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谢选骏文集
·1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谢选骏: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显而易见,默克尔不仅没有帮助,反而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进一步恶化了他们及其家属的处境。为什么默克尔这样做?因为这个默克尔也是苏联定做的怪胎,虽然她产于东德,而不是产于中国大陆。但是她的父系其实来自波兰人,难怪与社会主义大家庭一拍即合。
   
   默克尔和希特勒一样,热爱歌剧,尤其喜欢理察·华格纳(Richard Wagner)与悲怆及命运有关的所有作品,默克尔和希特勒一样,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and Isoade)是她最心仪的歌剧。不向命运屈服的默克尔形容理察·华格纳:“事情无法从出口倒转回来,让我觉得悲痛。起步对,满盘皆对。”这真是像是死不回头、毁灭全欧的希特勒一样一样的。

   
   《曾与德总理默克尔会面 709律师妻子出行受限》(2018年5月31日转载德国之声/RFA)报道:
   
   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日前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见面后,5月31日发推特说被中共警方跟踪限制。
   自今年1月失去自由以来,余文生本人尚未能与自己的辩护律师会见。4月,余文生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德国总理默克尔在5月底访华期间,曾与许艳见面。
   5月31日,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在推特上发布信息,自己被限制出门。她向德国之声讲述道:“今天早晨大概九点钟左右,我下楼准备去超市,我们家楼下有三个摄像头,楼底下有一个小平房,里面有好多电脑屏幕。平时是关着门的,今天我一下楼,里面就出来两个人,就跟着我,而且非常近距离,一两米距离。其中有一个是我们八角社区的一个片警,另一个我不认识。还看到两个是八角居委会的人。我就问他,你是不是不让我出门。他们的意思就是我去哪他去哪。”
   许艳表示,后来她走了大约一公里,就想打车,可是刚打上车,警察就跟司机说,他是警察,让司机靠边停车,不要拉她。出租车司机就靠边了。但是那警察还说她可以走。后来许艳又打了第二辆车。警察又以同样的方式让出租车司机靠边停车不拉她。最后她哪都去不了。
   今年1月17日,余文生律师曾发表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公开信,其中提出“国家主席差额选举”等内容。1月19日,余文生律师被带走。许艳对丈夫非常担心。
   “从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了,一次都没让辩护律师会见。5月22日和23日,我同时收到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检察院的两个通知书,一个是不同意取保候审,一个是不同意羁押性审查的立案。意思就是,这两个部门都是不同意让他回家的那种感觉。我感觉他可能现在情况不太好。我从家属的角度非常担心他。而且我现在特别担心他是否遭到了酷刑的问题。”
   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访华期间还特别会见了许艳和另一位709律师家属、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许艳对此表示感谢:“5月24日,我非常荣幸地见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非常感谢她关注余文生律师。她并且还提到孩子的问题。我也很感谢她关心孩子。从余文生家属的角度我非常感谢默克尔总理。从家属的角度我觉得她人非常好,也非常关注大家。”
   余文生律师曾为王全璋担任辩护律师,后者自2015年7月被关押后至今无音讯。
   许艳曾以涉嫌“煽颠罪”传唤
   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4月1日上午在家门口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数小时,她的手机也被警方从其孩子手中强行抢夺,给孩子造成惊吓。许艳表示,警方希望她不要发声,而她对于丈夫的情况深表担心。
   这已不是许艳第一次被传唤,今年1月27日,余文生律师被抓一周后的夜晚,许艳遭到北京广宁派出所传唤,至28日下午才放她回家。
   关注许艳的重庆律师何伟4月1日表示,从人情人伦的角度,许艳为丈夫呐喊呼吁并没有什么错,当局以“煽颠”为名进行传唤显然是有问题的:
   “作为她丈夫余文生到底有没有犯罪,以及许艳的行为到底有多少出格,这个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她作为妻子,她有没有基于伦理的合理需求、合理必要去呼吁、去呐喊。作为公权,对这种情感需求或者人伦需求上的打压,已经不是一个法律的问题,是一个伦理道德的问题,人性的问题。”
   
   谢选骏指出:显而易见,默克尔不仅没有帮助,反而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进一步恶化了他们及其家属的处境。为什么默克尔这样做?因为这个默克尔也是苏联定做的怪胎,虽然她产于东德,而不是产于中国大陆。但是她的父系其实来自波兰人,难怪与社会主义大家庭一拍即合。
   
   默克尔全名安格拉·多罗特娅·卡斯纳(Angela Dorothea Kasner),父系先祖是普鲁士王国波森省的波兰人。默克尔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氏,离婚后保留下来。
   她父亲是一位路德教会牧师,在她出生后不久,由于父亲从教会接到新的任命,全家移居东柏林以北80公里的滕普林。她在那里完成初等教育,俄语造诣佳,八年级时就获准参加全国俄文竞赛(此竞赛只有十年制专科学校的十年级生才能参加),获选为俄文最佳女学生,得到在东西德四处旅行以及到莫斯科旅游的奖赏,到莫斯科买了第一张披头士唱片。在莱比锡大学攻读物理学(1973年-1978年),之后在科学院物理化学中央学会工作学习(1978年-1990年),研究领域是量子化学,后来取得博士学位。
   前东德的生活背景给她带来不少好处。她作为牧师的女儿,并在每间屋子都可能存在东德警察告密者的社会里度过生命的前36年,养成了很好的掩饰或控制情绪的能力。除了德语外,默克尔会说俄语与英语,当人家评论她身为东德人的背景时,她说:“真的有话可说的人,是连化妆(掩饰)都不需要的。”
   
   婚姻
   1974年,默克尔与同学去苏联参加青少年交流活动,并到列宁格勒州和莫斯科找俄国的物理系同学游玩,在此认识第一任丈夫乌尔里希·默克尔(Ulrich Merkel),两年后住在一起,两人希望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结婚才有机会分配到住房,且夫妻找工作时,国家不会将他们分隔两地。1977年,婚礼在滕普林(Templin)老家举行,安格拉冠上夫性“默克尔”。四年后婚姻出现裂痕,两人形同陌路,安格拉几乎在一夜之间,就从两人在柏林共有的房子搬出去,留下相当震惊的乌尔里希·默克尔。1982年离婚。
   她现任(即第二任)丈夫是毕业并任教于德国洪堡大学博士教授、量子化学家约阿希姆·绍尔,两人是1981年认识的,当时绍尔是她的博士研究生导师。1985年离婚(绍尔的前妻是一名化学家,两人育有两个儿子,夫妻感情不和、早就分居,于1985年离婚)。1986年默克尔在博士毕业后,两人住到了一起。直到1998年,默克尔升任基民盟主席后,两人才正式结婚。两德统一之后,默克尔从政,绍尔继续科研事业。自1993年开始,绍尔在母校德国洪堡大学担任全职教授。
   
   个人特质
   默克尔热爱歌剧,尤其喜欢理察·华格纳(Richard Wagner)与悲怆及命运有关的所有作品,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and Isoade)是她最心仪的歌剧。不向命运屈服的默克尔形容理察·华格纳:“事情无法从出口倒转回来,让我觉得悲痛。起步对,满盘皆对。”做事有条理有计划,从容不迫。她在思索问题时,首先会要全面彻底了解事情,要看事实,即使反面没有任何论据,她还是会要了解事情的反面。因此,默克尔会动手分析她对世界的认识,估量论据,收集事实,再权衡出一个净值。
   默克尔欣赏沉默缄默,安静沉著。她所有信得过的人都能保持沉默,对她而言这是忠心耿耿的证明。若有人不符合默克尔的期待,她会变得非常冷淡简慢,甚至挖苦对方。如果有些人担任的职位不是由她决定,而她又迫切需要他们,她在那些人面前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如结盟党派的主席,或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她不容许自己冷硬,甚至禁止流露出好恶。在交友方面,默克尔对共事者始终保持距离,即便是从1995年开始至今担任办公室主任包嫚,也一直都以“您”互称,不直呼其名。
   默克尔价值观核心是“自由”,开始还有些隐讳,一共花了十年,才将自由列进自己即兴演出中。2010年,默克尔颁奖给以漫画讽刺默罕默德的漫画家威斯特葛德(Kurt Westergaard),并以“自由的秘密是勇气”为题发表演讲。默克尔试图找出自由的定义,自由最主要与责任有关:“自由一方面从一些什么而来,另一方面又朝向著一些而去。我们谈到自由的时候,总是在谈论别人的自由。”“我相信,自由社会更具创造力,而且能发展出长期有效的解决办法。”自由包含责任、包容与勇气。
   
   政治生涯
   1989年柏林墙推倒之后,她投入到蓬勃发展的民主运动中。1989年底她加入新党“民主觉醒”。东德第一次民主选举后,她得到新政府一个副政府发言人的职务,在洛塔·德·梅齐艾(Lothar de Maizière)手下工作。1990年12月两德统一后,她成为赫尔穆特·科尔内阁中妇女青年部部长。1994年出任环境和核能安全部长。1993年6月至2000年5月任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安格拉·默克尔的政治生涯得益于前联邦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的提拔。科尔有一次叫她小姑娘(德语:das Mädchen),因此很多媒体也把默克尔叫做“科尔的小女人”。
   
   反对党领袖
   1998年,科尔领导的中间偏右联合政府在选举中失利,社民党相隔十六年再次执政,并与绿党组成中间偏左执政联盟。金融丑闻危及基民盟很多领导的形象,首当其冲的是科尔本人,然后是主席沃尔夫冈·朔伊布勒。2000年,曾任基民盟秘书长的默克尔宣布参选基民盟领导人,并公开声明与科尔等人划清界限。默克尔最终接替朔伊布勒成为基民盟第一位女性领导人。默克尔当选在很多方面都是让人十分惊讶:基民盟被认为是传统保守派及天主教背景的政党,男性主导一切。
   很多人拿默克尔与前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两个人都是国家首位女性政党领袖及领导人,有铁娘子之称,还都曾经是科学家,分别在于对欧洲的态度,戴卓尔夫人是疑欧派,默克尔则是亲欧派)比较,把她叫做(多数是非德国媒体)“铁姑娘”。有时新闻媒体还用“Angie”称呼她。
   除了基民盟领导人的职务外,2002年起她还是联邦议会中基民盟中保守派的代表。
   2002年,默克尔不顾全国的主流反对,公开赞成伊拉克战争,声称这是“不可避免”的,这导致她领导的基民盟在联邦选举中落败,但中间偏左执政联盟基民盟与社民党的议席差距减至仅三席,施罗德的中间偏左联合政府仅以微弱优势取胜。施罗德其后把选举胜利,归功于他强烈反对美国发动战争中霸权和军事冒险的强硬态度,但事实上,施罗德的联合政府优势减少,从此变得不稳定。不过,默克尔并非基民盟推举的总理候选人,也是基民盟落败的因素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