庄大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16汉师2班 杨悦
   
     槟郎老师在文学院自然是很有名的,不过有名的点和其他老师着实不一样,很多人都说他很特别,说白了就是怪。这个怪人还有个很怪的名字,叫“槟郎”。据说他写了很多很多的诗,有的很好,有的又白又怪。说实话,我当初选李老师的课,完全是出于新鲜感和好奇,完全不知道槟郎是这样的槟郎。
     记不清是刚开始的第几节课了,老师给我们看了他的诗《诗人槟郎之墓》。“墓碑上千疮百孔字迹锈蚀/诗人槟郎之墓,这是/在巢湖岸边的青山坡上/还是在江宁大学城的方山呢?”一个才步入中年的人,写起自己的墓来,没有一丝惧怕的意味,悲怆又淡然,自知又憧憬,好像是越过生命直接去写永恒。这个墓在哪里呢?不知道的,可能在巢湖,可能在方山,反正是诗人生命中很重要的地方。那槟郎在里面吗?不在的。“枯瘦的荆棘向黄叶诉苦/它的根一直深扎到黄泉/却噬取不了墓主人的血肉/被引向听那条扬子江的潮声/诗人早已火化成灰烬飘散/流布了安徽江苏两省的江面/滋润着两岸绿油油的花草”。写得揪心又浪漫。诗人的血肉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他的灵魂淌进了有灵魂的水里,滋养着曾经滋养他的土地。看完了这首诗,我再次上下打量了讲台上的中年人,比他第一次踏进教室时看得更仔细。他真的太普通了,个子不高,肤色有些暗,诗里面那些孤傲、自卑、憧憬、敏感、悲怆、神经质,都通通哪里去了?这样看着好像跟他无关一样。大概只有下笔的时候才会喷发吧,谁知道呢。
     后来在讲韩国旅游的课里,李老师给我们看了他十几年前在韩国当外教期间的照片,我是吃了一惊的。老照片里的槟郎,皮肤白皙,虽然有时刘海有点奇怪,但气质始终是干净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可能更多人更愿意把“诗人槟郎”这几个字,跟曾经照片里的他联系起来吧,就好像很多人认为诗这个东西,是干净的、光鲜的。不过我们都知道,老照片定格的年轻身影,和讲台上侃侃而谈、有些啰嗦的小老头,共同构成了完整真实的诗人槟郎——一个你接近了就会开始有些理解他的怪人。
     可能是因为我一开始就给槟郎贴上了“怪人”的标签,我始终认为槟郎是有些孤独的,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孤独吧。我一直觉得孤独不是一个太坏的东西,它或是让无法释放的情感在你的一颗心里不老实地翻腾,或是把你整个的情感思绪都可得冰凉安静,能给你与自己独处的时间。李老师的孤独,集中外现在他在韩国又松大学做外教的那段时间里,这是有理由的、外现的孤独。在平时,我看到的槟郎可能一直有些比较内隐的孤独,大概傲气的人多是容易孤独的。槟郎给我们上选修课时,很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直保持比较高的兴奋度。不知道我是否感觉有误,槟郎在呈现他的旅游文学世界时,是不确定台下的学生是否能理解他的,有时我甚至会觉得学生的倾听,可能会给他一种安全感,一种会被理解的安慰。
     再回来说说槟郎的诗吧。槟郎很多诗都是很白的,还没有一些打油诗押韵,但如果读下来,会发现也不是味同嚼蜡,甚至会有些喜欢这种白白淡淡的图景。有一首《打菹草的回忆》:“打菹草的山乡少年/在自家的庭院里/切猪草,拌上米糠和洗碗水/大猪欢叫着奔向石槽/他抱着小狗,看着宠物吃得香/想象着遥远遥远的城/那里有香喷喷的大肉。”寥寥淡淡的,就勾画了一个乡间少年,稚气、纯净,少年的想象遥远又模糊。读起来没有饥饿话题那么揪心,接近是一种夹杂着憧憬又决不会兴奋的辽辽远远的情绪,淡得像粽叶的气味一样,即使有家禽家畜的叫声,还是让人感觉很安静。
     其实槟郎的很多诗都是有起伏的,我觉得他有情节的诗好读一些,或者说诗里的故事算是一种故事化的情绪。比如《弯弯的小巷》,基本的情绪起伏就是安静,安静,恐惧,然后吓你一跳。“怎么走进来的?/不知道,仿佛从记忆起/就在这小巷里走/弯来弯去的小巷。”前半部分,安安静静的,主要的画面就是走、弯来弯去,读起来晕晕的。接下来就开始铺垫恐惧的情绪了:“墙上有斑驳的字迹/已给岁月的雨水冲洗/仍能辨出是吓人的话/新贴的字一样吓人/感到阵阵恐惧/脚下是冰冷的青石板/前后是低头不语的人/偶然相互道路以目。”安静是继续了,不过主人公是被吓到了,压住内心的恐惧与周围的安静保持和谐,气氛逐渐酝酿出压抑。接着高潮总算来了:“忽然,前面有人叫:/就是他!就是他!/从后面跑过几个/大汉,与前面的同伙/将一个前面的人扑倒/又押着消失在前方。”压抑的气氛一下子崩破,受攻击的对象确定了不是自己,主人公也骇了一跳,安静随着那伙人的离去又回来了,紧接着还是压抑。“硬着头皮往前走/觉得不应退回/感到再坚持便到尽头/一弯蓝天给我勇气。”都走了这么远,总不能再退回去了,一弯蓝天给他鼓励,壮着胆子前进。最后的结尾太有意味了,结束得很压抑,故事在未知的迷茫和硬着头皮的孤勇中戛然而止。
     槟郎的诗里我比较欣赏的、可以形成类别的,是写别人的爱情的诗。槟郎也写了很多给自己的爱情,不过那是基于他自己的真情实感切身经历的,好像让人觉得更容易些。把听闻的别人的琐碎,借自己对感情的体会,或代入或旁观姿态地艺术化还原、诗化的讲述,更是一个熔炼的过程。槟郎不是传声筒,他是个酿酒的,还很贪杯,容易把自己陷进去。《大力寺的尼姑》就很美:“她走向庵堂/救她命的师太如亲娘/多少个二十年都弹指过/只是隧道里吐出的车辆/熙熙攘攘的朝山客里/不会有她的俊美的情郎,”寥寥数语,就了结了这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平淡忧伤。起头青涩、中间激烈,最后归于平静,槟郎的情绪随着情节起伏,字眼没有千锤百炼,却字字踩在鼓点上。
     从读到《诗人槟郎之墓》开始,我就知道槟郎对于生死这个话题有种不忌讳的偏爱,好像非常不介意去触碰它、解读它、甚至调侃它,态度可轻松可沉重。而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学生而言,这个话题好像带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有一种冷冰冰的刺激,好像越神秘的东西我们就越想去洞透。我挺喜欢的一首诗,是槟郎的《生命的尽头》。如果一个抽象的东西,我们非要用形象的甚至诗化的语言去阐释它,那一定是非常有意思的。“那里有一扇门/通过长长的甬道走进/如梦一般的地方/丢下肉体的灵魂/更时时地回头似留念/似走似飘又似飞行。”小的时候,我也想过生死交替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我想过会不会是在长长的白色管道里,我们透明的灵魂排队漂浮着,等待通过。原来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槟郎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只是他诗的开头、臆想的开始。“地狱与天堂/截然相对的不同/却都在那扇门的后面/藏着永恒的秘密/活着的人暂时进不去/进去的人永远出不来。”诗人的想象是远很多的,他把死亡吊着世人的好奇,写成一道隔开的门,这个门还是单行道,死后世界的秘密被紧紧关着,谁也放不出来。最荒唐可爱的是诗的结尾:“没关系!待准备好/我将去尽头探险/长绳子牵在你的手里/我一摇铃,你就使劲拽/回来写些新槟郎诗歌/一切便会真相大白。”简直是疯了!一根可以跨越生死、逆反自然规律的长绳子,亏槟郎想得出来!
     这个怪人的思绪,也像是一根有鬼才的长绳子,串起了槟郎老师的诗,不知延到哪里去,是巢湖岸边的青山坡,还是江宁大学城的方山呢?
     2018-6-5
(2018/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