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自觉的侵犯]
谢选骏文集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自觉的侵犯

谢选骏:不自觉的侵犯
   
   网文《王珞珈: 在国外生活,从被人辱骂后想到》(2018-04-26)说:
   
   在国外生活,从网络或报刊上时时可以看到华人被人辱骂的报道,什么“滚回去”,什么“人渣中国人”等等。被骂的人常常会为此感到恼怒和羞辱。我自己也有在公共场所被人辱骂的经历,那是我来到加拿大二十来年第一次遭遇辱骂。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站在地铁的电动扶梯上,正好站在一个黑人青年的身后,那个黑人青年突然回过头说:“fuck you, Chinese man” ,我听了一楞,我想这是在骂我吗?我没有理会,但我微微侧过头,用眼睛的余光看看自己身后,看看有没有中国人,没有。我知道他是在骂我。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愤怒。可为了自保,我没有回击他,因为,我想什么样的人才会如此粗鲁地在公共场合去骂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无非是三类人:精神病人,没有教养的街头小混混,和受教育程度低下的人。如果想去跟这三类人较真和论理,那是白费功夫,因此我觉得对付这类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嗤之以鼻。

   
   在偶遇这种被人无缘无故地骂时,虽然理性告诉我们不要面对面地与这类人对抗,可我们还是要再思考一下,为什么会在公共场合被他人选择为被辱骂的靶子?有一种情况就是人们常说的种族歧视的行为,因为我们的肤色,我们的语音告诉外界,我们是外来人。其次,可能就是遇到没有教养的,喜欢在街头惹是生非的小混混。就像我遇到的那个黑人青年,他自己本身就是外来人,他应该十分清楚他的定位。他选择我作为攻击的靶子可以看作是一种歧视,但不属于那种种族歧视,他觉得我是黄皮肤好欺,因此他的谩骂行为更多的是一种挑衅。
   
   在公共场合受到他人歧视性辱骂是一种公开的歧视行为。然而,它让我联想到实际生活中一些眼睛看不见,心里却能够感知的无言的歧视,尤其是在职场内。它可以是发生在找工作上,也可以是发生在获得工作机会之后。
   
   在职场上发生的被歧视现象可称之为隐形歧视,因为没有谁敢明目张胆地歧视他的雇员。这类歧视也不能完全把它看作是种族歧视,有的就属思想上的一种偏见。是对某类人的看不起或蔑视。这种职场内的隐形歧视表现手法是多样的,有时是很难界定的,因为它游走于各种政策的边缘。拿学历来说,不同的职位要求不同的学历,在北美读书获得的文凭无疑是会被认可的。可对在中国国内获得的文凭的认可度就取决于招募单位或老板个人了。如我有一位朋友,他在国内获得博士学位,在政府的资助下,他来到美国作访问学者,在做访问学者快结束时,他向老板提出能否在他的实验室继续进修一段时间的要求,老板答应了。可当他接到工作offer时,他看见老板给他的offer是技术员的头衔,他想这不是公然地歧视我吗?经过思考后,他愤然拒绝了他老板的offer,回国了。显然,他的这位老板是没有能同等地看待一个在中国获得博士学位的学者,对我这位朋友的博士学历有着歧视行为。面对这种歧视,他虽然可以去据理力争,但那是改变不了他老板心里对他的歧视。他或许可以和他的老板谈话后争取得到一个博士后的工作头衔,可他的老板在工作上仍然可能会象对待一个技术员那样对待他。因为他的老板可以说,我不知道你从本科到攻读博士期间所学的课程是不是相当于一个在美国攻读博士的学生所学的课程,因此无法给于你同等待遇,也无法放心让你独立做研究。我的这位朋友回到国内后,申请到多项国家级科研项目,干得有声有色的。
   
   在职场上另一个易受到歧视的方面就是语言。语言是交流的工具,不论从事那种职业,需要用语言来表达和交流,这是语言的重要性。可如果太看重它的重要性,就容易犯一叶障目,犯盲人摸象的错误,并可能会在思想上滋生出对语言障碍者的歧视。如我认识的另一个朋友,在日本拿到博士学位后,在加拿大得到一个做博士后的工作位置。后来他在应聘一份新工作时,他请老板写推荐信,老板答应了,结果这份应聘的事就没有了下文。不久之后,他又应聘另外一份工作,这一次他接受教训,他请别的教授为他写推荐信,结果他获得了那份工作。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他现在已经晋升为教授了。我的那位朋友虽然无法得知为什么他没有能得到他的第一份工作,但通过排除法,他推测就是语言问题。华人来到北美打拼事业时,刚开始都会有些语言的障碍,毕竟华人的母语不是英语,但语言的障碍是可以克服的,而且语言障碍是不能和一个人的能力划等号的。一个人的能力是他知识,技能和经验的综合表现,他的能力不应该因为语言障碍而被减分或否定,更不能因为有语言障碍而受到歧视。
   
   除了在职场上因为语言和学位等问题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还有诸如职位的晋升,加薪等问题上也可能存在有歧视的现象。当在职场上遭遇到不公正的隐形歧视时,我们需要认真对待和谨慎处理。首先,我们不能因为受到歧视而诅丧,恰恰相反,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自信。其次,和在公共场所遭遇辱骂一样,需要避免使用热处理,即对抗。而是应该采取冷处理。冷处理可以是回避或“绕道”走,就象我那位求职的朋友请教授写推荐信一事,这个教授不成,我再找其他的教授,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看不到你的闪光点的,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你的。但如果在职场上真遇到明显的种族歧视,只要证据确凿,可以寻求法律的帮助。
   
   总之,在公共场所或在职场被人歧视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绝大多数当地人都是能友善地,公正地对待外来移民的。在加拿大,虽然我在街头被人骂了,不管是因为歧视还是无端的挑衅,它都不可能颠覆我对加拿大的美好印象。
   
   谢选骏指出:上文把在国外遭到“无缘无故地骂”的原因,全部归结为对方,没有想到这可能是因为文化冲突造成的,例如贴得对方太近,身上有异味,打喷嚏咳嗽没捂着……还有盯视了别人却没打招呼等等。这些都和语言无关的,但却是比语言更为直接的身体语言——很容易引起文化冲突。“精神病人,没有教养的街头小混混,和受教育程度低下的人”——只是把这种冲突引起的不满表达了出来。记得有次一个加拿大华裔精神病人李伟光,砍下了邻座白人男子麦克林(Tim McLean)的头颅,割耳切鼻开膛剖腹并且生吃,就是因为对方先前曾在公车上煲电话粥……煲电话粥,会不会引起歧视呢?还是一种不自觉的侵犯?结果杀人者被判无罪。歧视,有时来自一种“冒犯”——有时候,一个人的存在,就是对于他人的冒犯,一种不自觉的侵犯。
   
   《曾以灰狗斩首案震惊加拿大:竟要完全释放》(加拿大家园 a 2017-02-06)报道:
   
   曾以灰狗巴士斩首案震惊全国:李伟光申请解除所有限制!
   
   2008年在长途巴士上砍下邻座乘客头颅的加拿大华人李伟光是罕有的因精神病被免除刑责的例子。过去几年来,他一直在接受治疗。一开始住在和监狱无异的精神病院,逐步获得行动自由。去年终于获准在遵守一些规定的条件下住在精神病院外。现在他正在申请解除这些规定,获得完全自由。
   
   这些规定包括每年接受一次精神评估,让治疗他的医护人员知道他的住处,受到服药监督等等。如果他的申请被批准,他就不必继续遵守这些规定,但是可以自愿接受监督和治疗。星期一出庭作证的一位心理医生表示相信李伟光会自愿继续接受治疗。
   
   李伟光现在已改名为Will Baker。此前他每一年都顺利通过评估,被认为重新犯案的可能性极低。但是受害者麦克林的母亲德戴利一直极力反对让李伟光重获自由。她星期一再度发声,表达她的反对。
   
   8年前,北京移民李伟光在开往温尼辟的灰狗巴士上,砍下了邻座无辜白人男子麦克林(Tim McLean)的头颅,割耳切鼻开膛剖腹并且生吃,案件一时轰动世界。更加让人感到吃惊的是,8年后的今天,李伟光的律师正式向法院提出了完全释放(absolute discharge)他的要求。
   
   根据相关法律的定义,完全释放意味着李伟光将获得完全自由——也就是说李伟光将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他的行动也不再受到任何限制。
   
   昨天下午(周日,2月5日),受害人的母亲迪德利(Carol de Delley)也收到了李伟光的检查报告,报告称检查官已经通知李伟光的律师申请其无条件释放。
   
   多年来饱受丧子之痛打击的迪德利(Carol de Delley)对于案件的发展表示难以接受,直呼:“不能释放李伟光!”。
   
   8年多之前的血案至今重提仍令人毛骨悚然。2001年,李伟光做为技术移民从北京移民到加拿大,并于2007年入籍。2008年7月30日约下午6时,李伟光登上了前往温尼辟的灰狗巴士,车上有麦克林和另外35名乘客。
   
   22岁的麦克林遇害时正在熟睡。李伟光突然起身,连刺这位素不相识的临座年轻人多刀,行凶后还把对方的鼻子、舌头和一只耳朵切下来,放在口袋里。之后更残忍地砍下麦克林的头颅,并向警员和其他乘客挥动人头。警方事后在巴士上发现多件人体残肢,有些被胶袋装着,死者的眼睛和三分一心脏不见了,相信应该是被李伟光吃掉了。
   
   异常血腥的杀人戮尸现场成了不少目击者一生的噩梦,最先赶到现场的警官之一巴克(Ken Barker)在案发6年之后自杀,自杀之前,他长期受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折磨。当时车中的另外两名女乘客精神也严重受创,并因此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
   
   经过长达半年多的调查和鉴定,法庭裁定李伟光患有精神分裂症,不需承担刑事责任。随后他被安排在塞尔扣克精神病院进行治疗。近几年,曼省刑事审议委员会逐渐恢复李伟光的自由限制,他的医疗组说,他是模范病人,明白持续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必要。
   
   2015年,李伟光申请迁出精神病房,入住温尼辟集体宿舍,并获批准。他可以在无人陪同的情况下外出,活动范围远至温尼辟,不过前提是要带上手机。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受害人母亲迪德利表示难以接受,她说谁能保证李伟光之后不会再杀人、再吃人眼球和人心?她担心的是,李伟光获释后,会自以为病好了、不再服药,那时候谁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现在,李伟光已经更名为Will Baker。近日,他将可能获得完全释放的新闻也登上了多家英文媒体。根据加拿大高级法院的规定,如果当事人没有表现出对公众安全造成严重威胁,那么就应该给予无条件释放。不过该规定同时明确,必须有明显证据显示对公众安全没有危害才能够给予一个人无条件释放的要求。
   
   迪德利在得知此事之后,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完全释放意味着砍头案指控将无档可查,李伟光将不受任何条件限制。迪德利称,完全释放是加拿大司法对成年罪犯的最低宣判,如果罪犯获得彻底免除指控,那意味着罪犯没事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