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谢选骏: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彭博评论》只知“中国经济脆弱 受不起严苛开放”,却不懂“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一般开放”。现在的中国,就像急救病人或晚期病人一样,在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里浑身插满了管子,缺一不可。这个“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就是共产党专政;这些“浑身插满的管子”就是共产党的条条框框和各种随性所至的政策规定——共产党根据并请来随时调整急救措施。共产党的封网措施,就像器官移植者必须隔离生活,不能社交以避免外界感染,中国社会还得被迫天天吞下激素,也就是党的宣传——降低自身的免疫水平,减低自身的排斥反应。共产党给中国社会移植的器官,就是密密麻麻的党支部。
   
   《中国经济脆弱 受不起严苛开放?》(2018-05-21 江夏编译)报道:


   
   美国《彭博评论》发表清华大学深圳汇丰商学院副教授、西班牙皇家研究院“全球经济及地缘政治中心”客座研究员波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的文章说,美国要求中国要么开放以便增加外国竞争,要么同意为增加进口设立硬指标,却忽略了中国经济的脆弱性。
   
   很少有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如此不稳定。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的实质GDP自2010年以来首次增长到6.9%。零售业增长10%,信贷呈现收缩,因为监管机构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债务,推给了银行。总体数据描绘了一幅乐观的图景。
   
   但如果深挖这些数字,情况就不乐观了。2017年的增长,并非由工业结构的变革驱动,更多的是来自对旧驱动因素的回归。通过行政命令,加上鼓励将理财产品流向商品交易,监管机构在2016年和2017年成功地推高了基本入口价格。
   
   这对整个经济产生了溢出效应。2017年,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的开采和加工,占到工业盈利增长的72%。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几乎有三位数字的增长了,但如果扣除这些增长,中国其他行业的增长率只剩下2.8%。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下降,因为负债最多,风险最高的行业提高了利润。大宗商品名义GDP的跃升,压缩了备受关注的债务占GDP的比率。
   
   虽然标题数据看似不错,但实际情况是,北京面临许多老问题,而且回旋余地很小。关键的财务指标仍然受到压力,或正在恶化。即使利润激增,重工业企业的债务与股份比率几乎没有变化。中国人民银行调低了储备金率,使他们能够偿还从央行借贷的债款。目前新贷款与新存款的比率,保持在100%以上,外汇储备资产继续减少,银行受到不良贷款反弹的压力。
   
   北京很清楚这种基本的脆弱性。官员和顾问对财政压力深感关注。在贸易和投资上对外国竞争者开放经济,将对已经打算裁员的中国企业构成压力。毫无疑问,北京最敏感的开放行业是金融业,由于中国的分析家对金融体系内不良贷款的真实水平有疑问,中国政府想要外国人收购坏账,接管较小的银行。目前外国银行尚未进入,仍然在观望。他们已经知道中国银行的风险,从政府官员作出的贷款决策,到承担未知数量的高风险债务等不一而足。
   
   中国和川普政府面临平衡贸易的问题。美方似乎接受可核查的让步。但除了邀请外国银行帮助中国银行脱困外,北京并没有对经济自由化表示兴趣。川普政府官员可能谈到不想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但现实是他们苛求什么?他们正在苛求的是疲弱的中国经济。
   
   川普政府寻求兑现的许多东西,被中国在国内外大肆宣传了多年,但从未兑现过。这为达成协议敞开了大门,北京可以按照协议兑现承诺的改革,如停止补贴,减少总产能以增强竞争力等。
   
   达成一项协议主要在于提出可观测的指标,如中国进口美国的商品,美国却不在市场准入方面让步,那么华盛顿将遭到失败。而另一条失败之路就是,推行过于严苛,风险极大,北京不可能或不愿意实施的市场开放措施。川普对抗中国的保护主义,在任何协议里规定可查核的步骤,都是正确的。但中国经济比美国认为的弱,达成协议时必须考虑到这一现实。
   
   谢选骏指出:《彭博评论》只知“中国经济脆弱 受不起严苛开放”,却不懂“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一般开放”。现在的中国,就像急救病人或晚期病人一样,在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里浑身插满了管子,缺一不可。这个“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就是共产党专政;这些“浑身插满的管子”就是共产党的条条框框和各种随性所至的政策规定——共产党根据并请来随时调整急救措施。共产党的封网措施,就像器官移植者必须隔离生活,不能社交以避免外界感染,中国社会还得被迫天天吞下激素,也就是党的宣传——降低自身的免疫水平,减低自身的排斥反应。共产党给中国社会移植的器官,就是密密麻麻的党支部。
(2018/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