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谢选骏: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列宁斯大林犯罪 跟马克思毫无关系》(2018-05-12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马克思生前有崇拜者,圈子不大。他喜欢指点江山,但不懂民主集中制,没有学过“四个意识”,更没有培养或提拔过具有“核心意识”因而全心全意自觉自愿一切行动听他指挥的班底,所以他没有死党,或追随者。


   
   
   1883年下葬时,仪式不隆重。生前好友恩格斯致悼词,只把他抬举到……“达尔文”的高度。
   
   但命运不可预测。30多年后,墓木已拱的马克思时来运转,冥冥之中黄袍加身,被一群俄国人拥上了神坛。
   十月革命是浑水摸鱼的政变:外借世界大战的乱局,内夺立宪民主党二月革命的成果,得票少得可怜的布尔什维克组织亡命之徒冲散和取缔了议会,宣布一切权力归苏维埃。
   全俄瘫痪了!列宁用“给士兵以和平”和“给农民以土地”蛊惑人心。战争没有了,秘密警察“契卡”来了,大逮捕,充军来了,直到肉体消灭反抗者,靠血腥镇压实行统治。土地尚未到手,粮食先被征光……。
   这种“革命”,跟无产阶级,跟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跟马克思何干?
   是的,马克思讲了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但是,马克思讲阶级斗争,首先是争取罢工,争取工人自由组织工会,争取八小时工作制,提高工资,改善待遇……;马克思讲无产阶级专政,是由真选举产生,可以随时撤换,而且只拿熟练工人平均工资的领导机构来执行的……。马克思的这些主张,在所谓十月革命里能找到半点影子吗?
   所以问题来了:这种“革命”,能叫饥寒交迫的无产阶级负责吗,能叫虚无缥缈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负责吗,能叫已在34年前在英国下葬的马克思负责吗?
   列宁犯了罪,株连无关的马克思,说是归功于,实则诿罪于,天下有这种道理吗!
   马克思的理论是片面的。片面性不是罪。谁没有片面性?
   必须指出,轻举妄动绝对不是马克思的行动纲领。相反,正是马克思本人,谴责了“一国首先胜利建成社会主义”这种不负责任的胡言乱语!
   马克思生前的朋友和学生,个个都是十月革命的谴责者。唯有跟马克思八竿子打不着的斯大林,向他的恩主列宁献上了“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皇冠。
   斯大林继承了列宁的富丽堂皇的衣钵,镇压异己,迫害知识分子,抢劫富人,剥夺农民。苏联成了各民族共同的大监狱。
   他和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纳粹)结盟,又和日本的军国主义订约互不侵犯。阴差阳错,希特勒的进攻迫使他转上了反法西斯的舞台。他拿到了战利品,裹挟着东欧,建立起社会主义阵营。
   斯大林跟马克思有什么一丝一毫关系!
   当然了,共产国际最大的成就,其实是建立中国支部即中国共产党——此事另说。(鲍彤)
   
   谢选骏指出: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大概因为他虽被开除出档,但还是个马克思主义者,千方百计为旧主护短。但事实却不是鲍彤所说的那样。因为马克思不是一个思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他伙同恩格斯等人,发起各种社会活动,建立各种颠覆组织,从事各种犯罪活动——所以他马克思最多只能算是一个理论家、宣传家,而不是一个思想家、哲学家。
(2018/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