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谢选骏文集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进化论无法解释人类为何毛发稀少
·朝鲜和日本都应“改名”
·极端主义的对决
·再论中国的基督教化——答《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兼论中国“拯救”西
·倾城倾国与颠覆国家罪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从首富到一无所有全靠政府
·中国是韩国的宗主国
·官商勾结与楼市忌讳
·运气的概率
·小文革与大文革
·白人美国的最后挣扎
·哈佛大学里印度人的伪证
·川普教女无方
·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多极化就是废垃化
·房产税可以减少中国经济的泡沫
·佛教害人
·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教育产业的严重过剩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谢选骏: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戛纳特别放映:王兵<死魂灵>劳改营幸存者记忆》(2018年5月9日 转载法广RFI 艾米)报道:
   
   在周二(5月8号)群星云集,欢快优雅热闹隆重的开幕式后,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周三进入第二天,各个单元的影片也开始与观众和媒体见面。在今天放映的影片中,中国纪录片导演王兵制作的长达8小时15分钟的新片《死魂灵》尤为引人关注。


   
   这也是此次电影节上第一部与观众见面的中国导演的作品。王兵2002年完成的超多九小时的纪录片《铁西区》后,就进入重要的国际纪录片导演行列,受到国际大电影节的重视。新片《死魂灵》继续其写实风格,关注对象依然是人,是被历史潮流的人,展现是中国历史上痛苦阴暗的一页。王兵的摄影机对准的是被1957年反右派运动打为“极右”思想,被迫参加夹边沟劳动改造的幸存者,在面对王兵的摄影机时,他们描述了在劳动改造营中不曾为人所知的悲惨境遇,反映当时一个国家千疮百孔的面貌。
   
   据介绍,影片拍摄时间从2005年持续到2017年,共拍摄了超过120位的幸存者,导演也是从长达6百个小时的胶片中特地为戛纳电影节剪辑出8小时15分钟,由22位幸存者的讲述构成。这些人在他们平常的生活环境下,慢慢地,甚至困难地将他们当年的见闻,被压制的记忆讲述了出来。这部片子得以让中国反右运动中的被迫劳改改造的人以有血有肉的形象出现,而不仅仅是被劳改反右等词汇掩盖的无名人士。
   
   王兵的影片和之前所有的纪录片一样,关注的都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是中国人和人类共同的记忆。
   
   对于自己的拍摄风格,王兵解释说,一直以来,他都是根据自身对电影的理解来进行拍摄。所有他片中展现的人物都是来自社会底层的人,他们的生活就是众多中国平民百姓的写实。在他的作品中,他不会试图隐藏什么,也不会去做夸张。王兵已从影18年,这些年间,所有的影片拍摄都未受到过外界干扰和阻碍。
   
   王兵告诉法新社,在我们周围,每天都能看到生活艰难的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不同的是,当他们出现在荧屏上时,他们的命运就会被关注。
   
   主竞赛单元:西班牙往事,俄罗斯音乐传奇和埃及寻根之旅
   
   在开幕式上首映后,伊朗著名导演阿斯哈 ·法哈蒂(Asghar Farhadi)的新片《人尽皆知》也进入影院放映。这部心理惊悚片通过离婚导致的精神转变到突发事件带来的困境,继续围绕家庭裂痕展开极富现实主义的深入思考,从一个家庭悲剧,再现西班牙往事。该片是这位导演兼编剧创作的第三部入选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影片,此次能捧走金棕榈大奖也值得期待。
   
   今天在主竞赛单元放映的还有另外两部分别来自俄罗斯和埃及的影片。俄罗斯导演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 的新片《盛夏》,故事发生在列宁格勒,时间是摇滚音乐风靡一时的8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年轻的音乐家维克多被齐柏林飞船和大卫·鲍伊的音乐所吸引,并尝试在摇滚乐坛上闯出一片名堂的创奇故事。
   
   另一部是埃及导演A.B.Shawky的处女作《审判日》,影片讲述的是主人公,一位已被治愈的麻风病人Beshay寻根之旅途中的遭遇。在路上,他遇到一个努比亚孤儿并与他结伴同行。两人共同穿越埃及,直面这个世界的罪恶与慈悲,并试图在这个过程中寻找一个家庭、一座避风港和些许人性……
   
   一种注目单元:顿巴斯战争 肯尼亚同性恋
   
   在戛纳电影节的一种注目单元是主竞赛平行单元,今天也有两部影片与观众见面,第一部是该单元的开幕片《顿巴斯》,反应的是2014年乌克兰东部顿巴斯爆发的战争,取材于战争亲历者拍摄的视频。导演Sergei Loznista 也是戛纳电影节的常客,2017年曾携影片《温顺的女人》进入主竞赛单元,这也是他第六部长片参加今年的官方评选,新片取材于真实素材的他希望借此重现顿巴斯之战。
   
   另一部是肯尼亚新生代导演瓦努力·卡尤(Wanuri Kahiu)的影片《拉菲奇》,这也是肯尼亚的影片首次入围官方评选,涉及大胆的同性恋主题。主角是两位在竞选期间被彼此吸引的女中学生,但她们的父亲却是政敌。导演表示,在肯尼亚,同性行为是有罪的,最高会被判处14年监禁。拍摄这部影片会触动许多传统的东西,团队的每位成员都需要仔细思考,决定是否参与拍摄计划,以及如何向家人解释等问题。
   
   谢选骏指出:八九年前我就指出过“摄像镜头里出政权”——《谢选骏:摄像镜头里出政权》【阿波罗新闻网 2009-06-21 讯】——很久以前我发现,二十世纪末期的政治原理,已经从二十世纪初期的“枪杆子里出政权”,转变为“摄像机镜头出政权”。可以说,二十世纪初期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还是工业时代的原理,是第二波浪潮的产物;二十世纪末期的“摄像镜头出政权”,则是信息时代的原理,是第三波浪潮的产物。对于“摄像镜头出政权”的提法,许多人不能理解,并把这个与“鼓吹作秀”联系起来。其实,作秀只是民主政治、商业主义的产物,在极权政治、全能主义那里,是不起作用的。因为极权政治、全能主义已经控制了一切,包括摄像机,包括作秀,全部在内。“摄像镜头出政权”在一个极权政治、全能主义的社会里,则包括了作秀以外的意义,那就是“颠覆人心”。要颠覆一个政权,必先颠覆人心——而摄像机就是颠覆人性的利器。 君不见一段小小的录像带,就能改变一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使有罪成为无罪,使无罪成为有罪。一个案件的审理如此,一个国家的命运终必如此;所以要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需要从摄像机开始。
   
   现在,八九年过去了,看了“王兵告诉法新社,在我们周围,每天都能看到生活艰难的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不同的是,当他们出现在荧屏上时,他们的命运就会被关注。”……这段报道,我进一步想到了,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戛纳电影节这样的扩音器——看来人类确实很难摆脱寡头统治!
(2018/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