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徐水良文集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以下文章基本正常,未破坏)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徐水良


   
   
   驳毛左邓左:毛时代,毛一人极权独裁,把天下都当成他一个人的私产,因此,只允许毛本人和几个亲信腐败。邓以后,没有毛的本事,就要自己和官场一起腐败,用小官的小腐败来掩盖和拥护自己的大腐败。邓和五百大家族,把天下财产都搬到自己家。

   
   毛时代,把农民变成现代农奴,把全国都变成他的准奴隶。全国一穷二白,只有他和几个亲信能腐败,别的贪官没钱搞腐败。邓以后,放开经济搞改开,农民和全国老百姓有了一点经济自由,钱多了,邓和五百家甚至大小贪官都能腐败。
   
   毛大魔,邓二魔,本质一致,都是人类公敌。
   
   不过,人类历史上屠夫大魔头第一名,非毛魔莫属。
   
   这马克隆,竟然到美国国会不指名批判川普。前面有人摘录的他的讲话,全是批评川普的。国会竟然也欢呼。
   
   基要主义,基要派,也翻译成原教旨主义,或基本教义派。美国基督教基要派的发明和自称。伊斯兰和其他宗教准宗教沿用。福音派则是从基要派中分裂出来的派别。但现在全世界说到原教旨主义,往往只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如基地组织,ISIS,真主党等,忽视了原教旨主义的老祖宗基要派福音派。
   
   我在美国二十年,研究和观察美国,深感美国要进步,要保持强大,必须解决这个原教旨主义问题。川普让美国再度强大的想法没错,但选择的方向和道路错误。对中国,中国的家庭教会,从圣经学基督教,大多属于原教旨福音派。这是驱除马裂及其党棍,结束其统治以后,未来中国的最大危险。
   
   当然,现在的主要敌人,毫无疑问是马裂及其党棍。在这个时候,与一神教结成某种程度的统一战线,对付马裂及其党棍,非常必要。联合次要敌人,对付主要敌人,是一个重要策略。
   
   有信教朋友承认中国的家庭教会,几乎都是“基要派”,并且说基要派也开始反思。你们能认识到这一点,是好的。
   
   有网友说:德国的巴伐利亚州,6月1日起,抗衡邪恶宗教,已开始醒了!要求政府机构和公立学校等等,悬挂十字架。
   
   本人评论:这是违宪的。这是用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复辟政教合一宗教信仰专制的中世纪,回到中世纪一神教统治、对立和战争的时代,来对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欧洲人权法庭2009年早就判决公校挂十字架侵犯人权。德国联邦法院更早在1995年判决巴伐利亚州做法违宪。
   
   原教旨一神教都邪恶。继承他们的马列教纳粹教也一样。
   
   有人重复张维迎的说法,说自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我的意见,自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有联系,又有分割。历史上是一步一步争取得来的。我对自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的说法,早已有批评。等有空我把批评文章找出来。我的上面文章先谈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张维迎和国内新自由主义学者的理论知识和水平,实在不行。
   
   有人说民运大佬没有谁能像郭文贵那样滔滔不绝讲三小时的,还有脸说锅没文化?
   
   本人认为:这位网友搞错了,民运大佬,包括大部分蓝金黄了的,多数讲一天也可以,锅的演讲水平,最多是大佬中的中档,思想水平则是中低档。
   
   郭文贵和民运,不是一个阵营,一个档次。锅是千方百计钻进中共贪腐阵营发财,然后因种种原因“曝料”。民运大佬,除一开始就是特线的,一般都有自己的思想,即使被红黄蓝了,思想智力底子仍在。
   
   而且,郭是真爆料还是丢车保帅贬王保刁保土工,还不能百分之一百判定。但我个人意见和基本判断是后者。至于推墙,郭应该是用推墙掩盖丢车保帅贬王保刁保土工。没有逼真的推墙假象,怎么能有丢车保帅贬王保刁保土工。
   
   当然,民运人士如果被蓝金黄了,底子越厚,危害越大。我判断,锅属于刁系国安会制造出来,企图强加给民运及反对派一个领袖救世主,搞丢车保帅贬王保刁保土工。幸亏他只是一个混混,否则,这次大家一定上当,上当上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或更多时间。
   
   有人说郭与民运没有关系。但实际上,郭一开始就是进民运圈,这是事实。后来刁系国安会及锅自己,都觉得他那个水平,无法骗智力在他之上的民运圈,才开始调动其他力量来支持他。但及到去年八月前,甚至到现在,挺锅的主力还是特线民运。其他锅卫兵,只能当仆从。
   
   有人用郭没有被遣返来佐证郭的能力强。但本人认为,很少有伪装成反对派的人被遣返,而锅到现在能不能留着美国,还是问题,恰恰说明他的问题严重水平低。
   
   狭义民运圈本身就是沦陷区。从一开始到现在,锅的主要支持者,仍然是民运圈特线人物。
   
   有人说支持郭的基本上都是文化不高的海外流亡的怨民。
   
   我的看法,冤民圈确实比狭义民运圈好。但冤民早已是狭义民运圈一部分。而且冤民有作用,但作用不是非常大。事实上,锅的著名支持者,迄今都是民运圈特线人物。
   
   我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为之命名。一直都在观察狭义民运圈,对狭义民运圈特线,也只能,了解一个大概。并且国内人对我长期研究得到的看法,还不相信。特务们还拼命围攻否认。毫无办法。
   
   一般人对智力,总是有限的。上当是正常的。
   
   只能让时间和实践来说明一切。
   
   国内朋友对海外情况太不了解,以为郭与民运是分开的。尤其一开始他受到某系花瓶特线民运一些知名特线反对,就以为是受到整体民运反对。
   
   实际上,迄今为止,郭的主要阵地,仍然是特线民运圈。他的主要支持者,仍然是民运特线。看来土工某系企图让他领导民运的企图已经失败。现在他不得不撤离,分开。
   
   知名人物是媒体制造的。媒体在谁手里,谁就制造适合自己需要的名人。一般人都是被媒体推动的舆论左右。国内人信息闭塞,更加受舆论左右,因此,相信和崇拜的,绝大部分是土工及其地下势力制造的特线或阿斗。
   
   开始与郭一起的,几乎全是民运特线。郭逐步撤离分开和闹翻的,也往往是国内人崇拜的民运或反对派知名人物,其实他们都是伪装成反对派的特线人物。一般人对情况的了解和智力水平都很有限,往往无法理解。
   
   现在看来,中共情报机构强加给民运或反对派一个领袖的计划失败。郭转变方向,把重点放到不断重复中共情报机构造谣制造的、污蔑和丑化中国民主运动的那些东西,全力攻击和贬低中国民主运动这个方面。郭不再在特线圈狭义民运圈搅局,应该也是现在土工情报机构保护和挽救特线圈的战略决策。
   
   郭今后的任务之一,应该就是去带领智力水平有限的郭卫兵,本着郭文贵郭七条和“谁反对习主席,反对共产党就是我的敌人”的原则,搞丢车保帅、保习保共,反对革命、反对激进、反对暴力,努力帮助中共维稳。争取至少三年时间不反习不反共,帮中共渡过难关。
   
   海外多数朋友,一开始都认为郭是江派。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何频是海外最著名江派。大家没料到他们已经投靠刁系。我是最早发现这个事实的人之一,有的朋友及到不久前,还认为郭是江系。
   
   关于文化,我曾经多次强调,中文汉语文化一词,与西方不同,没有混乱。中国学者拼命引进西方文化概念及其混乱,完全错误。
   
   有网友说:汉语词汇“文化”翻译通用欧洲语言“culture”,基本对应、含义相同。
   
   本人认为,这个说法不对。文化和culture,词源和本意都完全不同。只是在引申义文化一个含义上一致。
   
   有网友说:赵家的治国之道,源于邪恶的《商君书》。①封杀网络,以言治罪,此谓愚民。②搞一带一路,致国进民退,此谓弱民。③用高房价、低福利,使民众疲于奔命,此谓疲民。④出台国安法,让民众互相举报,活在恐惧中…此谓辱民。⑤对外撒钱,对内滥印纸币,此谓贫民。他们把民众当猪狗,任意欺压。
   
   本人意见:赵家治国就是一党专制极权专制治国,来自马列,马列来自一神教一教专制的极权专制。与中国传统文化没有多大关系。中国传统文化包括商君书,没有这些东西。马列专制的专制残暴,远远超过商君书。所有后面这五条,也来自马列一党专制。为中国历史上所无。
   
   关于简体字,总的原则是写简识繁。印刷品尽量恢复繁体字。但手写,应该以简体为主。
   
   对简体字,也应该分别对待。绝大部分简体字,是一千几百年历史中自发形成的,基本合理。少部分不合理的简体字,主要是任意合并的那些简体字,例如楼主主贴提到的干,面,没提到的后,采,斗,台等等,这种任意合并,应考虑废除。
   
    中共习惯做法,设法让美女特务当西方汉学家老婆,通过左右汉学家左右西方,汉学家很难识破和拒绝此类美人计。当然,这里只是讲一般情况。某太太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况,那是另外一回事。
   
   有人说中共在美国压力下促成了朝韩首脑会谈。我的看法:这种因素和习金抱团加文在寅半上当、半配合共同骗川普骗世界,两种因素都有。两种因素大约大约四六比或者五五比。不过,最后是欺骗还是真弃核,最终取决于金三胖。而金三胖是不可信任的人,所以,欺骗比重更大一点。
   
   有人说中国从来是极权体制。但实际上,极权专制政体是一神教马列教纳粹教的事情。由神棍摩西在大约三千五百年以前创始。其特点是思想信仰专制和政治专制或更多种专制合一。中国历史上从来都是政治专制,没有与信仰专制合一的极权专制。
   
   中国的极权是近代从苏俄和西方引进的。洪秀全太平天国基督教共产主义政教合一,来自基督教。马裂政信合一极权,来自苏俄及其马裂教。
   
   民主是公共领域的事情。主要是公权力的公有制。自由是私人领域的事情。自由涵盖私人领域的一切方面。现代文明社会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
   
   有朋友说:威权通过暴力控制教育给人们洗脑而建立丛林法则信仰;信仰通过威权得以强化,比如“政教合一”,不管它们之间有多大区别,最重要的共同点在于确立一种不可置疑的东西,也就是说你的质疑将会遭到恶意诅咒、谩骂,甚至受到迫害,比如ISIS。
   
   上面论述威权和信仰关系的话,说得对。不过,“威权”这个词,应该改成“极权”。
   
   对郭文贵4月29日直播周末和小蚂蚁们聊聊天评论:
   
   一批蠢货,其愚蠢程度让人震惊。包括郭和仍然挺郭的郭卫兵,以及现在拉队伍与郭分开的“爆料革命全球协调中心”,全愚蠢得让人震惊。
   
   形势变化之快令人头昏目眩,目瞪口呆。
   
   袁红冰们提出并批判砸锅伪类,竟背郭耍阴谋拉组织不指名把郭当作伪类。袁红冰宣读的文章,几乎大部分是不指名批判郭文贵的。引来郭强烈反击。
   
   结果,袁红冰们自己,马上被忠心的郭卫兵打成伪类。 
   
   对刘军宁《人性不可算计——爱因斯坦:一位理科男的致命自负》评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