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谢选骏文集
·4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谢选骏: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说到底,只有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从医生缺德的现象来看,西方科学确实过于非人化了,把医生当做了机器人。其实呢医生不是机器,而是和病人一样的感官动物,是需要限制使用的,不可无限依靠的。西方科学为何会犯下这样知名的错误呢?因为西方科学把人自己当做了最高的裁判甚至当做了上帝。那么,如何限制医生这种感官动物的作恶能力呢?那只有依靠动物一般的东方智慧,那就是拿掉他们的作恶工具。所以说,只有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当然,经过特殊训练的宫女,也是一个次一级的选择,因为宫女毕竟不如太监来得有力。
   
   《南加大中国女生谈医色变》(2018-05-18邱晨、夏嘉、聂达)报道:

   
   南加州大学英格曼学生健康中心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洛杉矶时报》日前发表长篇报道,揭露南加州大学(USC)保健中心前妇科医师丁铎(George Tyndall)行为不轨,多次被投诉在做妇科检查时不当触摸女生的敏感部位,而且特别喜欢给中国女留学生检查身体,并给她们的私处拍照。
   针对这篇报道中有关中国女留学生疑似遭到性骚扰和性侵害的部分,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发言人表态说,中领馆严重关切此事,正向有关方面了解情况,要求南加大严肃对待,立即展开调查,采取切实措施,保证中国留学人员免受侵害。
   中领馆严正关切 要求南加大调查
   爆料称,南加州大学(USC)保健中心前妇科医师丁铎(George Tyndall)为就医者做检查时操作不合乎规范,而且对中国女留学生特别感兴趣。对此,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表示严重关切,要求南加大立即展开调查,采取切实措施保证中国留学人员免受侵害。
   《洛杉矶时报》的报道指出,71岁的丁铎在南加大保健中心担任妇科医生期间,被举报对接受妇科检查的女性、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女生有许多不轨行为,涉嫌利用职务之便猥亵南加大的中国女留学生。
   针对这篇报道披露的情况,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发言人高飞说:“我馆就有关事件表态如下:我们注意到了有关报道,对案件表示严重关切,正就此向有关方面了解情况。总领馆要求校方严肃对待此案,立即展开调查,采取切实措施,保证中国留学人员免受侵害。总领馆一贯高度重视维护海外中国公民、包括留学人员的安全和合法权益,将积极为有需要的学生学者提供必要的帮助。”
   妇科医师手乱摸 女学生任由摆布
   南加州大学一些校友称,该校前妇科医师丁铎做妇科检查时,对接受检查的女生有性骚扰行为。据两个接受过丁铎检查的华裔女性讲,丁铎喜欢在问诊和检查过程中调侃亚裔女生的性生活,言语和行为令她们十分难堪。
   目前在南加大读研究生的温佳安(Chia-An Wen,译音)透露,在3年前的一次就诊中,丁铎竟然问她与男友肛交、口交的频率。当时,她听到这些问题,羞怒得满脸通红。但是,由于这些问题出于妇科医师之口,她认为自己没有避而不答的权利。
   一位在南加大获得学士与法律学位的亚裔女律师说,当年在校时,丁铎给她做过妇科检查,他竟然捏她的乳头,并称赞她的乳房非常漂亮,还说她比他的菲律宾裔妻子更迷人。
   《洛杉矶时报》的报道说,丁铎在做妇科检查的过程中,除了说一些有性暗示的话,还直接用手指触摸被检查者的身体敏感部位,行为不合乎规范。一个27岁的女校友说,她19岁时首次到南加大保健中心看妇科,丁铎竟然用手指为她做阴道检查,还对她说“你的性伴侣会非常喜欢你”。
   去年从南加大毕业的切尔西·吴小姐(Chelsea Wu)说,由于当时只有19岁,她以为医生在检查过程中有绝对的权威,因此对丁铎的问话没有多想、一一回应。在问诊和检查过程中,丁铎故意和吴小姐大谈中国地理、文化,使她看诊的时间拉长了15至20分钟。由于接受检查时脱掉了衣服,延长了时间令吴小姐感到非常尴尬。在另一次检查中,丁铎甚至直接把手指插进吴小姐的下体,而她当时还以为那是例行检查,本该如此。
   中学联拟发声明 提醒有事早报案
   近日《洛杉矶时报》的报道揭露71岁的南加州大学(USC)保健中心前妇科医师丁铎(George Tyndall)做妇科检查时行为不轨,涉嫌骚扰、性侵女学生,特别是中国女留学生。对此,南加州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USC CSSA)草拟声明,提醒同学受到可疑性侵后及时向学校及有关部门报告。
   周四,南加大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针对该校中国留学生和学生家长对保健中心前妇科医师丁铎涉嫌性侵案的担忧,草拟一份声明,意在重申合法的就医程序,并提醒各位同学,如果受到可疑性侵,要及时与学校和有关部门联系并报告。
   目前正在南加大攻读电子工程的二年级研究生范同学说:“虽然之前从来没有去过保健中心接受妇科体检,但是看到报道中对受害者的种种细节描述,感到异常气愤。而且报道中说丁铎对于亚裔女生尤其放肆,这更让我觉得毛骨悚然。如果说在学校的附属医院中都存在这样的行为,那么这些女生走向社会后,难以想象,会不会有更多魔掌伸向这些少数族裔的女孩子呢?而且,专门针对亚洲女性的指控想必不会是空穴来风,这背后所涉及到的对少数族裔和外国人的歧视和不尊重,应该引起更深层次的思考。”
   观察:只管赚钱 南加大其实是个超级公司
   凡是在南加州大学(USC)上过课的同学应该都有这样的印象:尽管该校地处拉丁裔和非洲裔聚集的洛杉矶市南区,但人们走进学校看到的几乎都是白人和亚裔。一所处于洛杉矶贫困地区的大学却拥有一流的设施和丰富的资源,校友动辄捐款上亿美元修建豪华的教学楼。问问当地的大学生们,为什么要上南加大,10个有9个都会说,南加大的校友网络很强大!反观整个学校的系统和文化,你会发现,这所大学实际上是一个超级公司,一个拥有庞大资源和社会网络的超级公司。用最近流行的一个词来形容,这是一个超级“生态系统”。
   南加大是一所不一样的大学。作为一所私立大学,它在很多大学排行榜上一直在攀升,2017年在《福布斯》杂志和其它媒体的高校排行榜上的名次都超过了其劲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但是,从学术论文的角度来看,南加大发表的学术论文并没有显著增多。其实,南加大发表学术论文的数量一直远远少于洛加大、加州理工学院这些同在洛杉矶的名校。
   如果按照学术论文质量和数量为标准,在伦敦QS Quacquarelli Symonds公布的2018年世界大学排行榜上,加州理工在全世界排名第四,洛加大排名第33,南加大虽然名次有所上升,却只排在第132位。南加大少了很多严肃的理论,却多了很多跨学科、重应用的实践领域研究,这样的文化吸引了很多新生代的研究者和教授,也为该校带来了大笔捐款与研究经费。
   作为私立大学,南加大的学费可媲美哈佛大学这样的世界顶尖高校,而且每年都以10%的速度在上涨。曾经在南加大安娜堡新闻学院攻读研究生的张晴(化名)说,在南加大上学,图书馆里的电脑设备、学校的网速、校园的各种设施都是一流的,学校还为学生安排每周免费的社交酒会,参加不少讲座都有免费的酒水和小吃,大公司的校友经常来讲课或者参加活动,让学生们有很多实习的机会。不少攻读研究生的学生都是上班族,来到南加大上研究生,多以社交和增加社会关系为目的,而教授们也多为商界人物,在学校教书的同时还经营各自的生意。至于课业,几乎不用担心论文是否会通过。
   根据一份最新报告,南加州大学每年为洛杉矶地区带来80亿美元的经济活动。南加大校长尼基亚斯自豪地说,南加大不仅是洛杉矶市最大的私营雇主,也是加州的一个主要经济发电厂。
   那么,这个发电厂是怎么运作的呢?就是通过其庞大的学生、教授、校友网络,建立起一个超级生态系统。南加大是世界上3大募款机构之一。在全世界的大学中,南加大的亿万富翁校友数量名列第四。如果一个学术机构建立在这样一个系统之上,营利就会优先于其它利益。在南加大校医涉嫌性侵华裔女生的丑闻曝光之前,《洛杉矶时报》2016年的一篇报道揭露了该校医学院院长吸毒、招妓的丑闻。尽管此事迫使院长下台,但事实上,正如报道所揭露的,南加大的高层多年前就已耳闻这位院长的丑闻,但因为他有强大的募款能力,所以一直聘用他,直至东窗事发。
   紧随其后,南加大医学院院长的继任者威尔马(Rohit Varma)也因其从前的性骚扰丑闻,于2017年10月下台。据《洛杉矶时报》报道,性骚扰事件发生在2003年,南加大与受害者达成了赔偿协议。虽然学校对威尔马做了处罚,但事发之前,他从NIH获得了1100万美元的研究拨款。这是其部门迄今为止获得的最大一笔拨款,所以学校一直聘用他,几年后甚至还取消了对他减薪的处罚。
   一连串丑闻让人不禁令人担心,教育者的腐化可能不是简单的个案,而是一个体制问题。而谁能动摇这个体制呢?别忘了,南加大是一个强大的超级公司,在整个系统之外还有强大的保护层。因为有超强的吸金能力,南加大可以聘请最强大的律师团队。曾经代表遭枪杀中国留学生瞿铭、吴颖控诉南加大的律师纽曼就说过,南加大每年支付大笔资金给其律师团队,因此不会让他们胜诉,因为一旦胜诉,其它民事案件就会接踵而至。
   南加大校园诊所妇科医生涉嫌骚扰看诊女生
   本周三,《洛杉矶时报》爆料说,自1987年起,在南加州大学(USC)保健中心工作的妇科医师丁铎(George Tyndall)一直性骚扰看诊的女学生,利用工作之便非法拍摄女学生下体照片,还不合理地触碰女患者私处,超出了妇科检查的正常范围。
   报道发出几小时后,就有85名受害者或其朋友打热线控诉丁铎曾如何侵犯她们,一幕幕龌龊的画面令人不寒而栗。
   一位吴姓女生回忆说,她第一次走进校医室时,对眼前近70岁的医生丁铎十分信任,但他不仅询问她关于个人性生活的问题,还似乎对她的中国血统很感兴趣,在之后的检查中,他将手指插入她的下体,并对她的骨盆肌肉发表评论。然而,正值大二的她从未看过妇科医生,手足无措地以为妇科检查就应该是这样的。
   2017年毕业的Ariel Sobe描述,自己按照医嘱接受了多次乳房检查,丁铎评论她的苗条身材“非常有诱惑力”,还按压了她的乳头,甚至将她与自己的亚裔妻子作对比。“
   他说:“你有丰满的乳房,并不是每个亚洲人都会像你有这样的大胸。”
   Sobe困惑地说:“我所有的女性朋友都曾在他那里就诊,我们一直都在试图弄清楚我们是否被性骚扰。”
   在85个投诉电话中,有人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但在电话另一头一直哭诉,说自己直到后来看了其他妇科医生,才知道自己当初遭遇了什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