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谢选骏文集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谢选骏: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1937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十一年,中国也有了诸多变化;但是,在“外国强权才是中国人权”的层面,丝毫未变。这就是“强权意志的胜利”吗?呜呼哀哉。
   
   《默克尔访华问刘霞 李克强称“中国尊重人道”》(2018年5月25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报道:


   
   德国总理默克尔24日抵北京,是她连任后首度来访,亦是历来第11次访华。李克强在两国联合记者会中主动提到,愿与德国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情况下,进行人权对话。有记者在现场问刘霞被软禁问题,李亦罕有回应称:“中国尊重人道主义,有关个案问题,中国希望在互相尊重平等合作的基础上对话。”
   
    对于李克强的回答,曾要求默克尔访华时向北京要求释放刘霞的流亡德国诗人廖亦武告诉苹果日报,今次中国官方最高级别官员谈及刘霞,但李克强没有说释放刘霞,故不敢说有希望。他希望其他西方国家元首仿效德国,向中国施压。
   
    默克尔过往极关注刘晓波夫妇及其他人权情况,今次在两国联合记者会上,默克尔表示,中德双方有更大的合作空间,应要例行举行双边会谈,除了商业与贸易,亦可谈谈人权问题,共同讨论现有的问题及解决方法。
   
    德国之声对默克尔此番说话解读为希望与中国解决刘霞问题。李克强亦主动就人权问题表态,表示愿意与德国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情况下,进行人权对话。
   
    有记者在记者会向李克强主动查问刘霞的最新情况,李回答说:“有关个案问题,中国希望在相互尊重、平等合作的基础上对话,说明中国的情况。”李又指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的行政机关要尊重司法机关及执法部门,同时亦尊重人道主义。不过,李克强由始至终,都没有提及刘霞的名字。
   
    默克尔展开一连两天的访华行程,24日先到北京,今(25日)再到深圳。默克尔昨早抵达后,与李克强举行总理会谈,新华社透露李克强在会上建议加强中德在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车联网及自动驾驶等新兴产业领域合作。默克尔亦希望加强两国在经贸合作,欢迎中国企业投资德国。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默克尔访华记者问刘霞就可以得到李克强的回答“中国尊重人道”?而在别的场合就会遭到斥责?大概因为默克尔是个德国总理。由此可见——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这不是因为“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而是因为“德国强权就是中国人权”——如果希特勒现在还是德国总理,那么,希特勒就是中国人权!难怪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德国人拉贝可以负责难民庇护区。
   
   约翰·拉贝(John Rabe;1882年11月23日-1950年1月5日)是生于汉堡市的德国商人,以其在1937年末至1938年初的南京大屠杀期间的人道主义行为和作为南京大屠杀翔实证据的《拉贝日记》而著名。
   拉贝早年曾在非洲生活数年,1908年来到中国,1911年至1938年间受雇于西门子康采恩的中国子公司——西门子中国公司,开始在中国沈阳、北京、天津、上海、南京等地经商,在中国时间前后长达30年。1931年至1938年前后,拉贝任西门子公司驻华总代表,曾代理德国纳粹党南京分部副部长。南京大屠杀时纳粹德国是日本的盟国,拉贝以其特殊的身份目击了日军在中国南京制造的南京大屠杀,并将其记录为著名的《拉贝日记》。并和十几位外国传教士、金陵大学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教授、医生、商人等共同建立了3.88平方公里的“南京安全区”,并担任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拉贝被选为主席,因为人们希望他作为一个德国人并首先是一个纳粹党成员可以对日本军队施加影响。安全区为大约25万中国难民提供了暂时栖身避难的场所。在拉贝自家的花园中亦庇护了600名左右的难民。1938年2月拉贝被西门子公司召回,4月抵达德国后立即四处公开演讲作展览放映马吉拍摄的纪录片揭露日军暴行,并写信给希特勒,提交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告,希望德国政府出面对日本施加压力。但此报告当时没有公开。之后,他甚至因此一度被盖世太保逮捕。他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照片和马吉拍摄的影像资料与此期间也被没收。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拉贝因曾是纳粹党员而被先后苏联和英国逮捕。在面见了朱可夫元帅并证实他没有犯错之后,他在1946年六月被同盟国无罪释放,生活拮据。宋美龄很快就找到了拉贝一家的下落,希望拉贝能在东京审判中作为南京大屠杀的证人出席,但被拉贝婉言拒绝。鉴于在南京时的功绩,他因而得到南京市民的捐助及国民政府每月金钱和粮食接济,全家得以度过战后物质匮乏的难关,包括苏联封锁西柏林的艰难日子。这种接济一直持续到中华民国政府撤离南京为止。1950年1月5日拉贝于西柏林中风逝世,日记资料由他的家人保存。1996年年底拉贝日记重见天日后,拉贝才重新为世人所知。1997年他的墓碑由柏林搬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保存。
   拉贝是一百多年中德关系史当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2006年10月31日,德国驻上海总领事芮悟峰(Dr. Wolfgang R?hr)在南京拉贝故居落成仪式上的讲话中说,“还有谁能比他更好地代表德中两国之间的友谊呢?”
   拉贝日记
   1941年开始,拉贝开始在德国整理日军暴行。半个世纪之后,《拉贝日记》以德文、中文、英文和日文出版。
   1996年,《拉贝日记》在美籍华人张纯如女士及邵子平博士等人的寻访下得以重见天日,12月13日在美国纽约的南京大屠杀纪念大会上,拉贝外孙赖因哈特女士将2000多页的日记副本首次向外界公开,立即引起轰动,成为南京大屠杀最重要、最详实的史料之一。日记中记述了城区内的600多个案例,很多可与其他资料互为佐证,如幸存者李秀英等。
   1997年8月,在整整60年之后,时隔南京大屠杀一个甲子轮回,《拉贝日记》中文版在南京得以公开出版;当年底,在前德国驻华大使埃尔文·维克特(Erwin Wickert)先生的努力下,德意志出版社(DVA)出版了拉贝日记的德文版。(无论是德文版还是英文版、日文版,都是日记原文的部分节选,章节选择略有不同,而中文版出版的则是日记全本。)
   一部关于拉贝的电影故事片已经拍摄完毕,2009年4月29日中国上映。
   “辛德勒是一个小小的拉贝”
   外界一般受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影响将拉贝称为“东方的辛德勒”,但按照邵子平先生的评价“应该说辛德勒是一个小小的拉贝”。一般认为辛德勒雇佣1200名犹太人做工时纳粹德国已显败象,除商业利益外辛德勒也有对自己前程的考虑;而拉贝等人保护25万难民则完全出于单纯的人道主义动机,并与西门子公司及德国政府的意愿相反。
   德国海德堡拉贝交流中心
   在德国海德堡,拉贝之孙托马斯·拉贝教授建立了一个旨在促进世界和平的小型的约翰·拉贝交流中心。网页有中德英日四种语言文字的信息。2005年8月,在德留学生及旅德华人为其捐献了一尊小型半身青铜塑像。
   2009年4月,他曾在北京为扮演皇叔朝香宫鸠彦日本演员香川照之颁发“约翰拉贝和平奖”,并向中日双方建议南京与广岛结为伙伴城市,以换取日本官方正式承认南京大屠杀。
   拉贝与国际安全区纪念馆
   1999年,南京市政部门变更道路拓宽计划,以便使现属南京大学的拉贝故居保存下来。2003年,德国总统约翰内斯·劳访问南京后建议西门子公司出资修葺拉贝故居。2005年底,西门子公司经过与南京大学协商,向南京提供225万人民币用于修缮故居。2006年10月31日,拉贝故居整修完毕向公众开放,正式名称为“拉贝与国际安全区纪念馆” 和“拉贝和平与冲突化解研究交流中心”。“拉贝故居”已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拉贝墓地
   因占地期限已到,柏林市政部门本想清除位于西郊公墓的拉贝墓地,所以1997年其家人申请将墓碑送给中国南京保存;现拉贝墓地虽仍未被清除但早已破败不堪,2005年12月已申请作为历史名人墓地长期保留,相关修缮工作正在计划中。拉贝在德国柏林的墓地的编号及地址为:BWB 2.5/6,Friedhof der Ev. Kaiser-Wilhelm-Ged?chtnis-Kirche,Fürstenbrunner Weg 69 - 79,14059 Berlin。地理坐标:52.51815°N 13.41184°E。
   2013年12月11日,由中国南京市捐建的拉贝先生纪念墓园在德国柏林落成。
   
   谢选骏指出:1937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十一年,中国也有了诸多变化;但是,在“外国强权才是中国人权”的层面,丝毫未变。这就是“强权意志的胜利”吗?呜呼哀哉。
(2018/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