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谢选骏文集
·望子成龙导致学生作弊
·统一福建就是统一中国
·智人的灭亡
·纳粹主义的领导力量终超美俄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历史必然性”是蚂蚁国巫师的催眠暗示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蒙娜丽萨是劳动妇女
·新西兰变成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的工厂
·全球三分之一的女犯关在美国
·五毛创造愚人节笑话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中国已经摆脱了斯大林主义的枷锁
·欢迎北京开始解放农奴
·占中九子为何有罪
·乾嘉学派居狗胯下所以狗屁不通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谢选骏: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美国越来越像中国 2大强权瓜分世界》(2018-05-25 上报)报道:
   
   印度前国安会顾问钱勒尼(Brahma Chellaney)现职为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战略研究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亚洲政经局势,著有9本专书,包括《亚洲神力:中国、日本与印度的崛起》、《水资源、和平与战争:面对全球水危机》等。他认为美国这个领导全球民主的国家,越来越像全世界最强大且古老的独裁政府中国。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激进地追求单边政策,等同蔑视广泛的全球共识,并强而有力地合理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长期挑战国际法的手段,让以法治为根基的国际秩序面临的严重风险更加恶化。


   
   中国一直在南海以极具侵略的方式声称主权,包含军事化争议领域,将其国家边界向外拓张到国际水域,纵使国际仲裁已经宣称行为无效也不予以理会。此外,中国也将跨边界河流变为一种武器,并透过贸易作为地缘经济的高压手段,胁迫那些反对中国的国家配合。
   
   美国一直进行单边外交政策
   
   美国经常谴责中国的上述行为,但在川普的领导下,这些批判渐失可信度。原因不只是因为川普称赞习近平“很棒”(terrific),是个“优秀的绅士”(a great gentleman)。事实上,川普的行为突显了美国的伪善,并鼓励中国未来在印太地区实施领土和海防修正主义。
   
   但其实美国老早就在进行单边外交政策,好比小布希(George W. Bush)2003年侵略伊拉克,以及欧巴马(Barack Obama)2011年推翻利比亚独裁者格达费(Muammar Gaddafi)。即使川普(尚)未推翻任何政权,他已经态度坚定更进一步采取单边主义,多方面重创国际秩序。
   
   川普一踏入白宫,就立即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那可是欧巴马促成的12国贸易与投资协议。没多久,川普又否定了《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该协定旨在抑制全球气温升幅较工业时代前“远低于”摄氏2度,而美国成了唯一没有参与这项重要努力的国家。
   
   以巴冲突、伊朗问题 川普都有责任
   
   最近,尽管国际共识认为耶路撒冷的地位应在以巴冲突广泛讨论协商后确定,川普仍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Tel Aviv)迁移至耶路撒冷(Jerusalem)。大使馆正式启用之际,住在加萨的巴勒斯坦人大举抗议,要求巴勒斯坦难民应该获准回到以色列目前的所在地,却因此引爆冲突,导致以色列士兵在加萨走廊杀害至少62名抗议者,造成超过1500人受伤。
   
   有关这些人民的死伤,川普必然要承担不少的责任,更别说他破坏了美国长期扮演以巴冲突的调停角色。如果伊朗老实遵守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那么川普下令退出核协议所带来的动盪与冲突,他也势必要为此负责。
   
   川普重挫法治秩序的行为也扩张到贸易身上,并带来不祥的预兆。川普一方面坚守对中国进口货物的贸易壁垒,却又利用高压手段羞辱日本、印度和南韩等盟国。即使这三国在2017年对美的贸易盈余仅956亿美元,约中国的四分之一而已。
   
   美国不在乎盟国想法
   
   川普已经强迫南韩接受新的贸易协定,并试图引进有限制性的签证政策,胁迫印度最为重要的资讯科技产业。该产业每年产值约1500亿美元。至于日本,川普上个月强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情愿地接受新的贸易框架,美国将该贸易框架视为双边自由贸易协议协商的先驱。
   
   日本倾向邀请美国再次加入现由日本领导的TPP,确保更大范围的整体贸易自由化,以及比双边交易更高层级的贸易发挥空间,而双边交易一直都是美国试图用来从中图利的方式。然而,川普这位拒绝将日本、欧盟和加拿大排除在钢铝贸易壁垒之外的总统,一点也不在乎盟国的想法。
   
   安倍忍受着川普“不断带来的惊喜和羞辱”,而遇到这样情况的并不只有他。如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最近所说的,“有(像川普)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
   
   中美积极破坏法治贸易体系
   
   川普旨在解决美国相对贸易萎靡的策略,反映出中国长期惯用的威吓性重商主义(muscular mercantilism),中国正是透过这样的伎俩达成富裕与强权。中美两国现在不仅积极破坏法治的贸易体系,他们似乎也证明了只有国家拥有足够权力,就可以不受任何代价地玩弄普世共享的规范。在现今社会看来,强权只会尊重强权。
   
   这样的状态可以从川普和习近平对待彼此单边主义的方式窥知一二。当美国在南韩部署“战区高空防御系统”(THAAD,萨德),中国利用经济槓桿报复了南韩而非美国。同样地,川普签署了《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鼓励美台官员彼此互访,中国展开了反制台湾的行为,收买多明尼加与台湾断交,而美国一点也不受中国影响。
   
   川普尽管施压中国改变其贸易政策,他也给予习近平扩大南海势力的机会– 如自由航行区域 – 仅针对中国不断扩张采取象征性的措施。他也在3月保持缄默,当时中国军队威胁越南不能在自己的经济区域内进行海上原油探勘。而他选择在2017年夏季保持中立,当时中国在争议边境地带洞朗(Doklam)进行公路修建工程,进而与印度爆发军事对立局面。
   
   川普的“美国优先”策略与习近平的“中国梦”都有相同基础:两大强权依照自己的利益划分世界版图。这两个强权引导的秩序根本称不上秩序。这是圈套,其他国家必须在无可预期、川普式交易的美国、具雄心壮志的中国之间被迫做出选择。
   
   谢选骏指出:这个印度人无法理解上述现象,是因为印度人从来没有组织世界帝国的经验,而只是在马其顿人的入侵征服之后,才尝试接管了一下帝国秩序;就像现代印度,只是对英国统治的一个模仿和延续。事实上,印度人所说的“美国越来越像中国”里的“中国”,并非“支那”(CHINA),而是“中央国家”(CENTRAL KINGDOM)——印度人所说的“美国越来越像中国”,正是我所预言的“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其结果,当然也不是印度人所说的“2大强权瓜分世界”,而是最终建立一个“全球政府”。凡此种种,就是我在《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里所论述的。
(2018/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