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槟郎文集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15秘书学转本 张红娟
     南京,打开百度搜索,出来的必定是一堆风景名胜,中山陵、总统府、夫子庙、秦淮河、紫金山、雨花台等等。数不胜数。南京身为一个六朝古都,又是曾经的国民政府,拥有诸多历史的痕迹。在学校多年也不曾走过几处,幸运的是,我选修了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课程。在这个课上,槟郎老师用自己的方式,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一直在路上的槟郎。引领我们在他的博客里、在他的诗里游历了各个美丽的地方。
     今年二三月,正是梅花欲放时,南京的梅花节也开幕了。槟郎老师作诗一首《踏雪梅花山》,记录了他的踏雪寻梅之路。诗中如是说到:“博爱阁远眺钟山王气,/观梅轩小坐。金陵第一帝,/更有孙权纪念馆怀古。/山下新梅园,临溪自照,/梅花仙子常驻人间自婀娜。/天下第一梅山,梅多名胜多”。
     游人到访都知道,梅花山是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紫金山的一座小山丘,位于中山陵西南,明孝陵正南。山上遍植梅花,因此得名。梅花山以及山下的“万株梅园”占地1533余亩,有近500个品种,30000余株梅树,有“梅花世界”之称,以品种奇特著称,为四大梅园之首。因此,槟郎在诗中写到“梅多名胜多”。
     1993年,海峡两岸商务协调会会长张平沼发起捐建位于山顶观梅轩北侧的博爱阁。说到博爱阁,有这么一个典故:梅花山因东吴大帝孙权葬于此处,原名孙陵岗、吴王坟。山下的孙权故事园建于1994年,内有孙权雕像和孙权故事浮雕碑廊。2006年,江苏省地震局地震工程研究院利用精密磁测技术在山顶博爱阁南侧地下发现大型地下建筑,极有可能即是孙权墓葬。明孝陵位于梅花山正北,神道在梅花山下由南折向东,通往四方城碑亭。传说朱元璋说孙权是条好汉,要让他给自己守墓,所以没有迁走孙权的陵墓。
     还有诗中的观梅轩也有所典故:1944年,汪精卫病死日本后葬于梅花山。1946年,国民政府即将迁回南京,何应钦下令将汪墓炸毁,汪氏尸骸在清凉山火葬场火化扬灰。汪墓原址上建起一座廊亭,北面横额上有孙科手书的“放鹤”二字,此处又名观梅轩。
     梅花孤傲清冷,雪花纯洁无垢。两者相辅相成,就如诗中写“ 踏雪寻梅山,两相高洁皆所喜。/ 不屑于牡丹攀富贵”。
     不得不提,此次赏梅路上,槟郎老师有“佳人良友”一同前往,更有“有道不孤,卿卿伴我足矣。”的温情。想来也甚是欢喜。槟郎还写过《漫游梅花山》《五月的梅花山》等诗歌,他喜爱这里并乐意为其抒写。
     梅花落尽时,樱花开了!南京古鸡鸣寺的樱花大道,到了每年的3月底,游人便络绎不绝。这赏花的人里头,怎么又会少了槟郎呢!因为《樱花缘》,他“与樱花有个约定”。
     樱花,起源于中国。据日本权威著作《樱大鉴》记载,樱花原产于喜马拉雅山脉。被人工栽培后,这一物种逐步传入中国长江流域、中国西南地区以及台湾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樱花已在中国宫苑内栽培。唐朝时樱花已普遍出现在私家庭院。白居易诗云:“亦知官舍非吾宅,且掘山樱满院栽,上佐近来多五考,少应四度见花开”。
     因此,槟郎诗中写:“从亘古的喜马拉雅山麓,/到大唐的诗歌里,/再到南唐李煜的词章里。/变幻的是时空,/不变的是相待相望。”
     同时,《樱花缘》这首诗也写出了,槟郎老师今年赴了樱花之约。“从此长做南都人,/与樱花有个约定。/每年的花期的守候,/伊人常伴,携手樱花第一路。/变幻的岁月同我老去,/不变的相顾相趣。”不论是樱花还是上月的梅花,无论是伊人还是卿卿,都是携手一同走在路上的人。变换的是场景,不变的是深情。槟郎还写过《鸡鸣寺路的樱花》《李后主的樱花》《文学院楼边的樱花林》《大学城的樱花》等,他爱的是《樱花的原乡》。
     过了樱花大道。槟郎又爱上了花神庙。这一趟花神庙之旅,三首诗在他笔下诞生。
     南京花神庙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花神大道附近。紫荆花路西行,有一座花神渡桥连接两端,桥下就是花神湖,湖畔一座石碑上刻有“自明朝定都,集天下花匠于此为皇室培植名苑珍卉,极一时之盛”字样。说明花神庙村在历史上曾是皇家御用花园。村里很多人都知道,朱元璋在南京定都后,为了让他的皇宫一年四季都有鲜花装扮,下令派人寻找地方专门为宫里培育鲜花,城南中华门外两公里多的丘陵地带因为土质、气候和地势都比较合适便被选中,这便是后来的花神庙村。不过,那时的花神庙村还没有得名,只是专门为皇宫大院供应鲜花的一个基地。
     槟郎在《花神庙情缘》一诗中写到“百花山上的花神庙,络绎不绝的香客如潮。”,我心想,一心向佛的槟郎,定是那香客中的一员吧!不,他并没有把自己称作“虔诚的香客”而是“流浪的诗人”。这仿佛更加贴切一些,槟郎爱作诗,诗人二字才更适合他的身份。
     “诗人寄住庙前的旅馆,一早来到花神庙游玩。”这场游玩,围绕着的主题是,花朝节。
     花朝节,简称花朝,俗称“花神节”、“百花生日”、“花神生日”。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流行于东北、华北、华东、中南等地。农历二月初二举行,也有二月十二、二月十五花朝节的。节日期间,人们结伴到郊外游览赏花,称为“踏青”,姑娘们剪五色彩纸粘在花枝上,称为“赏红”。
     各地还有“装狮花”、“放花神灯”等风俗。旧时江南一带以农历二月十二日为百花生日,这一天,家家都会祭花神,闺中女人剪了五色彩笺,取了红绳,把彩笺结在花树上,谓之赏红,还要到花神庙去烧香,以祈求花神降福,保佑花木茂盛。正月的花神是柳梦梅,二月的是杨贵妃。
     一个百花盛开的地方,遍地都是花仙子的地方。是多么地美妙!
     也是因为花朝节,在槟郎的诗中,出现了一位“梅仙”的花仙子——梅梅。“回头看到一个美少女,完全是一月梅仙的风采。诧异中被旁边的父执介绍,小女梅梅快来拜见兄台。”
     对于这个仙子般的梅梅,诗人断是移不开眼的吧!想来槟郎曾有诗写,我们都是天庭的子女,死后都是要回到天上去的,那梅仙是否就是那天上人儿?诗人是否也能成为仙班一位呢?
     “诗人的幸福在故乡,/最高潮的花车游行登场。/十二月花神皆有公子陪同,/他搀手的梅梅正是梅仙的模样。/就这样相拥于万众瞩目,/就这样沐浴着花朝节的阳光!”这是槟郎的另一首诗《花朝节的梅梅》,这让我已分不清那是梦还是现实!只记得,流浪诗人与梅仙的浪漫故事。
     这花神庙系列的第三首诗为《花神湖水怪》,原以为是多么的惊奇科幻。结果,却仍然是一首浪漫的爱情诗。“传说中的水怪,/花神湖里独自沉哀。/花神庙的遗迹也已消失,/难忘十二月花神的巡游车。/荷花坚持着开放,/天荒地老地守着痴爱”。这三首诗也是写花朝节的同题诗,将一个古老的被遗忘的传统节日复活了。
     槟郎的诗,结局也有是美好的,槟郎的旅途,总是有着许多美丽的景色的。让我们随着一直在路上的槟郎,去看看他旅途中的每一个精彩的瞬间!
     2018-6-12
(2018/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