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樊立勤太可恶了]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樊立勤太可恶了


   
   
   
   谢选骏:樊立勤太可恶了

   
   《邓小平儿子的患难之交 炮轰习近平》(2018-05-07 法广)报道:
   
   北大大字报风波延烧,不到两周再现大字报,前面一张是声援因反性骚扰遭打压的学生岳昕;后一张与习近平人民大会堂大赞马克思同日贴出,矛头直指习近平大搞个人崇拜。贴大字报的是邓小平长子、全国政协副主席邓朴方患难之交樊立勤。
   
   樊立勤批评“习近平在自己主党、主政、掌权成为显赫一时的党魁、国家元首之后,把自己的名字写入党章,以自己的名字定性指导思想,就是搞个人崇拜,这是毛泽东之后第一人”。他引用邓小平的话“一个国家的命运寄托在一两人的威望上是不正常的,是危险的”。批评“习近平作为红二代胆大包天,一口吃月亮,再一口吞个太阳,然后成为世界领袖“。樊立勤写到:“这是不行的,这就是搞群情激愤的个人崇拜”。他劝习近平不要倒行逆施,“悬崖勒马犹未为晚”。
   
   大字报嘲讽习“既无显赫业绩,也无骄世之功,就是一个普通干部而已,怎么一成为总书记,一夜之间就产生了那么伟大思想?”批评习近平“新时代思想”是旧货、搞倒退,他批评习近平大力推荐的《共产党宣言》“那是造反学说,治国有用吗?更不能当饭吃!”“老子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什么宪法?就要打掉任期制!什么限任制?谁还限的了我!”
   
   樊立勤称“毛泽东时代的灾祸教训我们,以领袖人名确定思想是危险的”,而“习近平今天又走出这么一步,前车之覆,后车可鉴”。樊立勤认为“宪法,国家之事唯此为大”,“然而在习近平眼里,小事一桩,说改就改了!”
   
   樊立勤还批评“‘习近平的新时代’是掩盖不住倒行逆施的本质的”。大字报还指责当局以各种理由对人民财产抢拆强夺,“王岐山讲话‘毛主席的时候,拆那么多也没人敢闹,现在闹什么?’”作者质问:“毛泽东时代还饿死了几千万人呢?还把知识分子斗得七死八活呢?……这叫什么新时代!”
   
   据报道,5月4日中午1时左右,樊立勤在北大三角地附近的告示墙张贴多达24张纸的大字报,10多分钟后警察、便衣、校警等把樊立勤围住,撕下大字报要他离去,但遭到樊立勤的怒斥,“你们把我铐走我就走”,他还说北大是思想自由之地,搞成这样“中国还有什么前途”,当局也没敢硬来,只是劝他走。
   同一天,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高调纪念马克思200周年诞辰,樊立勤大字报则指责习近平推崇马克思是反改革开放,并指明习的所谓反腐政绩是份内事,“如同工人做工,农民种田,学生念书,当兵打仗一样”,“更何况反腐具有极大局限性,在上层除了派系斗争,又有多少内容?”
   
   前两天,北大校长念错字,遭网络横扫,校长出来道歉,但又加上“怀疑并不增加价值”的离奇话语为自己辩解,许多批评者叹息北大落入这类人治校,真是堕落到无以复加。然而,在这样严格控制的学府,居然贴出了敢于批评习近平的实名大字报,又让许多网民赞叹。
   樊立勤现已年逾七旬,文革时期是北大生物系学生,据介绍他是最早反对中央文革工作组的学生,也以反对毛泽东欣赏的着名造反派头目聂元梓出名,后来被打成邓小平操纵的反动集团成员,遭日夜拷打致双腿终身致残,与被迫跳楼求生落成终身残废的邓朴方成为生死之交。
   
   2007年,樊立勤在香港出版《我和邓朴方暨中国政争》,书中透露,2004年邓小平百年诞辰他曾去探望邓朴方,邓朴方对他说:“咱们国家56年以后的历史,看不下去,不忍心看。”
   
   《“五四”北大突现大字报 批习近平搞个人崇拜》(2018-05-07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2018年5月4日,北京大学庆祝建校120周年。
   
   北大校园近日又出现大字报。年过古稀的老北大人樊立勤在24页的手写大字报中,历数毛泽东搞个人崇拜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直指习近平正在“大搞个人崇拜”,把自己的名字和思想写进党章,修宪废除国家领导人任期制,历史悲剧可能重演,人们应对此提高警惕。
   
   北京时间5月4日上午11点,73岁的北大校友樊立勤在北京大学生物楼、地质楼附近,原三角地地带张贴了24页用毛笔手写的大字报,标题是《维护党章,中国必须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坚守宪法,国家领导人必须实行任期制即限任制》。大字报存在了约有10分钟,警察、便衣、学校保卫处的人员和学生积极分子把樊立勤围住,要赶他走。樊立勤起初拒绝离开,说“北大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地方,搞成这个样子,中国还有什么前途啊”,后来被警察等人护送出北大西校门。
   
   本台记者5月7日晚间致电北大多个部门,欲了解事件详情,以及有关部门后来是否对樊立勤采取任何措施。一名北大值班人员表示:“您说的这个事情我不太清楚。”
   
   北大校内燕园派出所的值班人员对此回复说:“我是这里的值班保安,我不太清楚。”
   
   樊立勤在大字报中指出,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让中国人民历经无数浩劫、深受其害,包括:人民民主、党内民主制度遭严重破坏;假、大、空话、充斥全国。科学思想、研究、决策不仅被打击排挤,而且被铲除,以致荡然无存;国家纲纪毁为粪土,整个社会陷入极端恐怖之中;民不聊生,食不果腹,在完全的和平年代饿死数千万人,到毛泽东死去之时,经济几近全面崩溃。
   
   樊立勤认为,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源于把毛泽东其人的名字写入党章,把以毛泽东之名命名的所谓思想指定为一切行为、行动的指导思想”。
   
   樊立勤在大字报中直指习近平正在“大搞个人崇拜”,把自己的名字和思想写进党章,修宪废除国家领导人任期制,历史悲剧可能重演,国家甚至会出现分裂,人们应对此提高警惕。樊立勤写道“我已经年过古稀,是历经磨难的幸存者,在我有生之年还有人敢搞对自己的个人崇拜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不要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张嘴就教训人”,他批评习近平“就是为了多掌权,长时间掌权”,“权力有极大诱惑力,贪恋权位是古今中外掌权者通病,它像鸦片一样让人上瘾。这是恶劣的心理和行为,任何借口都是站不住脚的,欺世盗名而已!”
   
   樊立勤在文革时就读于北大生物系,因反对聂元梓、康生遭迫害,腿都给打断了。文革后樊立勤回到北大留校任教。80年北大选举海淀区人民代表时,樊立勤曾贴出大字报呼吁知识分子、尤其是大学生入党,说:“言论出版自由和知识分子大批入党是我国进行改革、实现四化的充分必要条件。”
   
   他这篇大字报真的反映了他的个性,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70多岁了,这种勇气、这种胆量,依然跟年轻的时候一样。我觉得樊立勤的这篇文章实际上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当然他还是站在体制内的立场、党内的立场,尤其是站在维护邓小平路线的立场,和其他异议人士、自由派学者的立足点还是有相当的距离。但也正因为他站在体制内的立场、党内的立场,站在维护邓小平路线的立场,恐怕他的观点在党内能得到更多的呼应。所以他这篇大字报的力度,我觉得是不可低估的。
   
   博讯网登载了樊立勤发给友人的有关此事的录音文字记录。他说,“现在可以说全国的知识分子,除了极少数的极左分子以外,群情都很激愤。现在是上边儿,这一拨儿人完全判错误判断形势。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形势,今天的人不是文化大革命以前的人。他(习近平)的麻烦,现在刚刚开始。”
   
   对于樊立勤实名贴出大字报批评中国最高当权者,有人说“我觉得最近十几年,或者说六四以后,在北大出现这种大字报的事情几乎已经绝迹了。但是在最近短短的一段时间就出现了2次,包括支持岳昕的大字报,包括这次樊立勤的大字报的出现,这跟以前的30年相比,我觉得是一个深远的变化。我会把它跟习近平在修宪问题上引发的社会的这种不满联系在一起。”
   
   北大校长林建华日前在网上发表的有关错读 “鸿鹄(hu)”一词的致歉信,存在着比他当初读错字还要严重的错误。林建华在信中说“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一个文科生,都知道只有质疑和挑战原有定律才能促进科学发展,例如伽利略质疑 “地心说”,颠覆了旧有的天文学观念。而林建华作为一个化学家居然认为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连一个化学家的资格都不具备,是怎么当上的北大校长?
   
   谢选骏指出:北京大学一百二十周年,培养出了一个在大会上公然念白字的校长,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北京大学是毛泽东发迹的起点,长期受到毛泽东的特权养育——1975年,毛泽东死前一年,还让北京大学启用了新图书馆,这个新馆,不仅是北大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馆舍,也是当时国内建筑面积最大、设备条件最好、藏书最丰富的大学图书馆。可见毛泽东对北京大学确实宠爱有加。
   
   但在《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里我就已经指出了,自从1949年、1966年、1989年数次横遭痛打洗劫之后,北京大学早就沦为可怜兮兮的“被打的落水狗”了。虽然北大在蔡元培的领导下一开始就来路不正,但尚未“被打”……而在北大“被打”于北大的图书管理员毛泽东及其下属邓小平1989年的毒手之后,“北大就是被打”,已经不言而喻了。“不捍卫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称号”,现在与其说是一个心酸的忏悔,不如说是一个辛辣的讽刺。难怪有人指出,北大早已经是一个野鸡窝了。
   
   可是现在,樊立勤的一张大字报,似乎又给北京大学立了一道贞洁牌坊——这个樊立勤太可恶了!
   附录
   
   维护党章,中国必须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坚守宪法,国家领导人必须实行任期制即限任制
   
   作者:樊立勤
   
   一.个人崇拜的产生和实施
   
   简单地说,个人崇拜就是在政治上以权力的力量造了一个不受任何限制、不受任何制约、全国全党谁也管不了的领袖。
   这个领袖凌驾于全国人民和全党之上,全国人民和全党只能俯其脚下,顶礼膜拜,惟命是听,惟其言是从。
   他的话一句顶一万句,金口玉言,自以为句句是真理,是圣旨,并超过圣旨。
   人们对他的话必须相信到迷信的地步,服从到盲从程度。
   这就是毛泽东,就是当年对毛泽东的神化,就是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这一切始于延安,推广于北京,施之于全国。
   这一切就源于把毛泽东其人的名字写入党章,把以毛泽东之名命名的所谓思想指定为一切行为、行动的指导思想。
   毛泽东其人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当代之活史,殷鉴于眼前,难道我们不要警惕吗?难道能让悲剧重演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