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谢选骏: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文化剽窃?白人女生毕业舞会穿旗袍挨批》(2018年5月1日美国之音马赫)报道:
   
   中国海南省琼海,国际妇女节前夕,旗袍秀中的妇女摆姿势拍照。(2018年3月7日)


   
   一名美国犹他州的白人女生上周六身着中国传统旗袍参加高中毕业舞会,她在社交媒体推特上收到了8000多条对她的时尚选择表达不满的推文。
   
   犹他女生克齐雅·道姆(Keziah Daum)有着浅色的眼睛和一头棕色的头发,她把自己穿着一条红色长裙参加高中毕业舞会的照片发在了推特上。这样的长裙常被叫做“中国红”,有着中式的立领、短袖、裙边开衩和精致的刺绣。
   
   一名安大略的推特用户[email protected]评论道:“我高中的朋友过去曾经、现在仍然因为穿这种漂亮的裙子而被欺凌。但一个白人女孩穿这样的裙子就被认为是‘美丽的’、丰富多彩的,这就是区别。”
   
   另一名推特用户[email protected]_Phung写道:“如果你‘欣赏’并‘热爱’我们的文化,你就会知道这是一件传统的服裙。但你说,‘这只是一条裙子而已。’它对我们而言是有文化意义和重要性的。你所说的完全没有体现出文化欣赏,倒是反应了很大的文化剽窃。”
   
   一位网名叫NO PAT NO @patriciaah_1的大学生说:“少数族裔的人通常不穿我们自己传统的服饰,因为他们可能会因此成为仇恨犯罪的目标,这是白人穿着同样的衣服时感受不到的。”
   
   但也有网友认为这些抗议声是受了误导、过分夸张的。
   
   推特用户ct @ct_quacks写道:“我就是华人。我只想说你看着很棒,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因为一条裙子这么生气。我希望你不要受他们影响,希望你有一个愉快的毕业舞会。”
   
   最近拿到旅游管理专业学位从学校毕业的Xavier @OfficialXavier说:“你这身打扮很漂亮。别理这些种族主义者的仇恨。嫉妒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
   
   网友KOOYA说:“谢谢你欣赏亚洲文化,这棒呆了。”
   
   来自洛杉矶的推特用户Kenson @rikognition说:“现代的#旗袍从文化上来讲就是为了时尚才穿的,从日常到正式场合都可以。许多不同场合都适用。”
   
   Kenson补充道,“婚礼旗袍、白色孝服、佛教僧袍、军装、红军制服和皇室服装”才是不合时宜的。
   
   道姆在推特上数次道歉,她表示她无心冒犯任何人。到星期一下午,她的推文已经收获62146个赞、8100个评论和4010个转推。道姆写道:“致那些造成这么多负面的人:我无意不尊重中国文化。我只是在展示我对他们的文化的欣赏。我不会删除我的推文,因为我只是展示了我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而已。这就是条(脏话)裙子而已。这裙子很漂亮。”
   
   《白人少女毕业舞会穿旗袍 爆「文化挪用」争议》(胡玉立2018年05月02日)报道:
   
   犹他州盐湖城一名18岁白人少女凯西雅·达姆(Keziah Daum)挑选高中毕业舞会礼服时,看上了一件红色旗袍;旗袍独特美丽的高领合身剪裁,让她爱不释手。达姆不仅穿上红旗袍参加舞会,还兴奋地在社群网站贴出自己身穿旗袍与朋友的合照,旁边注明「PROM」,没想到引来了网路骂声不断,说她「不是华人,不该穿旗袍」。
   
   另外也有网友针对少女与朋友们的合照姿势提出批评,有网友认为双手合十的姿势带有种族歧视意味。名叫Jeremy Lam的男子在推特上转发了达姆穿旗袍的照片说:「我的文化,可不是你的毕业礼服。」这名林姓男子还写道,他为自己的文化自豪,这张照片展现了「美国消费主义和殖民主义心态」。他的推特被迅速转发了4万多次,也激起他人对达姆礼服的类似批评,不少人指责达姆「侵占了文化」。
   
   华盛顿邮报形容,这是「长期以来有关文化欣赏和文化挪用争辩的最新案例」。类似的文化侵占争议,也存在于时尚圈、好莱坞、大学校园和人们对广告宣传的回应中。达姆则是喊冤:「我只觉得那旗袍极美,独特大方,绝对无意造成伤害,也完全不带种族歧视;如果背后有任何意义,也是想表达对其他文化的仰慕和欣赏。」达姆说:「就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不过,也有许多人出面声援达姆的服饰选择,其中包括不少亚裔人士在内。一位自称旗袍收藏家的华裔女性留言说:「身为华人,我们很自豪也很高兴与世界各地的人分享我们的文化时尚。我喜欢你穿上这件礼服时的自信洋溢!妳很棒!」
   
   此事爆发一周以来,达姆的推特追随者暴增至2万人,她收到无数讯息,正面和负面的都有,同学和老师纷纷向她表达关切。达姆的母亲说,这基本上是「成年人攻击小孩子」,达姆没有做错事。
   
   由于照片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达姆已决定着手研究旗袍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的重要性。她也深刻体会到社群媒体讯息传播速度之快和范围无远弗届,开始学着从不同角度看待自己的贴文。但同时,达姆也说:「有些人不管什么事都会觉得自己被冒犯。」至于这件旗袍,「我还会再穿它。」
   
   谢选骏指出:旗袍被说成是“民国时期的妇女时装”但从它的名字来看,就泄露了邪恶的来源。“旗人”类似“党员”,是一种奴隶集团,包括汉满蒙各自八旗,专门用来军事镇压中国,扼杀中国文明的继续生长。“旗袍”就是来自旗人的禽兽袍子,说旗人是禽兽不是侮辱他们,而是由他们自身服饰定义的——头上鸟羽,袖口兽蹄,还自称奴才。从字义解,旗袍泛指旗人(无论男女)所穿的长袍,不过只有八旗妇女日常所穿的长袍才与后世的旗袍有着血缘关系,用作礼服的朝袍、蟒袍等习惯上己不归为“旗袍”的范畴。在清代,妇女服饰可谓是汉满并存。清初,满族妇女以长袍为主,而汉人妇女仍以上衣下裙为时尚;清中期,汉满各有仿效;到了清代后期,满族效仿汉族的风气日盛,甚至出现了“大半旗装改汉装,宫袍截作短衣裳”的情况,而汉族仿效满族服饰的风气,也于此时在一些达官贵妇中流行起来。
   
   旗袍是由满族女装演变而来,编入旗人的汉奸部队也仿效满人服饰,所以其女装被称为旗袍,而不是满袍。它的特点是立领,右大襟,紧腰身,两边下摆开衩,布料多用缎子,领子、襟、袖的边缘都用宽边镶滚。伪清建立后,旗袍开始只在满族妇女中流行,后来汉奸妇女也纷纷穿旗袍。清朝末年,旗袍的样式日益繁多,出现了立领,袍身刺绣,镶滚复杂,有三镶三滚、五镶五滚甚至十八镶滚等样式。20世纪20年代,受西方和日本服饰影响,上海的洋奴妇女对旗袍加以改进,将刺绣和镶滚工艺由繁变简,收紧腰身,突出了人体曲线美。这种新式旗袍立即风靡腐败的民国。1929年,中华民国政府竟然规定蓝色六纽旗袍为妇女礼服。20世纪30至40年代,旗袍在长度、领、袖等部分又发生较大的变化,称改良旗袍,成为盛行的女装。
   
   有上述可见,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甚至可以说——“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2018/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