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浅谈槟郎诗歌]
槟郎文集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谈槟郎诗歌

   
   
   
   
   


   
   
   
   
   浅谈槟郎诗歌
     17汉师 谭玉霞
     这学期选了李槟老师的“旅游文学”,第一次上课时,我了解到他是一个诗人,他喜欢我们叫他“槟郎”。上完槟郎老师的第一次课,我就被那生动丰富的课堂深深地吸引。他在小小的三尺讲台上带我们阅遍金陵名胜,领略人文风情,他也会和我们分享一些他觉得有趣的小景色、小习俗。他的课堂总是充满诗意的,也许是因为他是个诗人吧。
     课后我又去网上读了很多槟郎的诗歌,便爱不释手。“槟郎诗歌”里的各首诗歌风格迥异,我个人比较偏爱怀古伤今、温婉细腻的那种,隔着历史的烟尘,物是人非,读起来透着淡淡的悲凉和几许无奈,心中久久不能释怀。
     譬如说那一首《李后主的樱花》,将樱花与南唐后主李煜联系起来,把大小周后比作是李后主的樱花,美人如花易谢,故国已逝,雕栏犹在,朱颜却已改。
   “一树树的白玉,如琢如云如雾如缎如雪。”李煜由樱花怀想到大小周后,遥想当年在金陵清凉山的南唐避暑宫的群芳争艳,佳人在侧,品酒赏花作乐,现如今却孤独地被囚异乡,那样快乐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路尽隐香处,翩然雪海间。物未改,人事已非,只有那樱花,不变地盛放。“补封你为中华圣花第三佳丽吧,梅花牡丹后。归来吧,柔洁的花?何时能梦回南唐!”结尾这几句喟叹,读来顿生凄凉,人力渺小微薄,故国难复,佳人不再。天地为炉,众生皆苦,谁不是在这万丈红尘中苦苦煎熬?
     我还很喜欢槟郎老师笔下的爱情,浪漫唯美,真挚动人。
     最喜欢他的那一首《执手桃叶渡》。“桃叶渡的传奇,我们的恋爱做续篇”。王献之与桃叶千古留芳的桃叶渡,槟郎老师也在这里与妻子相爱,这里是他们的定情之地。他将自己的满腔爱意化为诗句,没有华丽的词藻堆砌,只有最朴实无华的情意,却直击人心,令人对这样相濡以沫的爱情心生向往,大概爱情便是如此模样。在另一首《让我们一起变老》中,他也表达了自己的心声,让我们对爱情充满向往。“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相恋的身影。长发披肩娇柔美丽,散发着无暇的甜美与纯真。跟着我走向秦淮人家,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贫穷”。他以直白的自述表达内心最炽热的情感,这样纯真无暇的爱情十分令我动容,在槟郎的眼里,妻子美丽温柔,无论富贵贫穷都与他相守。这样的一对璧人,在最好的年华相遇,相知相爱相许,携手走过风雨,
   谱出一段动人的秦淮恋曲。
     还有一首《爱情隧道传奇》,也深深触动了我。这是一首小叙事诗,写的是一对恋人在这里相识相爱。开篇写女的卧轨自杀被男的救下了,然后就像是传统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这儿成了他们约会的圣地,他们在这里许下爱情誓言。后来男的在给女的上访的途中死去,女的每年的8月13日到南京爱情隧道来哀悼他、怀念他。因为这一天是他们的初逢纪念日,也是他的“国际左撇子日”。世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莫过于相爱之人,却生死相隔吧。在江宁爱情隧道的故事中,有美满有离别,唯一不变的是主人公对爱情的忠贞和坚定。这样凄美的爱情故事,读来不禁潸然泪下。世间有太多险恶,太多无奈,让我们真心的祝愿天下有情人都能幸福,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槟郎总是说自己想避世,想远离这喧嚣的红尘,他甚至说自己曾经有过轻生的念头。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初时感到惊讶,而后想想又觉得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诗人的内心大多敏感细腻,情感更加丰富,比之常人他们更能细致地发现这世界的美好和黑暗。他们用诗句记录美好,抨击黑暗。我猜想槟郎大概是希望能保持内心的纯净,不被俗世所污染,才总是想避世吧。然而避世太难,槟郎便寄情山水之间,与花鸟鱼虫邂逅,与云雾山岚对话,寻得内心的一方净土。
     槟郎笔下的风景令人目不暇接,在我们学校旁边有一座方山,这是槟郎的文学创作的源泉之一。从远处望去,方山是一座不太高的平顶山,远望如一方印,古称天印山。槟郎在《方山的月亮》里写道:
   “星星稀疏而黯淡,云的薄纱从你周边拂过,而你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听我的诉说”。夜空中的浩瀚星辰,成了诗人的聆听者,多么的诗意!我想着能够写出这么美的诗句,槟郎老师一定是个内心极美的人。“当我彻底离升,扬子江里的灰烬和方山的衣冠冢,便是你新的守望。”当时读完这句的时候,我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在如今这样物欲横流的浮躁社会里,还是有像槟郎这样的人守护着自己的坚持,勤勤恳恳地写诗,记录着真实和美好,从他身上,我看到了希望。
     槟郎也很喜欢栖霞山,曾几度为栖霞山写诗:《重游栖霞寺》、《住步桃花扇亭》等。槟郎与栖霞山有不解之缘,从前他想在此避世,未能如愿。后来重游栖霞山,又有了新的感触。去年秋天,我也曾慕名前往栖霞山,恰好赶上赏枫时节,进了山门,放眼望去,远处山林枫叶如丹,层层尽染,感受到了王维所说的“霜叶红于二月花”的美景。这样美丽祥和的地方,可以让人暂时地远离尘世喧嚣,忘记一切烦恼,找到内心的宁静。无怪乎槟郎想在此避世,便是我等俗人也想流连在这如火枫林中,不理尘事。
     在他的课上,我还了解到槟郎的旅游文学也涉及国外,韩国是他工作外教过的国家。他给我们展示了他的长篇散文《济州岛记游》,这是他在韩国工作期间创作的作品。当时正值寒冬,文章开篇写到了济州岛,交待了与导游的碰面,之后是下榻的酒店,以及吃饭等诸多细节。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槟郎游玩的第一站:神奇之路。主要描写了大家一起在怪坡上骑自行车,“下坡时要用力踩,上坡时则用很小力就行”,之后向大家揭开谜底,“旅游手册上面说是因为周围景物的关系使人发生错觉,误将下坡看成上坡,才明白怪坡与地下磁场或矿物并无关系”。这委实令人感到神奇,倘若以后有机会去韩国,我也想来这条神奇之路上走走。还有游记中提到的耽罗木石苑、龙头岩、城山日出峰、城邑民俗村、西归浦……都令我心驰神往。结尾处,“现在坐在宿舍的电脑前写文章,我想到了西归浦这个地名,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你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异国的生活虽然快乐,但思念祖国和爱妻的心情却是如此迫切。异乡虽好,然心安处才是吾乡。
     总的来说,槟郎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老师,他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既是老师,又是诗人。即使肉体被束缚,他的心却是自由的。他活得非常清醒通透,或许正是因为这份清醒通透,他才厌倦了这俗世。工作之余,他创作了很多优秀的诗歌。感谢旅游文学的课程,我才有幸拜读到槟郎的诗歌。我喜欢他笔下的风景,喜欢他笔下的爱情,那样的真挚美好,动人心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旅游文学让我收获良多,人生中有诸多坎坷,万般艰难,面对冷酷黑暗的现实,我们无力改变,满心愤懑之时,不妨到这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寄情山水,与自然对话,寻得内心的安宁。相识即是缘分,虽然这学期的课程快结束了,但我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选槟郎的课,再欣赏他笔下的风景和爱情。
     2018-6-12
(2018/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