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谢选骏文集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谢选骏: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所观察到的现象,大家都注意过了,那就是“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但是,该书对此“二律背反”现象的解释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竟然认为这是由于“中国低估了川普”才导致了“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它这样说的潜台词就是说,习近平的政策是德国和日本那样的“攘外先于安内”的。但其实呢,对中国的情况稍有了解就不难发现,中国的传统和现实都一直是“安內先于攘外”的。也就是说,中国的外交向来都是为内政服务的,因为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政府能从国内得到的利益,远远超过能从国外得到的。这和德国与日本正好相反,而与俄国与苏联比较一致。“安內先于攘外”的样板之一就是毛泽东当年叫嚣的“世界革命”,其实只是为了在文革期间的动乱中,转移视线、控制国内罢了。美国人真是太不了解中国了!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基本上是错误的——结果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从五十年前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中国低估了川普 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2018-05-04 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最近出版新书说,习近平,不会担当起其所宣称的全球化领导地位。
   
   中国争取全球化领导力的自相矛盾
   
   易明说,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
   在这本名为《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的书中,易明说,“习近平革命最终的目标是他的‘中国梦’,也就是伟大中国的复兴。”
   易明在书中写到,习近平在充当全球化领军人的同时,中国显现出了与全球化根本原则格格不入的做法,威胁自由世界的准则。她说,中国没有展现出全球化国家的特征,更没有去接纳和倡导自由开放的政治和经济价值观。
   她例举说,习近平力求控制资本外流,限制外国公司在中国本土的竞争机会,并强迫在华外国企业向中国企业转移关键技术。
   易明在书中说,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习近平试图逆转信息自由流动的趋势,阻碍中国与外部世界的信息交流:新法规限制大学教授使用西方社会科学教科书、禁止讨论西方政府治理和经济学理念;因为政府害怕人民接受西方价值观,中国市场上的外国媒体和文化产品越来越有限,网上内容也限制重重;法律对中国公民社会与外国非政府组织的交流重重设限,给外国NGO与中国伙伴的资金往来和项目运营带来困难;中国还无视国际法原则,拒不接受南中国海领土争端问题上的国际冲裁结果。
   易明说,在习近平治下的新中国的趋势特点是,对内在政治和经济生活中再次强调主张国家的作用、对外以更有雄心的方式推广中国的作用,外界必须学习如何利用习近平正在施加的影响力和权力手段,保护和推进自身的利益。
   
   对美欧失望,一些国家投向“中国模式”
   
   易明警告,习近平的这场革命,是一个非自由国家试图在自由世界准则中寻求领导力的过程,这给美国带来了一系列挑战。她说,习近平试图在全球推广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发展模式,希望成为那些对美国和欧洲自由民主模式失去信心的国家的标杆。
   易明本星期在华盛顿的一场签书讨论会上说:“我认为中国模式正在向外输出,输出的是中国模式的专制主义,不是输出共产主义。中国认为自己更有能力应对国际社会、更有能力改变人权机制,中国得到了那些同样也是专制政权的支持,这些政权看到了中国模式的好处。”她说:“我们美国常常说,当我们找到民主国家成为伙伴时,我们会做得更好;我想中国认为,把专制国家拿来当伙伴,对他们会更有好处。”
   她举例说:“中国在埃塞俄比亚、苏丹、南苏丹、肯尼亚等等很多非洲国家培训这些国家的官员,在东南亚一些国家也有培训。中国有一个培训千名南美国家年轻领导人的项目,给他们提供政治培训,教他们如何管理人民群体、如何管理宣传、如何取得政治稳定——要的是中国方式,而不是颜色革命。”
   
   易明:中国低估了川普
   
   在美中关系方面,易明认为中国在贸易和朝鲜问题等方面低估了美国总统川普的决心。她说:“首先,他们没有理解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个首要议题对川普的重要意义。这是他在竞选期间做下的承诺。在中国和亚洲方面,减少美中贸易逆差和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他明确表达的两个重点外交政策。”
   易明说,美中贸易逆差在川普就任的第一年和今年第一季度不降反升,“他早晚要对这个问题受到问责,这是一个他用来嘲讽前任美国总统的议题,所以我认为川普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取得进展。”易明还认为,中国之前没有想到川普如此难以捉摸。“川普决定与金正恩会面的决定让中国吃惊,中方忙于应对,希望他们的利益仍然能得到体现,希望自己不会被排除在外或被蒙在鼓里。美国最近推动的《台湾旅行法》也是一样。”易明说,“所以中国现在开始意识到,他们并没有完全把川普研究透彻,他们不完全确定川普会做什么。”
   
   中国与全球化掌舵手的地位还有一定距离
   
   川普上台后主张“美国优先”,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议、敦促欧洲和亚洲盟友分担防务开支、威胁对外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与此同时,习近平在多个国际场合强调全球化的利益。他在今年4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宣称,“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但易明在书中的结论处写到,即使在那些美国影响力被削减的领域,当中国面临国际事务“检验”的时候,并没有扛起全球化的大旗。她说,国际难民问题的工作由加拿大和德国牵头;日本和澳大利亚领导地区贸易;美国暂停向国际计划生育项目的援助后,荷兰政府追加了拨款……即使在中国的“后院”,在朝鲜核问题和缅甸难民危机问题上,中国也没能提出有效的解决法案。
   易明说:中国的全球领导力主要局限在那些可以容易地推进自身利益的领域,例如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执行的经济发展项目、以及上海合作组织这样的预防恐怖袭击和民主革命的安全合作。
   她最后说,在网络主权、人权、南中国海和台湾的主权主张、贸易、投资做法等等一系列问题上,美国和中国的重点要务、政策和价值观都不一致——中国对外面世界的思想、资本和影响关起国门时,不会成为全球化世界的领导者。
   
   谢选骏指出: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所观察到的现象,大家都注意过了,那就是“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但是,该书对此“二律背反”现象的解释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竟然认为这是由于“中国低估了川普”才导致了“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它这样说的潜台词就是说,习近平的政策是德国和日本那样的“攘外先于安内”的。但其实呢,对中国的情况稍有了解就不难发现,中国的传统和现实都一直是“安內先于攘外”的。也就是说,中国的外交向来都是为内政服务的,因为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政府能从国内得到的利益,远远超过能从国外得到的。这和德国与日本正好相反,而与俄国与苏联比较一致。“安內先于攘外”的样板之一就是毛泽东当年叫嚣的“世界革命”,其实只是为了在文革期间的动乱中,转移视线、控制国内罢了。美国人真是太不了解中国了!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基本上是错误的——结果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从五十年前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2018/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