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他的诗和远方]
槟郎文集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的诗和远方

   
   
   
   
   


   
   
   
   
   
   他的诗和远方
     16汉师2班 夏忆羽
   
     苏轼曾说“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人生长长短短,你我都是那匆匆过客,走走停停,不要感伤过去,应该享受生活,而旅游亦是生活的意义之一。一个喜欢旅游的人一定是热爱生活、对生活充满激情,生活得艺术化的人。那何以记录旅游时的点点滴滴呢,或摄影,或绘画,或用笔写下这许许些些。当“旅游”与“文学”相遇,当理论和实践结合,用文学的视角去旅游,艺术地反映旅游生活,游历见闻别样的风土人情,在享受“美”的同时也得到“知”的启迪与充实,真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
     我觉得,旅游与文学,就像是诗和远方,“旅游”即“远方”,“文学”即“诗”。当然,此“远方”并不仅仅是指地理距离的远近,因为近处也可旅游。一段时间里,一句“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让不少人思考自己的生活。当然,也有人认为,哪里有什么诗和远方,都只是我们那颗欲求不满的心罢了。想想,这么说也不无道理,到不了的地方都叫做远方,渴望而不可得的生活都写成了心中的诗。人的心理都是善于美化那些远离自己的东西。你的苟且是一群人的诗和远方,而你的诗和远方可能就在另一群人的苟且里。渴望而不可得永远是最美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因为你没拥有过你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它永远在你目光中的最远处,永远是你心中最美的地方。但是,仍然有这么一些人,他们走在去远方的路上,不忘记眼前的苟且,亦不忘记心中的诗,就像是“旅游文学”,当你在眼前苟且的生活里攒足了去远方的成本,才得以踏上去远方的路,写下自己心中的诗。
     旅游文学创作反映的对象是“旅游生活”,旅游是旅游文学的创作的基础,没有现实存在的旅游生活,也就是没有旅游文学。但旅游文学也不仅仅是对“旅游生活”的简单记录,而是抒发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的思想,情绪审美情趣,是对旅游生活的艺术反映,这决定了旅游文学所具有的“文学性”。这学期我认识了槟郎——我的“旅游文学”选修课老师,他就是这样一位将日子过成诗,用文学艺术地反映旅游生活的旅游文学作家。
     槟郎是笔名,初听此名,便觉得匠心独运,既与他的本名有关联,“郎”又是古时对男子的一种称呼。再来,“槟郎”音同“槟榔”,槟榔是一种有嚼劲的食物,慢慢咀嚼,会感觉口中生津。我便想,不知槟郎的文学作品是不是和槟榔一般,越嚼越有味。而从他每次课分享的诗文来看,他确实是一个激情四溢却不失浪漫的旅游文学诗人。
     在他分享的自己的诗中,经常会出现他的太太。他在诗中时而热情洋溢,时而委婉含蓄地表达自己对妻子的深深的爱,在展示与妻子一起旅游的照片时,妻子没有正面照,或低首抚发,或望向远处……给人以无限想象。透过槟郎的分享,能看出他对家庭的热爱。都说“七年之痒”,但从槟郎的谈及爱情的神色、语调看,时间并没有让他们的爱情由炽热变得平淡、乏味甚至厌倦,相反,时间像是一壶酒,让他们的爱情愈酿愈香醇。就像他写的《执手桃叶渡》:“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十六年!”
     一般人所谓的“苟且”,无非是现实中自己的生活,而“诗和远方”则是他们理想中的生活。现实是,日常生活难免重复,或枯燥单调,或充满压力,永远是一地鸡毛。想象虽然动人,仍不免回归日常,柴米油盐酱醋茶,夫妻之间亦是如此。执手十六载,尽管容颜老去,青春不在,但你依旧是我床前那纯洁无暇的白月光。想来,这或许这也和旅游有关,两个人一起旅游,在新的环境有新的体验,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是全新的,在新的环境里有新的血液,不断的新鲜感或许是槟郎和他太太爱情保鲜的秘诀。
     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憧憬,没经历过的生活总是让人心向往之,就像诗和远方的田野,只是,它们更像空中楼阁,听着让人热血沸腾,却不能拿来当饭吃。在大多数时候,生活就是眼前的苟且,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有真正经历过苟且的生活,才能体会诗和远方真正的价值。
     其实,曼妙的风景也不仅仅存在于远方,有时候,熟悉的地方在不同的人看来,其实也有它的不同之处。作为一名南京人,对中山陵、秦淮河、夫子庙等等景点都不陌生,但上课时,听槟郎说起,又是另一番滋味,甚至许多我不知道的风景点、故事,都在课堂上得到了补充。所以,旅游与文学,不仅需要亲自走出去,亲手写下来,有时候,还需要通过别人的视角来看这同样的风景,感受不同的大脑和心灵之间碰撞出的火花。比如秦淮河,刘禹锡的“淮水东边旧时月”,杜牧的“烟笼寒水月龙沙”,朱自清和俞平伯写有《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以及我之前所见的中秋、元宵时的秦淮景致都各不相同,槟郎所见又是另一番景象。《秦淮河放生》一诗里,他参加方山定林寺的放生,课堂上还播放了自己当时所拍视频,这是我之前闻所未闻,更未曾见过的。那是近半百的虔诚的信众们的“天地间简朴而圣洁的法会”。槟郎在诗的结尾处写到:“只有人类才有宗教信仰,感恩印度王子的天才独创,我只是个好奇的旅游者,竟也陶醉在佛国的放生场”。这缓缓流淌的秦淮河,见证了这佛国的信众们赤诚的心。
     宗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渡”,尤其是佛教。我们通常理解的就是,要尽快地到达彼岸,彼岸是最有价值的,到达彼岸才能真正快乐,就像过程与结果,往往人们看重的是那个最后的结果。然而,“渡”的时候一切皆苦,这里的“眼前的苟且”就是“渡”,“诗和远方”就是“彼岸”。我们不满于一切皆苦的现在,而寄希望于可能美好的将来。但其实,现实就是远方。就如《米店》里李志低吟“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明天已经来临,现在就是远方。不要寄希望于渺远的未来,把握好每一个当下,它,就是你所念念不忘的远方。
     我所理解的旅游文学,抒发的不应该止于对大好河山的赞美感叹,还应该从中体现出作者对祖国深深的眷恋与美好的期待。槟郎的诗作中就饱含着作为文人的他,对祖国秀丽风景的赞叹与对祖国深沉的爱。三月,正是樱花盛开时,鸡鸣寺的游人更是络绎不绝。槟郎似乎对樱花有一种别样的感情,每年三月樱花盛开,他都会去鸡鸣寺赏樱、写樱。他在《鸡鸣寺的樱花》中写“昨天,我和你,在樱花的海洋里漫游。你是主,花是宾,而我是从大唐穿越而来的诗人崔护,欣赏着骀荡春风中的人面樱花相映红。谁来与我共赏,蓦回首:伊人长发及腰,如瀑,一袭红衣夺目于玉树琼枝间,怎样惊艳的主角与配景!”豪放中有带有细腻的抒情,人面与樱花互相映衬,此景是多么动人!虽然樱花如今成了日本的象征,但是槟郎却不这样想,他在《樱花的原乡》中写道:“虽然我只被日本作为国花,我的原乡却是中华热土”。这里槟郎化作樱花,不满又忧伤,倾诉着自己本是中国生,自己热爱中国土,体现出槟郎作为一名文人对于祖国的热爱以及忧国忧民之情。
     记得第一次课上的一篇文章中,槟郎曾经的一位学生写道“槟郎是孤独的”。没错啊,诗人大抵都是孤独的,他们曲高和寡,难觅知音。叔本华曾说过“要么庸俗,要么孤独”,我想槟郎一定是选择了后者。他在自己的诗《诗人槟郎之墓》中写道:“落了一千年的黄叶寂寞/又寂寞了一千年之后/终于看到一群青年寻到这里/他们兴奋地欢呼然后读诗/打印稿上有槟文书院的字样/又搬来许多石头圈在墓座/一个少女哭得晕了过去”。他想象自己百年之后,后人将他的诗作收集成册,他渴望有人看到他的诗,欣赏他的诗,他希望自己对诗的爱,对生活的爱,对梦想的执着追求可以历经千年落寞仍然不变。“谁要是不热爱独处,那他也就是不热爱自由,因为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旅游文学的作家们大抵是在孤独中寻找自由,在旅游中寻找诗意,然后用心写下属于他的诗篇吧。
     我们都在寻找一种精神上更高级别的生活方式,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境遇,有些人将生活过成了苟且,可同样,也有很多人将生活过成了诗和远方。读万卷书更要行万里路,旅游途中往往会带给你不同于书中的丰富知识,槟郎老师所教学的和创作的旅游文学,亦是一种艺术表达方式,诗意的生活,或许正是此时此地,便是我们的远方。
     2018-6-3
(2018/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