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樊立勤太可恶了]
谢选骏文集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解放军恶有恶报
·竹木筷子是消化道疾病的元凶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樊立勤太可恶了


   
   
   
   谢选骏:樊立勤太可恶了

   
   《邓小平儿子的患难之交 炮轰习近平》(2018-05-07 法广)报道:
   
   北大大字报风波延烧,不到两周再现大字报,前面一张是声援因反性骚扰遭打压的学生岳昕;后一张与习近平人民大会堂大赞马克思同日贴出,矛头直指习近平大搞个人崇拜。贴大字报的是邓小平长子、全国政协副主席邓朴方患难之交樊立勤。
   
   樊立勤批评“习近平在自己主党、主政、掌权成为显赫一时的党魁、国家元首之后,把自己的名字写入党章,以自己的名字定性指导思想,就是搞个人崇拜,这是毛泽东之后第一人”。他引用邓小平的话“一个国家的命运寄托在一两人的威望上是不正常的,是危险的”。批评“习近平作为红二代胆大包天,一口吃月亮,再一口吞个太阳,然后成为世界领袖“。樊立勤写到:“这是不行的,这就是搞群情激愤的个人崇拜”。他劝习近平不要倒行逆施,“悬崖勒马犹未为晚”。
   
   大字报嘲讽习“既无显赫业绩,也无骄世之功,就是一个普通干部而已,怎么一成为总书记,一夜之间就产生了那么伟大思想?”批评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是旧货、搞倒退,他批评习近平大力推荐的《共产党宣言》“那是造反学说,治国有用吗?更不能当饭吃!”“老子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什么宪法?就要打掉任期制!什么限任制?谁还限的了我!”
   
   樊立勤称“毛泽东时代的灾祸教训我们,以领袖人名确定思想是危险的”,而“习近平今天又走出这么一步,前车之覆,后车可鉴”。樊立勤认为“宪法,国家之事唯此为大”,“然而在习近平眼里,小事一桩,说改就改了!”
   
   樊立勤还批评“‘习近平的新时代’是掩盖不住倒行逆施的本质的”。大字报还指责当局以各种理由对人民财产抢拆强夺,“王岐山讲话‘毛主席的时候,拆那么多也没人敢闹,现在闹什么?’”作者质问:“毛泽东时代还饿死了几千万人呢?还把知识分子斗得七死八活呢?……这叫什么新时代!”
   
   据报道,5月4日中午1时左右,樊立勤在北大三角地附近的告示墙张贴多达24张纸的大字报,10多分钟后警察、便衣、校警等把樊立勤围住,撕下大字报要他离去,但遭到樊立勤的怒斥,“你们把我铐走我就走”,他还说北大是思想自由之地,搞成这样“中国还有什么前途”,当局也没敢硬来,只是劝他走。
   同一天,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高调纪念马克思200周年诞辰,樊立勤大字报则指责习近平推崇马克思是反改革开放,并指明习的所谓反腐政绩是份内事,“如同工人做工,农民种田,学生念书,当兵打仗一样”,“更何况反腐具有极大局限性,在上层除了派系斗争,又有多少内容?”
   
   前两天,北大校长念错字,遭网络横扫,校长出来道歉,但又加上“怀疑并不增加价值”的离奇话语为自己辩解,许多批评者叹息北大落入这类人治校,真是堕落到无以复加。然而,在这样严格控制的学府,居然贴出了敢于批评习近平的实名大字报,又让许多网民赞叹。
   樊立勤现已年逾七旬,文革时期是北大生物系学生,据介绍他是最早反对中央文革工作组的学生,也以反对毛泽东欣赏的着名造反派头目聂元梓出名,后来被打成邓小平操纵的反动集团成员,遭日夜拷打致双腿终身致残,与被迫跳楼求生落成终身残废的邓朴方成为生死之交。
   
   2007年,樊立勤在香港出版《我和邓朴方暨中国政争》,书中透露,2004年邓小平百年诞辰他曾去探望邓朴方,邓朴方对他说:“咱们国家56年以后的历史,看不下去,不忍心看。”
   
   《“五四”北大突现大字报 批习近平搞个人崇拜》(2018-05-07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2018年5月4日,北京大学庆祝建校120周年。
   
   北大校园近日又出现大字报。年过古稀的老北大人樊立勤在24页的手写大字报中,历数毛泽东搞个人崇拜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直指习近平正在“大搞个人崇拜”,把自己的名字和思想写进党章,修宪废除国家领导人任期制,历史悲剧可能重演,人们应对此提高警惕。
   
   北京时间5月4日上午11点,73岁的北大校友樊立勤在北京大学生物楼、地质楼附近,原三角地地带张贴了24页用毛笔手写的大字报,标题是《维护党章,中国必须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坚守宪法,国家领导人必须实行任期制即限任制》。大字报存在了约有10分钟,警察、便衣、学校保卫处的人员和学生积极分子把樊立勤围住,要赶他走。樊立勤起初拒绝离开,说“北大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地方,搞成这个样子,中国还有什么前途啊”,后来被警察等人护送出北大西校门。
   
   本台记者5月7日晚间致电北大多个部门,欲了解事件详情,以及有关部门后来是否对樊立勤采取任何措施。一名北大值班人员表示:“您说的这个事情我不太清楚。”
   
   北大校内燕园派出所的值班人员对此回复说:“我是这里的值班保安,我不太清楚。”
   
   樊立勤在大字报中指出,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让中国人民历经无数浩劫、深受其害,包括:人民民主、党内民主制度遭严重破坏;假、大、空话、充斥全国。科学思想、研究、决策不仅被打击排挤,而且被铲除,以致荡然无存;国家纲纪毁为粪土,整个社会陷入极端恐怖之中;民不聊生,食不果腹,在完全的和平年代饿死数千万人,到毛泽东死去之时,经济几近全面崩溃。
   
   樊立勤认为,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源于把毛泽东其人的名字写入党章,把以毛泽东之名命名的所谓思想指定为一切行为、行动的指导思想”。
   
   樊立勤在大字报中直指习近平正在“大搞个人崇拜”,把自己的名字和思想写进党章,修宪废除国家领导人任期制,历史悲剧可能重演,国家甚至会出现分裂,人们应对此提高警惕。樊立勤写道“我已经年过古稀,是历经磨难的幸存者,在我有生之年还有人敢搞对自己的个人崇拜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不要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张嘴就教训人”,他批评习近平“就是为了多掌权,长时间掌权”,“权力有极大诱惑力,贪恋权位是古今中外掌权者通病,它像鸦片一样让人上瘾。这是恶劣的心理和行为,任何借口都是站不住脚的,欺世盗名而已!”
   
   樊立勤在文革时就读于北大生物系,因反对聂元梓、康生遭迫害,腿都给打断了。文革后樊立勤回到北大留校任教。80年北大选举海淀区人民代表时,樊立勤曾贴出大字报呼吁知识分子、尤其是大学生入党,说:“言论出版自由和知识分子大批入党是我国进行改革、实现四化的充分必要条件。”
   
   他这篇大字报真的反映了他的个性,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70多岁了,这种勇气、这种胆量,依然跟年轻的时候一样。我觉得樊立勤的这篇文章实际上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当然他还是站在体制内的立场、党内的立场,尤其是站在维护邓小平路线的立场,和其他异议人士、自由派学者的立足点还是有相当的距离。但也正因为他站在体制内的立场、党内的立场,站在维护邓小平路线的立场,恐怕他的观点在党内能得到更多的呼应。所以他这篇大字报的力度,我觉得是不可低估的。
   
   博讯网登载了樊立勤发给友人的有关此事的录音文字记录。他说,“现在可以说全国的知识分子,除了极少数的极左分子以外,群情都很激愤。现在是上边儿,这一拨儿人完全判错误判断形势。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形势,今天的人不是文化大革命以前的人。他(习近平)的麻烦,现在刚刚开始。”
   
   对于樊立勤实名贴出大字报批评中国最高当权者,有人说“我觉得最近十几年,或者说六四以后,在北大出现这种大字报的事情几乎已经绝迹了。但是在最近短短的一段时间就出现了2次,包括支持岳昕的大字报,包括这次樊立勤的大字报的出现,这跟以前的30年相比,我觉得是一个深远的变化。我会把它跟习近平在修宪问题上引发的社会的这种不满联系在一起。”
   
   北大校长林建华日前在网上发表的有关错读 “鸿鹄(hu)”一词的致歉信,存在着比他当初读错字还要严重的错误。林建华在信中说“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一个文科生,都知道只有质疑和挑战原有定律才能促进科学发展,例如伽利略质疑 “地心说”,颠覆了旧有的天文学观念。而林建华作为一个化学家居然认为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连一个化学家的资格都不具备,是怎么当上的北大校长?
   
   谢选骏指出:北京大学一百二十周年,培养出了一个在大会上公然念白字的校长,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北京大学是毛泽东发迹的起点,长期受到毛泽东的特权养育——1975年,毛泽东死前一年,还让北京大学启用了新图书馆,这个新馆,不仅是北大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馆舍,也是当时国内建筑面积最大、设备条件最好、藏书最丰富的大学图书馆。可见毛泽东对北京大学确实宠爱有加。
   
   但在《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里我就已经指出了,自从1949年、1966年、1989年数次横遭痛打洗劫之后,北京大学早就沦为可怜兮兮的“被打的落水狗”了。虽然北大在蔡元培的领导下一开始就来路不正,但尚未“被打”……而在北大“被打”于北大的图书管理员毛泽东及其下属邓小平1989年的毒手之后,“北大就是被打”,已经不言而喻了。“不捍卫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称号”,现在与其说是一个心酸的忏悔,不如说是一个辛辣的讽刺。难怪有人指出,北大早已经是一个野鸡窝了。
   
   可是现在,樊立勤的一张大字报,似乎又给北京大学立了一道贞洁牌坊——这个樊立勤太可恶了!
   附录
   
   维护党章,中国必须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坚守宪法,国家领导人必须实行任期制即限任制
   
   作者:樊立勤
   
   一.个人崇拜的产生和实施
   
   简单地说,个人崇拜就是在政治上以权力的力量造了一个不受任何限制、不受任何制约、全国全党谁也管不了的领袖。
   这个领袖凌驾于全国人民和全党之上,全国人民和全党只能俯其脚下,顶礼膜拜,惟命是听,惟其言是从。
   他的话一句顶一万句,金口玉言,自以为句句是真理,是圣旨,并超过圣旨。
   人们对他的话必须相信到迷信的地步,服从到盲从程度。
   这就是毛泽东,就是当年对毛泽东的神化,就是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这一切始于延安,推广于北京,施之于全国。
   这一切就源于把毛泽东其人的名字写入党章,把以毛泽东之名命名的所谓思想指定为一切行为、行动的指导思想。
   毛泽东其人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当代之活史,殷鉴于眼前,难道我们不要警惕吗?难道能让悲剧重演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