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近几天本人部分网上发言


   

(谈某些些基本理论问题以及三民主义问题等)


   

徐水良


   

2018-5-5日


   
   
   邓式改革,即拒绝政治改革,只搞特权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所谓经济改革,同样是土工大罪,必须否定。毛大魔,邓二魔,都是马裂专制的魔头,同样是负面人物。抱邓二魔大腿,就是抱目前土工主流大腿。
   
   关于三民主义。三民主义是二十世纪左倾社会主义大倒退中,社会主义的一种。是孙中山根据当时的国际社会主义思潮,拼拼凑凑搞出来的一个大杂烩。二十世纪左倾大倒退,尤其是马裂极权倒退,非常反动。但社会主义思潮的某些部分,也并非全无道理。尤其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积极因素,值得研究和借鉴。
   
   我不完全否定三民主义。相反,肯定其合理内容。但那种拼拼凑凑的陈旧低档货色,没有现实意义。
   
   有人反对这个说法。
   
   本人反驳:孙中山说过,三民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他画三个圈,大圈民生主义,大圈中的中圈,社会主义,核心小圈,共产主义。这最典型地说明了三民主义的性质。三民主义当然是二十世纪左倾大倒退中拼拼凑凑的陈旧货色。
   
   有网友不断介绍芝派、奥派经济学理论。
   
   但在我看来,现行经济学理论,无论是奥派芝派马裂派,都是错误的理论。但中国的马裂派和自由派,迄今没有能力走出它们经济决定论的错误和局限。
   
   有人把产权摆到第一位,把产权说成一切的基础,说产权是最大的人权。
   
   这是经济决定论谬论,马裂和新自由主义的谬论。不过马裂主张全盘公有化,新自由主义主张全盘私有化。都很荒谬。经济永远是为人服务的东西,经济不可能是第一位的,人才是第一位的。而人的权利和自由,包括生命,思想,行动等各大部分。其中思想自由,包括言论自由。所有这些,都是比经济更加根本的东西。
   
   经济是人创造的,与人相比,经济永远是第二位的。人才是第一位的。
   
   人的权利和自由体系的本身,生命权第一,行动和思想(包括言论)随后。都比经济权重要。
   
   承认你的产权,剥夺你的呼吸权力。你只有五分钟生命权,那产权,对于你,就一钱不值。
   
   给你产权。但如果你没有生命权,行动权,那产权就没有意义。前面说了,剥夺你的呼吸(行动)权,你只有五分钟生民权,那产权对于你还有什么用?
   
   有人反驳说:我土地上的空气都是我的产权,你怎么剥夺呢?
   
   本人反驳:那空气,阳光,外太空,是全人类的产权,全人类公有,什么时候变成了你的产权?
   
   该人反驳:全人类公有?谁说的,有契约吗?
   
   本人回答:有国际订立的许多条约。我没时间找,你自己去找。
   
   有人说:没有物的权力,政治权力就是空中楼阁。
   
   本人反驳:又是经济决定论垃圾,经济基础上层建筑那一套,都是经济决定论垃圾。
   
   从来是人和人类社会决定经济。经济决定论完全颠倒了此种基本事实。
   
   人和人类社会是经济的基础,而不是相反,经济是人类社会的基础。
   
   把空气说成你的产权,荒谬至极,如果那样,你到别人家里,就必须付空气产权费,否则,别人就有权剥夺你的呼吸权。
   
   说产权是最大的人权,纯粹是经济决定论的胡说八道。没有人权,包括生命权,何来产权?
   
   有网友说:“人权都没有,哪来的产权?赤条条来,赤条条去。”
   
   这话说得很对。
   
   人权,尤其是生命权,是与生俱来的。初级的思想权行动权,也是与生俱来的。走路权,一岁才取得,语言权,二三岁取得。产权,要等你成年赚钱才取得。把产权说成第一位,是连人类最基本知识也不懂的经济决定论垃圾。
   
   当然,上面只是简化的比喻性说法。
   
   有人说:人的自然权利——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本人认为: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分割的。不可分割的说法,包括权利(自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的说法,是张维迎等等不懂理论的新自由主义派的胡话。客观世界中,复杂的体系,总是又联系又分割的。
   
   有事出去,最后说一句。权利(或自由)体系中,人权是第一位的。没有人权就没有产权,产权只是人权的从属部分,而且是人的“身外之物”,是外在附属权。而人权却是与人本身结合成一体的。产权永远附属于、从属于人权。
   
   关于孙中山手画的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关系图。有网友说:资料有趣,但我认为该手绘稿就是孙粗略的逻辑思考痕迹,成熟的思想还要看他的著作。我认为,孙当时可以很快获得国外资金帮助的只有苏联,因为苏与本朝一样,对外投资领导说了算,不像西方国家那样受到国会批准程序的掣肘。当时的美国总统威尔逊就无法很快提供大笔的资金,只能是道义上的支持。所以这张手绘图只是说明孙当时需要将自己的三民主义理论与自己理解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论自洽,以便在得到苏的援助时可以给本党其他同志一个理论上的解释。
   
   本人意见,前面说法没错。但我不同意最后说法。这张图,其实也是孙的真实想法。孙的三民主义,本身就是从国际社会主义思潮中,东拼西凑得来的社会主义类型之一。孙和周围的人,是从辛亥革命开始,最早开始宣传社会主义的人,其中也包括介绍马列主义。所以,列宁搞东方共产主义,最早想到的是孙中山。后来孙和国民党也曾经申请加入共产国际。孙的老婆宋庆龄还当了共产国际的间谍。但因为俄共及共产国际希望并且扶植了他们自己的马裂党土共,成为苏俄亲生儿子。孙和国民党,只好当养儿子。
   
   孙搞社会主义,比土工早多了。
   
   只是苏俄想有自己的亲儿子,后来确实也有了自己的亲儿子土工,孙和国民党养儿子,只好屈居亲儿子之下。
   
   有网友说:1,按字面理解,孙文肯定是错的,这没有什么好否认的;2,孙文当时并不真正了解苏联的共产主义,他一是取苏联共产党工农政府的宣传,二是出于外交礼节,而对共产主义的本质,孙文一直是坚决否定的,有《孙越宣言》作证,后来听到共产党在国民党内搞渗透,孙文也大发雷霆,威胁要把共产党赶出去;3,孙文对共产主义的真正理解,是基于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的经典,里面的无产阶级专政都是暂时的,马克思还有民主共和国的提法与口号,也就是说并不反对民主,而孙文对马克思著作的阅读,早已列宁十月革命很多年,早在辛亥革命前,孙文就对马克思主义已经有了阅读,所以这个中心位置的“共产主义”,是孙文早期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绝不是苏联的那种社会制度;4,这个“共产主义”,其实与西方社会民主主义的区别不大,经常被第二国际里的马克思主义分子混为一谈,孙文的理解很有可能被部分误导了。
   
   上面这个朋友的话,基本正确。但孙文这段话,写于民国13年,即1924年,当时孙早已与苏俄搞在一起,这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所当然,应该主要指苏俄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不可能与苏俄没有关系。而且,孙文本人,出身黑社会,香山县三合会头子,也是洪门大哥。缺乏民主理念和坚定的民主思想。他把民主事业与黑社会老大那一套混合。孙多次要求黑社会老大式的专制权力,孙及孙手下,多次暗杀政争对手,等等,就是典型表现。
   
   也有人攻击说这张图是黑孙人士的惯用伎俩,并且说:“「孙文手绘民生主义图手稿」是民国13年孙文构思三民主义哲学体系时的手绘概念图,孙文图解阐述民生主义构想认为比集产主义、共产主义及社会主义内涵更广;这份文件在62年由孙文儿子孙科捐赠给国史馆;国史馆104年送到文化部申请指定为重要古物,105年获文化部审议通过指定为重要古物。”
   
   笔者反驳:孙文儿子孙科捐出,就不是黑孙。别人转发,加文字注明其含义,就是黑孙,什么逻辑?
   
   孙中山本来就是国共两党共同造神为尊者讳吹捧起来的神、大救星和救世主。现在是恢复他为一个人,还原真相的时候了,是该肯定的地方就肯定,该否定的地方就否定的时候了。
   
   你三民主义或民生主义含义再广,图上的核心部位还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一百多年来,掩盖真相、歪曲事实的恰恰是你们孙粉自己,包括国共两党。你们无法推卸这个罪名。
   
   据我所知,中共情报机构调动大批力量配合,由某几个著名特线领头,想通过他们的一贯捧孙伎俩,搞“第三次国共合作”。此类特线,谬论一大堆,根本无法自圆其说。你至少是受他们影响。
   
   有人主张“学校管理民主化、私营化、股份化、老师自治、学生自治。
   中国教育才能根本得救。”
   
   本人意见,这又是中国新自由主义特有的错误说法。全世界的趋势,都是国家提供教育经费,搞免费教育。现在许多国家都已经开始在大学搞免费教育。只有中国自由主义者特别极端,还在宣传全盘私有化商品化的谬论。
   
   有人写文章论述《信仰教育和洗脑的不同》
   
   本人反驳:信仰教育与科学教育对立。科学讲客观实证,信仰讲主观相信。没有实证,要让别人的主观相信服从自己的主观相信,只能是洗脑。所以,一神教马裂教的见证会讲用会,必须打扮成见证,实证,借以欺骗被洗脑者。
   
   所以,信仰教育不可能不是洗脑。说与洗脑不同,完全是胡话。

此文于2018年05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