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谢选骏文集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谢选骏: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所观察到的现象,大家都注意过了,那就是“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但是,该书对此“二律背反”现象的解释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竟然认为这是由于“中国低估了川普”才导致了“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它这样说的潜台词就是说,习近平的政策是德国和日本那样的“攘外先于安内”的。但其实呢,对中国的情况稍有了解就不难发现,中国的传统和现实都一直是“安內先于攘外”的。也就是说,中国的外交向来都是为内政服务的,因为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政府能从国内得到的利益,远远超过能从国外得到的。这和德国与日本正好相反,而与俄国与苏联比较一致。“安內先于攘外”的样板之一就是毛泽东当年叫嚣的“世界革命”,其实只是为了在文革期间的动乱中,转移视线、控制国内罢了。美国人真是太不了解中国了!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基本上是错误的——结果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从五十年前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中国低估了川普 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2018-05-04 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最近出版新书说,习近平,不会担当起其所宣称的全球化领导地位。
   
   中国争取全球化领导力的自相矛盾
   
   易明说,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
   在这本名为《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的书中,易明说,“习近平革命最终的目标是他的‘中国梦’,也就是伟大中国的复兴。”
   易明在书中写到,习近平在充当全球化领军人的同时,中国显现出了与全球化根本原则格格不入的做法,威胁自由世界的准则。她说,中国没有展现出全球化国家的特征,更没有去接纳和倡导自由开放的政治和经济价值观。
   她例举说,习近平力求控制资本外流,限制外国公司在中国本土的竞争机会,并强迫在华外国企业向中国企业转移关键技术。
   易明在书中说,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习近平试图逆转信息自由流动的趋势,阻碍中国与外部世界的信息交流:新法规限制大学教授使用西方社会科学教科书、禁止讨论西方政府治理和经济学理念;因为政府害怕人民接受西方价值观,中国市场上的外国媒体和文化产品越来越有限,网上内容也限制重重;法律对中国公民社会与外国非政府组织的交流重重设限,给外国NGO与中国伙伴的资金往来和项目运营带来困难;中国还无视国际法原则,拒不接受南中国海领土争端问题上的国际冲裁结果。
   易明说,在习近平治下的新中国的趋势特点是,对内在政治和经济生活中再次强调主张国家的作用、对外以更有雄心的方式推广中国的作用,外界必须学习如何利用习近平正在施加的影响力和权力手段,保护和推进自身的利益。
   
   对美欧失望,一些国家投向“中国模式”
   
   易明警告,习近平的这场革命,是一个非自由国家试图在自由世界准则中寻求领导力的过程,这给美国带来了一系列挑战。她说,习近平试图在全球推广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发展模式,希望成为那些对美国和欧洲自由民主模式失去信心的国家的标杆。
   易明本星期在华盛顿的一场签书讨论会上说:“我认为中国模式正在向外输出,输出的是中国模式的专制主义,不是输出共产主义。中国认为自己更有能力应对国际社会、更有能力改变人权机制,中国得到了那些同样也是专制政权的支持,这些政权看到了中国模式的好处。”她说:“我们美国常常说,当我们找到民主国家成为伙伴时,我们会做得更好;我想中国认为,把专制国家拿来当伙伴,对他们会更有好处。”
   她举例说:“中国在埃塞俄比亚、苏丹、南苏丹、肯尼亚等等很多非洲国家培训这些国家的官员,在东南亚一些国家也有培训。中国有一个培训千名南美国家年轻领导人的项目,给他们提供政治培训,教他们如何管理人民群体、如何管理宣传、如何取得政治稳定——要的是中国方式,而不是颜色革命。”
   
   易明:中国低估了川普
   
   在美中关系方面,易明认为中国在贸易和朝鲜问题等方面低估了美国总统川普的决心。她说:“首先,他们没有理解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个首要议题对川普的重要意义。这是他在竞选期间做下的承诺。在中国和亚洲方面,减少美中贸易逆差和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他明确表达的两个重点外交政策。”
   易明说,美中贸易逆差在川普就任的第一年和今年第一季度不降反升,“他早晚要对这个问题受到问责,这是一个他用来嘲讽前任美国总统的议题,所以我认为川普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取得进展。”易明还认为,中国之前没有想到川普如此难以捉摸。“川普决定与金正恩会面的决定让中国吃惊,中方忙于应对,希望他们的利益仍然能得到体现,希望自己不会被排除在外或被蒙在鼓里。美国最近推动的《台湾旅行法》也是一样。”易明说,“所以中国现在开始意识到,他们并没有完全把川普研究透彻,他们不完全确定川普会做什么。”
   
   中国与全球化掌舵手的地位还有一定距离
   
   川普上台后主张“美国优先”,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议、敦促欧洲和亚洲盟友分担防务开支、威胁对外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与此同时,习近平在多个国际场合强调全球化的利益。他在今年4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宣称,“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但易明在书中的结论处写到,即使在那些美国影响力被削减的领域,当中国面临国际事务“检验”的时候,并没有扛起全球化的大旗。她说,国际难民问题的工作由加拿大和德国牵头;日本和澳大利亚领导地区贸易;美国暂停向国际计划生育项目的援助后,荷兰政府追加了拨款……即使在中国的“后院”,在朝鲜核问题和缅甸难民危机问题上,中国也没能提出有效的解决法案。
   易明说:中国的全球领导力主要局限在那些可以容易地推进自身利益的领域,例如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执行的经济发展项目、以及上海合作组织这样的预防恐怖袭击和民主革命的安全合作。
   她最后说,在网络主权、人权、南中国海和台湾的主权主张、贸易、投资做法等等一系列问题上,美国和中国的重点要务、政策和价值观都不一致——中国对外面世界的思想、资本和影响关起国门时,不会成为全球化世界的领导者。
   
   谢选骏指出: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所观察到的现象,大家都注意过了,那就是“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但是,该书对此“二律背反”现象的解释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竟然认为这是由于“中国低估了川普”才导致了“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它这样说的潜台词就是说,习近平的政策是德国和日本那样的“攘外先于安内”的。但其实呢,对中国的情况稍有了解就不难发现,中国的传统和现实都一直是“安內先于攘外”的。也就是说,中国的外交向来都是为内政服务的,因为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政府能从国内得到的利益,远远超过能从国外得到的。这和德国与日本正好相反,而与俄国与苏联比较一致。“安內先于攘外”的样板之一就是毛泽东当年叫嚣的“世界革命”,其实只是为了在文革期间的动乱中,转移视线、控制国内罢了。美国人真是太不了解中国了!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基本上是错误的——结果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从五十年前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2018/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