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谢选骏: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其实一个道理,都因崇拜强权霸道而起。
   靠法律是无法消除精日分子或是纳粹教徒的,就像靠正义也是无法消除马克思主义和蚂蚁国教义的。因为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所崇拜的,是强权与霸道,是那种“要消灭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敌敌畏精神。他们就像暴走族、飞车党一样,就想潜伏在边缘地带,伺机祸害邻里、阴谋杀人夺命。
   


   《婚礼车队现退伍老兵穿日本军装 当事人:未换戏服》(2018年5月29日北京时间等综合)报道:
   
   近日一段视频引爆网络,天津市河东区海河东路上,一列婚礼车队两侧是哈雷摩托车,最前端一辆三轮摩拖车上的男子身穿日军军服,背着一把三八式步枪,对着镜头双手竖大拇指。
   面对网民谴责,哈雷队长公开道歉,称给中国人民丢脸。同时这名穿日本军装的男子也公开致歉,称自己当天参加一个抗日网剧拍摄,因时间仓促没来得及换戏服就赶到了婚礼现场。自己绝不是“精日”份子,当年也是一名入伍过的热血爱国青年,对此行为他深感后悔。
   今年2月,两名男青年身穿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留影,被行政拘留15日。
   2017年8月,4名青年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著名抗日遗址、爱国教育基地四行仓库拍照留念。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依法对涉案的李某、高某、项某处以行政拘留处罚,对胡某、刘某予以教育训诫。
   
   谢选骏指出: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其实一个道理,都因崇拜强权霸道而起。为什么中国会有那么多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网民刘欢认为,“其实也没多少。越是小规模的极端团体,嗓音越尖利,叫声越难听,步调越一致,行为越恶心,精日,狗粉,女权,都是这德性。它们要真有一定规模,就采取更隐秘的手段做大事去了,正所谓咬人的狗不叫。当然了,真要是规模大起来它们离死也不远了。我国的特点就是小问题用心情管,中问题闭着眼不管,大问题用铁锤往死里管。极致的文明要靠精准的暴力来实现。”
   
   《“精日”分子究竟是怎样的一撮人?》(2018-02-26 综合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网)报道:
   
   日前在南京抗日碉堡遗址前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拍照的两名男子。
   23日,南京警方发布通告,对日前在南京抗日碉堡遗址前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拍照的两名男子,予以行政拘留15日处罚。当晚,最初爆料这两名男子行为的网友在微博上表示自己被“人肉”,评论中,有人惊呼“‘精日’反扑了!”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指精神上把自己视同为日本人。它并非官方词汇,而是互联网上一部分人给予某个特殊群体的称谓,并因类似前述作秀事件而流行。
   在百度百科中,“精日”一词的解释很短,仅列出字面意思。在主流媒体报道中,除了几例事件,关于该群体的资料少之又少。可以说,除了极少数热点,“精日”群体长期游离在公众视线之外,若隐若现。
   人们犹记得:去年8月,四名男子身着二战日军军装,在著名抗日遗址上海四行仓库合影;前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两名青年在大屠杀发生地扮日本武士拍照……
   2017年8月发生的“精日”军服迷在上海四行仓库门前合影事件。
   2015年成都漫展上,几名“精日”军服迷身着旧日军军服入场
   2015年成都漫展上,几名“精日”军服迷身着旧日军军服入场
   令国人感到耻辱,不怕触犯众怒,这些“精日”分子究竟是怎样的一撮人?
   QQ中竟隐匿一批“精日”群
   在QQ群查找功能里,输入“武运长久”“东亚共荣”等关键词,能搜出数十个相关结果。除去一些“人烟稀少”的“荒群”,有些群介绍之翔实令人吃惊。一个名为“大日本军事交流基地”的群赤裸裸地注明:“热爱日本文化,日本历史,以及日本军队以及领导人都可以加入,欢迎一切亲日人士的加盟!”(原文如此)
   通过qq群查找功能搜出的疑似“精日”群
   该群主的昵称也很有“特色”:“樱花的决绝无人能懂”。其个人资料封面有一张日本甲级战犯寺内寿一和畑俊六在徐州的合影。在另一个名为“武运长久”的群标签里,赫然有“忠诚于天皇”“大东亚共荣”之类的字句。
   在网络上,人们容易把“精日”跟喜欢日本文化、科技的“哈日”群体相混淆。“我给出的判断标准是‘崇拜日本达到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群体”——这是知乎上关于“为什么会出现精日这个群体”的一则高票回答。这名答主还进一步作说明:一张侵华日军用刺刀挑起中国孩童的历史照片,一名“精日”分子百般“洗地”,一会儿说被害儿童是“干尸”,一会儿说两个士兵“不像是日本人”。
   某“精日”分子在网上为侵华日军“洗地”的言论
   任何对历史罪行的美化和模仿,都不被原谅
   对于二战罪行任何形式的美化乃至模仿,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不被原谅的,而对此类行为处罚颇为严厉的,要数德国。
   估计大家都还记得,去年8月,两名中国游客在德国行纳粹礼被捕。
   按照德国法律,行纳粹礼是触犯刑法的行为。1998年修订的《德国刑法典》中规定,传播或为用于传播而制作、储存、进出口以及公开或在集会中使用德国宪法法院认定的违宪政党或组织标志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罚款。
   除了德国,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使用纳粹礼也会触犯刑法。
   而在战争年代曾饱受纳粹侵害的国家以色列,更是明确规定禁止否认大屠杀历史。
   2013年年底,以色列一群人在胸前佩戴了与纳粹相关的标志,为此,以色列政府专门再次提出新的法案,禁止使用纳粹、第三帝国等词语和相关标志。
   不仅如此,以色列《防止否认大屠杀法》第二条更是严格规定:“个人无论是通过书面还是口头的途径,否认纳粹大屠杀或者为其开脱,都是反犹太人甚至是反人类的犯罪,将被判处5年徒刑。”
   1月30日,希腊总理和以色列总统参加了希腊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奠基仪式,告诫人们不应忘记历史——俄罗斯在这方面也毫不手软。2014年5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法案,正式通过法律,把否认纳粹二战罪行和歪曲苏联二战角色认定为违法行为,触犯法律者将受到监禁和罚款等惩罚。
   针对国外提供的相关案例和经验,中国能否对日精的违法犯罪行为按照汉奸或者危害国家安全罪处理。
   
   谢选骏指出:靠法律是无法消除精日分子或是纳粹教徒的,就像靠正义也是无法消除马克思主义和蚂蚁国教义的。因为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所崇拜的,是强权与霸道,是那种“要消灭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敌敌畏精神。他们就像暴走族、飞车党一样,就想潜伏在边缘地带,伺机祸害邻里、阴谋杀人夺命。
(2018/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