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谢选骏文集
·4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谢选骏:《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美国变得和中国越来越像了》(2018年5月10日 转载纽约时报)报道:
   
   北京的一面公告牌宣传着习近平主席的成就。 KYODO NEWS, VIA GETTY IMAGES

   
   如今每到中国来,看着在北京上演的种种政治戏码,很难不去对比正在华盛顿发生的一切。不同的地方有很多,但我还是怀着遗憾的心情报告,两者之相似已经让人有些不安了。
   
   让我们从这样一个事实开始,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行动近年在中国造成了一种恐怖气氛——无论是与外国人互动、说错话、还是过于奢侈的行为,都会引来政府的“反腐”侦探。
   
   但是因为“腐败”还没有明确的定义——并且可以用来除掉任何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人们不知道界限在哪里,所以他们更加谨慎。因此在北京的一周里,我最常听到的话就是,“你不会引用我这句话吧?”
   
   但是,如果说中国人害怕互相交谈,在美国,我们已经忘记了应当如何交谈。
   
   如今在华盛顿,人们被邀请参加晚宴或公众集会时总会暗自思忖:“我希望他们那些人都不会去。”这里的“他们”并不是不同信仰或不同种族的人——这已经够糟的了——只是来自不同政党的人。
   
   换句话说,无论在北京还是华盛顿,自我审查和三缄其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普遍——但二者是出于不同的原因。在北京,这样做是为了不被捕。在华盛顿,这样做是为了不陷入争吵。然而,在这两种情况下,最终的结果都是越来越没有人敢于跨越意识形态障碍,说出真相。
   
   同时,在今天的中国,如果你是党政要人,就必须执行执政党的路线,否则可能很快就会遭到清洗或监禁。在今天的美国,如果你是共和党众议员或参议员,你也必须执行执政党的路线,否则可能很快就会遭到清洗,或在党内初选中落败——抑或得到来自总统的一则推文。
   
   但是有一点不同:在中国执政的共产党中,批评国家主席从来是不安全的。在美国执政的共和党中,如果你快死了、快要退休、或者是在私下里,那么你还是可以批评总统的,或是秉着自己的良知投票。
   
   或者,正如病入膏肓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参议员在新书中所说:“这是我的最后一个任期……我比那些即将再次面对选民的同僚更自由。我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用太担心后果。我可以秉着良知投票而不用担心什么。“
   
   中国政府会毫不犹豫地推出政治宣传,支持政府或捍卫中国的利益,不管它们究竟是不是真相。唐纳德·特朗普和他的白宫也是如此。上周《华盛顿邮报》报道说:“根据‘事实核查’栏目的数据库对总统所有可疑言论的分析、分类和追踪,特朗普总统宣誓就职后的466天内,做出了3001项不实或误导性声明。平均每天接近6.5项。”
   
   我估计习近平主席在公开声明中违背真相的平均次数比特朗普总统还要多。
   
   但是,中国的中央电视台在报道习近平时充满阿谀,从不质疑,这和“福克斯与朋友们”(Fox & Friends)栏目以及肖恩·汉尼蒂(Sean Hannity)讨论特朗普时的奉承和从不质疑没什么两样。
   
   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认为美国像我们自己所想的那样,是一个“特殊”的国家——他们现在已经准备这样说了:而且是大声地说。让我震惊的是,在我参加的清华大学研讨会上,有那么多官员和专家非常愿意大胆声称,他们自上而下的一党体制和国家指导下的资本主义优于我们的多党制、民主体制,以及自由市场系统。
   
   他们经常提到的两大证据是,他们从未像我们那样经历过2008年经济危机这种事,他们的制度从来不会产生唐纳德·特朗普这种散漫、不诚实和不稳定的领导人(至少从毛泽东之后就没有)。
   
   在这一点上,我经常提醒我的中国对话者,要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保持更谦逊、谨慎的态度。他们的一党制、一人决策系统可以快速做出重大决策。但它也可能快速做出错误的重大决策。例如,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2月份报道称:“2008年,中国的债务总额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1%。到了2017年年中,这个比例已上升至256%。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担上如此巨额债务的国家通常面临着硬着陆。”
   
   但是,为了避免在中国以及全世界造成真正的经济危机,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至少刺激了中国的经济。而特朗普和共和党刚刚给美国增加了1.5万亿美元的债务,用以弥补给企业和个人减税造成的亏空,而此时,我们的经济已经开始增长。特朗普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知道,任何繁荣都会归功于他——而且,当我们不得不勒紧裤腰带,以避免债务利息吞噬所有的非国防开支、导致经济崩溃时,他将早已下台。
   
   相比之下,中国人为了实现复兴,愿意做出牺牲。特朗普想让美国恢复伟大荣光,但不用让我们做任何艰难的事情——只是减少对富人和企业的税收和管制,继续开采化石燃料,不向教育和基础设施等公共事业投资,而教育和基础设施才是中国复兴的真正引擎。
   
   中国的外交政策一向是交易性的,它对邻国说:“让我们进入你们的市场吧,我们会为你们建设大家都能使用的基础设施——然后我们会成为盟友。”美国的外交政策虽然一直也有着自私的、交易性的一面,尤其是在冷战时期,但往往是这样的:“接受我们的价值观吧,然后我们可以成为盟友”。
   
   但特朗普显然希望我们更多地采取中国那种做法:“不要跟我谈你的价值观。让我看看你的钱和武器购买清单。不要把我当作你的盟友。把我当作你的地主。你要给我们保护费,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朋友。”
   
   幸运的是,就目前而言,中美之间还有一个重大差别:习近平一直在胁迫中国的新闻媒体,而特朗普尽管努力抹黑我们的自由媒体,但实际上却让媒体更有活力了。除了福克斯频道(Fox),媒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顽强自信。中国的体制和法治对领导人的约束力始终很小,但美国在250多年前确立的体制仍在继续遏制特朗普——就目前而言。
   
   但这种体制和法治至少还要再坚持两年半——面对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这并不容易。3月份,特朗普在提到习近平主席时表示:“终身总统……我觉得这很好。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们也可以试一下这种方式。”他这么说显然不完全是在开玩笑。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了。因为十几年前谢选骏就宣告过了——布什正在建设一个共产党国家!
   
   附录
   
   谢选骏:布什正在建设一个共产党国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在中国迅速资本主义化的同时,美国可能正在同样迅速地向社会主义的方向挺进。世界两个最大国家就在以这种奇特方式裹挟各国走向全球化的灭顶之灾。
   
    一、美国的法拍屋浪潮
   
   
    美国房贷金融业协会(MBA)2007年12月6日公布,在众多屋主面临房价下跌、房贷负担加重的双重压力下,第三季全美法拍屋、以及因拖欠还款而进入法拍程序的比率创历史新高;佛罗里达州、加州法拍屋情况最严重。
   
    房贷金融业协会这份报告概分为两个项目,一个是启动法拍(fore-closure starts)的房贷比率,另一是进入法拍程序(in the foreclosure process)的房贷比率;第三季在所有房贷当中,启动法拍、以及进入法拍程序的比率都创历史新高。据调查,经季节因素调整后的已启动法拍房贷比率为0.78%,较第二季高出0.13%、较去年同期上增0.32%;进入法拍程序的比率为1.69%,较第二季的1.4%高出0.29%、较去年同期高出0.64%。
   
    房贷金融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邓肯(Doug Duncan)指出,以数量看,第三季进入法拍程序的约有99万4000户,这些家庭的房屋最后未必会全部被法拍,只要妥善处理还款事宜,仍有机会从法拍程序中脱离,但从这项数据确实可看出屋主失去住屋的风险。调查显示,次级房贷以及较高等级房贷的进入法拍程序比率双双创新高。
   
    针对启动法拍的房贷比率,邓肯说,第三季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同时面临信用紧缩、经济成长趋缓、房价普遍下跌以及浮动房贷户密集重调利率等困难处境的季度;这些启动法拍的房屋流入市面将增加待售屋数量,进而压低房价,其结果是,让延迟付款及法拍屋压力更为沉重。调查报告显示,佛罗里达州及加州是法拍屋比率最高的二州。
   
    二、布什破坏市场规则
   
    美国总统布什2007年12月6日宣布“次级房屋贷款(sub-prime mortgage)危机紧急援助计划”,包括把某些次级房贷利率冻结五年。预料将有120万财务困难的美国民众能获奥援,保住房子不致因无法偿还房贷而遭法院拍卖。
   
    据考克斯新闻社(Cox News Ser-vice)报导,联邦此一措施的具体内容如下:
   
    ●纾困对象分成三类:
   
    第一类:次贷屋主至今每月按时支付贷款,并且有条件从联邦住房管理局(FHA)或其它贷款机构重新贷款的人。针对这类人,银行等机构将根据屋主的信用、贷款与房价的比率等条件,帮助屋主寻找重新贷款的机会,银行等机构应向这些人提供所有的有用信息。
   
    第二类:次贷屋主至今每月按时支付贷款、但没有条件重新贷款以降低利率的人。针对这类人,银行等机构可能马上就冻结他们贷款的利率,避免利率按最初借贷条件浮动上升。通常冻结期为五年。
   
    其中,如果贷款人的信用不足,评分低于一定标准、预计明年调高利率后,可能使他们每月支付的费用,要高出10%,此时银行等机构应给这些人“加快服务”(fast track);但如果他们的信用评分超过照顾标准,银行将参考他们的收入与负债情况,决定如何冻结利率。
   
    第三类:房贷拖欠未缴超过一个月,或过去一年内曾有60天拖欠房贷的人。针对这类人,贷款机构将寻求最佳方式减少对房主的伤害,可能的措施包括降低利率、免除一部分贷款本金(principal)、允许屋主暂时停缴房贷、以低于贷款额的价格出售房屋、依法拍卖等。
   
    根据这个计划,只有申请可调整利率房贷(ARM)、且利率预定2008年开始调高的借贷人,才有资格冻结利率。其它的借贷人将获得重新贷款方面的协助,转为向联邦住宅管理局(FHA)贷款。
   
    显然,即使布什总统用意良好,其后果却是严重破坏了市场规则,是对美国自由经济和信用制度的致命打击。
   
    三、布什革命尚未成功
   
    布什总统与财政部长鲍森在提出次级房贷纾困方案时,小心翼翼,不想给人以“政府强加一个解决方案”的印象,显示他们违反“自由市场原则”。布什还诡称这个计划是“民间业者自动自发的安排”,;其实这个计划是由财政部官员、房贷业者和华尔街公司共同炮制的,好像不涉及政府经费,但严重扭曲了美国的税收制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