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谢选骏文集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谢选骏: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人类思想的先验基础(生物遗传)要大于经验因素(社会习得)。这就是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列宁就不懂这一点,他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只是一本蚂蚁国的教科书,而不是一本哲学著作,开了毛泽东两论(矛盾论、实践论)之先河——这是因为列宁和毛泽东都不懂现代科学已经给唯心主义提供牢固的支撑。先验知识其实就是结构主义。列宁和毛泽东的“哲学”教义可以追溯到马克思的蚂蚁国教义,再可以追溯到黑格尔的“普鲁士哲学”。甚至,连康德也是如此。不过康德比黑格尔好一点,因为他和西欧的联络比较紧密。
   
   康德和黑格尔都是用德语写作的,在先验知识的层面当然不同于普鲁士王国的斯拉夫土著人。但是在经验知识的层面,康德和黑格尔也明显不同于西欧的德语民族。他们的思想显然受到斯拉夫土著的渗透,尤其是黑格尔——比黑格尔更晚的尼采,就更为严重地斯拉夫化和东方化了。随着普鲁士征服了德国(被美化为“统一”),普鲁士哲学也随之扩张了影响。后来的尼采在种族上都有斯拉夫血统,其思想显然遭到了更强的“来自东方的生物渗透”,就像列宁和斯大林的逐步升级一样。欧亚混种俄罗斯人列宁和格鲁吉亚人斯大林所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国际杂种集团,显然比沙皇集团具有更多的东方内涵,所以也就具有了比老沙皇更强的扩张东方的渗透力,直到把中国大陆(包括越南和朝鲜)都纳入了版图。


   《人脑为什么这么大?60%是生态因素》(2018-05-27 科技日报)报道:
   
   英国《自然》杂志近日发表了一项演化学研究:英国科学家开发的新预测模型认为,驱动人类形成如此大的大脑的主要因素是生态。而人脑为什么这么大,是生物进化学长久以来的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该研究有助于人们进一步厘清该争议。
   
   相比大部分动物,灵长类动物拥有很大的脑容量,而人类则拥有灵长类中最大的脑容量。譬如和近亲类人猿比较,人类的大脑体积就是其3倍。如果以大脑/身体的相对大小来计算,人类的相对脑容量可以是其它胎生哺乳动物的6倍。
   
   人类为何演化形成了异常巨大的脑袋?几十年来,研究人员对此一直争论不休,各种理论层出不穷。有人提出“社会脑假说”,认为演化形成较大的大脑可以帮助我们管理日渐复杂的社会生活;也有人提出“高耗能组织假说”,认为食肉让大脑能够以肠道为代价进行演化。但是,这些理论都有一个根本问题:它们依赖于关联数据,因此无法揭示因果关系。
   
   此次,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研究人员默里希奥·刚泽拉斯-弗雷罗和安迪·格德纳开发的新预测模型表明,人脑大小的演化响应了大量不同因素,其中60%是生态的,30%是合作相关的,10%是群体竞争相关的。而相对来说,个体之间的竞争并不那么重要。
   
   在随附的新闻与观点文章中,德国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类学研究所科学家理查德·迈克厄里斯认为,以上发现值得深思,因为它意味着社会复杂性更有可能是人类形成较大脑袋的结果而非原因,而且人类本性更有可能源自生态上的问题求解和累积文化演变,而非社会操纵。
   
   谢选骏指出:上述科学研究验证了一个基本的日常经验——人类思想的先验基础(生物遗传)要大于经验因素(社会习得)。这就是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列宁就不懂这一点,他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只是一本蚂蚁国的教科书,而不是一本哲学著作,开了毛泽东两论(矛盾论、实践论)之先河——这是因为列宁和毛泽东都不懂现代科学已经给唯心主义提供牢固的支撑。先验知识其实就是结构主义。列宁和毛泽东的“哲学”教义可以追溯到马克思的蚂蚁国教义,再可以追溯到黑格尔的“普鲁士哲学”。甚至,连康德也是如此。不过康德比黑格尔好一点,因为他和西欧的联络比较紧密。
   
   《康德应该算德国人还是俄国人?》问题说:
   
   康德一辈子没有离开格尼斯堡。在他生活的年代,格尼斯堡属于普鲁士王国,而现在格尼斯堡属于俄罗斯。而普鲁士王国本身并不能完全等同于现在意义上的德国。
   「德国人」这个词在不同语境下的意义不同。当前这个词最多出现的两个意义是:指「拥有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籍的人」,或者指「属于德意志民族的人」,就好像「中国人」经常被用来指代「华人」一样。判断「康德是否为德国人」不能以国籍理解,因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在他生活的时代并不存在,终其一生,康德的的国籍都是普鲁士王国。那么康德是不是德意志人呢?只要稍微了解一些德国历史,就会发现这个问题实在谈不上有什么「争论」。
   波罗的海沿岸这块地方,以前很荒凉(并且根据某些人的意见,现在仍旧是一样),原本住在那里的波罗的海土著部落的一支,称作古普鲁士人,他们生活的地方就是现在的加里宁格勒,或者说柯尼斯堡。这些人不是日耳曼人,但也并不是斯拉夫人。公元十三世纪左右,条顿骑士团征服普鲁士,在那里居住的古普鲁士人由此被德意志人同化。此时的条顿骑士团效忠罗马天主教廷,与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人相互敌对。
   征服了普鲁士地区的条顿骑士团,在普鲁士东北、今爱沙尼亚和俄罗斯边境上的佩普西湖(俄语称楚德湖)与俄罗斯作战时惨败,从此未能再次染指俄罗斯。两百年后,条顿骑士团又一次在坦能堡战役败给波兰立陶宛联军,高级指挥官大量阵亡,从此一蹶不振。十五世纪更是被迫把普鲁士割成东西两部分,西普鲁士给波兰,只留下东普鲁士勉强延续。
   十六世纪欧洲宗教改革,条顿骑士团在大团长带领下改信新教,不再听令于天主教廷,并且解散骑士团组织,改立为普鲁士公国(Herzogtum),以柯尼斯堡为首都,大团长任公爵。此时的东普鲁士跟其他德意志国家在陆地上不相邻,但他们仍旧是德意志人。十七世纪普鲁士公国王室断嗣,不得不以公爵长女之夫继任公爵,而这个人是勃兰登堡选帝侯,同样是个德意志人。从此普鲁士公国变为勃兰登堡–普鲁士公国,开始励精图治,到十八世纪初的一七〇一年,勃兰登堡–普鲁士公国升格成普鲁士王国,从此开始侵略、扩张、吞并其他德意志人建立的王国、公国、领地,通过一系列中间状态,最终在一八七一年统一大部分德意志地区,也就是德意志(第二)帝国,普鲁士也从远离德意志核心地区(前神圣罗马帝国)的边陲飞地,成为德国的一部分。
   康德生于一七二四年,死于一八〇四年。这段时间里的柯尼斯堡是普鲁士王国的领土,主要居民也都是德意志人。康德的父亲来自城北的小镇,母亲来自纽伦堡,即便父亲一脉曾经有古普鲁士人的血统,当时也已经完全德意志化了。不过那时候「统一德意志国家」的观念并不强烈,「普鲁士人」或者「巴伐利亚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此时的普鲁士王国相对于整个德意志民族而言,就像春秋时期的秦国相对于整个汉民族一样。差别只是柯尼斯堡后来割给了俄罗斯,那里的德意志居民也全都被或杀或赶地汰换成了俄罗斯人;咸阳却一直在中国人手里,而柯尼斯堡改名加里宁格勒的时候,康德已经去世快一个半世纪,跟俄罗斯实在是没有一丁点渊源。
   2013-09-27
   
   严格的说,康德既不是德国人,也不是俄国人。私以为,按现今的国界来判定历史人物的国籍,有刻舟求剑之嫌。康德的国籍,应该按康德生前的实际情况来划分。康德生于1724年,死于1804年,当时哥尼斯堡(加里宁格勒)乃至整个东普鲁士,都是不算在德国境内的,尽管这里是德语占优势的地区。在此之前,也只有条顿骑士团统治时期中间有一小段时间,帝国曾短暂的对普鲁士行使了名义上的宗主权 。普鲁士在很长时间内都不被视为德意志兰的一部分。也正是因为普鲁士这种特殊地位,所以勃兰登堡选侯腓特烈三世才在1701年顺利地把普鲁士从公国升格为王国,并给自己带上了普鲁士王冠。
   所以,咱的结论是,按康德生前的实际状况而言,康德既不是德国人,也不是俄国人,他的国籍是普鲁士王国。
   不过说实话,这种钻牛角尖的问题没什么意义。
   还有,国籍不等于民族,民族不等于血统,血统不等于民族认同。
   话说,既然现在康德的国籍都成问题了,那么下一个是不是该讨论豌豆射手孟德尔的国籍了?这位生在奥属西里西亚的神父的国籍争议应该更大。
   2016-10-11
   他用德语写作,从文化传承的角度讲自然是德国。李白也是这个道理。
   现在康德的老窝被俄国老毛子端了,但是没办法,欧洲尤其是这种四战之地,本来就是主权换来换去,不过除了真正了解二战史,尤其是雅尔塔体系的,才会知道康德出身生活地成了俄罗斯飞地。
   ……
   
   二战后东德建立后,东德女人为了得到好处和利益,和苏军士兵长期通奸和上床。毕竟东德的苏军将士可是太上皇,掌握着大量利益。 当然也有少数是真正爱上了苏军士兵。东德女人和苏军士兵各取所需,互相利用,东德女人得到了现实利益,苏军士兵满足了性欲。
   从1945年二战结束到1989年柏林墙倒塌,德国合并,40多年里几代德国女人和几代苏军驻东德士兵们上床,生下了无数苏德混血儿。因为这个持续了40多年,生下的苏德混血儿太多了!
   
   谢选骏指出:德国人真是脱了希特勒的福,就像日本人是托了太平洋战争的福,才有机会被战胜者蹂躏和混血。不过呢,康德和黑格尔都是用德语写作的,在先验知识的层面当然不同于普鲁士王国的斯拉夫土著人。但是在经验知识的层面,康德和黑格尔也明显不同于西欧的德语民族。他们的思想显然受到斯拉夫土著的渗透,尤其是黑格尔——比黑格尔更晚的尼采,就更为严重地斯拉夫化和东方化了。随着普鲁士征服了德国(被美化为“统一”),普鲁士哲学也随之扩张了影响。后来的尼采在种族上都有斯拉夫血统,其思想显然遭到了更强的“来自东方的生物渗透”,就像列宁和斯大林的逐步升级一样。欧亚混种俄罗斯人列宁和格鲁吉亚人斯大林所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国际杂种集团,显然比沙皇集团具有更多的东方内涵,所以也就具有了比老沙皇更强的扩张东方的渗透力,直到把中国大陆(包括越南和朝鲜)都纳入了版图。
(2018/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