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谢选骏文集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谢选骏: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科学无国界、技术无民族,“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其实只是“民族主义利用技术手段来进行冲突”,正如“民族主义利用军事手段来进行冲突”。所以说,“技术民族主义”并不属于科学技术的领域,而是一个托词——因为科学从来不受国界限制、技术从来不被民族独占。
   
   既然“技术民族主义”是虚妄的说法,那么在中美之间存在的,就不是技术民族主义冲突,而是强权之间的冲突了。现在,这两个强权都没有做好摊牌的准备,所以就暂时打打太极拳、假装健健身。但是,用太极拳可以化解中美之间的强权冲突吗?

   
   《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2018-05-19 观察者网)报道:  
   
   美中之间当下正在上演的贸易摩擦主要是围绕“美国提出对中国高科技产品加征关税”以及“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对自身高科技产业进行补贴”这两点来展开的。这两点诉求其实反映了美国对中国根深蒂固的误解(deep-seated misconceptions)。虽然美国在“中国庞大市场的互惠准入状况”和“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这两方面存在严重的焦虑,不过美国内心的这种焦虑感与对中国的误解相比,其程度还是要轻得多。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5月14日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刊发评论文章《中国与美国:技术民族主义者之间的冲突》
   从中方的角度来看,美国对中国的这种误解与美国国内早已与现实脱节的、有时甚至会带来麻烦的媒体宣传是分不开的,这种宣传夸大了“中国制造2025”的民族主义色彩。在美国媒体的报道中,将“中国”与“民族主义”这两个词捆绑在一起使用一直是非常常见的。“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的目的在于,将中国制造业从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升级至机器人、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半导体等更加高端的产业。不过,西方自身的民族主义情绪(nationalistic sentiments)扭曲了西方观察家们的视角,他们以为中国产业升级计划的终极目的在于帮助中国征服世界。而实际上,“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的初衷并不复杂,提出它的目的在于,中国将得以实现长期稳定的发展。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在开放市场方面的进展与西方的预期相比仍然是有差距的。不过,情况在持续改善之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做出进一步开放的承诺,中国将降低汽车的进口关税,允许外国汽车公司在中外合资企业中的持股比例超过50%,而且中国还将向外资开放金融服务业。
   
   不过,即便上述承诺一一兑现,中国仍然是难以令美国满意的。问题的根源在于,美国十分担心,随着“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的落实,未来有一天自己会失去在高科技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而中国人认为,如果产业升级不能取得成功,其民族复兴大业便会中途夭折。欲解决这一对矛盾,西方需要冷静下来,清醒地认识到中国表面上看起来强烈的技术民族主义言论背后其实并不存在对西方的进攻性意图(offensive intentions)。同时,人们还应该搞清楚以高科技的应用为特征的现代化进程对美国(乃至全世界)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确取得了快速的进展,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所取得的这一进展并非主要源自发达经济体的技术转移,而是主要源于中国文化所固有的科学素质(the innate scientific character of the Chinese culture)。从历史角度来说,正如李约瑟(Joseph Needham)博士在其名著《中国科学技术史》(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中所指出的,在被西方超越之前,中国在许多科技领域都曾长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在习近平所开启的“新时代”里,中国的基本任务之一便是恢复中华文明曾经具有的那种卓越的“科学素质”。
   
   在中国中央领导集体内部存在这样一项共识,他们都认为,正是明清两代的闭关锁国政策导致中国在19世纪末期远远落后于西方工业化国家。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国制造2025”,我们会发现中国的意图并不像特朗普政府和西方媒体所描述的那样充满了大国沙文主义和欺压弱小的心理。“中国制造2025”不过是邓小平几十年前所开启的经济结构转型进程中最新的一步。
   中国领导人心里非常清楚,从航空发动机到生物制药、从计算机操作系统到芯片,中国在诸多高科技领域仍远远落后于美国。中国需要数十年的努力才能在这些领域缩小与美国之间的巨大差距。
   虽然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品加征关税的措施会起到减慢中国发展步伐的效果,但这样做并不会让中国停下在高科技领域追赶美国的脚步,而中国在科技领域的进展不过是这个庞大国家不可阻挡的崛起进程的冰山一角。中国庞大的国家资本储备、大量的可用人才以及巨大的国内市场将继续推动中国在各个领域向前发展。
   是的,美国所做的很可能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对华行为的结果和初衷是不符的,因为那些美国的鹰派贸易官员们对当代历史并不具备清晰的认识。历史告诉我们,当西方对某个能力不凡的国家进行技术封锁时,结果往往会适得其反。
   例如,由于西方采取了严格的技术孤立政策,中国不得不独自开展载人航天项目的研究。此外,由于受到美国严格的技术禁令的限制,中国不得不投入大量国家预算以建立自己的超级计算机体系,如今中国在超级计算机的研发制造领域已经把美国甩在身后。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西方对中国实施了严格的军事技术封锁,西方的这一举措反而刺激并推动中国建立起自己完全独立的军事工业体系。
   近些年来,中国在制药、生物技术、通信和电子产品等诸多关键产业领域注册了大量有竞争力的国际专利。去年,中国的专利申请数量首次超过美国、欧盟、日本和韩国的总和。
   如果美中贸易摩擦继续升级,美国将失去中国这个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市场,而美国自身的技术研发也将因销售市场的失去而受到拖累。贸易保护主义所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严重破坏以规则为基础的战后全球经济秩序,而美利坚合众国的繁荣正是建立在这一秩序之上的。
   在冷战时期,美国对贸易和技术的零和态度很可能加速了苏联的解体,但中国与苏联是完全不同的国家。在中国面前,美国照搬曾经的对苏策略是不可行的。与对苏策略不同,美国应该与中国加强合作以实现两国产业价值链的整合,这无疑将加深两国之间的互相依赖关系,各自的技术竞争力也将得以加强,而全球市场经济也将在这一过程中成为受益者。
   在将人民生活质量提升至世界一流水平的道路上,中国不会屈服于任何压力。只要理解了这一点,在看待“中国制造2025”时,美国就没有对此产生恐惧的理由了。西方那些拥抱技术民族主义的麻烦制造者们不应该在早已与现实脱节的自卑心理(an outmoded inferiority complex)的作用下继续在西方制造焦虑感,已经取得巨大成就的中国早就没有了那种由自卑心理引发的冲动。
   下面是《华盛顿邮报》读者在本文后的留言,观察者网选取部分翻译如下,仅供参考:
   
   godfree:“问题的根源在于,美国十分担心,未来有一天自己会失去在高科技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其实美国的主导地位已经是过去时了。如今中国在科学和技术领域已经领先世界了,无论在理论研究还是在应用领域都是如此,比如中国在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发展,中国还造出了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
   1、根据日本科学与技术机构提供的报告,中国如今在8个核心科学领域中的4个领域里被认定为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与美国打了个平手。该机构调查8个核心科学领域中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前10%的论文时,统计了各篇论文的作者的国籍,主要涉及美国、英国、德国、法国、中国和日本几个国家。在计算机科学、数学、材料科学和工程学这4个领域中,中国籍作者出现的次数是最多的。而美国在物理学、环境和地球科学、基础生命科学和临床医学这4个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在美国领先已久的物理学领域,中国追赶的速度也非常快。中国已经投资60亿美元用于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这意味着中国已经处于粒子物理学研究的前沿。
   2、今年1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在一份报告中指出,2016年中国共出版了42.6万份科学出版物,首次超过美国,美国当年共出版了40.9万份科学出版物。
   3、在美国发表的科技论文中,45%的论文有中国作者参与撰写。
   
   dr strawguy:中国政府部门中有很多工程师出身的官员。他们理解技术对国家的价值。而美国政府如今处于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的领导之下,这位房地产开发商讨厌科学,而且他所属的党派认为大学教育会危害我们的社会。你觉得中美两国谁会在这场科技竞赛中取胜呢?
   
   mark1234:我个人并不认为中国对我们的威胁有那么严重。他们之所以获得优势,基本上是通过欺骗以及打破那些西方所谓民主国家所遵循的规矩来实现的。中国并非是唯一这么做的国家,此前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都是这么干的。而且我们美国在19世纪60年代经历大规模工业化时期也这么干过。
   当中国人被迫遵守我们大家共同遵守的规矩时,他们仍然能保持主要大国的地位,但他们取得进展的速度就不会像过去那么快了。而当中国人将大笔资金投入内地和农村地区的发展时,他们的进展就会更慢。这两种情况都会自然发生,西方曾走过的经济发展道路,中国也会照样走一遍,他们不会有什么不同。
   “由于受到美国严格的技术禁令的限制,中国不得不投入大量国家预算以建立自己的超级计算机体系,如今中国在超级计算机的研发制造领域已经把美国甩在身后”,文中这句话太搞笑了。中国制造的超级计算机基本上都采用了基于美国英伟达芯片的多任务处理系统。换句话说,那些所谓的“中国超级计算机”使用的都是美国零部件。太讽刺了,中国人不过是将别人生产的零部件像拼积木那样组装在一起而已,然后就声称自己取得了开创性的成就。
   
   haathi2:美国人口仅占全球人口的5%,我们的经济产出却占到了全球的20%。从长期来看,这种状况是不可持续的。随着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的经济取得发展,与他们对美国市场的需求相比,我们美国更需要他们的市场。
   mark1234回复haathi2:未必如你所说啊。二战刚结束的时候,大多数工业化国家都已沦为废墟,而美国的制造能力基本完好无损。我们当时用自己的工厂制造了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产品,卖给世界上每一个国家。上世纪40年代末,美国处于战后繁荣时代的顶峰,我们的GDP占到了全球的24%。70年后的今天,虽然大多数欧洲国家、中国、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都已经实现了工业化,与美国一样,这些经济体都生产了大量的产品。不过全球需求与70年前相比也大幅增加了,所以我们美国的经济产出仍占到全球的20%之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