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谢选骏文集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中国学生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吗
·德国人比法国人更懂中美冲突是在建立全球政府
·六四屠杀是共产党的天鹅之歌
·学生领袖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吗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甲骨文公司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为何华人喜欢入室盗窃
·华尔街补给中国大陆的人血馒头
·战场经济开始显灵
·为爱犬取名“公安”、“书记”、“主席”该当何罪
·川普是共产党的学生
·支持国际自由、镇压国内自由
·第三个三十年已经过了十年你们刚刚知道
·美国创新秘笈——全球唯一的移民国家
·斯金纳为何像个种族主义者
·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
·专制国家绝对不能遵守和民主国家达成的协议
·不能整合全球的就不是中国文明了
·反美不如融美
·第二次上山下乡不用强制动员了
·《丧尸未逝》影射毛泽东僵尸策划六四天安门屠杀
·严家其就是魏京生
·台湾的独立二次获得共产党七十年担保
·党天下不如新王国
·习近平批判毛泽东愚蠢
·中国已经称霸世界了
·创新能力岂能耳提面命
·蛇鼠不能同窝
·红毛人民桀骜不再
·中国人民不仅可以吃草还可以吃虫了
·安全第一还是速度第一
·日本人喜欢僵尸妻子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养老院就是看守所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专制审查就是绑匪行为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巩俐没有葫芦娃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华为是一个军工单位
·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谢选骏: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其实一个道理,都因崇拜强权霸道而起。
   靠法律是无法消除精日分子或是纳粹教徒的,就像靠正义也是无法消除马克思主义和蚂蚁国教义的。因为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所崇拜的,是强权与霸道,是那种“要消灭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敌敌畏精神。他们就像暴走族、飞车党一样,就想潜伏在边缘地带,伺机祸害邻里、阴谋杀人夺命。
   


   《婚礼车队现退伍老兵穿日本军装 当事人:未换戏服》(2018年5月29日北京时间等综合)报道:
   
   近日一段视频引爆网络,天津市河东区海河东路上,一列婚礼车队两侧是哈雷摩托车,最前端一辆三轮摩拖车上的男子身穿日军军服,背着一把三八式步枪,对着镜头双手竖大拇指。
   面对网民谴责,哈雷队长公开道歉,称给中国人民丢脸。同时这名穿日本军装的男子也公开致歉,称自己当天参加一个抗日网剧拍摄,因时间仓促没来得及换戏服就赶到了婚礼现场。自己绝不是“精日”份子,当年也是一名入伍过的热血爱国青年,对此行为他深感后悔。
   今年2月,两名男青年身穿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留影,被行政拘留15日。
   2017年8月,4名青年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著名抗日遗址、爱国教育基地四行仓库拍照留念。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依法对涉案的李某、高某、项某处以行政拘留处罚,对胡某、刘某予以教育训诫。
   
   谢选骏指出: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其实一个道理,都因崇拜强权霸道而起。为什么中国会有那么多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网民刘欢认为,“其实也没多少。越是小规模的极端团体,嗓音越尖利,叫声越难听,步调越一致,行为越恶心,精日,狗粉,女权,都是这德性。它们要真有一定规模,就采取更隐秘的手段做大事去了,正所谓咬人的狗不叫。当然了,真要是规模大起来它们离死也不远了。我国的特点就是小问题用心情管,中问题闭着眼不管,大问题用铁锤往死里管。极致的文明要靠精准的暴力来实现。”
   
   《“精日”分子究竟是怎样的一撮人?》(2018-02-26 综合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网)报道:
   
   日前在南京抗日碉堡遗址前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拍照的两名男子。
   23日,南京警方发布通告,对日前在南京抗日碉堡遗址前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拍照的两名男子,予以行政拘留15日处罚。当晚,最初爆料这两名男子行为的网友在微博上表示自己被“人肉”,评论中,有人惊呼“‘精日’反扑了!”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指精神上把自己视同为日本人。它并非官方词汇,而是互联网上一部分人给予某个特殊群体的称谓,并因类似前述作秀事件而流行。
   在百度百科中,“精日”一词的解释很短,仅列出字面意思。在主流媒体报道中,除了几例事件,关于该群体的资料少之又少。可以说,除了极少数热点,“精日”群体长期游离在公众视线之外,若隐若现。
   人们犹记得:去年8月,四名男子身着二战日军军装,在著名抗日遗址上海四行仓库合影;前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两名青年在大屠杀发生地扮日本武士拍照……
   2017年8月发生的“精日”军服迷在上海四行仓库门前合影事件。
   2015年成都漫展上,几名“精日”军服迷身着旧日军军服入场
   2015年成都漫展上,几名“精日”军服迷身着旧日军军服入场
   令国人感到耻辱,不怕触犯众怒,这些“精日”分子究竟是怎样的一撮人?
   QQ中竟隐匿一批“精日”群
   在QQ群查找功能里,输入“武运长久”“东亚共荣”等关键词,能搜出数十个相关结果。除去一些“人烟稀少”的“荒群”,有些群介绍之翔实令人吃惊。一个名为“大日本军事交流基地”的群赤裸裸地注明:“热爱日本文化,日本历史,以及日本军队以及领导人都可以加入,欢迎一切亲日人士的加盟!”(原文如此)
   通过qq群查找功能搜出的疑似“精日”群
   该群主的昵称也很有“特色”:“樱花的决绝无人能懂”。其个人资料封面有一张日本甲级战犯寺内寿一和畑俊六在徐州的合影。在另一个名为“武运长久”的群标签里,赫然有“忠诚于天皇”“大东亚共荣”之类的字句。
   在网络上,人们容易把“精日”跟喜欢日本文化、科技的“哈日”群体相混淆。“我给出的判断标准是‘崇拜日本达到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群体”——这是知乎上关于“为什么会出现精日这个群体”的一则高票回答。这名答主还进一步作说明:一张侵华日军用刺刀挑起中国孩童的历史照片,一名“精日”分子百般“洗地”,一会儿说被害儿童是“干尸”,一会儿说两个士兵“不像是日本人”。
   某“精日”分子在网上为侵华日军“洗地”的言论
   任何对历史罪行的美化和模仿,都不被原谅
   对于二战罪行任何形式的美化乃至模仿,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不被原谅的,而对此类行为处罚颇为严厉的,要数德国。
   估计大家都还记得,去年8月,两名中国游客在德国行纳粹礼被捕。
   按照德国法律,行纳粹礼是触犯刑法的行为。1998年修订的《德国刑法典》中规定,传播或为用于传播而制作、储存、进出口以及公开或在集会中使用德国宪法法院认定的违宪政党或组织标志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罚款。
   除了德国,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使用纳粹礼也会触犯刑法。
   而在战争年代曾饱受纳粹侵害的国家以色列,更是明确规定禁止否认大屠杀历史。
   2013年年底,以色列一群人在胸前佩戴了与纳粹相关的标志,为此,以色列政府专门再次提出新的法案,禁止使用纳粹、第三帝国等词语和相关标志。
   不仅如此,以色列《防止否认大屠杀法》第二条更是严格规定:“个人无论是通过书面还是口头的途径,否认纳粹大屠杀或者为其开脱,都是反犹太人甚至是反人类的犯罪,将被判处5年徒刑。”
   1月30日,希腊总理和以色列总统参加了希腊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奠基仪式,告诫人们不应忘记历史——俄罗斯在这方面也毫不手软。2014年5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法案,正式通过法律,把否认纳粹二战罪行和歪曲苏联二战角色认定为违法行为,触犯法律者将受到监禁和罚款等惩罚。
   针对国外提供的相关案例和经验,中国能否对日精的违法犯罪行为按照汉奸或者危害国家安全罪处理。
   
   谢选骏指出:靠法律是无法消除精日分子或是纳粹教徒的,就像靠正义也是无法消除马克思主义和蚂蚁国教义的。因为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所崇拜的,是强权与霸道,是那种“要消灭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敌敌畏精神。他们就像暴走族、飞车党一样,就想潜伏在边缘地带,伺机祸害邻里、阴谋杀人夺命。
(2018/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