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谢选骏文集
·13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谢选骏: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中国“无声入侵”澳大利亚》(2018-05-08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韩洁:我知道您的新书在出版过程中遇到很大的困难,请您向我们讲述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吗?
   
   汉密尔顿:“艾伦与昂温”打电话告诉我,他们要撤销发表这本新书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震惊。毕竟他们之前出版了几本我写的书,《无声入侵》也进入最后的出版阶段。“艾伦与昂温”说,如果出版这本批评中国共产党的书的话,他们会面临北京方面的“报复”,例如提出法律诉讼,还有攻击他们的网页。澳大利亚的出版界似乎都被这样的威胁吓住了,虽然在我看来这些出版公司并没有收到实际的恐吓,但中共笼罩在澳大利亚的阴影越来越黑暗,以致所有出版商都害怕出版这本书。
   
   韩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批评《无声入侵》的内容“捕风捉影,纯属恶意炒作”,还说这是“个别人对中国恶意炒作和抹黑攻击毫无意义和价值”,同时在澳华人也说《无声入侵》“制造混乱”并可能激发反华种族情绪?您怎么看这些批评?
   汉密尔顿:《无声入侵》对中国共产党有很多批评,但这些批评从没有上升至国家或人种。 我不仇视中国或中国人民,反之,我非常钦佩中国。 中国共产党经常将党和人民联系在一起,造就出“批评中国共产党就是批评中国人民”。我陷入了共产党设立的陷阱,才被攻击说反华。 我一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就决定不写任何指责中国或者中国人的话,只抨击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尤其是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影响。
   韩洁:您的新书《无声入侵》引发了很大的讨论,同时也唤起外界对北京政府威胁澳大利亚学术自由的关注。可否请您提供几个有关澳大利亚大学学术自由受到影响的例子?
   汉密尔顿:中国当局对澳大利亚高校学术自由的影响相当广泛同时非常微妙。其中一个例子是,一些大学学者如果发表违背中国共产党路线的言论,像说台湾是独立的国家或者在课上展示将中印争议领土划入印度范围的地图,这些事件引起中国留学生及中文媒体的强烈不满,结果大学对相关教师施加压力,并发表道歉声明承诺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另外,研究中国的澳大利亚学者群体里存在一个“肮脏的秘密”,这些学者因为担心中国签证会被拒签而表示不会发表批评中国共产党的言论。如果你花了二十年学习中文并成为中国专家,研究的中断对这些学者来说是致命的,所以他们会减少或改变想说的话,或者研究没有争议的领域。
   韩洁:我们现在看到中国政府在海外发展“软实力”,其实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对外政治宣传。那么,您觉得中国政府想透过外宣工作达到什么目的?
   汉密尔顿:我并不觉得中国发展的是“软实力”,“锐实力”一词更为贴切,这是一种有强制性的、通过给予经济奖励来笼络人心的力量。中国的外宣计划主要针对澳大利亚政界、商界、学术界及媒体界的顶层精英,目的是要赢得他们对中共策略的支持,使他们的观点和立场与北京政府一致。
   韩洁:一位接受过我采访的澳大利亚异议学生说,可以强烈感受到中国当局对澳大利亚影响广泛,但美国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为什么中国能在澳大利亚有如此深刻的影响力?
   汉密尔顿:中国共产党一直将澳大利亚视为西方阵营“薄弱的一环”。澳大利亚位于亚太地区,而北京政府认为这一片区域都在自己的影响范围之内。中国当局想在这里建造自己的后花园并成为区域的霸权国,而澳大利亚对该战略的实施至关重要。另外,有来自澳大利亚政府高层的声音表示,澳大利亚应该采用更独立的外交政策,也就是说要将澳大利亚要从美国阵营中转移出去,这无疑对美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还有,中共统战部可以利用操纵在澳华人中的一部分人员,在海外贯彻中央政策。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中央统战部和对外联络部在美国的影响力虽然因为地理原因被稀释,但北京政府有力、明显的影响依然存在,例如在加州。但我觉得因为美国的间谍法比较严厉,中国当局在海外运作时还是会比较谨慎。中国在美国逐渐建立影响力的同时,对澳大利亚的经营却非常快速。
   韩洁:中国共产党在外宣工作上投入了巨额资金,包括在海外校园设立孔子学院和课堂。我相信这样的投资对外国的大学来说是一项利润丰厚的生意,西方大学不敢对中国说“不”是因为金钱方面的考虑吗?
   汉密尔顿:我不认为这些高校很难说“不”。据我了解,有几家澳大利亚的大学拒绝在校园建立孔子学院。他们知道孔子学院在美国和加拿大所引起的争议,他们明白孔子学院的作用有如特洛伊木马,也就是将自己置身于大学的围墙后,从那传播其影响力。孔子学院一旦进驻大学校园,大学的思维会被转移到亲中的方向,这些大学会认为他们在与中国的重要人物建立联系,并通过孔子学院获得更多研究协议和学生,他们被金钱和孔子学院号称自己是文化机构的外壳蛊惑了。我们知道孔子学院不仅仅是文化机构,他们扮演着影响者,甚至充当间谍。
   韩洁:那么外国大学应该如何以言论自由的原则维护学术诚信?
   汉密尔顿:作为一名学者,我非常关心澳大利亚学术自由遭到侵蚀的情况。当我看到澳大利亚大学的高级管理人员因为害怕让中国政府不高兴而不愿意遵循真相时,我感觉受到了冒犯。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设立大学?这不是一所大学,这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商业赚钱机构,不如废除大学建立公司。学术自由是让大学与众不同的原因,但澳大利亚大学的许多高级领导人却放弃了这一原则,他们甚至不知道“学术自由”是什么,更不用说去珍惜“学术自由”的理念。我们需要做的是,通过政府、学术界和学生领导,要求将学术自由作为中心原则,其他的一切,包括来自中国政府和其他地方的钱都要排在第二位。我认为澳大利亚对那些放弃学术自由的大学有着日益强烈的抵触情绪,我希望能够加快步伐,积聚动力,重新激活西方大学的这一基本价值。
   韩洁:近年来,瑞典、法国、美国多所大学纷纷关闭孔子学院,但中国政府没有放弃,继续在东南亚、非洲国家设立孔子学院,这种“红色教育”蔓延的结果会是什么?
   汉密尔顿:我认为孔子学院有一些影响力,但非常有限。从非洲到澳大利亚,再到美国加拿大乃至东南亚,外界对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态度抱有怀疑。中国的背后目的是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导地位,最终成为世界大国。但外界并不想受独裁影响,他们希望有自己的主权,希望独立。以澳大利亚来说,我们要我们的民主价值观,我们不希望我们的言论自由受到限制,因为这违背了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尽管中国的经济实力日益增长,但我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努力将遇到越来越多的阻拦。
   雅虎日本网站5月7日刊文称,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8日将访问日本,在这之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电话会谈。
   文章称,习近平接受安倍晋三的电话邀请,与中共外长王毅访朝有很深的关联。中方对日本上演微笑外交,是因为遭到朝鲜背叛。
   文章表示,在韩朝峰会主张〝排除中共〞的正是金正恩。王毅访朝是为避免《板门店宣言》中〝排除中共〞,美韩朝三方会谈的局面出现。
   宣言中称,〝为了构筑恒久坚固的和平体制,积极推进召开韩朝美三方或者韩朝美中四方会谈。〞暗示了排除中共举行三方会谈的可能性。
   韩媒4月29日也曾报导,〝在2007年举行的南北首脑会谈中,提出三方会谈的是金正日〞。韩国方面似乎在暗示,在板门店宣言中提出三方会谈的不是韩方,而是金正恩。
   在文金会后、川金会前的敏感时机,中共外交部长王毅5月3日访问朝鲜,并会见金正恩。这也是11年来,中共外交部长首次访问朝鲜。外界认为,这显示出中共担心在朝鲜半岛问题上被边缘化。
   另有分析指,王毅此行可能是为习金会铺路,并听取文金会成果,同时也显示出,中共担心朝鲜这个共产小兄弟在川金会之后,会向美国靠拢。
   自由亚洲电台4日刊文称,在促成这次韩朝和美朝首脑会谈过程中,找不到中方外交努力的身影。所以〝文金会〞在板门店表示,美韩朝三方会谈就可以商定终战与和平协定。
   目前,对于王毅访朝是否达成了预期目的,还不十分明确。可是有一点很清楚,在习近平与金正恩主政期间,中朝关系从以往的〝血盟〞降温到了一般关系。
   韩国方面认为,在朝鲜半岛终战与和平协定的商讨过程中,中方一旦被排除在外,中共对半岛的影响力将会从此缩减。另一方面,美国和朝鲜有望会发展出新的友好关系。这是中共所不乐见的。
   
   谢选骏指出:澳大利亚是英国的流放地,其中充满了罪犯的后代,所以一点也不奇怪,带有种族主义的“中国入侵轮”、“中国威胁论”也就在那里甚嚣尘上了。其实,平心而论,上面的报道所说的,都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殖民主义的后代把“共产党”和“中国”画上等号,等于是把中国打入另册,列在邪恶势力的范围里,让中国永世不得翻身,“用心何其毒也。”他们故意抹杀了一个事实——中国也是共产党入侵的受害者,而和澳洲殖民者同种的日耳曼人才是共产党入侵的源头。
(2018/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