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谢选骏文集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谢选骏: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显而易见,默克尔不仅没有帮助,反而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进一步恶化了他们及其家属的处境。为什么默克尔这样做?因为这个默克尔也是苏联定做的怪胎,虽然她产于东德,而不是产于中国大陆。但是她的父系其实来自波兰人,难怪与社会主义大家庭一拍即合。
   
   默克尔和希特勒一样,热爱歌剧,尤其喜欢理察·华格纳(Richard Wagner)与悲怆及命运有关的所有作品,默克尔和希特勒一样,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and Isoade)是她最心仪的歌剧。不向命运屈服的默克尔形容理察·华格纳:“事情无法从出口倒转回来,让我觉得悲痛。起步对,满盘皆对。”这真是像是死不回头、毁灭全欧的希特勒一样一样的。

   
   《曾与德总理默克尔会面 709律师妻子出行受限》(2018年5月31日转载德国之声/RFA)报道:
   
   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日前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见面后,5月31日发推特说被中共警方跟踪限制。
   自今年1月失去自由以来,余文生本人尚未能与自己的辩护律师会见。4月,余文生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德国总理默克尔在5月底访华期间,曾与许艳见面。
   5月31日,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在推特上发布信息,自己被限制出门。她向德国之声讲述道:“今天早晨大概九点钟左右,我下楼准备去超市,我们家楼下有三个摄像头,楼底下有一个小平房,里面有好多电脑屏幕。平时是关着门的,今天我一下楼,里面就出来两个人,就跟着我,而且非常近距离,一两米距离。其中有一个是我们八角社区的一个片警,另一个我不认识。还看到两个是八角居委会的人。我就问他,你是不是不让我出门。他们的意思就是我去哪他去哪。”
   许艳表示,后来她走了大约一公里,就想打车,可是刚打上车,警察就跟司机说,他是警察,让司机靠边停车,不要拉她。出租车司机就靠边了。但是那警察还说她可以走。后来许艳又打了第二辆车。警察又以同样的方式让出租车司机靠边停车不拉她。最后她哪都去不了。
   今年1月17日,余文生律师曾发表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公开信,其中提出“国家主席差额选举”等内容。1月19日,余文生律师被带走。许艳对丈夫非常担心。
   “从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了,一次都没让辩护律师会见。5月22日和23日,我同时收到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检察院的两个通知书,一个是不同意取保候审,一个是不同意羁押性审查的立案。意思就是,这两个部门都是不同意让他回家的那种感觉。我感觉他可能现在情况不太好。我从家属的角度非常担心他。而且我现在特别担心他是否遭到了酷刑的问题。”
   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访华期间还特别会见了许艳和另一位709律师家属、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许艳对此表示感谢:“5月24日,我非常荣幸地见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非常感谢她关注余文生律师。她并且还提到孩子的问题。我也很感谢她关心孩子。从余文生家属的角度我非常感谢默克尔总理。从家属的角度我觉得她人非常好,也非常关注大家。”
   余文生律师曾为王全璋担任辩护律师,后者自2015年7月被关押后至今无音讯。
   许艳曾以涉嫌“煽颠罪”传唤
   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4月1日上午在家门口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数小时,她的手机也被警方从其孩子手中强行抢夺,给孩子造成惊吓。许艳表示,警方希望她不要发声,而她对于丈夫的情况深表担心。
   这已不是许艳第一次被传唤,今年1月27日,余文生律师被抓一周后的夜晚,许艳遭到北京广宁派出所传唤,至28日下午才放她回家。
   关注许艳的重庆律师何伟4月1日表示,从人情人伦的角度,许艳为丈夫呐喊呼吁并没有什么错,当局以“煽颠”为名进行传唤显然是有问题的:
   “作为她丈夫余文生到底有没有犯罪,以及许艳的行为到底有多少出格,这个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她作为妻子,她有没有基于伦理的合理需求、合理必要去呼吁、去呐喊。作为公权,对这种情感需求或者人伦需求上的打压,已经不是一个法律的问题,是一个伦理道德的问题,人性的问题。”
   
   谢选骏指出:显而易见,默克尔不仅没有帮助,反而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进一步恶化了他们及其家属的处境。为什么默克尔这样做?因为这个默克尔也是苏联定做的怪胎,虽然她产于东德,而不是产于中国大陆。但是她的父系其实来自波兰人,难怪与社会主义大家庭一拍即合。
   
   默克尔全名安格拉·多罗特娅·卡斯纳(Angela Dorothea Kasner),父系先祖是普鲁士王国波森省的波兰人。默克尔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氏,离婚后保留下来。
   她父亲是一位路德教会牧师,在她出生后不久,由于父亲从教会接到新的任命,全家移居东柏林以北80公里的滕普林。她在那里完成初等教育,俄语造诣佳,八年级时就获准参加全国俄文竞赛(此竞赛只有十年制专科学校的十年级生才能参加),获选为俄文最佳女学生,得到在东西德四处旅行以及到莫斯科旅游的奖赏,到莫斯科买了第一张披头士唱片。在莱比锡大学攻读物理学(1973年-1978年),之后在科学院物理化学中央学会工作学习(1978年-1990年),研究领域是量子化学,后来取得博士学位。
   前东德的生活背景给她带来不少好处。她作为牧师的女儿,并在每间屋子都可能存在东德警察告密者的社会里度过生命的前36年,养成了很好的掩饰或控制情绪的能力。除了德语外,默克尔会说俄语与英语,当人家评论她身为东德人的背景时,她说:“真的有话可说的人,是连化妆(掩饰)都不需要的。”
   
   婚姻
   1974年,默克尔与同学去苏联参加青少年交流活动,并到列宁格勒州和莫斯科找俄国的物理系同学游玩,在此认识第一任丈夫乌尔里希·默克尔(Ulrich Merkel),两年后住在一起,两人希望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结婚才有机会分配到住房,且夫妻找工作时,国家不会将他们分隔两地。1977年,婚礼在滕普林(Templin)老家举行,安格拉冠上夫性“默克尔”。四年后婚姻出现裂痕,两人形同陌路,安格拉几乎在一夜之间,就从两人在柏林共有的房子搬出去,留下相当震惊的乌尔里希·默克尔。1982年离婚。
   她现任(即第二任)丈夫是毕业并任教于德国洪堡大学博士教授、量子化学家约阿希姆·绍尔,两人是1981年认识的,当时绍尔是她的博士研究生导师。1985年离婚(绍尔的前妻是一名化学家,两人育有两个儿子,夫妻感情不和、早就分居,于1985年离婚)。1986年默克尔在博士毕业后,两人住到了一起。直到1998年,默克尔升任基民盟主席后,两人才正式结婚。两德统一之后,默克尔从政,绍尔继续科研事业。自1993年开始,绍尔在母校德国洪堡大学担任全职教授。
   
   个人特质
   默克尔热爱歌剧,尤其喜欢理察·华格纳(Richard Wagner)与悲怆及命运有关的所有作品,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and Isoade)是她最心仪的歌剧。不向命运屈服的默克尔形容理察·华格纳:“事情无法从出口倒转回来,让我觉得悲痛。起步对,满盘皆对。”做事有条理有计划,从容不迫。她在思索问题时,首先会要全面彻底了解事情,要看事实,即使反面没有任何论据,她还是会要了解事情的反面。因此,默克尔会动手分析她对世界的认识,估量论据,收集事实,再权衡出一个净值。
   默克尔欣赏沉默缄默,安静沉著。她所有信得过的人都能保持沉默,对她而言这是忠心耿耿的证明。若有人不符合默克尔的期待,她会变得非常冷淡简慢,甚至挖苦对方。如果有些人担任的职位不是由她决定,而她又迫切需要他们,她在那些人面前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如结盟党派的主席,或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她不容许自己冷硬,甚至禁止流露出好恶。在交友方面,默克尔对共事者始终保持距离,即便是从1995年开始至今担任办公室主任包嫚,也一直都以“您”互称,不直呼其名。
   默克尔价值观核心是“自由”,开始还有些隐讳,一共花了十年,才将自由列进自己即兴演出中。2010年,默克尔颁奖给以漫画讽刺默罕默德的漫画家威斯特葛德(Kurt Westergaard),并以“自由的秘密是勇气”为题发表演讲。默克尔试图找出自由的定义,自由最主要与责任有关:“自由一方面从一些什么而来,另一方面又朝向著一些而去。我们谈到自由的时候,总是在谈论别人的自由。”“我相信,自由社会更具创造力,而且能发展出长期有效的解决办法。”自由包含责任、包容与勇气。
   
   政治生涯
   1989年柏林墙推倒之后,她投入到蓬勃发展的民主运动中。1989年底她加入新党“民主觉醒”。东德第一次民主选举后,她得到新政府一个副政府发言人的职务,在洛塔·德·梅齐艾(Lothar de Maizière)手下工作。1990年12月两德统一后,她成为赫尔穆特·科尔内阁中妇女青年部部长。1994年出任环境和核能安全部长。1993年6月至2000年5月任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安格拉·默克尔的政治生涯得益于前联邦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的提拔。科尔有一次叫她小姑娘(德语:das Mädchen),因此很多媒体也把默克尔叫做“科尔的小女人”。
   
   反对党领袖
   1998年,科尔领导的中间偏右联合政府在选举中失利,社民党相隔十六年再次执政,并与绿党组成中间偏左执政联盟。金融丑闻危及基民盟很多领导的形象,首当其冲的是科尔本人,然后是主席沃尔夫冈·朔伊布勒。2000年,曾任基民盟秘书长的默克尔宣布参选基民盟领导人,并公开声明与科尔等人划清界限。默克尔最终接替朔伊布勒成为基民盟第一位女性领导人。默克尔当选在很多方面都是让人十分惊讶:基民盟被认为是传统保守派及天主教背景的政党,男性主导一切。
   很多人拿默克尔与前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两个人都是国家首位女性政党领袖及领导人,有铁娘子之称,还都曾经是科学家,分别在于对欧洲的态度,戴卓尔夫人是疑欧派,默克尔则是亲欧派)比较,把她叫做(多数是非德国媒体)“铁姑娘”。有时新闻媒体还用“Angie”称呼她。
   除了基民盟领导人的职务外,2002年起她还是联邦议会中基民盟中保守派的代表。
   2002年,默克尔不顾全国的主流反对,公开赞成伊拉克战争,声称这是“不可避免”的,这导致她领导的基民盟在联邦选举中落败,但中间偏左执政联盟基民盟与社民党的议席差距减至仅三席,施罗德的中间偏左联合政府仅以微弱优势取胜。施罗德其后把选举胜利,归功于他强烈反对美国发动战争中霸权和军事冒险的强硬态度,但事实上,施罗德的联合政府优势减少,从此变得不稳定。不过,默克尔并非基民盟推举的总理候选人,也是基民盟落败的因素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