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天然画家]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然画家

   
   
   好吃的栗子:
   见到你的大作赛过毕加索,实在是高兴!!
   我已经把它们一个个编了号码,列入一专门的照片集里了。一共是16张画作。若是每张添上中文的名称就更好了。


   我倒是很想在《欧华导报》上写你一篇文字。假如你也同意的话,我需要知道一些实情你得告诉我:
   1.是否你的腿摔坏了,所以才有那么多功夫画画呢?
   2.你目前的生活情况如何呢?
   至于我呢,很不幸,我说的是心情:由于国内外没有丝毫好消息,所以老童话又开始编织毛衣来解闷儿了。洋儿子嚷了:“这可是最后一件!再多一件,我柜子里可放不下了!” 我翻白眼儿:“嚷什么呀?!我的柜子和你一样!你以为我那么爱织毛衣哪!”
   莉莉,如果你不愿意提供消息,我只好不写。就是看着这些小画儿没人夸赞,怪可惜的;同时,文画并作,也是一个永久的纪念。你说呢?
   大画家,你是真有才呀!!
   想念你、却没好心情的老童话
   2018.5.12
   
   
   莉莉当日回信:
   别不高兴,如今的世界就是这么糟糕,不止是中国,全世界都一个德行,我们是走在末路上。人还在喘气,一时半会儿死不了,那就得逼着自己高兴,否则 不就是给自己上刑吗,这样的傻事你不能做。你写我的画我没意见,你是本行啊,能得到你的认可,我挺骄傲,要知道我从未画过啊,自己在玩而已。画画不是因为断腿,腿是头被树干砸倒后生生撅裂的,脑袋被砸成脑震荡后不能用脑,文章也写不了,我才想到画画试一试,没想到竟着了魔至今。至于画的名称不重要,我画时就没多想,大都是边画边想。你真有心,还把画编辑起来,我都闹不清把哪个给你了,我画了一堆,挂起来的就有20个,看着高兴呗。你为什么不也画画呢?真的有助心情,虽然织毛衣也不错,可惜我笨些,你到底是搞艺术的,我不过自己开心而已。切记,别和自己过不去,只要还没死,就不能找气生,你是聪明人不是嘛!
   ——上面这两次电子信,就是我们这大作的开头儿。
   
   说起来,我和莉莉的相识,很有些奇特的因素,远非在德国才认识的。
   那时,我刚刚考上“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不久,十五、六岁的光景。那学校由于是新建立,还没有自己的校舍,借的是马路左面“北京市师范学院”的房子。我校右边是“北京市轻工业学院”。课余或每当周末回家时,我和同学们最爱穿过不高的“校墙”铁丝网的豁口,为的是穿过“轻工业学院”,领略一下学院里的林荫大道的特殊气味和飘来的“学术空气”,看看那些脚步生风、神采飞扬的大学生;回回感叹哥哥那么好的人品和才华,却因“出身”而考不上大学。由于我们必须住校,课余时,有时我穿出“轻工业学院”,步行去不远的百万庄邮局或是商场。当时和苏联还没断交,我有两位苏联女友,几乎每周都去邮局寄信,厚厚的信封里塞满了几张好看的新出的明信片。
   
   就是那极为平常的一天,我正走在去邮局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位十来岁的小姑娘。我俩对看了一眼,便擦肩而过。如果不是来到德国,这一眼可能什么也没留下。但恰恰是很多年后,我已进入老年,因有感而发写了一篇《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登在了《欧华导报》上;结果这真名叫张莉莉、也住在德国的毛栗子,以她那小狐狸似的精灵,竟然丝毫不差地回忆起我与她在“白堆子”马路边迎面走来、互相看了一眼的那一幕,她肯定那一次就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见面,竟然是如此地刻骨铭心!
   喜欢“童话”的我,对于高人指点,绝对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自己苦苦回忆,承认了那就是我、而那也确实是她;且互相对视的那一眼,不仅看透了对方的模样和气质,竟然看透了对方的性格和命运!又回忆起,我和几个同学,出于好奇,穿过我校斜对面、她住家的“高级居民大院”。反而在那大院里,却没碰见过她。但我们共同的命运,是都定居在德国:接受同一个政府的恩泽,体会同一块国土的好坏。
   
   其实,说起来我挺惭愧。莉莉几次要来我家看我,尤其是她儿子在奥地利工作,她和律师先生去看儿子时,正好路过本小城。而我竟然没有热诚地要见她的意思,她也不恼,仍一往如故,该怎样还怎样。我想的是什么呢?因我从小就不喜欢交际,和哥哥罗克、和交际家似的母亲恰恰相反,在这点上倒特别像我父亲。假如我和莉莉是近邻,我肯定我俩会经常见面聊天。但若是大老远地来见面,那种张罗和应酬我就不习惯;凡是不习惯的事,我都不想强迫自己。相反,总觉得不见一个人、却幻想着那个人,反倒更有意思。虽然一直未见面,反倒总希望着能与她成为近邻,一出屋门、在路上一碰见,便能聊聊;那该多么自然又有乐趣!
   
   我不想解释莉莉的画作是什么意思、或是好是坏。我只把编了号码的她的16张画作邮寄给主编,由钱主编自己选择吧。我觉得,最为可贵的就是她不甘消沉、总是乐观的精神。尽管我很意外,怎么她的骨头一再地受伤,怎么她母亲一到德国也是骨头受伤,她母女俩的骨头怎都那么脆。当然,这是天生的。可她的精神却不脆,不仅如此,还总能看到自己的希望之路、看到好的一面,永远以乐观感染着别人!好莉莉,向你学习!
   
   2018.5.13,德国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首发《欧华导报》2018年5月总第298期
   
   “北京之春” 2018.5.26转载
   
   张莉莉画作选:
   
   (六张画作在此无法出现)
   
   
   
   
   
   
   
   
   
   
   
   
   
   
   
   
   
   
   
   
   
   
   
   
   
   
   
   
   
   
   
   
   
   
(2018/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