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谢选骏: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李克强让人民用网络大数据监督政府讲话遭删》(2018年4月30日 转载法广RFI 安德烈)报道: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五在国务院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引起外界注意,他强调要让人民运用互联网、大数据“全程监督政府行为”,可是这段登载在中国政府网上的讲话已经无影无踪,旁边写着:您访问的页面已撤稿或删除。


   
   这段话的内容虽然很快消失,但提要还能通过搜寻引擎在一些其他网页查到。李克强当时讲话的内容是:“政府要推进政务公开,继续晒权督权,特别是要充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让人民全程监督政府行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有效治理不作为、乱作为,让腐败无处遁形。”
   
   有位网友可能是第一时间读到这段话后立即发表了一段感想:“人民拿什么监督你?报纸归你管,电视归你管,网络归你管,电台归你管,炮灰归你管,警察归你管,五毛归你管,犬儒归你管民众发条微博吧,想删你就删,约谈,威胁,说抓你就抓。请教中堂大人:我拿什么监督你?”
   
   现在,网友可能不需要发愁了,人民监督四个字消失了。关于李克强4月27日在国务院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还能找到,但已经丝毫没有前面引述的要求人民监督政府行为的内容。官媒报道题目成了『李克强:以强化对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为重点,大力推进廉洁政府建设』,但是里面除了有一句是重复题目的内容外,连“监督”二字也极少出现,更不用说“人民运用互联网、大数据”来“全程监督政府行为”。
   
   被多家官媒转载的这一报道还说,韩正、孙春兰、胡春华等人出席了会议,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国家监委主任杨晓渡应邀出席会议。
   
   谢选骏指出:“李克强让人民用网络大数据监督政府”,这个讲话为什么会遭到他的下属的删除?原来,民主监督是可能弄假成真的,就像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制度一样——本来是用来推卸责任的道具,结果时间一到竟然成为讨债的绞索,实在得不偿失。
   
   李克强(1955年7月1日-),安徽定远人,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之一。北京大学法学学士、经济学博士,也是在职的研究生学历。197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党组书记。是中共第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十八届、十九届中央委员,十七届、十八届、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2008年至2013年曾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党组副书记。在地方上他曾任河南省省长、中共河南省委书记和中共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还担任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主任、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主任、国家能源委员会主任、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副组长、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和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李克强在201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与总书记习近平一起以全票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并于10月25日召开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上连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开始其第三届政治局常委任期,排名继续维持在党内第二位。
(2018/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