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谢选骏文集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谢选骏: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这位北大90后女生 令习近平赞叹》(2018-05-03 旺报)报道:
   
   宋玺和其他男特战队员全副武装,对前来袭扰的可疑船只实施拦阻射击。(取自湖北网台)


   
   尽管已经离开部队,北京女大学生宋玺依然保持军人般的装扮。(央视新闻截图)
   
   今年五四是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陆领导人习近平2日到北大考察,座谈会上唯一的学生代表一头短发、俐落白衣黑裤,是一脸英气的女学生,她是来自山西、1994年生的北大学生宋玺。担任过海军陆战队侦察兵的她,参与舱室搜索救援、对海射击等各项训练,足迹遍及南海群岛、亚丁湾,最近大陆有一部突击队撤侨任务的电影《红海行动》,习近平说,宋玺就像《红海行动》里的那位女兵(下图)。
   
   18岁那年宋玺考上北大,就读心理学系,她曾是北大学生合唱团领唱,多次随团参加世界级与国家级比赛,年轻女孩喜欢声乐、美食、滑板,但出身军人家庭的她,父亲是38军的一名军人,耳濡目染,从军心愿悄悄萌生。
   
   瞒着家人 偷报名入伍
   大三那年宋玺瞒着家里偷偷报名,应征入伍,前往南海舰队一处新兵训练基地,为求如愿分配到海军陆战队,她每天坚持高负荷训练,攀爬铁丝网、5公里越野、实弹射击、擒拿格斗,双手反覆磨出血泡,然后变成老茧,这位“北大萌妹子”蜕变成“海上霸王花”。
   在新训的实战考核中,宋玺以全优成绩加入海军陆战队,成为一名侦察队队员;2016年12月,她成为解放军第25批赴亚丁湾护航编队里唯一的一名女陆战队员。
   
   网友赞:活出90后模样
   2017年4月8日下午五点多,护航编队接到通报,吐瓦鲁籍“OS35”号货船在亚丁湾索科特拉岛西北海域遭劫持,整船19名叙利亚籍船员生命岌岌可危,解放军海军护航编队“玉林舰”立即前往解救;9日凌晨的营救行动,在解放军海军舰载机空中掩护下,16名特战队员陆续乘小艇登上“OS35”,19名船员全数救出,获救后船员举着五星红旗,对他们大喊“Thank You China”,宋玺当时热泪盈眶。
   
   在与习近平的座谈会上,宋玺分享了自己求学当兵的经历,也提到曾读过《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里面写着,当年习近平躺在梁家河的田野里想着,如果去不了大学,那就扎根这片田野,为群众服务。她说自己的生活从“蜜罐子”转到部队后也深刻感受到,大学生不能脱离群众、不能架空自己。网友也赞许她,活出了“90后”中国年轻人的真正模样。
   
   谢选骏指出:这位宋玺让我想起了上一次文革期间的宋彬彬/宋要武。而且他/她的名字更牛:宋玺,送上了帝王的印章。但愿不是宋朝的印章。
   
   宋彬彬(1949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曾用名宋要武,为中国共产党元老宋任穷之女。文革期间著名红卫兵,曾因一张给毛泽东带红袖章的照片闻名全国。
   
   生平
   宋彬彬籍贯湖南省浏阳市石垅村,但是出生于北京,1960年到1966年曾就读于北京师大女附中。文革初期,在刘少奇和邓小平等人批准成立的工作组的领导下,北京师大女附中革命师生代表会于6月6日成立,主席为刘进(刘仰峤之女),宋彬彬为四名副主席之一。但不久后,毛泽东对刘邓两人派出工作组的做法进行批评,工作组于7月30日撤离师大女附中。
   1966年7月31日,师大女附中原反对工作组的该校“红旗”派学生宣布成立红卫兵组织“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原在工作组领导下成立的师大女附中革命师生代表会的人员一时成了“保守派”。
   1966年8月5日,师大女附中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的卞仲耘被批斗致死,副校长胡志涛受重伤。卞仲耘为北京市第一个死于文革批斗的教育工作者。当晚,宋彬彬等人在北京饭店向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吴德报告卞仲耘死因。
   1966年8月8日,刘进与宋彬彬等同学成立师大女附中“文化革命筹备委员会”,主要领导人为原师大女附中革命师生代表会骨干,他们还成为该校红卫兵组织的领导人。
   1966年8月18日,刘进、宋彬彬等率师大女附中红卫兵赴天安门,参加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活动。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亲手为毛泽东戴上绣着“红卫兵”三字的袖章。毛泽东问她名字,得知她叫宋彬彬后,毛泽东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宋彬彬答:“是。”毛泽东回道:“要武嘛。”8月19日,由于受到原来反工作组同学的攻击,刘进和宋彬彬贴大字报声明退出“文化革命筹备委员会”。
   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我给毛主席戴上红袖章》一文。8月21日,《人民日报》转载了此文,文章称:“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袖章,主席还给我取了个有伟大意义的名字。……毛主席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起来造反了,我们要武了!”据宋彬彬事后回忆,这篇文章并非她自己所写,但自此她在学校收到了许多致“宋要武”的信,也有寄给“宋彬彬”的信。几个月后,宋彬彬改名为“宋岩”。
   8月底,王任重在钓鱼台国宾馆接见刘进和宋彬彬,动员她们赴武汉保中共湖北省委。刘进未去,宋彬彬和同学则于9月初赴湖北武汉,不久后写出了一篇基调是保中共湖北省委的文章,交给了省委。随即当地报纸刊登了署名“宋要武”的公开信,内容和宋彬彬等人的原先文章不同,措辞更加强烈地力保中共湖北省委。宋彬彬对此不满,乃询问省委负责人,并通过省委发表声明,称公开信非自己所写,但仍不同意打倒省委。
   回到北京后,宋彬彬成了“逍遥派”,没有参加西纠与联动等老红卫兵组织。1968年4月,宋彬彬和母亲被押到沈阳软禁。1969年初春,宋彬彬逃出沈阳,来到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牧区,后参加插队。1972年春,经当地牧民和大队公社推荐,宋彬彬被一所大学接收,后因谣传而被退回。经老乡及知青反映,负责锡林郭勒盟招生的老师顶着压力录取了宋彬彬,宋彬彬进入长春地质学院成为工农兵学员。
   1975年,宋彬彬获长春地质学院学士学位。
   2007年9月,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原为北师大女附中)在庆祝建校90周年时,将宋彬彬评为90名“荣誉校友”之一,此事引起争议。
   2014年1月12日,宋彬彬在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公开表示,对在文革中受伤害的老师和同学道歉。
   
   卞仲耘死亡
   1995年,师大女附中1968届高中校友王友琴在香港发表了《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一文,首次将1966年8月5日卞仲耘之死与8月18日宋彬彬给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联系起来成为因果关系。
   2004年,王友琴又发表了《卞仲耘之死》一文,直指宋彬彬是导致卞仲耘死亡的红卫兵暴力事件的负责人,证据是在邮电医院为抢救卞仲耘而向医院作保的七人名单,称“这七人中有六人是红卫兵学生。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是宋彬彬,该校高三学生,红卫兵负责人。”但宋彬彬回应,七人名单的首位是老师李松文,宋彬彬的名字则排在最后。
   2002年,美国出版了一部性学研讨文集 Chinese Femininities, Chinese Masculinities: A Reader,其中收有美国女学生Emily Honig对卞仲耘之死的研究文章。这位学生称宋彬彬对文革初期的一些暴力活动负有责任。
   2007年,卞仲耘之夫王晶垚先生曾向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抗议将宋彬彬选为杰出校友,因宋彬彬为文革期间师大女附中红卫兵的主要负责人。
   
   道歉
   2014年1月12日,在北师大女附中(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前身)“老三届”的20多名学生与30多名老师、家属举行的见面会上,宋彬彬读了一份准备好的发言《我的道歉和感谢》,表示自己是工作组进校后任命的学生代表会负责人之一,没有去阻止对卞校长和校领导们的武斗,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有责任。
   宋彬彬的道歉立即在中国引发了对立的观点:一些人对她的话表示欢迎;一些人则称这些话来得太迟,而且不充分;还有一些人则说共产党本身应该道歉。
   住在北京的退休文学教授崔卫平在电话采访中说,“考虑到她的身份,这还不够。她在红卫兵中是个重要人物,对她的要求应该比普通人高。说自己目睹了一场谋杀,之后又说自己不知道凶手是谁,这毫无意义。”而王友琴在采访中表示,宋彬彬和其他道歉的红卫兵不同,在过去的十年里,宋一直积极地否认文革中的迫害和杀戮。八月五日“斗争”五名学校领导人,是该校革委会预先组织的,并非学生自发的。而革委会没有主任,由副主任宋彬彬和刘进负责执掌学校,她们决定开“斗争会”,并通知五名斗争对象。没有这个斗争会,也就不会有红卫兵集体施暴,卞仲耘被打死的事件。谁该进劳改队,也是由革委会决定的。所以宋彬彬在女附中的所有暴力中的责任,应该很明显。
   2014年1月27日,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发表声明,称宋彬彬和刘进的道歉虚伪,并表示在真相没有大白之前,不接受她们的道歉。
   
   谢选骏指出:真相其实很清楚——1966年8月5日卞仲耘被红卫兵打死了,8月18日宋彬彬给毛泽东戴上了红卫兵袖章,在毛泽东的身上,有着“牛鬼蛇神”的鲜血。毛泽东自己才是中国最大的牛鬼蛇神。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她的爷爷是谁?
(2018/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