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谢选骏文集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锦衣卫狗都不如
·起诉习近平也没有用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谢选骏: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满清倒台的原因之一,就是缺乏“保密法”,把自己的劣势掩盖起来。优势国家对劣势国家的观察,在平时,是猎奇,到了战时,就是情报蒐集了。所以作为劣势国家,后来的党国学会了沉痛的满清教训,把一切生活细节都当做致命的情报予以保密,以防优势国家无孔不入的渗透。
   
   《西方版画见证同治大婚,仅烧制瓷器就耗资十三万两白银》(2018年4月30日 转载李弘)报道:


   
   编者按:《京华遗韵:版画中的帝都北京》讲述了西方人孜孜不倦的东方猎奇故事。年深纸黄的版画背后,中国的传统文化,社会制度,风土民情都被西方的探秘之笔浓墨重彩地定格。本文摘编自该书,解读了版画真迹中记录下的同治大婚,由澎湃新闻经中信出版集团授权发布。
   宫墙后有一项大工程,对皇朝江山永固至关重要,那就是皇帝的大婚,毕竟有后才能有接班人。
   在清朝11位皇帝当中,慈禧太后的儿子载淳,也就是同治皇帝,有几大纪录入了帝王青史:其一,他是清朝最后一位以皇室直系血统继承皇位的皇帝;其二,从他开始,清朝皇帝再也没有生出儿子来。这样一个绝后的皇帝,娶亲却搞得空前隆重,因为他是继康熙皇帝之后,二百年中第一位以帝身在紫禁城里祭拜天地神明、敬拜祖宗高堂、祥龙迎娶瑞凤的。大清正渐入“同治中兴”佳境,朝廷上下自然乐于取悦皇帝的母后,把事情办得风风光光,如同国家大典。在此我们能够以当世之眼,重观彼隆重之时,要感谢一位洋人,他用文字及绘画,第一次也是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制作了皇帝大婚的版画纪念册。
   
   为了迎娶皇后,大清门开始修缮装潢,披红挂彩
   
   同治皇帝刚刚13岁(1868),慈禧太后便开始操心皇帝的终身大事,亲自谋划大婚数年。迎娶的日子定在了三年后,即1871年农历的十月十六日,西历应当落在了11月。几天前,《伦敦新闻画报》的特派记者兼画师威廉·辛普森(William Simpson)特地从伦敦赶到了北京,报纸可不能放过这桩大新闻,它的魅力,太吸引西方的眼球。辛先生想方设法,目睹了大婚的重要过程, 并用自己的画笔,将壮观的场景展示给好奇的英伦读者。
   
   辛普森的创作,我在不同的书店一共找到了7张,有几张是我为它们找专家上的色。不知道关于这件事,是不是还有散落在各地的版画。不过7张已经很不错,足以还原出当年大婚的铺张豪华。
   
   新娘子家门口的景象
   
   新娘进宫,仪式搞得很磨人,一定要绕道大清门,还要停在门里,由宫里的嬷嬷向她讲解婚事的程序及宫中生活的规矩。然后,她要被一步步抬过千步廊,才能来到紫禁城南门,就是今天的天安门。这一路可长呢,正好从广场纪念堂的南边走到城楼子下边。现在除了天安门,其他建筑都没有了。辛普森的创作为我们画了一条声势浩大的娶亲之路,也顺便帮我们留住了天安门广场140年前的样子。
   
   同治要娶的这位姑娘,娘家阿鲁特氏,蒙古正蓝旗人,家世显贵,与皇家沾亲带故,据说她家的高门大院坐落在东四一条胡同里。辛普森跑到人家门外去追星,只看到大门上花团锦簇,门外、院里都没有什么动静。原来时候早了,抬送嫁妆的仪仗队还没有到门口呢。
   
   华盖如海的迎亲仪仗队,向新娘的家进发
   
   皇帝大婚之前,要在这条路上撒一层黄沙,有人告诉辛普森,这是皇家独享的颜色。实际上,用黄沙铺路另有隐情。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要坐轿经过这条路,无数陪嫁珍宝也要经过这条路,可它坎坷颠簸,路过就扬尘,实在让皇家丢尽了脸面。要是有钱修路,哪能用黄沙来对付事儿啊,结果流传出皇家颜色专享的说头,老百姓自己寻开心而已。
   
   新娘的家到紫禁城之间的大路
   
   据辛普森说,一连五六天的清晨,这条路上的嫁妆仪仗队,前脚接后脚,遮天蔽日,像大蚂蚁搬家一般。得感谢各省官员争先恐后的进贡,东西多得不能尽数,其中一张娶亲图中还有大批的活物,能搜罗到的天下珍宝, 统统被集中到了京城。17岁的小皇帝,收获了大把的“忠心”, 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也挣足了面子。
   
   十月十五日的下午4点,迎娶新娘的队伍浩浩荡荡,从紫禁城向新娘家进发。按照大清皇室的规定,迎娶皇后要遵循一套非常繁复严格的规矩。远远望去,迎亲队伍前面是羽锦华盖开路,这是皇家最高尊严的象征。华盖的顺序、颜色、举旗人的爵位,都有严格的讲究。带领这支队伍的,是骑着大白马的皇叔,即道光皇帝的第五个儿子端亲王,他是整个婚娶仪式的司仪。最后面是抬花轿的队伍。抬轿人的行头,据亲眼所见者说是红袍上带着白点,显然下面的几幅画都被点错了颜色。每位轿夫都经过严格筛选,在这一时刻到来之前,他们已进行过无数次训练,有时轿中要抬着一碗水,要练到一滴水都不洒才算合格。
   
   新娘子的大轿过来了
   
   仪仗队的行动有严格的时间表,事先已请风水师精心算好。新娘上轿,大约在夜里11点钟,迎亲人马要早一点到新娘家大门前吹打,营造迎亲的欢乐气氛。午夜前,大队人马必须离开新娘家,否则就不吉利。从新娘家到大清门,要走半个多时辰,午夜12点前新娘一定要进入紫禁城。在大清门听完宫中嬷嬷的点拨,新娘要在凌晨2点前到达宫中。
   
   午夜迎娶的队伍是个什么阵势?辛普森为我们清点了一下,人员计有:端亲王骑马上,48匹小白马由内侍牵着,32人举旗,48人撑着华盖,后面又跟着20顶形制相似但色彩各异的华盖,192人提带“囍”字的灯笼,然后是骑在马上的其他亲王,迎娶新娘的32抬大轿,后面还有100个骑兵,200个步兵,无数供桌与华盖。除此之外,沿途遍布清兵,骑马的禁军头领来回跟着巡视。
   
   32抬的新娘大轿,稳稳地缓慢前行。精致的轿子,庄重典雅,轿身周围是黄色的帷幔。沿街的屋檐挂着花灯,路上也摆放了无数花灯,清兵手中举着“囍”字灯。想象月光里坐在大轿中的新娘淑静端慧,容德甚茂,心里充满对宫廷生活的憧憬,是不是有点中式的浪漫?此刻谁能想到“蕙质兰心秀并如,珣瑜颜色能倾国”的皇后,不过两年多的时间,就在同治帝诡异过世后,在寂寞中香消玉殒了呢?
   
   新娘的花轿走过之后,迎亲行列还长长的呢,所以辛普森的笔不能停,继续画着。两顶如北京一般人家用的轿子,也有8人抬,里面坐的是新娘的婢女,抑或只是刚刚册立的后位牌匾。十月十六日的早上,其实是同一天的凌晨,太后为皇上选好的其他嫔妃才能坐轿入宫。她们是不能走大清门的,只能走紫禁城的北门。
   
   大轿后面还有得看。没有那么花里胡哨,中间的那些背影,说明画的是昏暗中的偷窥。
   
   普通人家的婚娶,会在白天举行,很少有像皇家这样既大张旗鼓又偷偷摸摸地进行的。听到风声的皇城居民,谁不想挤靠在迎亲经过的大道上一睹盛事。但皇帝的大婚,哪是凡夫俗子可以随便观看、妄加评论的。朝廷早早贴出了告示,迎亲数天前,城市得清理戒严,只要有仪仗通过,任何人不得上街,更不得驻足观看。从图中可以看到,每次队伍行进时,还有拿着皮鞭、棍棒的兵勇站在队列旁边,严防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当不准出街观看的指令传到东交民巷那些驻华使节耳朵里时,他们都忍俊不禁:按西方的逻辑来看,如果不让人看,干吗搞那么大的排场?这逻辑西人实在难以理解。
   
   窥视婚礼与贡品进宫的场面
   
   好在临街的四合院都有倒座,幸运的一家人可以聚在窗户前,用手将窗纸捅个窟窿,向外偷看,孩子们也跟着在屋子里起哄。有这么一家子,明白了辛普森的意图,同意让这几个洋人加入他们。大家贴着窗户,一看一晚上。
   
   同治大婚瓷皇帝大婚,慈禧太后特意为儿子打造了一套喜瓷,底子亦为显示皇家特权的黄色。此为黄地喜蝶纹花觚,也应当是仪仗抬着送入宫中的。同治大婚瓷耗资十三万两白银烧制,流传至今。
   
   所有的排场过了之后,还有一个小插曲,这是辛普森听宫内的太监讲的。同治皇帝在大婚前从未见过自己的新娘,洞房花烛夜好像也没有打动他的心。十月十五日子夜过后,他实在熬不住困顿,在新娘入宫之前,早已进入梦乡。直到两宫太后不断差人催促,他才被小太监唤醒,迷迷糊糊地来到坤宁宫前,按着要求走了一个过场,然后又回到自己就寝的殿内,继续他的美梦去了。
   
   谢选骏指出:满清倒台的原因之一,就是缺乏“保密法”,把自己的劣势掩盖起来。优势国家对劣势国家的观察,在平时,是猎奇,到了战时,就是情报蒐集了。所以作为劣势国家,后来的党国学会了沉痛的满清教训,把一切生活细节都当做致命的情报予以保密,以防优势国家无孔不入的渗透。
(2018/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