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谢选骏文集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版
·教会合并促进了基督教中国的成型
·川普偷运进入通俄门的血腥大礼
·川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阴谋论是人文主义的极端
·香港人能够逃避福建人的下场吗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发表十五年之后
·香港政府为何害怕清真寺
·丘吉尔首相是中国偷渡者的先行者
·日本人到了巴黎为何丑态百出
·中国需要连坐法
·国民党共产党都是娘炮党
·眼睛不是灵魂的窗户
·笑里藏刀的人类
·国民党为什么败给共产党
·红二代方队将军方队就是吃饭的嘴
·蝴蝶效应就是一个鸡蛋的家当
·令人痛苦的不是强暴而是社会对于强暴的歧视
·老母鸡压不住小公鸡
·小日本强过大日本
·美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被判终身监禁
·教育不是投资而是消费
·国籍就是现代人的卖身契
·好的和理非与坏的和理非
·纽约时报的强盗逻辑
·科学家只会事后聪明,政治家只会事前忽悠
·戴安娜是皇家宠物还是人民宠物
·为什么小日本可以战胜大中华
·发祥地为何总是最落后
·加州大火是自由派造的孽
·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万圣节的异化
·英国民主就是耍猴
·毛泽东集团不是骗子论,可以休矣
·第五个现代化是红二代的产品
·中国社会的超不稳定结构
·毛泽东比希特勒更邪恶
·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刘水推进了中国的文明化进程
·红一代断头,红二代断腕
·贵族处境的危险性
·孔子不是间谍就是叛国者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多数人是没有灵魂的
·人类将死于自杀还是他杀
·六四屠杀对东德崩溃的影响
·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蜻蜓计划体现了自由主义和理想主义者的虚伪
·台湾民主是党阀民主和党主立宪
·美国政府刚知道中共不代表中国人
·没有奴隶就没有文明
·蒙古鞑子把岳飞的子孙变成了汉奸
·什么叫做夺路而逃
·美国的毛匪
·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港澳台与大陆人同享被捕下狱的权利兼论“压制与反制的历史力学”
·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全过程民主” 就是“从奴隶到将军”
·共产党自白为何支持川普连任
·纳粹主义也是人民民主专政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谢选骏: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戛纳特别放映:王兵<死魂灵>劳改营幸存者记忆》(2018年5月9日 转载法广RFI 艾米)报道:
   
   在周二(5月8号)群星云集,欢快优雅热闹隆重的开幕式后,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周三进入第二天,各个单元的影片也开始与观众和媒体见面。在今天放映的影片中,中国纪录片导演王兵制作的长达8小时15分钟的新片《死魂灵》尤为引人关注。


   
   这也是此次电影节上第一部与观众见面的中国导演的作品。王兵2002年完成的超多九小时的纪录片《铁西区》后,就进入重要的国际纪录片导演行列,受到国际大电影节的重视。新片《死魂灵》继续其写实风格,关注对象依然是人,是被历史潮流的人,展现是中国历史上痛苦阴暗的一页。王兵的摄影机对准的是被1957年反右派运动打为“极右”思想,被迫参加夹边沟劳动改造的幸存者,在面对王兵的摄影机时,他们描述了在劳动改造营中不曾为人所知的悲惨境遇,反映当时一个国家千疮百孔的面貌。
   
   据介绍,影片拍摄时间从2005年持续到2017年,共拍摄了超过120位的幸存者,导演也是从长达6百个小时的胶片中特地为戛纳电影节剪辑出8小时15分钟,由22位幸存者的讲述构成。这些人在他们平常的生活环境下,慢慢地,甚至困难地将他们当年的见闻,被压制的记忆讲述了出来。这部片子得以让中国反右运动中的被迫劳改改造的人以有血有肉的形象出现,而不仅仅是被劳改反右等词汇掩盖的无名人士。
   
   王兵的影片和之前所有的纪录片一样,关注的都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是中国人和人类共同的记忆。
   
   对于自己的拍摄风格,王兵解释说,一直以来,他都是根据自身对电影的理解来进行拍摄。所有他片中展现的人物都是来自社会底层的人,他们的生活就是众多中国平民百姓的写实。在他的作品中,他不会试图隐藏什么,也不会去做夸张。王兵已从影18年,这些年间,所有的影片拍摄都未受到过外界干扰和阻碍。
   
   王兵告诉法新社,在我们周围,每天都能看到生活艰难的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不同的是,当他们出现在荧屏上时,他们的命运就会被关注。
   
   主竞赛单元:西班牙往事,俄罗斯音乐传奇和埃及寻根之旅
   
   在开幕式上首映后,伊朗著名导演阿斯哈 ·法哈蒂(Asghar Farhadi)的新片《人尽皆知》也进入影院放映。这部心理惊悚片通过离婚导致的精神转变到突发事件带来的困境,继续围绕家庭裂痕展开极富现实主义的深入思考,从一个家庭悲剧,再现西班牙往事。该片是这位导演兼编剧创作的第三部入选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影片,此次能捧走金棕榈大奖也值得期待。
   
   今天在主竞赛单元放映的还有另外两部分别来自俄罗斯和埃及的影片。俄罗斯导演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 的新片《盛夏》,故事发生在列宁格勒,时间是摇滚音乐风靡一时的8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年轻的音乐家维克多被齐柏林飞船和大卫·鲍伊的音乐所吸引,并尝试在摇滚乐坛上闯出一片名堂的创奇故事。
   
   另一部是埃及导演A.B.Shawky的处女作《审判日》,影片讲述的是主人公,一位已被治愈的麻风病人Beshay寻根之旅途中的遭遇。在路上,他遇到一个努比亚孤儿并与他结伴同行。两人共同穿越埃及,直面这个世界的罪恶与慈悲,并试图在这个过程中寻找一个家庭、一座避风港和些许人性……
   
   一种注目单元:顿巴斯战争 肯尼亚同性恋
   
   在戛纳电影节的一种注目单元是主竞赛平行单元,今天也有两部影片与观众见面,第一部是该单元的开幕片《顿巴斯》,反应的是2014年乌克兰东部顿巴斯爆发的战争,取材于战争亲历者拍摄的视频。导演Sergei Loznista 也是戛纳电影节的常客,2017年曾携影片《温顺的女人》进入主竞赛单元,这也是他第六部长片参加今年的官方评选,新片取材于真实素材的他希望借此重现顿巴斯之战。
   
   另一部是肯尼亚新生代导演瓦努力·卡尤(Wanuri Kahiu)的影片《拉菲奇》,这也是肯尼亚的影片首次入围官方评选,涉及大胆的同性恋主题。主角是两位在竞选期间被彼此吸引的女中学生,但她们的父亲却是政敌。导演表示,在肯尼亚,同性行为是有罪的,最高会被判处14年监禁。拍摄这部影片会触动许多传统的东西,团队的每位成员都需要仔细思考,决定是否参与拍摄计划,以及如何向家人解释等问题。
   
   谢选骏指出:八九年前我就指出过“摄像镜头里出政权”——《谢选骏:摄像镜头里出政权》【阿波罗新闻网 2009-06-21 讯】——很久以前我发现,二十世纪末期的政治原理,已经从二十世纪初期的“枪杆子里出政权”,转变为“摄像机镜头出政权”。可以说,二十世纪初期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还是工业时代的原理,是第二波浪潮的产物;二十世纪末期的“摄像镜头出政权”,则是信息时代的原理,是第三波浪潮的产物。对于“摄像镜头出政权”的提法,许多人不能理解,并把这个与“鼓吹作秀”联系起来。其实,作秀只是民主政治、商业主义的产物,在极权政治、全能主义那里,是不起作用的。因为极权政治、全能主义已经控制了一切,包括摄像机,包括作秀,全部在内。“摄像镜头出政权”在一个极权政治、全能主义的社会里,则包括了作秀以外的意义,那就是“颠覆人心”。要颠覆一个政权,必先颠覆人心——而摄像机就是颠覆人性的利器。 君不见一段小小的录像带,就能改变一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使有罪成为无罪,使无罪成为有罪。一个案件的审理如此,一个国家的命运终必如此;所以要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需要从摄像机开始。
   
   现在,八九年过去了,看了“王兵告诉法新社,在我们周围,每天都能看到生活艰难的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不同的是,当他们出现在荧屏上时,他们的命运就会被关注。”……这段报道,我进一步想到了,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戛纳电影节这样的扩音器——看来人类确实很难摆脱寡头统治!
(2018/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