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可贵的槟郎诗心]
槟郎文集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贵的槟郎诗心

   
   
   
   
   


   
   
   
   
   
   
   可贵的槟郎诗心
     16汉师 丁盼兰
   
     初识槟郎,是在课堂上。不同于其他老师在讲台上照本宣科的样子,槟郎是生动的,似乎还带有一丝诗人的倔强与傲气。他不喜欢有人缺课,不喜欢上课时大家都自顾自地心不在焉,他会因此而愤怒。当然,这全然是出自一位老师的责任心,却也是一位诗人想要和大家分享的迫切心情所致。
     槟郎只是笔名,老师名叫李槟。我们却喜爱称呼他为“槟郎”。我私想,他亦是喜爱这个称呼的。“郎”是古代对于男子的一种称呼,“槟郎”这个笔名取得十分巧妙。“槟郎”音同“槟榔”——那种有嚼劲,令人口舌生津而后又上瘾的食物。不知是否是因为这个缘故,槟郎的诗细读起来就和槟榔一样,越是品读越有味道。
     槟郎给我们上的课是“旅游文学”。根据我以前对于旅游文学的看法,不就是讲一些生硬的理论吗?更何况真正能够创作出好的旅游文学作品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大多数人不都是随意参观了一些地方,大笔一挥,就说自己写了一篇旅游文学作品出来了。我想,这样的作品很难称之为合格的旅游文学的作品。但是槟郎的作品,槟郎上课所用的素材,不少是他自己亲身经历,有感而发又不失文学性的作品。他的经历,他的生活,仿佛就是一首一首的诗。我很喜欢槟郎上课时的激情,这般的激情澎湃很少有老师能够做到。槟郎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是却仍然有着一颗诗心,有着一双诗眼。哦不,这怎么又能用年龄去衡量呢?我想,不管槟郎多大年龄,何种处境,他都能把生活过成诗一般,因为诗心不灭。
     很惭愧作为一名中文系的学生,我去过鸡鸣寺,看过樱花,却也仅仅是去过、看过。在发出“好美”的感叹,用手机拍照纪念发个朋友圈之后,这般美景再难在我心中激起涟漪,甚至于很快就会忘记。可是,同样的场景,在槟郎的眼中,在槟郎的心中,遂至槟郎的笔下,都是别样的风景,他喜爱用诗笔来记录。
     槟郎的《鸡鸣寺路的樱花》是这样写的:“江南的阳春三月/古都解放门台城南面的鸡鸣寺路,樱花盛开/游人如潮的风景胜地/樱树尽花,花如雪/天女巧织的绸缎/锦簇成精致神奇的花朵/大片大片,如白沫的海洋/又如纯白蒸腾的祥云/怎样的美的精灵?/怎样的天使对人的馈赠?/昨天,我和你/在樱花的海洋里漫游/你是主,花是宾/而我是从大唐穿越而来的/诗人崔护,欣赏着/骀荡春风中的/人面樱花相映红/谁来与我共赏,蓦回首:伊人长发及腰,如瀑/一袭红衣夺目于玉树琼枝间/怎样惊艳的主角与配景!醉人的樱花下随想/爱春天里所有的花朵/不管是佳丽,还是无名/只要是花儿,就没有丑陋/凌寒的早梅已去/华贵的牡丹还在等待;如爆的海棠,未谢的桃李/都没有你的纯粹与气势/原产于华夏的花一直未绝/客在东洋扬名/而今更/在归根的原乡上繁荣”。
     鸡鸣寺的樱花,在我的眼中和桃花无异最多只能想象成成片的云朵,但是在槟郎的眼中,这樱花是“海洋”,是“雪”,是“绸缎”,是“祥云”……一连串的比喻,美好的象征物,槟郎仿佛想用一切美好的词语来形容这樱花,槟郎的内心是欣喜的。以至于在他的笔下,樱花还能够是“精灵”,是“天使对人的馈赠”。槟郎无疑是内心细腻的人,但是这细腻的诗人也有豪情万丈的一面。你看,在樱花树下的他,竟然觉得自己是从大唐穿越而来的诗人崔护!为何是崔护,不是那诗仙李白?不是那诗圣杜甫?诗人匠心就在于此。唐代诗人崔护以其诗《题都城南壁》而出名,最动人的一句便是那“人面桃花相映红”。而此情此景,槟郎所感的乃是樱花和络绎不绝的游客相互映衬的美好。随后,槟郎又能由樱花之美想到“花儿,没有丑陋”,又想到樱花原为华夏的花,并为其能够在原乡上繁荣感到高兴,感到欣慰。能够从樱花想到这么多东西,能够从欣赏樱花的美追溯到樱花的源,可见,诗人在树下的随想是有深度的。如今,樱花成为了日本的象征,槟郎想到这点时又是难过的,可见其对于祖国的热爱之情是深植于心中,融于祖国的一切事物之中的。
     在槟郎的诗中,樱花是很常见的。或许,他是真的很喜爱樱花。而这份喜爱或许和我浅薄的喜爱不同,我单单只是喜爱其外表罢了,但是对于槟郎而言,樱花还能够抚平他忧伤的心。在槟郎的《大学城的樱花》之中,他是这样写的:“如任性的少女/尽情地展示青春的美/那样浓,那样艳/那样的纯粹和无瑕。”大学城里的樱花所带给槟郎的感受和鸡鸣寺路的樱花是不同的,但是槟郎却仍然用尽了一切美好的字眼来形容樱花。在槟郎的心里,樱花一定是极有份量的。感谢那绝美的樱花,抚平中年的他的忧伤的心。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忧伤,又忍不住揣度,或许是因为人到中年,经历的事情愈多,忧伤也在所难免,但是庆幸的是槟郎是一位诗人,有着可贵的诗心,因此,才能够发现这么多美好的事物,从而被治愈,被抚平。“神奇的樱花啊、我爱梅花、海棠、爱那桃花红、李花白/爱平庸生活中美的事物/爱春天的一切解语花,也必陶醉你触目的绚烂/给了我隐秘的温情。”四个“爱”字仿佛刻画了一个热爱生活,充满激情却又浪漫洋溢的诗人形象。生活平庸,诗人却不会平庸。槟郎绝然不会变得平庸。因为他总能从平庸的生活中发现美的事物。现在这个嘈杂的人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样?倘若你真的失去了发现美的能力,那么就真的很可悲了。不如,我们去向槟郎学习,那个能够发现美,又能将樱花的美和美女学生的美相互叠印的诗人,他值得我们去学习,他的作品值得我们去品味。
     槟郎的诗中,还有一首《总统府之恋》是我极其喜欢的。槟郎将自己与太太的相识,相恋,到成为老夫妻的过程和游玩总统府结合起来,巧妙地融为一个精巧的题目《总统府之恋》。在这首诗中,我似乎从很多角度能够设想到那些场景。可能是槟郎老师在诗中以时间为线索,又以游玩的视角,按前后顺序呈现当时的场景的缘故吧!“那时对于我,她就是最好的风景。夫子庙,总统府也好,全都是次要的背景。她慢悠悠地逛着商店,我迷恋并拍照她的身影。”“她又迷上太平湖边的夕佳楼。里面商店,逛了又逛,摸摸试试;又依邻水长椅,撒食喂金鱼。时间在这里停止,直到我必须送她回去。”槟郎的诗中,常常不吝啬与表达自己对太太的爱,而在这首诗中,我好像看到了当年那个“跟屁虫”槟郎,他的目光专注的焦点就在于他太太身上。他为她拍照,跟在后面,寸步不离,或许有一丝傻的可爱,但这也是诗人槟郎心灵之纯粹吧!《总统府之恋》选取了二十年前、二十年后在总统府的两次游玩场景,仅仅锁定在那排商店,夕佳楼和金鱼上。二十年来,景物有所变化,人却还是当年身旁陪伴的那个人。槟郎还用了“只关风月,无关权贵”这八个字来高度概括他和太太之间在总统府里的感情。收尾呼应,感情的纯粹更深一步。这不禁让人向往他和他太太之间的深情。
     槟郎是热爱旅游的,又是诗人,所以每到一处,都会用文字记录下来。槟郎的诗中有爱情,有悲情,有爱国情思,也有顿悟……太多的太多,需要我们一一去品味才能够体会。他的思维从来不是固定的,他的形象从来不是古板的。槟郎人如其名,越嚼越有味。
     从来不吝啬于分享的诗人,从来不被世事牵绊住脚步的诗人——槟郎,他是人间潇洒客,却独留一颗可贵的诗心。现世嘈杂纷扰,诗心最是可贵。如果你想认识他,不妨先从槟郎的作品开始走近他!
     2018-6-12
(2018/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