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诺贝尔奖的贬值]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奖的贬值

   谢选骏:诺贝尔奖的贬值
   
   《廖亦武:刘霞已被中国当罪犯 处于高度危险》(2018-05-18 中央社)报道:
   
   流亡作家廖亦武今天指控中国政府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当作罪犯,刘霞已因此处于高度危险状态。他呼吁国际卫生组织、国际红十字会等组织关注已有重度忧郁的刘霞。


   
   针对中国外交部对刘霞的最新说法,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廖亦武18日早上在脸书提出以上紧急呼吁。
   香港01报导,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昨天在例行记者会表示,「刘霞是中国公民,中国政府会根据自己的法律,处理包括她出入境在内的各项事宜。」
   当被问到中国会否在近期内有让她出国的机会,或给予她在北京期间的人身自由,陆慷说,「这是中国司法范围内的事」。
   1月16日,同样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陆慷当时宣称「刘霞是中国公民,当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然而,刘霞不但仍被软禁监控至今,陆慷昨天说法不提自由却提司法,更引发海外质疑与担忧刘霞的现况。
   廖亦武今天指出,陆慷说刘霞应该由司法部门作出决定,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按照中国法律,只有罪犯才由司法部门决定,他们已经把刘霞,一个重度忧郁患者,一个有自杀冲动的精神病人,当作罪犯。
   廖亦武说,中国当局随时可以给刘霞强加一个罪名,比如:泄露国家机密、寻衅滋事,然后将她控制起来。他呼吁国际卫生组织、国际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会、国际和中国法医组织、国际精神疾病研究协会关注刘霞。
   廖亦武并反问陆慷,刘霞是高度危险的病人,还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所谓罪犯?
   他强调,刘霞是否应该出国治病,是医疗专家通过会诊说了算,而不是管理监狱的司法部门说了算。
   美国之音报导,美国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负责人李察逊(Sophie Richardson)批评陆慷最新说法是荒谬的,「当有人说他们把刘霞软禁时,他们说她是自由的。当有人问,为什么她不能自由出行时,他们说这是由政府决定的。」这显示中国当局既不遵守法律,也无逻辑可言。
   理查森说,各国元首和外长有必要公开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让刘霞自由。
   「她没有触犯一丁点的法律,她以无比痛苦的方式向外界表明,她想离开。」理查森说,「那些恶棍当然是想抓住她不放,越久越好。所以我们必须共同努力,让中国为扣押她而付出更高的代价。」
   
   谢选骏指出:“各国元首和外长有必要公开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让刘霞自由”——说这话的人一定很老了,完全忘记了诺贝尔奖的贬值。数十年前,二十万诺贝尔奖可以买下五千盎司黄金,现在一百万诺贝尔奖金只能买到八百盎司黄金——诺贝尔奖贬值了六七倍,其影响力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了。现在的诺贝尔奖,在北京上海买套房子都不够,所以丝毫不能得到中国人民和世界领袖的尊重了。难怪,因为诺贝尔奖而死的人,临死也无法得到救援,死后还连累家属——诺贝尔奖不仅贬值,而且沦为负值。呜呼哀哉。
(2018/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