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谢选骏文集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进化论无法解释人类为何毛发稀少
·朝鲜和日本都应“改名”
·极端主义的对决
·再论中国的基督教化——答《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兼论中国“拯救”西
·倾城倾国与颠覆国家罪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谢选骏: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芬兰人大概自认为和朝鲜人阿尔泰山那边的亲戚(同属乌拉尔—阿尔泰语系),所以特别有些发言权?但其实,芬兰朝鲜是方枘圆凿的,根本无法配套理解的。所以,芬兰人只好用林彪式的“天才论”来解释共产党的个人崇拜。“江青同志”的历史教训大家都忘记了——真是太太太可笑!
   
   《金正恩的外交新思维:尊敬的夫人 请》(2018年4月28日 转载中国新闻周刊)报道:

   
   屡创先例的朝鲜“第一夫人外交”
   
   2018年4月14日,平壤万寿台艺术剧院,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的夫人李雪主在热烈的掌声中步入观众席。即将登台表演舞剧《吉赛尔》的,是参加第31届“四月之春”友谊艺术节的中国中央芭蕾舞团。演出开始前,在李雪主落座后,她的两侧分别坐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长李群、中国驻朝鲜大使李进军、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以及朝鲜劳动党高层领导崔龙海、李洙墉、金英哲、金与正、朴春男等。
   
   朝中社和《劳动新闻》第二天都刊发了以“李雪主女士同党和政府的领导同志一起观看中国艺术团演出”为题的通稿,称“尊敬的李雪主女士同崔龙海、李洙墉、金英哲、金与正、朴春男等党和政府的领导同志”一起欣赏了演出,“李雪主女士同党和政府的领导同志一起热烈祝贺演出成功,向表演者亲切挥手致意”。
   
   这是朝中社和《劳动新闻》第一次以“尊敬的李雪主女士”称呼李雪主,也是朝鲜官方媒体第一次在金正恩未出席的情况下报道李雪主参加外事活动。
   
   这位没有任何党政职务的朝鲜“第一夫人”,近六年来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朝鲜的重大外交活动中。而在七年前,2011年朝鲜农历春节音乐会上,身着红裙的她还曾作为表演者当中的一员登上万寿台艺术剧院的舞台,伴着悠扬萨克斯,演唱朝鲜情歌《优雅的先生》,场下同样掌声热烈。
   
   “尊敬的李雪主女士”
   
   在朝中社的报道中,李雪主首次以金正恩夫人身份出席外事演出活动是在2013年10月15日,当时她陪同金正恩在东平壤大剧院观看俄罗斯21世纪管弦乐团演出。对李雪主来说,这或许是一次老友重逢。俄罗斯21世纪管弦乐团团长奥夫相尼科夫此前曾应邀在朝鲜银河水管弦乐团进行指导,而李雪主于2010年至2011年曾在银河水管弦乐团演出。
   
   当年,李雪主是朝鲜的明星歌手。在2010年9月9日的朝鲜建国62周年演唱会上,第一次登台献唱的她没有加入合唱组,而是独唱了当年新创作的主旋律歌曲《燃烧吧,篝火!》。长期研究朝鲜乐团制度的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教授贝卡·科尔霍宁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称,“朝鲜乐坛多数新人最初登台是在合唱团中,只有少数能成为独唱者。李雪主明显没有经过这一过程。”
   
   在科尔霍宁看来,这源于李雪主的天才。“她没有唱过很难的歌,但对于自己唱的歌,她都表现得很好。她有很强的舞台魅力,并不怯场,总是表现得很快乐,在舞台上轻快地移动,抓住了观众的心。”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国家情报院官员确认李雪主在2005年曾作为朝鲜拉拉队成员参加了仁川亚洲田径锦标赛,并与韩国青年举行了联谊活动。当时,李雪主还是平壤一所音乐院校的学生。
   
   2011年2月17日,在银河水管弦乐团的元宵晚会上,李雪主曾献唱中国歌曲《军港之夜》,台下的观众席上,坐着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等。这之后的较长一段时间,李雪主消失于公众视线。
   
   当年12月17日,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去世。13天后,金正恩正式就任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
   
   2012年7月24日,平壤大同江畔,刚刚竣工的绫罗人民游乐场,身穿绿色上衣和黑色裙子的李雪主挽着金正恩的胳膊,并排走在人群前列。此时,紧随其后的劳动党高层已经比较习惯这一幕了。从当年7月6日的牡丹峰乐团首演开始,李雪主已多次公开陪同金正恩出席活动。但直到7月25日,朝鲜中央电视台才在晚间八点的新闻节目中第一次向世界宣布“金正恩的夫人李雪主”参加了游乐场竣工典礼。自此之后,李雪主陪同金正恩出席重大活动成为朝鲜政治的新常态。
   
   仅2017年,李雪主陪同金正恩拜谒锦绣山太阳宫、到万寿台革命学院植树、试乘平壤无轨电车,以及视察平壤制药厂、平壤化妆品厂、柳原制鞋厂等活动。不过,她最常陪同金正恩出席的还是涉外性质的娱乐演出和体育赛事。
   
   2014年1月8日晚,李雪主陪同金正恩一起出席了在平壤体育馆举行的朝美篮球赛,这场由金正恩最喜爱的美国篮球明星罗德曼(Dennis Rodman)组织的比赛最终以朝鲜队47:39胜利告终。
   
   “我不是外交官,不是来做外交的。”出发前,罗德曼就这样对媒体表示。据朝中社报道,比赛现场观众也与严肃活动的出席者不同,包括“平壤市体育迷”和朝鲜领导人朴奉珠、崔龙海、姜锡柱的夫人。比赛结束后,金正恩没有发表政治讲话,而是说自己观看了一场精彩的比赛,希望美国篮球选手在逗留期间度过愉快的时光。
   
   “我和金正恩及其家人在海边度过了一段休闲时光。”罗德曼随后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分享了许多食物和饮品,还讨论了如何发展他们的篮球队。我抱着他们的女儿,并和李雪主女士进行了交谈。金正恩是一个好爸爸,他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除了出席有着公共外交性质的外事演出和体育赛事活动,金正恩也经常与来访的外国领导人一起观看朝鲜的文艺演出,李雪主也会作陪。2015年9月7日,牡丹峰乐团和功勋国家合唱团举行欢迎古巴共和国国家代表团来访的演出,时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及其夫人出席,卡内尔夫妇坐在金正恩左手边,李雪主则陪伴在右侧。
   
   进入2018年,李雪主越来越频繁地出席公共外交活动。仅4月1日到4月16日,李雪主就出席了三场外事演出。而她扮演的角色每次都有新变化。4月1日,李雪主陪同金正恩观看了来访的韩国艺术团的“春天来了”演出。在这场为即将举行的金正恩同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会晤预热的活动尾声,金正恩和李雪主向表演者起立挥手,祝贺演出成功。但之后朝中社只报道了金正恩走下看台,与演员们一一握手交流。
   
   4月14日,类似的一幕在万寿台艺术剧院上演,但这次向出访的中国演员挥手的是李雪主。李雪主在看台上的座位独立安置,与同排观众间有较大距离。这是之前金正恩出席活动时常见的安排。《劳动新闻》刊发的现场照片还显示,李雪主还在演出结束后与中国艺术团领导、演员握手并举行座谈。
   
   最引人关注的还是朝鲜官方媒体给予李雪主“尊敬的李雪主女士”称呼。美国《新闻周刊》援引一位朝鲜新闻作者的话指出,“尊敬的”等敬语一般是为朝鲜领导人保留的。此前,金日成的妻子金正淑和金正日的妻子高英姬都在去世后获得了敬语称呼。而首次如此称呼李雪主的新闻稿刊登在4月15日出刊的《劳动新闻》第2页下半版,紧随第1页和第2页上半版的金正恩外事活动报道之后。
   
   4月16日,李雪主再次陪同金正恩观看中国艺术团献上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据朝中社报道,与4月1日演出后的安排不同,这一次李雪主与金正恩一起登上舞台,与中国艺术团主要演员一一握手,祝贺演出成功。合影画面显示,身着黑色大衣的李雪主与中联部部长宋涛站在金正恩两侧,脸上带着标志性的笑容。
   
   据朝中社报道,从4月14日到4月17日,金正恩两次出席为中国艺术团举行的宴会,两次会见带团的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李雪主也参加了两次晚宴,并在最后和金正恩一起“同宋涛等中国同志亲切话别,热情送行”。
   
   朝鲜“第一夫人”
   
   “李雪主正发挥着与她身份相匹配的作用,这将有助于她在接下来的朝韩、朝美元首会晤中扮演‘第一夫人’的角色。”在朝鲜官方给予李雪主“尊敬的李雪主女士”称呼后,一位不具名的韩国官方智库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李雪主出现在4月27日的朝韩第三次首脑会晤现场,朝鲜将取得“第一夫人外交”的全新突破。
   
   在金正日执政时期,朝鲜“第一夫人”从没有参与南北双方的领导人会晤。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的夫人李姬镐曾在自传中回忆称,2000年6月13日南北领导人第一次会晤时,因为朝方无法安排可以对应接待的人,她在平壤多次面临尴尬。
   
   在2000年6月14日的木兰馆答谢晚宴开始前,李姬镐被告知“按照我方的外事礼仪,朝方没有与我对应的人”,因此只能在1号桌而非首脑桌就坐。宴会开始前,被时任韩国国情院长林东源评论为“英明聪颖”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发现了这一问题。他对李姬镐开玩笑地说:“李女士,到这里(首脑桌)来吧,可不要成为离散家属啊。(金大中)总统那么主张离散家属见面,在平壤怎么能让你们成为离散家属呢。”
   
   与之前的朝鲜第一夫人不同,没有党政职务的李雪主虽然不会参加政治局会议、中央委员会讨论等政治会议,但常出现在金正恩亲自倡议的重大活动中,甚至陪同金正恩检阅部队。
   
   2014年5月10日,金正恩前往西部战区作战机场检阅人民军战斗飞行技术大赛。此次比赛由金正恩亲自倡议举行,是朝鲜空军建军历史上首次举行的重大训练比赛,不仅人民军空军精锐飞行员纷纷参加,朝鲜人民军副总参谋长、航空军上将吴琴铁等高级将领也驾机展示。而在朝中社公布的现场照片中,李雪主就站在金正恩身旁。此后每年的飞行技术大赛,她都陪同金正恩参加。
   
   李雪主还曾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两次陪同金正恩检阅朝鲜人民军陆军、海军、航空与防空军及工农赤卫军仪仗队。2018年2月8日,李雪主陪同金正恩登上了金日成广场观礼台,检阅提前举行的庆祝人民军建军70周年阅兵式。朝中社报道,金正恩和李雪主登上观礼台时,全体受阅官兵高喊“万岁”“誓死保卫”等口号。
   
   自2018年以来,李雪主还多次参与和朝韩首脑会晤性质相同的政府外交活动。2018年3月5日,作为对金永南、金与正访问南方的回礼,韩国总统特使、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率团飞抵平壤。到达平壤时,特使团才确认他们将得到金正恩的亲自接见。随后,金正恩和李雪主一起在宴会场外的大厅迎接特使团。视频画面显示,一身素雅打扮的李雪主面带笑容,同金正恩一起与特使郑义溶、国情院院长徐薰、统一部次官千海成、国情院次长金相均和青瓦台国政室长尹建永一一握手寒暄,之后陪坐了晚宴全程。
   
   3月25日,李雪主陪同金正恩乘专列前往北京,对中国进行非正式访问。26日,在人民大会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携夫人彭丽媛与金正恩、李雪主合影留念。第二天,习近平主席和夫人彭丽媛在钓鱼台国宾馆养源斋为金正恩、李雪主举行午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