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谢选骏文集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谢选骏: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樊纲故意抹杀中国大陆“土地国有化”、土地价格由政府垄断、任意定价的事实,假装中国属于市场经济体系,好像中国土地价格之高是由于市场竞争所致,他的脑子简直不可理喻,真可以说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因为它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与其说是在为共产党开脱罪责,不如说是在“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提醒大家——中国大陆的地价太高和物价太高,都是由于共产党专政的全面垄断拉抬一手造成的!共产党理论界为了党的利益,应该赶紧让这条乏力的走狗赶紧闭上嘴巴,免得坏了党的大事。
   
   《樊纲:房地产商抱怨地价太高?还不是你拍出来的》(2018年5月2日 转载新华网)报道:


   
   刚性需求、改善性需求,我们的迁移性需求,这三种需求应该说是非常合理、非常正常的居住性的需求。我如果买了房子,自己不住,但是租给别人住,最终这个房子还是用来住的,还不是用来炒的。这个也可以归入正常的住房需求,因为总是有人在租房子。
   刚性需求、改善性需求,我们的迁移性需求,这三种需求应该说是非常合理、非常正常的居住性的需求。我如果买了房子,自己不住,但是租给别人住,最终这个房子还是用来住的,还不是用来炒的。这个也可以归入正常的住房需求,因为总是有人在租房子。  
   
   用经济学基本原理分析房价
   
   房价高肯定跟货币有点关系,因为货币是一般等价物,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用货币来计价的。我要问的是一般等价物为什么这次就到房地产市场了?它怎么没到股市去?怎么没到猪肉上去?没到那些消费品上去?为什么到房地产上来了,为什么只到大城市来了?为什么没到那些三四线的小城市去?因此,这个解释似是而非,房价跟货币肯定有关系,但是解释不了现在房价这种状况。而且,从货币本身来看,至少这两年我们的货币增量处在比较低的阶段,为什么现在这么多的房价涨了,而且只是大城市涨了?
   
   然后说地价,房地产商抱怨地价太高了,所以房价就高。但是我要问的问题是,第一,那个地价不是你举牌拍出来的吗?政府说的价格高,你也可以让它流拍啊。你为什么最后你当地王了,你拍出来了,拍出来了是因为你相信未来这个房价还会比现在更高,你才敢用更高的地价去拍那块地。所以问题不在于是不是那个地价涨了,是在于为什么你能期望房价会继续涨。
   
   第二,我要问的问题是假如政府现在给你一块便宜地,等你建完房子,那个时候房价涨了,你会按现在便宜的房价卖吗?所以到最终你还是会按市场的价格来卖这个房子,你不要抱怨这个地价高,你要想想你的预期房价为什么这么高。
   
   网上有人曾经说过中国的房价问题经济学家都解释不了。作为一个经济学者,今天我来做点分析。其实用经济学来解释这个问题也并不需简要什么复杂的理论,最基本的理论大家都明白,就是供求关系。价格就是供求关系决定的,供求关系变化了,价格就会变化。价格暴涨一定是供不应求,价格跌一定是供大于求,这是最基本的原理。
   
   所以,我们就得先分析需求,再分析供给,看看为什么这两者之间出现了失衡。
   
   房价的涨跌是供求关系的反映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商品房销售额11万7627亿元,比上一年增长34.8%。2017年,商品房销售额突破13万亿,达到13万3701亿元,创下历史新高。购房需求之旺盛可见一斑。
   
   说到现在城市里的需求,通常说的是刚需,所谓刚需是指家庭扩大,孩子要结婚了,多一个人口了。刚需其实现在并不大,我们人口增长并不是很快,一种需求就是叫做改善性需求,大家现在收入提高了,改善性需求就越来越旺盛,而且收入越高,改善性需求越大。
   
   还有一种非常重要的需求就是迁移性需求。农村的小伙子现在要结婚,得县城里有套房子吧,县城里的人想到地级市买个房子,地级市的人想到省会买个房子,中等城市的人想到大城市、特大城市,特别是我们的毕业生们,在座的大家想一想,如果你是外地来的,你想想你为什么到了北京?
   
   迁移是有规律的,越大城市迁入的人越多,越小城市迁入的人越少,所以,多数小城市是人口流出的。人要迁移,首先第一点就要看工作在什么地方,看一个地方是不是能提供更多的就业,能够提供收入更高的就业,而大城市的好处就是因为它提供了比较完备的基础设施,它提供了更好的物流、提供了更好的人才网络,那么它可以有更多的企业来这儿发展,有收入更高的就业机会创造出来,然后来的人就多了。
   
   当人一聚集的时候,又产生了新的就业机会,什么就业机会?服务业发展了。你人多了,服务业才能发展。比如说餐馆,你到偏远农村去,不会有几个人出来吃,而人越多,餐馆越便宜,大家就越到外面吃,这个服务就越发展。而人的聚集又提供了新的机会,什么机会?第一,连找对象的人都多了。而且,人的聚集在经济学上还产生了一种东西,叫做撞击效应,就是知识会因为人之间的互相碰撞产生出新知识,各种新的想法、创意,各种不同的爱好、口味都能得到满足,因为有很大的人群。所以说人类社会至少在城市化最初阶段,多数人涌向了大城市。大城市现在房价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的住房需求更大,人正在向大城市迁移。
   
   这个时候大家就会问一个问题,小城市怎么办?特别是很多人到欧洲,经常会看到欧洲一些小城市发展得很好,又干净、又平和、又美好。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欧洲是在很长的时间里,100到150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工业化的进程,它在那种情况下出现了一种特殊的现象,村里面的年轻人还没走光退休的老人就回来了,他们有了现代城市的生活经历,他们有了比较高的收入,他们带着带着一生的积蓄,带着现代城市的生活经验,还带着社保去修现代化老宅,然后把现代化的生活甚至社保这种机制带回了小城镇,所以说我们现在很多小城镇,你别着急,我们一代有钱的退休人员刚刚开始退休,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好生态、保护好文化、保护好老宅,我们还有人口回流的一天。
   
   刚才所说的三种需求,刚性需求、改善性需求,我们的迁移性需求,这三种需求应该说是非常合理、非常正常的居住性的需求。然而我们说房子是用来居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是一种合理的居住性的需求。
   
   如果说需求,还有两种,就是投资性需求。一种投资性需求也可以归结为住宅性需求。我如果买了房子,我自己不住,但是我租给别人住,最终这个房子还是用来住的,还不是用来炒的。这个也可以归入正常的住房需求,因为总是有人在租房子。
   
   最后一种是我们现在说的炒房需求,他买了房也不租,就黑在那里,就等着房价升值。那么这种投资需求怎么来的?是因为房价涨得比较快,买了那个房子,他可能还要还贷款,至少有一个利息损失,然后他都不管,都不去租来弥补这个损失,就等着升值。这个升值要足够大、足够快,才能弥补他所买房子的成本,但前提是我们前面那几种需求的供给没跟上,导致供求失衡,价格上涨特别快,就产生了后面这种需求。
   
   我们刚才说的那些需求,除了后面说的炒房的需求之外,前面那些需求都是合理的、正常的,都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追求幸福生活的一种需要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当我们思考房价过高的问题,你首先要想供给侧,想怎么增加供给,而不是想怎么抑制需求。
   
   年轻人应该买房还是租房?
   
   比如你的工作还不是很稳定,可能在变化当中,就不如租一个面积小一点而租金又比较便宜的房子住。但是,如果你的情况不是这样,比如你要结婚,你们夫妻两个上面的六个钱包都起作用的话,你的父母一个钱包,你的爷爷奶奶一个钱包,你的姥姥姥爷一个钱包,你的爱人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和父母,在六个钱包都一块的时候能够给你付首付,那我说你还是买房好。
   
   你买房就等于你每月也交一笔钱,但是交20年这个房子归你了。当年讨论为什么要搞房改,为什么要搞按揭?就是因为当时中国的那种情况是什么,我攒了一辈子的钱,最后快死了才能买个房子,我为什么不先按揭,先借款,我住一辈子房子,最后这个房子归我了?当然,你没有钱做不到这个事情,但是如果有那个条件的话还是要利用好这个机制。
   
   谢选骏指出:樊纲故意抹杀中国大陆“土地国有化”、土地价格由政府垄断、任意定价的事实,假装中国属于市场经济体系,好像中国土地价格之高是由于市场竞争所致,他的脑子简直不可理喻,真可以说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因为它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与其说是在为共产党开脱罪责,不如说是在“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提醒大家——中国大陆的地价太高和物价太高,都是由于共产党专政的全面垄断拉抬一手造成的!共产党理论界为了党的利益,应该赶紧让这条乏力的走狗赶紧闭上嘴巴,免得坏了党的大事。
   
   
   樊纲(1953年9月20日-),经济学家,国民经济研究所任所长。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基金会任秘书长,兼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学教授。
   

此文于2018年05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