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读北大24岁才女《卖米》泪流满面 共产党真对不起中国人]
张杰博闻
·郭文贵的代言与北京之春的底线
·杨舒平辱华了吗?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谁是金正恩的中国恩师?茅台酒有毒?
·李克强向习近平交权 党领导经济的灾难重演
·为什么中共害怕《圣经》传播?迫害基督教的后果是什么!
·大多中国人并不反对共产党 改变中国的是否已不可能?
·中美贸易战是一触即发还是偃旗息鼓?
·博鳌论坛风云突变 习近平要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吗?
·"内涵段子"英年早逝 新新人类与习近平狭路相逢
·江青会被平反吗?从当红女星到红都女皇再到白骨精
·国航CA1350航班发生劫持事件 外科手术式新闻管制将成新常态
·朝鲜为何突现改革龙卷风 金正恩要成为邓小平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北大24岁才女《卖米》泪流满面 共产党真对不起中国人


   编者按:前几天,整个朋友圈都在为一篇文章潸然泪下——《卖米》。总以为《多收了三五斗》的故事只存在于那个年代的课本里。却想不到,竟是张培祥——1979年出生于湖南醴陵一个山区农户,自小于贫寒中刻苦学习,199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2001年攻读法学硕士。
   她脚下那段担着大米踉跄走过十几里的赶集路,起先是贫穷通往活着的路,后来是乡间通往城市的路,最后是人间通往天堂的路。她拥有贫困,也拥有非凡的才华。她是北大BBS上著名的“飞花”,著有《大话红楼》及其他翻译作品近百万字,那篇曾获得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的《卖米》,只是她书写的诸多文章中的一篇。2003年非典期间,她患白血病,三个月后,年仅24岁的张培祥去世。
   正如网友评价:有的人,活着,就已经筋疲力尽。那么,祈愿她在去的那条路上如轻风飞燕,没有贫苦,没有重担,只有一朵自在飞花永驻芳华!
   张培祥,究竟经历了一个怎样的人生。下面,请分享张培祥的文章《卖米》。

   
    《卖米》
    作者:张培祥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母亲在厨房忙活着,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淡淡的油烟味飘过来,慢慢驱散了我的睡意。我坐起来,穿好衣服,开始铺床。
     “姐,我也跟你们一起去赶场好不好?你买冰棍给我吃!”
     弟弟顶着一头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跑到我房里来。
     “毅宝,你不能去,你留在家里放水。”隔壁传来父亲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咳嗽。
     弟弟有些不情愿地冲隔壁说:“爹,天气这么热,你自己昨天才中了暑,今天又叫我去,就不怕我也中暑!”
     “人怕热,庄稼不怕?都不去放水,地都干了,禾苗都死了,一家人喝西北风去?”父亲一动气,咳嗽得越发厉害了。
     弟弟冲我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就到父亲房里去了。
     只听见父亲开始叮嘱他怎么放水,去哪个塘里引水,先放哪丘田,哪几个地方要格外留神别人来截水,等等。
     吃过饭,弟弟就找着父亲常用的那把锄头出去了。我和母亲开始往谷箩里装米,装完后先称了一下,一担八十多斤,一担六十多斤。
     我说:“妈,我挑重的那担吧。”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还是我来。”
     母亲说着,一弯腰,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我挑起那担轻的,跟着母亲出了门。
     “路上小心点!咱们家的米好,别便宜卖了!”父亲披着衣服站在门口嘱咐道。
     “知道了。你快回床上躺着吧。”母亲艰难地把头从扁担旁边扭过来,吩咐道,“饭菜在锅里,中午你叫毅宝热一下吃!”
     赶场的地方离我家大约有四里路,我和母亲挑着米,在窄窄的田间小路上走走停停,足足走了一个钟头才到。场上的人已经不少了,我们赶紧找了一块空地,把担子放下来,把扁担放在地上,两个人坐在扁担上,拿草帽扇着。
     一大早就这么热,中午就更不得了,我不由得替弟弟担心起来。
     他去放水,是要在外头晒上一整天的。
     我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场上有许多人卖米,莫非他们都等着用钱?
     场上的人大都眼熟,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乡亲,人家也是种田的,谁会来买米呢?
     我问母亲,母亲说:“有专门的米贩子会来收米的。他们开了车到乡下来赶场,收了米,拉到城里去卖,能挣好些哩。”
     我说:“凭什么都给他们挣?我们也拉到城里去卖好了!”其实自己也知道不过是气话。
     果然,母亲说:“咱们这么一点米,又没车,真弄到城里去卖,挣的钱还不够路费呢!早先你爹身体好的时候,自己挑着一百来斤米进城去卖,隔几天去一趟,倒比较划算一点。”
     我不由心里一紧,心疼起父亲来。
     从家里到城里足足有三十多里山路呢,他挑着那么重的担子走着去,该多么辛苦!就为了多挣那几个钱,把人累成这样,多不值啊!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家里除了种地,也没别的收入,不卖米,拿什么钱供我和弟弟上学?
     我想着这些,心里一阵阵难过起来。
     看看旁边的母亲,头发有些斑白了,黑黝黝的脸上爬上了好多皱纹,脑门上密密麻麻都是汗珠,眼睛有些红肿。
     “妈,你喝点水。”
     我把水壶递过去,拿草帽替她扇着。
     米贩子们终于开着车来了。他们四处看着卖米的人,走过去仔细看米的成色,还把手插进米里,抓上一把米细看。
     “一块零五。”
     米贩子开价了。
     卖米的似乎嫌太低,想讨价还价。
     “不还价,一口价,爱卖不卖!”
     米贩子态度很强硬,毕竟,满场都是卖米的人,只有他们是买家,不趁机压价,更待何时?
     母亲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说:“一块零五?也太便宜了。上场还卖到一块一呢。”
     正说着,有个米贩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他把手插进大米里,抓了一把出来,迎着阳光细看着。
     “这米好咧!又白又匀净,又筛得干净,一点沙子也没有!”母亲堆着笑,语气里有几分自豪。
     的确,我家的米比场上哪个人卖的米都要好。
     那人点了点头,说:“米是好米,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一块零五,卖不卖?”
     母亲摇摇头:“这也太便宜了吧?上场还卖一块一呢。再说,你是识货的,一分钱一分货,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
     那人又看了看米,犹豫了一下,说:“本来都是一口价,不许还的,看你们家米好,我加点,一块零八,怎么样?”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们家这米,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你再加点?”
     那人冷笑一声,说:“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等会散场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我们再担回家!”那人的态度激恼了母亲。
     “那你就等着担回家吧。”那人冷笑着,丢下这句话走了。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算着:一块零八到一块一,每斤才差两分钱。
     这里一共150斤米,总共也就三块钱的事情,路这么远,何必再挑回去呢?我的肩膀还在痛呢。
     我轻轻对母亲说:“妈,一块零八就一块零八吧,反正也就三块钱的事。再说,还等着钱给爹买药呢。”
     “那哪行?”母亲似乎有些生气了,“三块钱不是钱?再说了,也不光是几块钱的事,做生意也得讲点良心,咱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米,质量也好,哪能这么贱卖了?”
     我不敢再说话。
     我知道种田有多么累。
     光说夏天放水,不就把爹累得病倒了?
     弟弟也才十一二岁的毛孩子,还不得找着锄头去放水!
     毕竟,这是一家人的生计啊!
     又有几个米贩子过来了,他们也都只出一块零五。有一两个出到一块零八,也不肯再加。
     母亲仍然不肯卖。
     看看人渐渐少了,我有些着急了。
     母亲一定也很心急吧,我想。
     “妈,你去那边树下凉快一下吧!”我说。
     母亲一边擦汗,一边摇头:“不行。我走开了,来人买米怎么办?你又不会还价!”
     我有些惭愧。
     “百无一用是书生”,虽然在学校里功课好,但这些事情上就比母亲差远了。
     又有好些人来买米,因为我家的米实在是好,大家都过来看,但谁也不肯出到一块一。
     看看日头到头顶上了,我觉得肚子饿了,便拿出带来的饭菜和母亲一起吃起来。
     母亲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我知道她是担心米卖不出去,心里着急。
     母亲叹了口气:“还不知道卖得掉卖不掉呢。”
     我趁机说:“不然就便宜点卖好了。”
     母亲说:“我心里有数。”
     下午人更少了,日头又毒,谁愿意在场上晒着呢。
     看看母亲,衣服都粘在背上了,黝黑的脸上也透出晒红的印迹来。
     “妈,我替你看着,你去溪里泡泡去。”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有风湿,不能在凉水里泡。你怕热,去那边树底下躲躲好了。”
     “不用,我不怕晒。”
     “那你去买根冰棍吃好了。”
     母亲说着,从兜里掏出两毛钱零钱来。
     我最喜欢吃冰棍了,尤其是那种叫“葡萄冰”的最好吃,也不贵,两毛钱一根。
     但我今天突然不想吃了:“妈,我不吃,喝水就行。”
     最热的时候也过去了,转眼快散场了。
     卖杂货的小贩开始降价甩卖,卖菜,卖西瓜的也都吆喝着:“散场了,便宜卖了!”
     我四处看看,场上已经没有几个卖米的了,大部分人已经卖完回去了。
     母亲也着急起来,一着急,汗就出得越多了。
     终于有个米贩子过来了:“这米卖不卖?一块零五,不讲价!”
     母亲说:“你看我这米,多好!上场还卖一块一呢……”
     不等母亲说完,那人就不耐烦地说:“行情不同了!想卖一块一,你就等着往回担吧!”
     奇怪的是,母亲没有生气,反而堆着笑说:“那,一块零八,你要不要?”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这个价钱,不是开场的时候也难得卖出去,现在都散场了,谁买?做梦吧!”
     母亲的脸一下子白了,动着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不买就不买,谁稀罕?不买你就别站在这里挡道!”
     “哟,大妹子,你别这么大火气。”
     那人冷笑着说,“留着点气力等会把米担回去吧!”
     等那人走了,我忍不住埋怨母亲:“开场的时候人家出一块零八你不卖,这会好了,人家还不愿意买了!”
     母亲似乎有些惭愧,但并不肯认错:“本来嘛,一分钱一分货,米是好米,哪能贱卖了?出门的时候你爹不还叮嘱叫卖个好价钱?”
     “你还说爹呢!他病在家里,指着这米换钱买药治病!人要紧还是钱要紧?”
     母亲似乎没有话说了,等了一会儿,低声说:“一会儿人家出一块零五也卖了吧。”
     可是再没有人来买米了,米贩子把买来的米装上车,开走了。
     散场了,我和母亲晒了一天,一粒米也没卖出去。
     “妈,走吧,回去吧,别愣在那儿了。”
     我收拾好毛巾、水壶、饭盒,催促道。
     母亲迟疑着,终于起了身。
     “妈,我来挑重的。”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
     不等母亲说完,我已经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母亲也没有再说什么,挑起那担轻的跟在我后面,踏上了回家的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