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黑旋風“茶煲”不斷-水浒人物谈之五]
张成觉文集
·陈一谔的胡言与余杰的演讲
·“满招损,谦受益”
·成龙还是成虫?
·评论“六.四”岂容满口雌黄?
·悼泽波
·首鼠两端语无伦次——评曾鈺成的“六四”观
·“大风浪”源自何处?——从萧乾回忆录看57反右
·“豆腐渣”.“草泥马”.中南海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这是一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论战漫话
·被“革命”吃掉的赤子周扬 --异化与人道主义论战漫话(续一)
·胡乔木三气周扬——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二)
·“白衣秀士”胡乔木及其“小诗” ---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三)
·胡乔木不懂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四)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旋風“茶煲”不斷-水浒人物谈之五

   李鐵牛屬於家喻戶曉的梁山好漢,在忠義堂出土的石碣上,他以天殺星排名二十二,緊隨參與智取生辰綱的劉唐之後,而在九紋龍史進之前。讀者對其掄起一對板斧排頭兒砍將過去的魯莽舉動無不印象深刻。此人出身貧苦,離開摯愛的老娘千里迢迢隻身“南飄”來到江州,當了戴宗手下一名獄卒。儘管酗酒賭錢乃其嗜好,但平素願賭服輸,即使輸得精光,也從不依恃一身蠻力撒賴搶錢。

   不過,他在認識宋江後竟一反常態,為了歸還“借”宋的十兩銀,連輸兩次之後“就地下擄了(先前下注的)銀子,又搶了別人賭的十來兩銀子”,口中還大言不慚地宣稱:“老爺閑常賭直,今日權且不直一遍。”把賭場主和十二三個賭漢打了個落花流水。結果被宋江制止,把錢退回原主。

   就這樣鐵牛為宋大哥折服,從此出生入死,唯其馬首是瞻,在梁山“替天行道”的事業中立下不少汗馬功勞,深得公明哥哥信任。而他之所以位列三十六天罡且序次遠超阮氏三雄,應是石碣設計者,軍師吳用揣度宋旨意所致無疑。李逵“賭直”,率直,行事有時不無可愛之處,但頭腦簡單,惹出麻煩是家常便飯。前文寫過他回家探母生出事端,幸獲受命隨後接應的同鄉朱貴兄弟救助。吳用喬裝赴大名府騙盧俊義上山,他扮啞道童隨行也一樣“茶煲”迭起。而這些又時見黑色幽默,使讀者忍俊不禁。在龍虎山客棧系列電影第三集中,黑旋風就充當了類似的搞笑角色。

   片子以李逵吊打小卒賈三起頭。事緣他想查出泄漏林沖下山祭拜亡妻消息的奸細,而當天不見賈三縱跡,遂執板斧逼供揚言要斫去其右手。但賈堅決否認。後無奈稱當日曾與同鄉朱貴晤面。於是李未經宋江准許私自下山詰問朱。但上岸時遭朱攔阻。李一意孤行推開朱,卻被剛到現場的晶晶一掌擊暈,由秋葉等抬回客棧。此時胡都頭詐病由衙役抬來請秋葉診治。秋為之刮痧。胡疼得嗷嗷大叫。

   朱怒斥李逵野蠻對待他介紹上山的賈三,雷子則針對其口口聲聲以“替天行道”為自己開脫,質問他:你殺了本由朱仝看護的五歲的小衙內,殺了江州城眾多百姓,還殺了扈三娘一家十幾口,你濫殺無辜有理了?李理屈詞窮啞口無言。

   但他仍認為朱可疑,竟掄起晶晶用來劈柴的利斧向他肩膀砍來,千鈞一髮之際,賈三突然出現。李逵一愣斧子落空。但發現朱眼睛也沒眨一下。其後賈三向朱道歉稱在李逵逼供時不得已說出他的名字,並解釋他當日是和盧俊義家的丫頭杜鵑悄悄約會。李逵竊聽得知賈非洩密奸細,但其觸犯“淫戒”,也要押回山處死。隨即帶賈出客棧。

   此過程中胡都頭一直在旁偷聽,正為掌握客棧通匪證據沾沾自喜。不料晶晶從李逵手中奪回其取去之利斧,一揮手斧子飛插附近的木柱,躲於柱側的胡都頭被嚇得魂飛魄散,動彈不得!

   其後朱貴等人送李逵押賈回山,卻提及本被李逵羈押山上的賈何以能夠逃脫出來。賈道出箇中原委:他曾哀求看守楊“放水”,讓他立刻通知朱貴說李逵會來找麻煩,朱可能被其滅門。楊某拒絕,卻突遭飛鏢襲擊死去。他這才得下山趕到客棧。在場精通暗器的雷子檢視賈出示之飛鏢,謂此乃京城神劍營使用之散頭回旋鏢,純金打造,上有劇毒,見血封喉。可見發鏢之奸細大有來頭。朱貴即時阻止李帶走賈,並囑咐李回山後放風聲言賈已死,以打亂其下一步的部署。李依言而去。

   朱則請秋葉為賈備好盤纏衣物,讓其逕赴青州迎候杜鵑。同時修書致盧俊義,請其玉成杜賈兩人的好事。該函請秋葉連夜送上山。此前朱貴將山寨規矩等資料兩本給杜興和雷子二人熟讀,以免因違反山規而遭損毀身上器官甚至砍頭之懲罰!

   由此聯想起太平天國的刑罰,不合人情者比比皆是。例如分設男女營,無官爵者夫妻不得同居一處。等等。這就是農民意識的反映,值得深思。

   (未完待續)2018-5-23

(2018/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