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谢选骏:“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法专家谈中国在法国及欧美的间谍网》(2018年5月26日 转载法广RFI 安德烈)报道:
   
   法国破获两名前情报人员涉嫌向中国出卖情报大案,其实,法国情报部门近年来十分关注中国情报机构在欧洲尤其在法国的部署,只是做得不动声色。为什么?不要打草惊蛇。


   
   法国情报专家表示,孙子兵法第十三专门讲如何使用间谍,间谍的运用有五种,即乡间、内奸、反间、死间、生间。使用五种间谍,让敌人无法捉摸,出奇制胜。刚刚发现的两名法国对外安全局前情报人员,12月份被法国抓捕,怀疑他们正是在中国的传统间谍概念下被收买,为中方服务的。
   
   法国前对外安全局局长舒艾特说, 20多年前,中国间谍主要任务是搜集经济情报,技术资料,设法盗取西方尖端技术资料。
   
   现在他们也如同其他强国一样,开始搜寻政治情报。他们试图了解他国的政策,他国的外交意图等等,同时继续搜集经济情报。
   
   很自然,中国间谍的第一个目标涉及太平洋地区,其次是印度、澳大利亚以及所有的地区强国。再下一步就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其他成员国,因为这些成员国的做法和设想对中国来说都很重要。
   
   菲利普·玛尔瓦良在《情报字典》中国部分指出,中国的战略在于成为全球性超级大国,但这一战略构想基本上是建立在情报服务部门之上。国家安全部的使命是对外,主要职责是反间谍以及镇压政治异议人士。
   
   中国国家安全部共有7000名公务员,但是在这个数字上面应该再加上去50000名“非法的”间谍,所谓“沉底鱼”。这位专家表示,中国情报机构把美国和欧盟作为主要目标,尤其在法国、英国、荷兰及德国潜伏着大量间谍。
   
   “蝴蝶君”
   
   一位要求匿名的法国前情报部门负责人证实,“在法国的中国间谍十分活跃而且是常态性的,他们什么都要,搜集工业、尖端技术情报。比如,法国负责核潜艇的海军军官或副官一直是他们的目标,这些军官往往与一些漂亮年轻的中国女孩结婚。中国人做这些的动力如同到处一样:金钱、性、意识形态或自我中心”。
   
   “北京当局已在法国工程技术学院、自动研究院、电子学院以及法国政治学院,到处安插间谍。”“他们通常的做法是想法跟你或他结识,是一种柔性的渗透,不会像电影那样具有戏剧性。”
   
   法国汉学及历史学者达蒙说,“他们只要能够得着,什么都拿”。一名中国学生考入法国富有声望的“国家行政学院”,后来被发现偷拍了几立方米的资料。
   
   这位出版了一部名为《人民中国的情报与安全机构》,曾受法国对外合作局委托研究过中国的学者表示,“由于熟悉中国情报机构渗透的本领,两名法国前间谍怀疑为中国当局出卖法国利益,我一点也不奇怪。”“打个比方,北京当局可以让一名间谍打入美国调查局内部整整卧底三十年之久。”
   
   他表示,“这样一来,人人变得怀疑起来。”“当我知道有一个中国国籍的人在某一个地方,我立即提起了警觉。”
   
   在法中经历过的一段激烈的间谍反间谍战中,有一个具有标志性但至今让知情人士忍俊不禁的案子:一名70年代驻北京的法国外交官背叛了法国,向北京当局传递了外交资料,其原因乃是为了向双眼美丽的京剧演员花旦时佩璞求爱。他原以为跟这位女演员一起生了一个孩子,结果这位所谓的女演员是男扮女装。这名法国外交官1986年被以叛国罪判刑,得了一个“蝴蝶君”的绰号。
   
   
   
   谢选骏指出:上述报道犯了一个常识错误。我觉得,从逻辑上说,得到“蝴蝶君”绰号的不该说那名法国外交官,而应该是这位勾引他上当的男扮女装的京剧演员。
   
   时佩璞(1938.12-2009.6)男,出生于中国山东。北京青年京剧团的编剧、演员兼团部秘书。电影《蝴蝶君》(M.Butterfly)的原型人物。20世纪60年代,时佩璞与法国驻华大使馆职员布尔西科相遇,并男扮女装与之相恋。1983年,时佩璞在法国被判间谍罪,其男儿身的秘密暴露,与布尔西科18年恋情告终。2009年6月30日,时佩璞在法国巴黎逝世。
   
   时佩璞,男性京剧演员,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教师,有两个姐姐。他出生于山东省,从小在昆明长大,他学习了法语,从昆明大学获得了文学学士学位。
   17岁他成为一位演员,并取得了一些小成就。但他最为著名的成就是“男扮女装与法国外交官Bernard Boursicot相恋20年”,这个真实故事便是后来成百老汇戏剧《蝴蝶君》(1988年)的原型,后又在1993年改编为电影。
   人物生平
   1964年认识当时驻北京的法国外交官Boursicot,对方以为他是女儿身,猛烈追求他,两人其后更发生性关系。
   1969年,中国情报机构利用这关系,将Boursicot招为谍报人员。
   Boursicot于1969到1972年驻扎在北京,1977到1979年委派到蒙古乌兰巴托,他向中国提供超过500份秘密情报。由于Boursicot常驻中国之外,与时佩璞相会的次数并不多。
   1965年,时佩璞告诉Boursicot怀孕,其后带着4岁大的时度度声称这就是他的孩子。Boursicot、时佩璞和时度度在1982年回到法国。
   两人于1983年6月30日被法国安全局拘捕,直至此时Boursicot才知道时是男儿身。被捕后,时度度承认自己是新疆维吾尔族人,母亲“因穷而将他变卖”。
   1986年时佩璞和Boursicot被判间谍罪,入狱6年。时后得法国总统米特朗特赦,1987年获释后一直住在巴黎。
   2009年6月30日在巴黎逝世,终年70岁。
   爱情历程
   1964年,布尔西科被外派到北京大使馆担任会计师一职。当时20岁的他在一次外交酒会上,遇见26岁的京剧花旦时佩璞。以教外交官夫人中文为职的时佩璞当时向布尔西科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是京剧演员,也是京剧作者。时佩璞向这位年轻的外交官员述说起自己的身世,他说自己原是女人,但因为重男轻女的父亲渴望生儿子,从小就被迫以男儿身被养大,2人旋即坠入爱河,并有了亲密关系。很多人都难以想象,布尔西科怎么会一直被亲密爱人时佩璞蒙在鼓里,不知道他是男儿身。
   时佩璞自己的说词是,他从未告诉布尔西科他是一个女人,只是布尔西科把他误当女人,他就将错就错。当这件震惊世人的间谍案曝光后,“雌雄莫辨”的布尔西科在法国成了笑柄。
   布尔西科被调离北京后,长年在外生活,但却经常返回北京探望时佩璞,2人继续藕断丝连。1965年,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他怀孕了。不久后,还生下了儿子时度度。
   布尔西科自称是为了见“妻小”之面,才将法国的机密文件交给中国当局。布尔西科称,当时时值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的一名特务人员来找他,以时佩璞与儿子的安危作威胁,要求布尔西科为中国从事间谍工作。
   1982年,在布尔西科千辛万苦张罗下,成功安排时佩璞与儿子来到巴黎共同生活。不过,2人的关系立即引起法国当局关注,1年后,2人齐齐被捕。布尔西科万万也没想到,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她”,竟然是男儿身。
   因中风住进法国一间疗养院的布尔西科,在接受《纽约时报》电话访问时,对时佩璞病逝的消息,反应冷淡。
   艺术形象
   时佩璞与布尔西科被捕后,这段扑朔迷离的畸恋曝光,在西方引起轰动,“雌雄莫辨”的布尔西科更成为法国人的笑柄。但中国当局却自始至终保持沉默低调。
   在时佩璞被判刑的消息传出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毓真表示震惊,他认为时佩璞被指控的罪名是毫无根据的。马毓真当时说时佩璞1982年10月赴法是应法国政府邀请去讲学的。不过,除此之外,中国当局至今并没对法国的“美人计”指控再作出其它正式响应。
   尽管如此,这段充满奇情的“异国恋”,受到美籍华裔剧作家黄哲伦关注,他将这段真人真事,与作曲家普契尼的著名歌剧《蝴蝶夫人》结合,写成了著名的百老汇舞台剧《蝴蝶君》(M.Butterfly),上演后立即引起轰动。《蝴蝶君》的戏剧张力,更吸引了澳洲导演柯南伯格,在1994年时将之搬上了大银幕,并找来奥斯卡华人影帝尊龙担任主角,拍成电影版的《蝴蝶君》。
   
   谢选骏指出:也许,这种“艺术”是为了掩盖间谍活动的真相。这就是“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文艺作品中发生在日本的《蝴蝶夫人》情节,到了中国的现实社会中就变成了《蝴蝶老爷》,由此可见文艺作品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只是东西转移,日本的蝴蝶夫人,变成了中国的蝴蝶先生。中国真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假货帝国。
(2018/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