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槟郎文集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15中文 丁艺瑄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很少读诗歌了,曾经喜欢的诗集都被我搁置一边且束之高阁。但不管现实怎样分割我们与诗歌情怀的距离,那种对世界上真善美表达的渴望,对花花草草的悲悯之心,对每一种生活的热爱和经历,都无法隔绝人生与诗意的和谐搭配。恰好本学期修了一门“旅游文学”的选修课程,让我重拾差点被遗忘的诗魂。
     槟郎老师的课上,讲生活讲旅游讲回忆,讲的最多的是自己的诗歌,那些充满着丰富文学情怀的、够真挚的诗歌。我课外阅读槟郎的诗歌世界。《清晨的大雾》中,槟郎描写早晨弥漫的雾气。“一片模糊,我看不清,可你总说无比光明。我却只能看到漫天灰暗,如清晨的大雾浓浓。”在虚幻和逼真的世界里,诗人的眼睛里只容纳真实。世界的模糊,抵挡不住思想的理智和成熟,或者说即使世界的模糊中有鬼影在窜动,即使斑驳的面目暴露狰狞,在这片看不清的区域,诗人依然能在安静中选择勇敢和淡定,哪怕是带着无奈的分辨,也相信光会带走黑暗,清晨满是希望。“好在真正的光将驱散灰暗,毕竟是满含希望的清晨。”
     尽管总体描述模糊的世界、模糊的体察,我们依然可以看出这是充满希望的情绪,这是诗人积极心态的表达,黑夜总会过去,太阳终将来临。我印象中有一个模糊的的十字胡同,曾经每次上学的时候都会悄悄地路过那个路口,在上午时分或者是雾气弥漫的清晨。那个时候的世界是单纯又模糊的,什么事情都想要尝试,眼睛里满是希望,哭过了还是很容易就笑,从来不懂什么是彷徨和悲伤。后来长大了,发现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生活的常态就是清晰或者模糊,我们身处其中无可幸免。我们能做的,就是在那片模糊地带保持应有的清醒,在黑暗中寻找希望的曙光。
     读这首《我的槐花梦》,感受到了诗中浓浓的故乡情。槐花这种既好看又好吃的东西真让人欣喜,但在城市里已不多见。在我的记忆里面,槐花只在故乡的四月盛开过,槐树的叶子是清绿色的椭圆形状,槐树的树皮非常粗糙难看,但就是这样的树上长出了一串串密密麻麻的白玉坠,发出独特的绵长的清香。
     “伸进槐树丛中,将花枝一割……狼吞虎咽般大嚼,我心花怒放。”激起了我儿时不多的记忆啊,小孩子拿着带钩子的竹竿摘下连枝带叶的槐花,小心翼翼的把花捋到盆里,大人用上面粉和油盐酱,就蒸出了香喷喷的槐花佳肴。当我再回到故乡时,槐树都已经被砍掉了,就算稀稀落落有一棵槐花盛开的树木,人们也不会欢喜地去摘下槐花做饭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那些槐花盛开过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故乡的四月,槐花盛开,将儿时笼在绵长的清香里。生产队歇午的两家母亲回来做了饭,仅有稀少的吃厌的山芋南瓜,我俩打着槐香的饱嗝。”和大人一起采摘过槐花,闻到过槐花的清香,品尝过槐花的味道,槟郎的这几句诗,唤起了内心深处对儿时的绵长思怀。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槟郎的诗歌里怎能少得了爱情篇目。《总统府之恋》如淙淙流水般诠释了爱情的美好。第十五周的课堂上,槟郎的PPT上展示了另一半的背影,课上也多次提到他们的爱情故事,总统府之约,为他们一生的相守画下了符记。“那时我们还年轻,相识在外省的金陵。长发及腰的纯美的她,使我变成了跟屁虫。”只关风月,无关权贵的游玩总统府里的爱情是再美好不过了。她闲逛风景,他追随佳人身影,她是他最好的风景。“仍是她和我,相隔二十年,从相识变成老妻。仿佛总统府里只有那排商店、夕佳楼和金鱼。”当二十年后,他们重游总统府,旧商店还在,曾经夕佳楼已改成先锋书店。她还和曾经一样,在湖边长椅上喂鱼。二十年前的故事仿佛发生在昨天,这厚重如海永相伴的爱情,一直在绵延……只关风月,无关权贵。
     我也去过一次总统府,那是我大一的时候,对南京这座城市还很陌生,后来我一次次的被那些文艺气息浓厚的民国建筑和历史所吸引。再后来渐渐地熟悉这个城市,熟悉了新街口的车水马龙、拥挤的人潮,习惯了秦淮河的恣意流淌。看过了高楼挺立霓虹闪烁的金陵夜晚,吃过好看不好吃的夫子庙小吃,赏过中山陵的梅花和鸡鸣寺的樱花……从总统府里面出来,穿过怀旧的沧桑与现代潮流相互融合的1912街区,仿佛路过一场灰色背景下的华丽演出,别致的风景里轻唱着动荡岁月的离落。
     读完《第一次乘飞机》,我想,于槟郎而言,那次出国做外教的经历大抵是人生中难以忘怀的记忆。在南京禄口机场登机,暂别朋友和亲人第一次乘飞机走向国外。“那是2002年8月的晴天,独自一人到远方去。”一个人的旅行充满着神秘和未知的好奇,当抬高的飞机插进云霭,一个人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那种惊喜仿佛如童话世界般美好,那种细微的触动大概只有出国独游过的人才能懂。机舱里的乘客,白色的云彩在槟郎独特的视角中变成了晶莹纯洁的琼楼玉宇,他把天上浮动的云朵说成“穿行的云之秀”,让人不禁联想到云朵出彩走秀的那般场景。
     出站时对方的一个招手迎接,就算是经历太多陌生和不安,也终究化为乌有,安然而笑着踏上去大田的公交车。邂逅一个新的旅站,和生命中许多不期而遇的场景不一样的是,它会在你孤独的际遇中随时播撒一些包容,异国的旅途会有那么一段陌生又思念的时刻,槟郎每次回忆这段日子一定是带着一种思念的情怀和对新奇的感念的。
     槟郎的《重游栖霞寺》,给人一种禅意萦回的感觉。一座山,沉淀出久远的记忆,“如一块石头沉到了明镜湖底,冒出久远的气泡。”年轻的槟郎曾经也感叹过、徘徊过,“那年失败的出家如沉渣泛起,那年的秋雨季实在太冷清。”人生在世不称意啊,现在的官佛一家的开会太热闹,尘世间的琐碎让人多少年来想逃离。世界从来没有纯粹过,也一直有一种熟悉的陌生,但时间就这样匆匆流逝,“十朝古都的兴亡也沾满脂粉”,曾经的抉择曾经的心事都化作沧海记忆,埋在心灵的深山里。
     我也曾去过一次栖霞山。在某个下着蒙蒙细雨的周末,和大学里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去赏枫叶,沿途的欣赏,偶然的滑倒,莫名的惊喜。山上的风景的确很美,我们沿着青石台阶拾级而上,越来越多的红叶映入眼帘。栖霞寺是南京最大最有名的寺庙之一,正逢栖霞红叶繁盛的时节,香火也格外鼎盛。进香的游人形形色色,络绎不绝,他们的脸上,有的带着些许的忧伤,有的洋溢着欢快积极的模样,有的心静如水若有所思。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生啊,人们大都行走在同一座山中,在同一条路上看同样的风景,但又因不同的思索、不同的抉择而收获不一样的境遇。多希望如槟郎所感:“生命啊,只有石头没有苦痛”,那大概是一种心淡如禅的境界吧。金陵第一明秀山的古刹,秋日里的栖霞山,红叶似火一样风情万种,又如火一般熊熊燃烧,这样迷人的景色中,有人陶醉其中流连忘返,有人自我沉醉伤怀过往。
     诗歌是一种表达,一时的体会凝筑了各种永不褪色的情感……诗歌出自于某个人,它不奢求别人的赞扬或感同身受,但总有一种可以慰藉的情怀包裹在里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会。诗人槟郎一直沿着诗歌的路途行走着,且行且欣赏,一份对生活的执着和洒脱信仰,一种诗意又真实的性格,以及豪放又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美德。诗歌是他对生活的表达和寄托,也是他不变的情怀。槟郎是李槟老师的笔名,作为一个平凡朴实又有着深厚的诗意情怀的教书匠,他热爱生活,喜欢写诗、游历,他的诗集又很多,相信以后还会更多。我不想用太多主观的词汇去评价他,但我相信:他对生活的热爱,对诗意的热情对自由的追求只增不减。
     急管繁弦的时代,有多少的灵魂被囚禁在寂默的岁月浪涛里,变得污浊而阴晦,有多少人面临着这种生活的逍遥而不能自视。其实,我们无须为寂默挣扎,无须为生命的何去何从感到困惑;心中有诗情,可以走四方。多一份对自我的珍重,放飞内心最真实的自己,正如诗歌一样简洁而不失力量。
     2018-06-12
(2018/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