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谢选骏文集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谢选骏: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特朗普向中国提出非理性贸易要求”,好像认为英国当年对清朝发动的鸦片战争属于比较理性的贸易要求?这真是一个无知的滑稽吗?也不尽然,因为这体现了现在英国人“没有舰队的苦闷”——二战以后铩羽而归的英国没了舰队,对于拥有舰队霸权的美国大大地眼红了。
   
   《川普提非理性要求 巴不得打场贸易战》(2018-05-08 参考消息)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8日发表题为《特朗普向中国提出非理性贸易要求》的社评称,美国贸易代表团向中国提出在经济上有误、外交上有毒、法律上有破坏性的要求,就好像特朗普政府巴不得打一场贸易战。文章称,如果特朗普政府只是想找个借口,让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在国内更加名正言顺,那么它找到了。但中国已经展现出,报复是它的强项。与特朗普有关贸易战很容易打赢的断言相反,他可能会输掉这场贸易战,政治上和经济上都会输。
   
   特朗普有一个解不开的心结:双边贸易逆差是经济疲弱的迹象。顺着这个思路,他把要求中国削减年度对美贸易顺差的金额翻了一番,从1000亿美元增加到2000亿美元,超过顺差总额的一半。他似乎从未想到,对美出口可能只会转移到其他国家,使美国的总体逆差没什么变化。文章称,特朗普政府还继续对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发起攻击,要求中国放弃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对美国提起的申诉。此外,美国还要求中国停止对从美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反倾销或反补贴关税,不论这么做是否符合WTO规则。
   
   这还不算,美国要求中国单方面将其对所有非敏感商品征收的关税削减至美国的水平,移除美方认为不公平的非关税壁垒,并向美国开放外商直接投资(FDI)市场,同时允许华盛顿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文章称,这相当于要求中国同时投降、单方面放下武器以及赔款,要求中国采取特别行动来改变其进口模式,同时剥夺其基本的法律保护。这些要求将使中国基本上被排除在基于规则的体系外,至少在对美贸易关系方面是如此。
   
   作为回应,北京方面要求华盛顿放弃将中国列入“非市场经济国家”名单,这一标签使美国更容易对中国征收反倾销税。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有较好的理由证明美国违背了承诺;目前此案正在WTO诉讼。文章称,特朗普要小心。北京方面有各种各样的工具可以动用,可以在特朗普的政治腹地打击其痛处。文章认为,这些提议甚至不能作为谈判的明智基础。中国应该拒绝它们。如果美国希望中国减少干预措施,那么其要求必须有针对性、具体并且尊重国际法。这一系列的要求只不过是具有破坏性的挑衅。
   
   谢选骏指出:英国《金融时报》认为“特朗普向中国提出非理性贸易要求”,好像认为英国当年对清朝发动的鸦片战争属于比较理性的贸易要求?这真是一个无知的滑稽吗?也不尽然,因为这体现了现在英国人“没有舰队的苦闷”——二战以后铩羽而归的英国没了舰队,对于拥有舰队霸权的美国大大地眼红了。
(2018/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