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谢选骏文集
·留学就是赌博
·毛泽东是废青也是害人虫的祖宗——曱甴王
·终身制为何迷人
·中国干涉美国内政还否认关岛为美国领土
·川普不是窝囊废而是卖国贼
·从开放社会到全球政府
·拜登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漱溟晚年沉迷佛教、崇拜毛泽东
·枪杆子里面出议会
·川普要练法轮功
·愚公移山是破坏大陆生态环境的魔鬼计划
·二维码也是中国发明的了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谢选骏: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切·格瓦拉——从古巴英雄到世界偶像》(2017年10月8日BBC)报道:
   
   古巴民众举行集会,纪念革命领袖人物之一切·格瓦拉去世50年。


   周日(10月8日),古巴城市圣克拉拉数千人集会,纪念50年前被杀害的一位革命者——切·格瓦拉(Che Guevara)。
   
   参加这一集会的,包括格瓦拉生前的革命同志——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
   
   在古巴全国,无数民众通过家中的电视屏幕,观看卡斯特罗总统将一支白色玫瑰放在格瓦拉的墓地上。
   
   在南美国家玻利维亚,切·瓦格拉德被杀害50周年的纪念活动也将在周一(9日)举行。
   
   古巴领导人号召年轻一代“做人要做切那样的人”。
   
   BBC记者威尔·格兰特从圣克拉拉发回报道说,50年来切·格瓦拉的名字仍然出现在古巴的每个角落,从钞票到标语牌。他可谓拉丁美洲最广为人知的人物。
   
   在古巴纪念格瓦拉的活动上,播出了1967年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宣布格瓦拉死讯的讲话录音。在那段讲话中,老卡斯特罗呼吁古巴的孩子们“像切一样”。而这一口号至今仍然在古巴流行。
   
   其人
   
   埃內斯托·格瓦拉,1928年6月14日出生在阿根廷东北部一个富裕家庭。而他后来世界闻名的绰号——切Che,来自拉美国家对阿根廷人的昵称,意指老友、哥儿们。
   
   1948年,格瓦拉进入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学医。
   
   1951年和1953年,格瓦拉两次游历阿根廷和拉丁美洲多个国家。这两次行程中的所见所闻,对他日后坚定的政治观点和革命思想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他相信,要解决拉丁美洲广泛的贫穷和压迫,只有通过武装革命和共产主义。
   
   1953年,他回到阿根廷完成了学业。但是不久便离开了阿根廷,北上玻利维亚与革命者为伍。
   
   1954年,他在墨西哥城的一家医院内作为志愿者,听闻了古巴革命者卡斯特罗兄弟的消息。在先结识了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后,1955年格瓦拉与老卡斯特罗见面,立刻成为政治上的盟友。
   
   格瓦拉作为老卡斯特罗的军事顾问,帮助领导古巴游击队推翻了巴蒂斯塔政权,也成就了他作为古巴革命核心人物的历史地位。
   
   其事
   
   玻利维亚巴耶格兰德小镇是切·格瓦拉被杀的地点,每年吸引很多游客。
   
   1959年,古巴革命成功后,格瓦拉曾出任古巴国家银行行长,工业部长等要职,成为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古巴政治要人。
   
   1960年11月,格瓦拉率领古巴经济代表团访问中国与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会面。
   
   1964年12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36岁的格瓦拉身着军服、脚蹬军靴。他直指美国在其它拉丁美洲国家的帮助下,企图入侵刚刚立国的古巴。
   
   很多人都同意,他的此番讲话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提出了新的理念,而是他特别强调了殖民主义、种族主义等等困扰亚洲和非洲国家的问题。
   
   1965年2月,中苏交恶期间,格瓦拉曾再次访问中国。当时,由于苏联经济实力远远超出中国,古巴依靠苏联提供的武器装备和军事顾问,卡斯特罗选择了苏联。
   
   切·格瓦拉成为偶像、传说,流行文化中的一个符号。
   
   同年,格瓦拉离开古巴,决意将革命思想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
   
   他的第一站是刚果,但经过7个月的努力后,他在刚果的革命行动以失败告终。
   
   1966年,格瓦拉曾回到古巴,短暂停留后,他转向了玻利维亚。
   
   1967年10月8日,格瓦拉被美国训练的玻利维亚部队抓获;10月9日,格瓦拉被处决,年仅39岁。
   
   传奇
   
   切·格瓦拉被处决后,1967年10月10日,当局将他的遗体送到一个医院内公开展示。
   
   格瓦拉遗体的公开示众,成为国际媒体的热点报道,反而使他放弃优裕家庭和职业投身国际共产革命的故事广为人知。
   
   玻利维亚当局其后将他的遗体埋葬在一个秘密地点,直到1997年才经过多国联合挖掘,送回到古巴修建的格瓦拉陵园内下葬。
   
   多年来,格瓦拉的名字成为“革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同义词。
   
   阿根廷足球明星马拉多纳也是切·格瓦拉的粉丝。
   
   批评者指出他参与领导的古巴政府,抹不去法外杀人、政治迫害等等侵犯人权的阴影。
   支持者说,他是英勇的游击战士,是为信仰奋斗献身的英雄, 有为全人类自由抛头颅洒热血的国际主义浪漫情怀。
   
   尽管他身后50年仍争议不断,但他已经成为国际间广为流行的一个文化象征。
   
   格瓦拉的肖像不仅出现在壁画、游行、音乐会、海报等各种公共场合,也成为T恤衫、邮票、杯子、钥匙链、皮带、棒球帽等许多商品上的图案。
   
   对很多人而言,他已经超越了为穷人谋利益的革命英雄范畴,成为当代的一个神话和偶像。
   
   谢选骏指出:其实大家都搞错了,格瓦拉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的得陇望蜀、引火烧身,恰恰体现了现代商业主义的贪婪,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甚至到了“反资本主义”的地步。所谓“反资本主义”,就是赤色资本主义,就是社会帝国主义——“反资本主义是指以反对资本主义为宗旨的各种行动、思想和态度; 就字面上的定义来说,反资本主义者是指希望以另一套系统完全取代资本主义的人。”但实际上呢?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反资本主义培养的是一种新资本主义,只不过经济资本变成了政治资本,然后再变成经济资本——仅此而已!这是由人的原罪所预定的。所以呢,马克思只能是比犹太奸商更为奸诈的资本家。
   

此文于2018年05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